“哼,捲毛畜生,也敢跟我叫板,不自量力!”吳虛似乎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原本劇烈起伏的胸口,更爲猛烈的顫抖起來,生氣的表情將臉上不大的毛孔都弄的立了起來,不住的喘着粗氣。

“哼!以前我最討厭別人說爲可愛,現在我最討厭別人喊我畜生,老傢伙,我要把你撕成碎片!”小黑全身的黑毛根根豎起,像個受驚的刺蝟,瞪着雙巨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吳虛,讓人忍不住輕輕一顫,怪嚇人的。

“旋風掌!”

吳虛看着面前的小黑,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退,全身的氣息四處暴虐,潔白的雙手緩緩伸直,猛的對着小黑猛的一掌襲了過來。

巨大的掌風旋風一般朝着小黑狂卷而來,犀利的風力刺刀一般,瞬間將小黑的身體刺得鮮血淋漓,小黑龐大的身軀根本就沒有移動半分,就聽見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呵呵,紙糊一般的畜生,也敢在我面前裝B,哼!畜生永遠都是畜生,何況還是捲毛的!”吳虛看着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小黑,大笑一聲,滿臉的不屑。

“可惡,你已經兩次喊我捲毛畜生了!”只見地上小黑的身體微微一動,全身沐浴在一陣紅光之中,身上的傷口正在急速的癒合,體內的氣息似乎較之以前也強橫了幾分。

“你、、、你怎麼可能還沒死?”吳虛不可思議的看着慢慢爬起來的黑猩猩,滿臉的難以置信。

“呵呵,若是隻有這點本事又怎麼能夠做我老大的魔獸呢,雖然我不能打,但是我能捱打,老傢伙,來吧!”小黑滿臉陶醉的看着吃驚的吳虛,裝B的神情與玄逸如出一轍。

“可惡,今天你死定了!”

吳虛再也忍受不了這種裝B式的侮辱,體內明道中期的修爲全部外放,殺氣凌然的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小黑,一股泛着點點惡臭的氣體瞬間籠罩着吳虛的身體,原本清晰的面孔在也變得模糊不清,取而代之的則是漫天的黑煙。

“小黑小心,這傢伙的功法很詭異,當心遭他暗算!”玄逸的雙眼一直緊張的關注着這邊的戰況,見吳虛使出了上次的詭異招式,連忙焦急的提醒道。

“放心吧老大,小黑我身經百戰,什麼場面我沒見過,你就瞧好吧!”小黑衝着玄逸淡淡一笑,全身的紅光越來越刺眼,這是一種與小怪的血紅不一樣的紅,猶如佛陀腦後的佛光,一圈一圈的呈梯次展開,淺紅、淡紅、粉紅、大紅、深紅、紫紅、火紅!


“呵呵,下地獄去吧,畜生!”黑色的身影瞬間融化,上下翻滾出一條千丈之長的黑色巨龍,一雙燈籠大的眼珠一片通明,照射着下方的小黑,紅黑相對,一暗一明!

“噬魂功!”

小黑看着天空中的黑色巨龍失聲大叫,原本自信滿滿的身體猛的暴退,邊跑邊喊,“媽的,這次玩大了,這小子是噬魂老祖的傳人,快跑啊!”

一旁不明所以的玄逸呆呆的站立在一旁,看着驚慌失措的小黑,滿臉的不解,還不待他有什麼動作,只看見對面兩個悟道境的老頭,也跟見了鬼似的,慌不擇路的向遠處瘋跑,神情比見到小怪還要恐懼。

“呵呵,今天你們都要死在這裏!”空風中的巨龍張開巨口,衝着慌忙逃跑的幾人輕輕一笑,巨大的龍臉上,烏煙瘴氣,黑氣滾滾,猶如地獄中的魔鬼,釋放出無邊的死氣。

“小怪,快出來!”玄逸此時就算再傻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撇開兩個悟道境老頭不說,就說平時打架不要命的小黑,連它都知道害怕的東西,可想而知,威力是多麼的恐怖!

“晚了!”

