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砰”

幾聲匕首掉落的聲音,最後就是幾個重物倒地的聲音在場中蔓延,至此,三人死亡,而且死的無聲無息。

還好的是,現在吳父吳母與舒陽昏迷着,不然他們看見幾人突然死亡,不知道會不會嚇出一身冷汗。 幾人無聲無息的倒下,匕首也掉落在地。

“吳良你找死?”魁梧青年大吼一聲,死去的三人都是他們李家之人,這讓他憤怒不已。

“哼?”吳良冷哼一聲,沒有理會魁梧青年,其腳下寶氣如絲,形成漩渦,帶動着吳良快速的衝向吳父吳母。

現在吳良只想快點救下吳父吳母,別的他一概不想。

“李魁?咱們一起殺了他!”消瘦青年飛到魁梧青年身邊,惡狠狠的說道。

“好?李侯我答應你!”李魁咬着牙,只說出一個字,然後落地,再次一拍地面,雖然他再次飛起,迅速朝吳良衝去。

李侯冷冷一笑,雙眼泛着寒光,他輕揮地面,然後人加速朝吳良衝去。

吳良不予理會,手掌入電在空中揮了一下,然後手中多了幾個鐵釘,這些鐵釘其實就是撲通的鐵釘。

“李魁加上我們?”修爲比李魁差點的李家之人,紛紛加入李魁的隊伍之中。

這些人本就是和李魁一樣,都是李家之人,現在幾個李家之人死去,這讓他們不能袖手旁觀,所有他們想到跟隨這李魁,好好制裁吳良。

“好,我們一起殺了那個暴徒!”李魁點點頭,雙眼之中留露處兇狠,他誓要將吳良斬殺於此。

於是浩浩蕩蕩的七八人,快速的朝吳良衝去,並且慢慢的把吳良形成一個圍攏之勢。

吳良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也不在意。此時他已經來到欄杆之處,然後手一揮,綁着吳父吳母與舒陽的繩子全部斷裂。

吳良檢查了下,三人身上沒有一點傷,就是被人打暈的地方,還有些紅腫。

“呼!”吳良嘆了一口氣,心中的那塊石頭也消失不見。

“嘿!”吳良剛走神,其背後就傳來破空聲,吳良不用回頭,神識一掃,就知道來人乃是一位魁梧的男子。

此人正是要殺吳良的李魁。

吳良看了李魁一眼,冷冷一笑,然後把吳父吳母與舒陽放在了一起,最後他就站在三人面前,慢慢的等待李魁的到來。

“吳良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殺我李家之人,而且還挑釁與我,今天我必須懲罰你!”李魁很快就來到吳良面前,伸手一揮,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這是煉氣師所發出的靈訣,吳良也是煉氣師,也是有靈訣的,但吳良不喜歡如魔法師一般的發着無趣的魔法,他要的是那種拳拳到肉,你拳我往的感覺。

“哼,找死!”吳良輕哼一聲,寶氣如絲,然後在手中被掐成各種各樣的法訣,最後在其身前形成一個保護罩。

這個保護罩就如面前有一層玻璃罩一般,把人保護在玻璃罩裏。

很快李魁發出的靈訣撞上了保護罩。

保護罩寶光閃動,一圈圈波紋如漣漪般散開,最後李魁的靈訣,根本就沒有傷害到吳良半豪。

“該我了!”吳良嘴角微翹,伸手對着李魁輕輕一指,這一指沒有任何花哨,有的只是狂風大作,飛沙走石,昏天暗地,慢慢的空氣開始泛起漣漪,一圈圈的震盪開來,這時李魁身前無聲無息之間形成一個微型的龍捲風。

龍捲風開始只有拇指大小,然後變成巴掌大笑,最後經過時間的推移,龍捲風變成了七八米的樣子,這嚇了李魁一跳,李魁拿根樹枝試了下, 龍捲風能夠輕易之間把一截樹枝吞下。

“這該死的吳良,居然有如此好的靈訣!”李魁罵了一句,心中對吳良能使出這一招,嫉妒萬分,在他心中有着要奪去吳良靈訣的想法。

不知李魁怎麼想,吳良發出一個龍捲風,然後就看向其餘幾個衝向自己的人。

吳良冷笑一聲,想要找自己麻煩的,自己就讓他們的記得什麼叫麻煩。

“嘿,死吧!”李侯在吳良轉身之際就伸手一指,一團綠芒在其手指間轉動,李侯不給吳良的休息的時間,雙手掐訣,綠芒如閃電般刺向吳良。

吳良眼力極好,在李侯手指間多出綠芒之時,他就把綠芒看的清清楚楚,那綠芒不是別物,其實只是一根針,而且是一根比較粗的針而已。

“哼!”吳良冷哼一聲,手一揮,無聲無息之間,手掌之中多了幾個鐵釘。

這些鐵釘短而小,黝黑而墨,一看就知是普通的鐵釘。

吳良嘴角翹起,手一揮,鐵釘無風自動,在空氣之中組成一排,然後直直朝綠針而去。

“叮叮叮”

