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葉婉婉畢竟是死過一次的人,很快就明白過來我此時爲什麼會這樣狼狽不堪了,頓時臉上的擔憂之色都沒有了,只是冷笑道,“怎麼?舒淺你這是第一次出魂吧。你看看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很好的掌握自己的魂魄。就你這樣,還想跟我打?你到底是看不起我,還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葉婉婉冷笑一聲之後,都不給我習慣魂魄的機會,立刻凝聚靈力朝着我逼來!

我心中大驚,趕緊想要後退,可不想這一退,整個人用力過度,就朝着後面踉蹌了好幾下。

葉婉婉根本不給我喘息的機會,步步緊逼。我節節敗退,趕緊在手心裏凝聚靈力抵抗。

在這個過程中,我很快意識到,我雖然不能夠很好的操控我自己的魂魄動作,但是操作靈力相對比之下簡單多了。

於是我立刻改變了戰略,乾脆讓自己的魂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凝聚靈力,甩向葉婉婉。

可惜,葉婉婉也不是毫無準備。

當我凝聚一股強大的靈力此處的時候,葉婉婉突然如同一隻貓兒一樣彎下身子,今突然抓起地上的什麼,擋在身前,阻擋我的攻擊。

認出她用來阻擋我攻擊的東西,我不由臉色一變。

葉婉婉用來擋攻擊的東西不是別的,怎是我的肉身。

我一慌,趕緊收一擡,轉移了手裏攻擊的方向,可是還是有一些沒有來得及,直接刺傷了我自己的肉體,我已經狼狽不堪的身體頓時又鮮血四濺。

我皺緊了眉毛。

要知道肉體是很難復原的,我現在我的靈魂離開了肉身,肉身處在一種完全沒有保護的狀態,如果葉婉婉真的傷害了我的肉身,我應該如何是好?

我還來不及細想這個問題,葉婉婉就突然直接將地面上我的肉身直接抓起來,大吼:“舒淺!既然你不要你的肉身,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話落,葉婉婉就凶神惡煞的一掌劈向我肉身的臉蛋。

我馬上意識到葉婉婉這個無恥的女人,是記恨我毀了她的容貌,所以也想將我肉身的容貌給毀了!

我到底也是女孩子,雖然沒有葉婉婉那麼花容月貌,但我也是在意自己的長相的!

“葉婉婉你給我住手!”我馬上也凝聚靈力,朝着葉婉婉劈去。

可是由於我實在是對靈魂的掌控還不夠,十分的不靈敏,加上此時情急之下,一下子掌風就打偏了,只不過是擦着葉婉婉的髮絲而過,絲毫沒有阻止她的行爲。

眼看着葉婉婉的掌風已經落在我肉身的連上了,我光潔的皮膚被劃出了一道血血痕。

“哈哈哈哈哈!”看見我的臉上見了血,葉婉婉發出酣暢淋漓的笑聲,“舒淺!這都是報應!你毀了我的臉,我也將你的臉給毀了!”

話落,她凝聚了更大的靈力,再一次一掌劈向我的臉。

而另一邊的我,此時也有些急了,直接衝到葉婉婉面前,想要阻止她的行爲。

可是我的靈魂實在是太難以掌控了,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不想還是一下子就衝過了頭,直接穿過了葉婉婉的身體。

“哈哈!舒淺,你以爲魂魄是怎麼容易就可以輕易掌控的嗎?那你可真是太天真了!”看見我魂魄狼狽的樣子,葉婉婉冷笑,“今天我絕對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慕家!”