空中的巨龍黑氣翻滾,道道黑色的雷電擊在它的身上,激起一道道黑色的火花,彷彿現在就是一個黑色的海洋,所有的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層黑色的面紗,一切的一切都被黑色化,夜靜的沒有一點光。

“嗚嗚、、、、”的聲音瞬間響起,天魔城在這一刻變得一片死寂,所有的生靈都被這漫天的黑氣殺死,無數的怨靈交雜在黑煙之中,發出陣陣瘮人的聲音。

這就是**裸的屠城,除了破虛境以上的修士,天魔城再無生機,一切都透着無盡的詭異!

“遭了!煙兒還在等我!”玄逸忽然猛拍額頭,暴怒的神情令得臉上的青筋爆出,死死的看着空中的黑煙,手裏的開天劍青光暴漲,帶着一種與生俱來的王者之氣,狠狠的撞擊在雲霄,宛如絢麗奪目的煙花,曇花一現般出現在天際! 第73章:逃離!

“我要殺了你!”玄逸爆呵一聲,無盡的怒火瞬間爆發,一種從未有過的痛苦表情凝結在臉上,眼角的淚水早已忍不住的流下,手裏的開天劍帶着無邊的王者之氣,以一種誘人的紅光,首次亮相!

空中暴虐的黑色氣息並沒有因爲玄逸的吶喊而停止,而是以一種更爲翻滾的造型盤旋在空中,隨時準備發動着滅世的一擊。

玄逸雙眼通紅,滿臉的淚水早已隨着周邊的狂風慢慢變幹,留下淡淡的淚痕,眼神絕望的看着周邊的一切,再也不復往日的生機,俊俏的臉龐上,出現了一抹猙獰,宛如一頭暴怒的犀牛,靜靜的醞釀着盲目的怒火。

“開天十三式,銷魂!”

暴怒的神情裏透着些許殘忍,漆黑的天空隨着玄逸那一聲遠超80分貝的聲音開始變得詭異起來,烈日似乎受到了召喚,原本漆黑的天空在這一刻慢慢變得透亮,那是一種血紅色的光源,瞬間就將整個天空照的猶如白晝,黑夜宛如一頭睡醒了的猛獸,更爲神祕的出現在世人的眼前,以一種從未展現過的樣子,悄然現世,散發出一股奪人心魄的魅力。

紅色的光源來自於玄逸手裏的開天劍,一直都是青色現身的開天劍,此刻似乎也體會到主人的心情,以一種足以殺人的紅,照耀整個諸天,滾燙的氣息將玄逸的臉色弄得通紅,臉上的血絲密佈,顯得尤爲痛苦。

銷魂已經是開天十三式的第六式了,這一招原本凡仙境才能使用的殺招,竟被玄逸在憤怒的逼迫下強行的使了出來,這種毀天滅地的能量,遠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通神境修士所能掌握的,逆天的使出此招,難免會引起反噬。

“噗!”玄逸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痛苦,宛如正經歷這凌遲之刑,猶如一把利刀,正片片切割着他的血肉,猛的一口鮮血噴出,顫抖的站立在地上。

“我不能放棄,我要殺了他爲煙兒報仇!”玄逸似乎已經認定了煙兒死去的事實,不住在心裏的鼓勵自己,牙關緊咬,狠狠的堅持着。

天空中的紅光越來越強盛,好像烈日掉落到地面,劇烈的溫度瘋狂的燃燒着四周可以燃燒的一切,將那原本狂暴的黑色氣體逼得步步緊退,千丈長的巨龍瞬間縮小成了迷你版,像是一條黑色的蚯蚓,盤旋在空中,不住的顫抖着。

“小子,你這是什麼功夫,爲什麼可以將我的噬魂大法逼得步步緊退?”吳虛顫抖的身形瞬間出現在天際,嘴角的鮮血十分的明顯,帶着一種難以接受的疑問,大聲的吼道。

“你別管是什麼,你只要知道,今天你死定了就行了!”玄逸此時的狀態也十分的難堪,渾身上下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艱難的蹦出幾個字,滿臉的猙獰。

“哼!就算我死,你也得墊背!” RE:王瑾的悠哉日常 ,狠狠的盯着下方的玄逸,灰暗的身形再次隱去,化爲滿天的黑色氣體,準備捲土重來。

“死吧,銷魂之劍!”