鐵釘與綠針無聲無息之間碰撞在一起,如果不是還有聲音響個不停,不然也不會有人會知道有鐵釘與綠針的存在。

“呃!”李侯見綠針被擋,先是一愣,隨後就是驚愕。

他不敢相信,他的綠針被擋下,使用這綠針,在以前以一種出其不意之勢,戰勝過好幾個比他修爲還高的人。

他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居然栽在吳良的手中。

“可惡!”李侯臉色有些陰沉,他雙手掐訣,綠針如電,快速的躲開幾個鐵釘,然後迅速飛向他的手中。

眨眼之間,綠針擺脫全部鐵釘,就來到李侯的手中。

此時他看着手中的綠針有些發呆,因爲本是全身呈綠色,一種健康向上樣子的綠針,現在卻是變成歪歪曲曲,殘缺不全的一根針。

見到這,李侯心中怒火連連,看向吳良的眼神陰沉似水,還有些冰冷。

“哼!”與此同時,與龍捲風糾纏的李魁,也是悶哼一聲,隨後倒飛而回。

龍捲風依舊肆虐,極速衝向李魁,好似不把李魁消滅,誓不罷休。

“好膽!”李魁氣急大喝一聲,指向吳良:“你可知道我們是誰,你還不快些將這颶風停下!”

李魁此時怒不可遏,在李家之中,他可謂是年輕翹楚,風光無限。

如今在吳良面前,如此狼狽,讓他高傲的心受到了打擊。

更何況是在這麼多的李家之人面前,他更感臉面無光,現在他又要報出自家身份,這更顯得他有些丟人現眼。

“李哥!我們來救你!”一羣李家之人本是想追擊吳良,但看吳良大發兇威,三下兩下解決李魁李侯,這讓他們阻攔吳良的心,立即就銳減到冰點。

現在他們是前進不是,後退也不是,於是瞅見李魁有難,就有了先去營救李魁,而不用面對吳良的想法。

大明星的失憶嬌妻 你們過來幹什麼?”幾名李家之人衝向李魁,李魁臉都黑了,今天丟人算是丟到家了,居然還讓別人來救,他這個李家天才之名,也算是到了盡頭。

幾名李家之人面面相覷,之後一名面目清秀的少年排衆而出,指着龍捲風道:“我們來幫你!”

“哼!不需要你們抵擋!”李魁冷哼一聲,開始用心抵擋,但是吳良的使出的龍捲風太過邪門,無論他如果攻擊,龍捲風不見縮小,反而風速越來越急,而且越來越大,這讓他的臉色更加難看,同時十分憎恨吳良與李冥。

在他心中,是兩人讓他今天下不來臺,丟了大面子。

“那好,我們就不爲李哥幫忙了!”幾名李家少年被李魁呵斥,心中有些不爽,但看李魁無法抵擋龍捲風,心中立即就有了看好戲的念頭。

“砰!”

李魁再次被龍捲風吹風,然後狠狠甩落在地。

“咳咳!”李魁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其臉色一點也不好看,他看向吳良的眼神,有種要把吳良吞進肚子之中的感覺。

“哼!今天你們誰也走不了!”見李魁往來,站在原地的吳良冷哼一聲,同時氣勢爆發,一種毀天滅地之危,慢慢壓向包括李冥在內的李家之人的身上。

“就憑你,你算什麼東西!”李侯大怒,指着吳良,厲聲呵斥。

“我算什麼東西!”吳良嘴角一擰,伸手一指,無形之氣從手中迸發,射向李侯。

“咔擦!”一聲物體斷裂的聲音,李侯感覺手中的綠針有些異常,他低頭一看,頓時目眥欲裂,因爲此時綠針已經斷成兩截,靜靜的躺在手中。

“吳良,我要殺了你!”李侯心中氣結,怒火如火山一般快速迸發,身體顫抖如絲,伸手顫巍巍的指向吳良。

其餘李家之人看向李侯不明所以,李侯緊緊握着手中的斷針,身體顫抖不止,同時身上氣勢爆發,以一種不死不休之氣衝向吳良。

吳良冷冷一笑,這些人剛纔拿自己的父母威脅自己,現在又想殺自己,那麼自己怎麼能客氣呢?