說話間,她凌厲的掌風直接劈向我,出手之狠絕,如果真的打在我的臉上,真的會將我的臉打得稀巴爛,至少跟她現在一樣腐爛。

我心裏一慌,正不知所措,可不想,葉婉婉的手心還沒落在我的臉上,令人震驚的一幕就發生了。 我的臉之前就被葉婉婉打傷出血了,血液從臉上的傷口上流出來,突然就如同藥物一樣,直接讓我臉上的傷口復原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葉婉婉整個人都驚呆,設置都忘了去繼續毀我的臉,只是傻傻的看着我的肉身。

另外一邊的我,看到這一幕,也是傻了眼,但我到底還是比葉婉婉冷靜一些,很快就反應過來。

對啊!這是我的血!

我差點都忘了,我的血液具有恢復肉身的功效。

只不過,對於別人的**來說,我的學要用藥膏處理之後,纔會有用,但我對自己的**,似乎不需要藥膏處理,就能夠起到恢復作用。

與此同時,我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馬上靈機一動,

瞬間,我也顧不上葉婉婉了,只是讓自己的魂魄驀地降低,直接逼向地面上自己的**之上。

雖然我的魂魄依舊控制起來比較吃力,但畢竟我的**和動態的葉婉婉一樣,是靜止的,所以我踉蹌搖擺了好幾下之後,還是很快準確的落到了自己的身體旁邊。

“舒淺你要幹什麼?”

葉婉婉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我要做什麼,可是她還是本能地想要阻止我,

但現在我已經屏住了呼吸,全身的精力都集中用在控制自己的身體上。

終於,我靠近了我的身體。

我一下子在手裏凝聚靈力,唰的擊出,一下子落在自己的身上,並且是幾處關鍵的經脈之處。

瞬間,我的身體上馬上鮮血四濺,衣服全部都被血染紅。

葉婉婉這時候才終於明白過來我要做什麼,大喝一聲:“舒淺!你這個混蛋!”

她趕緊過來,根本就顧不上我的魂魄,直接衝到了我的**旁邊,想用靈力將我身體上面的傷口全部癒合,防止鮮血繼續流出。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我肉身的鮮血已經流到了我的皮肉上,很快我的身體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隨着我的鮮血流到我腳上骨折的地方,我很快看到自己**扭曲的腿馬上變直了,裏面的骨頭都已經康復了。

不僅如此,我身上的幾處經脈也因爲血的流出,開始迅速地恢復。

看到這一幕,我懸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

我原本不過是想說賭一把看看,沒想到,真是天不絕我,竟然真的讓我成功了!

隨着我的鮮血留到經脈被暴雨梨花針所刺中的地方,那些暴雨梨花針,竟然全部都被我的鮮血給逼了出來,經脈受的傷也很快恢復正常。

分分合合纔是愛 果然,我的血足夠強大,遇見會破壞**的東西,都會逼出。同時,血液裏沒有靈力,所以根本不會加速暴雨梨花針的溶解。

葉婉婉看到這一幕,整張臉都猙獰作一團,但她還是很快反應過來,惡狠狠地看着我咆哮道:“舒淺,你被得意的太早,你以爲你還有本事繼續回到你的**裏面嗎?我現在就讓你魂飛魄散!”

之前的葉婉婉,也許還計劃着在殺死我之前好好的折磨我一番。可現在她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只是撕心裂肺地大叫一聲,就朝着我撲過來。

而與此同時,我只是深呼吸一口,在心裏面默唸——

舒淺,成敗就在此一舉。

如此想着,我迅速地將自己的魂魄整個躍到最高,躲開葉婉婉的攻擊。

我對靈魂的操控比之前稍微好了一點,但依舊沒有十分的嫺熟,因此一下子有些飄然地過度,但我還是咬着牙馬上控制住,在下一個瞬間,迅速地俯下了身子。

在這個瞬間,我整個人的神經都崩的緊緊的,就是想讓自己的魂魄,準確的衝向自己的身體。

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我現在卻是拼盡了全力,我在想如果我的魂魄能流汗的話,現在我肯定已經汗流浹背了。

葉婉婉也不是吃素的,緊追不捨,就想抓住我的魂魄

短短一秒的時間,卻如同慢動作回放一樣。

眼看着葉婉婉的手就要抓到我魂魄的腳腕,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終於衝進了我的**力。