玄逸此刻彷彿也到達了極限,兩隻細腿開始不停的顫抖,臉上的汗水猶如瀑布一般,一刻不停的緩緩落下,身前的衣裳早已被打溼,全身冒着一股熱騰騰的白氣,七竅開始有着絲絲鮮血緩緩流出,整個人抱着一種必殺的信念苦苦支撐,猛的爆呵一聲,手裏的開天劍全身紅光大放,猶如一頭下山的猛虎,發出了陣陣虎嘯似的劍吟,流光般的朝着黑煙射去。

“砰!”

巨大的衝擊波震盪着四周的空間,大片的房屋在這衝撞之下化爲了廢墟,地下的假山也毫無意外的轟然倒塌,濺起了滿地的灰塵,一時間濃煙滾滾,模糊一片。

空中黑色的煙霧漸漸消散,吳虛脆弱的身形掉狼狽的掉落在地面,口裏眼裏全是血。整個人就只剩下最後一口微弱的氣息,死亡已經註定。

玄逸看着倒地的吳虛,嘴角微微一笑,拄着手裏毫無光彩的開天劍,再也堅持不住,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轟!一聲炸響,倒塌的假山中瞬間石屑橫飛,一道黑色的身形猛地爆射而出,小怪一手拎着一個身體,出現在假山之外,看着滿地的狼藉,露出滿臉的震驚。

“天哪,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好像地震似的!”綠竹黛眉微豎,吃驚的看着滿地的廢墟,一雙玉手忍不住捂住了嘴脣。

“主人!”小怪並沒有理會綠竹的驚訝,猛的大喊一聲,朝着玄逸的方向奔去。

“糟糕,難道是玄逸?”綠竹也是猛的一驚,蒼白的俏臉上浮現一抹焦急,扶着身旁早已暈過去的魔尊,急急地往玄逸走去。

“主人,主人你怎麼了,你說話啊!”小怪一把抱住滿臉鮮血的玄逸,拼命的晃動着玄逸的身體,大聲的呼喊着。

“讓開,讓我來看看!”綠竹一把將手裏的魔尊交到了小怪的手裏,一雙玉手急切的拿起玄逸那滿是鮮血的右手,靜靜的把着脈。

“怎麼樣?我家主人沒事吧?”小怪看着臉色忽明忽暗的綠竹,焦急的一把將魔尊丟在了一邊,大聲的問道。

“他的傷很重,五臟移位,七竅流血,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反噬,要想完全恢復的話,最少也得一年時間以上!”綠竹輕輕的放下玄逸的右手,看着焦急的小怪,沉聲說道。

“啊!要一年時間那麼久,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小怪此時早已經慌了神,呆呆的看着綠竹,手足無措。

“馬上帶他離開這裏,找個地方幫他療傷!”綠竹一把扶起玄逸的身體,眼中的神情比小怪還要焦急。

“好,我們馬上就走!”小怪連忙背起地上的魔尊,跟着綠竹往北方急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忽然方纔狼狽逃跑的兩個老頭攔住了小怪的去路,滿臉猥瑣的看着綠竹,舌頭不住的上下舔着嘴脣。

“就知道你們兩個老色鬼一定會攔住他們,這下老孃我也要好好報仇!”一直隱藏起來的成**人此刻也悄悄的出現在兩個老頭的身後,淡淡的笑容裏滿是殺氣。

“找死!”小怪一把將魔尊丟給了旁邊的綠竹,狂暴的半仙威勢瞬間展露無餘,對着攔路的三隻老狗,猛的殺了過去。

一時間,四人攪在一起,纏鬥不休,不時的傳來幾聲悶響,打破了這剛剛平靜的夜空。

“咳咳、、、”玄逸被這猛烈的攻擊聲激醒,發出了陣陣咳嗽的聲音,臉上的表情極其的痛苦,每咳一下就會牽動他那受傷的五臟六腑。

“玄逸,你醒啦!”綠竹原本焦急的面龐在玄逸清醒之後立刻變得歡喜起來,大大的雙眼閃動着一絲激動的淚花。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快、、、走!”玄逸劇烈的喘息着,看着綠竹大聲的說道。

“恩,我們馬上就走,你別激動,當心身體啊!”綠竹輕輕的拍打着玄逸的胸口,轉過頭看着打的火熱的小怪,大吼一聲:“小怪,不要戀戰,你主人醒了,讓我們快走!”