“來吧!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吳良紅色的眼睛恢復平靜,現在父母在旁,讓他安心不少,不過他也不能讓李家之人好過。


他雙手掐訣,伸手一揮,再次一個龍捲風出現,雖然以破天之勢衝向李魁,李魁本就因爲一個龍捲風有些招架不住,現在又來一個。

這時他立感不妙,再也不顧及臉面,準備叫人幫忙,可是吳良早有算計,在龍捲風脫手之時,吳良再次一揮三團龍捲風出現在那些李家之人的面前,然後不管不顧的衝向這些人。

李家之人頓時手忙腳亂,開始的奮力抵抗龍捲風,剛纔他已經見識過龍捲風的可怕,只是一個就能將李魁打的應接不暇,現在三個,幾人感覺壓力大增,此時他們再也不顧及那麼多,紛紛出手攻擊龍捲風,好讓龍捲風就此停下。 吳良一口氣,施展幾個靈訣,寶氣一點也不覺得匱乏,反而是那幾個抵擋之人,卻是耗費不少靈力。

“呼!”吳良吐出一口氣,看了一眼身後的吳父吳母還有舒陽,他的心中那份火氣,立即減少不少,但是在轉眼看到李家幾人,心中那團火又蹭蹭的往上竄。

“吳良,你休要猖狂,我們李家一定要將你擒下,然後折磨你一百年!讓你痛不欲生!”李侯見李家衆人陷入危機,不但沒有幫忙,反而威脅起吳良。

吳良大手一揮,無形寶氣形成一個保護罩將吳父吳母等三人罩在中間:“別廢話了,你當你們李家算個什麼東西,哼,我今天要將你們李家之人,全部滅殺在這裏,省的你們日後聒噪!”

“呵呵,你以爲你殺的了我們!”吳良的話,李侯聽了,不俱反笑,好戲吳良說的話,等於放屁一樣。

“行不行,等試了你就知道了!”吳良擡起頭,看了一下天色,然後全身寶氣激盪,在身上形成一層保護鎧甲。

而李侯也不見什麼動作,手中無聲之間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大刀,吳良雙眼一縮,明白李侯也是有空間儲物戒指一類的東西。

再看向那把刀,刀身呈銀色,在陽光下泛着幽冷的寒光,其刀柄正被李侯緊緊的握着手中。

“此刀名爲寒月,由各種珍惜礦材打造而成,其耗費了我全身的家當纔將此刀打造而成,之後此刀每出現一次,必定殺一人,不殺人不歸鞘!”李侯隨意揮舞了幾下手中之刀,刀很容易將空氣隔開。

可見此刀非同凡響,連空氣都能斬開,其鋒利程度,可見一斑。

“呵呵,再好的刀也是沒用,你的命我收定了!”吳良呵呵一笑,說的殺人好像割麥子一般容易。

“那就來吧!”李侯猙獰一笑,舉起大刀衝向吳良。


吳良不緊不慢的走向李侯,李侯不明所以,還以爲吳良故意來送死。

“小子,一會我會給你個痛快!”李侯拍拍刀身,好像刀有萬般魔力一般。

“呵呵,看誰先死吧!”吳良微微一笑,拳頭之上寶氣縱橫,一點點的包裹整個拳頭。

至此,吳良全身上下,除了眼睛之外,全部被寶氣包裹。

“那就來吧!”李侯不在多言,腳步發力。快速的向吳良衝來。

吳良大手一揮,空氣震盪,這次他選擇與李侯的刀硬拼,他想看看李侯信誓旦旦的拿出的刀,比起他的身體那個強。

李侯見此,舉起大刀,快速衝向吳良,此刻看李侯的樣子,別人還以爲吳良欠了他幾百萬呢?

狂風大作,煙塵瀰漫,吳良全身被寶氣包裹,其周身一米之內,什麼也不存在,就連那飛沙走石都遠遠的避開吳良的身體。

“去死吧!”久久不見吳良動作,李侯速度加快,迅速的衝到吳良面前,然後大刀舉起,帶着闢天之勢,劈向吳良。

此刻吳良就是一片天,李侯想一刀從中間劈開。

吳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好像他專門迎接這刀勢一般。

“凝”就這樣很快李侯的刀就來到吳良跟前,就在此時,吳良伸出兩根指頭,剛巧不巧的就被李侯的大刀劈中。


李侯大喜,吳良敢接他的刀,那麼吳良就要承擔斷去手臂的後果。

“叮”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好像是金屬相撞的聲音。

李侯朝聲音來源看去,這一看差點讓他驚掉下巴。

因爲吳良的兩根手指,正死死夾着大刀。


一動不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