與此同時,我的**已經完全的恢復了。

一切都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魂魄再次回到**的剎那,我突然就跟從游泳池起來一樣,渾身沉甸甸的,還有些頭暈目眩。

可我根本沒有時間去適應,幾乎是靠着本能一樣,唰的操控着身體站起來。

因爲我的動作實在太快,我剛起身的時候,葉婉婉纔剛好逼近我的面前。

她根本就沒有想到纔回來這麼短的時間,我的魂魄和**竟然就融合了,整個人都愣住了。

但下一秒,她就反應了過來,大吼:“舒淺你給我去死吧!”

緊接着,我就看她擡手就朝我劈來。

是這一瞬間,我根本都來不及思考,在生死關頭之間,我只覺得我所有的潛能都被葉婉婉給刺激出來了。

幾乎是本能的,我迅速地在手心裏凝聚靈力。

本來我如今的靈力就比葉婉婉強大太多了,所以我凝聚靈力自然也比她更快。只是眨眼的功夫,我就感覺到自己的手心一熱。

幾乎不暇思索的,我直接擡手,將其中的靈氣,全部落在葉婉婉的胸膛上!

剎那間,我看見葉婉婉的動作一下子停滯了,眼睛瞪得滾圓。

下一秒,她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直接摔了出去,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這一瞬間,我自己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我……我這是成功了?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

可驚喜不過剎那,我知道現在危險還沒有完全離開,還絕對不是我應該得意的時候,我立刻再次屏息凝聚靈力,縱身一躍,直接躍到了摔倒地上的葉婉婉身側。

不得不說,操控肉身真的是比操控靈魂舒服太多了,我很快就精準地落在了葉婉婉身上,毫不客氣地一角將她踩在腳下。

而葉婉婉,原本掙扎地想要爬起來,不想我動作那麼快,一下子就再次將她踩住。

看這葉婉婉一半美麗、一半猙獰的臉上露出怨恨的表情,我冷冷一笑,低頭道:“葉婉婉,你準備好,我的報復了麼?” “舒淺!我勸你不要囂張!”葉婉婉雖然被我踩住了,眼底閃過一絲驚恐,但表面上還是努力裝出威脅的樣子,“你可別忘了你們慕家的人,還全部都在我的手心裏!要是拿我要是出了什麼事,葉二一定會將他們全部都殺了的!”

我知道葉婉婉說的不假,心裏其實有幾分擔心,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現在露出畏怯的樣子,只不過是中了葉婉婉的心思。

所以想到這,我就說冷笑一聲,面無表情道:“是嗎?那就讓我們來測試一下,是就你葉家嫡親大小姐的性命重要呢,還是我們慕家人的性命重要!”

說到這,我毫不猶豫的加大了手心裏的力量,直接將葉婉婉整個人都提了起來,冷冷的看向了白霧的屏幕,面無表情的開口:“葉二對嗎?我讓你現在就放了我們慕家的人,不然的話,我可不敢保證你們家嫡親大小姐的安危!”

葉婉婉聽見我的話,惱怒的整個人都掙扎了起來,只可惜,他如今的靈力在我面前,根本就是跟小貓抓癢一樣。

但葉婉婉還是不甘心的朝着水霧屏幕大吼:“葉二你不要聽信舒淺的話!你手裏有那麼多慕家人,難道你還怕威脅不了他?”

很顯然,葉二那邊肯定也是有一個類似於我們這邊的水霧屏幕,因此他能很清晰的看見我們這邊情況的變化。

我看見他看見葉婉婉被抓,顯然是有些不知所措。

葉婉婉生怕葉二會受我的威脅,着急的想要大吼什麼,可我根本不給她繼續開口的機會,只是一個巴掌扇了下去,葉婉婉直接摔倒了地上

“大小姐!”葉二的死魚臉這樣子終於有了波瀾,大吼,“舒淺!我警告你不要亂動大小姐!不然我就殺光你們慕家的人!”