小怪原本暴怒的身形微微一顫,轉過頭果然看見玄逸睜着一雙毫無光亮的眼睛,無精打采的看着自己,立刻猛的一震,狂暴的氣息瞬間將三人震得飛出了好遠,輕輕一躍回到了玄逸的身邊。


“主人,你醒啦!”小怪慌忙的扶住玄逸大的身體,大聲的問道。

“嗯!小怪,我們快走,此地不宜久留!”玄逸淡淡的看了一眼小怪,吃力的張開嘴脣,低聲的說道。

“好,我馬上揹你出去!”小怪一把就將玄逸給背在了背上,猛的朝着北方掠去。

“想走,走的了嗎?”就在玄逸他們退走的時候,天空中出現了一聲炸雷似的聲響,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將他們籠罩,小怪的身形頓時停住,再也難行半分。

“不好,是其他兩宗的人馬,小怪速速往天魔宗的後院跑,哪裏南邊的角落有一口井,可以通往外面!”玄逸立刻大吼一聲,蒼白的雙手,猛的抓緊小怪的衣裳,焦急的說道。

“哼!今天的仇先記着,早晚老子都要殺回來!”小怪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羣,不甘的搖了搖頭,揹着玄逸,朝着天魔宗後院極速的飛去。

“不好,快攔住他們,別讓他們跑了!”一時間人影攢動,無數的魔道修士頻頻飛起,跟着小怪的軌跡,迅速的追去。 第74章:背叛!

夜依舊淹沒在無邊的黑暗之中,寂靜的夜空下看不家一丁點光,四周死氣沉沉的,所有的生靈在剛剛吳虛的噬魂功下,全部都化爲了冤魂,遊蕩在夜空之中。

小怪和綠竹分別背扶着兩名傷員,在安靜的街道上瘋狂的奔跑着,伴着濃重的喘息聲三步一回頭,神色顯得特別的慌張。魔尊依舊在昏迷,而玄逸卻因爲這半路的顛簸痛苦的睜大着雙眼,迷離的看向前方,死氣沉沉的氛圍令得他的內心十分的悽苦,畢竟玉煙兒沒有半點的功力,完全逃不脫死亡的命運,以前的點點滴滴泉涌一般的浮現在心頭,箇中滋味,唯有親飲,才能體會。

很快,四人就來到了北邊的四合院,兩個不算太大的水缸出現在綠竹的眼前,整個人猶如瘋了一般的衝了上去,輕輕的將懷裏的魔尊放在角落,伸出雙手,握緊缸巖,吃力的轉動起來。

頓時,衆人的耳邊就傳來一陣嗡嗡的轟鳴聲,一條不算太寬的窄道出現在大家的面前,漆黑的道口上冒着淡淡的青煙,顯然這裏已經許久沒有開啓了。

“太好了,有地道!”小怪轉過頭,看着滿臉憔悴的玄逸,歡喜的說道。

“終於安全了,快,我們只要從這裏離開,就絕對安全了!”綠竹焦急的看了一眼小怪背上的玄逸,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散發出細膩柔和的光芒。

小怪一臉的歡喜,連忙背起玄逸就往地道口走去,嘴角嘿嘿一笑,臉上緊張的表情也隨之忽略而去。

“等等!這裏如此的詭異,我看應該沒那麼簡單!”玄逸原本摟着小怪脖子的雙手,猛地一緊,看着小怪,艱難的說道。

“這能有什麼詭異啊,城裏的人都死光了,這裏很安靜也是應該啊!”小怪四下的看了一眼,瞪着一雙血紅的眼睛,疑惑的看着玄逸。

“就是因爲這個,所以才奇怪,你們想、、、這裏接近民居應該會有死氣瀰漫到這裏,可是這裏卻沒有半點濁氣,答案只有兩個,要麼這裏種植着某種驅逐污氣的植物,很顯然,這裏沒有,要麼就是、、、這裏有埋伏!”玄逸吃力的說話狠狠的牽動着身上的傷,臉上的表情閃爍不定。

“怎麼可能?這裏應該很安全才對啊!”綠竹黛眉微蹙,仔細的將這四周打量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疑點。

“呵呵,不愧是五道仙會的無冕之王,我們隱藏的如此隱祕,竟然還是被你發現了,不過我們可不是五道仙會上的那羣庸才,今天你是死定了!”忽然,三面的房間中涌現出大批的高手,個個手持武器,警惕的盯着玄逸他們。