“哦,是嗎?”我冷笑了一聲,“可是在我看來,在你眼中,你們家大小姐的命顯然比我們慕家人的命重要多了。”

我的話顯然刺到了葉二的死穴,他死死咬住脣說不出話來。

葉婉婉看着局面似乎要被我逆轉,立刻又吼道:“葉二!你不要聽她的!隨便殺一個慕家人殺雞儆猴給她看!看她還敢不敢囂張?”

“你敢!”我驀地提高了音調,直接一把抓住葉婉婉的脖子,將她提的更高,對着另一邊的水霧屏幕開口,“葉二,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一個慕家的人,哪怕只是傷了他們,我就卸了葉婉婉的手!你傷一個,我卸一隻,卸完手卸腿,四肢沒了還可以釦眼珠!看到底是誰耗得過誰!”

我甚至擔心葉婉婉和葉二不相信我的話,我先葉二一步出手,直接擡手凝聚靈力,刺向葉婉婉還完好無損的右半邊。

“舒淺!你怎麼敢!”

我的手還沒有落下,葉婉婉就意識到我要做什麼,整個人驚慌失措到了極點,大吼一聲。

可我的動作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停頓,靈力直接落在了葉婉婉的臉上。

嘩啦。

葉婉婉的臉立刻就被我劃出了一條血痕。

“舒淺!”葉婉婉叫的撕心裂肺,可我根本不理會她,只是從口袋裏拿起了一個小藥瓶。

“舒淺,你又想幹什麼!”葉婉婉的聲音現在已經害怕的開始顫抖。

“反正我已經毀了你的左半邊臉了,我也不介意毀了你的右半邊臉。”我冷笑一聲,拿着手裏的藥膏就想朝着葉婉婉的臉上塗去。

我手裏面拿着的藥膏,就是能讓臉上的傷口永遠都沒有辦法癒合的藥膏。

葉婉婉雖然不懂得醫學,但也很快能夠明白過來我手裏的那個藥膏是要噶什麼的。頓時,她徹底的害怕了。

不得不說,葉婉婉雖然心狠手辣,但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個女人,一個愛美的女人。雖然她已經沒有半張臉了,但不代表她不珍惜她右半邊的臉蛋。

所以此時此刻,她是真的害怕了,頓時也顧不上別的了,只是朝着水霧屏幕大吼:“葉二,醒了!放過那羣慕家人!”

很顯然,葉婉婉儘管很想利用慕家人來折磨我,但說到底,這一切還是沒有她的臉蛋重要。

葉二顯然極其聽從葉婉婉的吩咐,二話不說,就一擡手。瞬間,我就看見水霧屏幕裏的慕家人,全部都站了起來。

這裏大部分的慕家人,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修爲,就算有修爲的,也跟慕桁一樣,一直都是壓抑着在學習。所以此時他們真的是嚇壞了,都尖叫的慌張跑開了,只有慕桁還是站在原地,似乎是在通過水霧屏幕與我對視。

“趕緊走!我能夠解決好這裏的!”看見慕桁站在那邊一動不動,我終於忍無可忍,朝他吼道。

可慕桁只是看着我,一動不動。

“慕桁!”我更着急了,一邊抓着葉婉婉,一邊脫口道,“慕桁,你難道忘了我們兩個是慕家的希望了麼!你難道不管那些慕家人了麼!”