“是你!”玄逸定眼一看,頓時大吃一驚,原來說話的漢子正是那一心客棧中喜歡睡覺的掌櫃的,身後更是站着店中熱情的店小二。

“呵呵,很吃驚吧,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嗎?怎麼真的見到我卻又如此的吃驚呢?”掌櫃的淡淡一笑,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淡定。

“你就是那黑衣人?”玄逸滿是血絲的雙眼登時睜得老大,吃驚的表情中帶着無盡的怒火。

“呵呵,這就讓你瘋狂啦,更吃驚的還在後面呢,出來吧!”掌櫃的淡淡一笑,伸出雙手輕輕地擊打起來,身後一縷幽香飄過,一個已經深深映在玄逸腦海中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眼前。

“煙兒,你沒死?”玄逸臉上的表情只是瞬間的凝固,接着便衝着緩緩出現在衆人面前的玉煙兒大聲的喊道。

“呵呵,死?你死她都不會死,小子,本來我打算讓她騙取你手裏的龍蛋,誰知道她竟然如此的廢物,這麼長的時間連一點消息都沒有,不過現在貌似也不用了,因爲你今天連人帶東西都要留在這裏!順便介紹一下,你口裏滿是關切的玉煙兒乃是我天行教的斥候,專門負責靠美色獲取情報,提供給教中,而我則是若水神州天行教分教教主無鋒,很高興認識你!”掌櫃的滿臉奸笑的看了一眼已經徹底呆掉了的玄逸,滿意的神色溢於言表。

“不!這不是真的,煙兒你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他騙我的!”玄逸的身軀開始顫抖,晃晃悠悠的從小怪的背上滑下,右手不住顫抖的指着玉煙兒。

“對不起,這是真的,煙兒也是迫不得已,煙兒的父母都在他們的手中,不得不這麼做!”玉煙兒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滿是淚水,低低的低下了頭,略帶泣聲的說道。

“不!你的父母不是都死了嗎,怎麼可能在他們的手中?”玄逸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虛弱的身體甚至連基本的站立都感到了吃力,憤怒的看着說話的玉煙兒,滿臉的悲慼。

“對不起,是我騙了你,煙兒的父母其實並沒有死,只是被他們給抓了起來,關在了教中,煙兒也是逼不得已,纔來欺騙玄逸哥哥的!”玉煙兒的臉上已滿是淚水,晶瑩的淚珠順着臉頰,緩緩的滑入了玉頸之中,沾溼了大片的綾羅。


“噗!”玄逸滿臉絕望的看着哭泣的玉煙兒,忽然猛地一口鮮血噴出,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玄逸哥哥!”玉煙兒見玄逸倒下,大吃一驚,連忙上前,滿臉擔憂的想要去扶玄逸 。

“你給我滾開,玄逸的事從今往後都與你無關!”就在玉煙兒的素手快要觸摸道玄逸的身體時,一隻不比玉煙兒差的嫩手猛的拍打在玉煙兒的手上,大大的眸子帶着點點兇光,狠狠地瞪着玉煙兒。

“我只是想要扶起他!”玉煙兒淡淡的看了一眼兇狠的綠竹,臉上出現了一抹驚訝,眼前的女子有着不輸於自己的美色,而且又對玄逸這麼好,一種莫名的懊惱之情悄悄的浮上心頭。

“哼!收起你那氾濫的假情假意,我們不需要,你現在應該高興纔對,因爲你的目的達到了,你口口聲聲叫喊的玄逸哥哥倒下了,這下你該高興了吧?”綠竹溫柔的將地上的玄逸抱在懷裏,慢慢的擡起頭,看着手足無措的玉煙兒滿臉的仇恨。

“其實我、、、我、、、”玉煙兒其實想說其實我喜歡玄逸哥哥,可是她終究沒有說出口,深深的愧疚感令得她臉色通紅,緩緩的低下頭,默默的留着眼淚。

“我什麼我,別在犯錯之後還裝着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你不配!”綠竹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玉煙兒,狠狠的說道。

“夠了,我可沒這閒工夫聽你們在這扯淡,今天你們誰都不能活着離開這裏,因爲只有死亡才能讓我感到興奮!”無鋒嘿嘿一笑,全身散發出莫名的驚天氣息,沒有完全的界限,摸不清究竟是什麼等級,與往日掌櫃的那副慵懶的造型,有着天壤之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