我知道慕桁不走,是擔心我一個人的沒有辦法應付葉婉婉他們。但我的這番話,還是刺中了慕桁的死穴。

很顯然,慕桁對這個慕家比我有責任心多了。慕家的大部分人都是老弱病殘,或者沒有什麼修爲的人,就算幾個有修爲的人,在方纔跟旁系的鬥爭之中要不是受傷,就是消耗大量的靈力,慕桁的確是需要照顧她們的周全。

慕桁由於不過剎那,顯然也就下了決定,開口:“舒淺,你小心,我在家裏等你。”

我微微一怔。

從小是孤兒的我,很少有人這樣的掛念我,也很少有人跟我說出“在家等你”這樣的話。

我嘴角微微一揚。

有人擔心的感覺真好,也讓我更加決定珍惜好自己的安危。

“我知道了。”我低聲道,就看着屏幕裏的慕桁離開。

我很快將目光落在旁邊的葉二身上,眼色更冷,開口:“你,也走。”

葉二站着不動,我立刻抓住了葉婉婉的胳膊,一個用力,讓葉婉婉疼的慘叫連連,臉色發白。

葉二這才終於動容了,咬着牙,不甘心地離開了。

等屏幕裏的人都走光,我才低頭看向葉婉婉,臉色更冷,“好了,葉婉婉,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該算清楚賬了。” 葉婉婉的眼底現在滿是恐懼,但她怎麼會甘心在我滿前流露出害怕,她很快就咬着牙道:“舒淺,要殺要剮,隨你便,別再這兒給我玩這些有的沒的!”

“哦?不想跟我玩麼?”我冷笑一聲,沒想到一切發生的那麼快,不過眨眼的功夫,我們兩個之間的位置就發生了互換,“可我還沒忘了,你剛纔是怎麼玩我的呢。”

話落,我絲毫沒有任何客氣的,就直接一腳踩在了葉婉婉的腳上。

只聽見咔擦一聲,伴隨着葉婉婉的慘叫聲,葉婉婉的腳就扭曲成了一個奇怪的弧度,顯然骨頭已經碎在了裏面。

“舒淺!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疼痛和羞辱之下,葉婉婉已經徹底喪失理智了,尖叫地叫罵起來,早就不見之前溫文爾雅大小姐的模樣,“你怎麼敢!你搶了我的東西,你毀了我的臉,你還敢傷我!”

我雖然本來懶得理會葉婉婉的叫罵,但聽見她的話,但我還是忍不住怒極反笑。

“葉婉婉,我搶你的東西?呵,你倒是給我說清楚,我到底搶你什麼東西了。”

“你搶了我最愛的人!”葉婉婉的理智在這一瞬間,早就已經崩塌了,只見她猩紅着眼睛,不斷地尖叫,“你搶了我的容祁!如果不是你,我們本來就是應該在一起的!都是因爲你!都是因爲你他纔會離開我!”

聽見葉婉婉的話,我簡直不知道是應該生氣還是應該覺得搞笑了。網

“如果不是因爲我?”我冷笑一聲,一把抓住葉婉婉一頭美麗的青絲,“葉婉婉,我不信你真的不知道,九百年前,容祁愛上的人,根本不是你,而是我。”

一直以來,容祁和葉婉婉的過去,都是我心裏的死穴。因爲我知道,過去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無論我如何做,容祁和葉婉婉的過去,都是我無法插足的。

可天意弄人,我根本沒想到,隨着我上一次穿越回過去,我才知道,容祁從頭到尾,喜歡的人,都只有我。原來我以前一直在吃醋的,其實就是自己啊。

只不過,自從穿越回去之後,這還是我第一次與葉婉婉正面接觸,所以說這次我見到葉婉婉,感受其實和以前已經完全都不一樣了。

以前我看見夜晚玩,總是會有隱隱的自卑,可是如今我卻已經是完全坦然了。這不只是因爲她的容貌被毀了,更重要的是因爲,我意識到容祁從頭到尾愛的都是我。她葉婉婉就算再優秀,對我來說和容祁來說,也不過是一個陌生人罷了。

而我覺得,關於九百年前的真相,葉婉婉應該也是知道的。

我之所以會有這樣子確定的想法,是因爲我記得我當初剛萌生了用葉婉婉的身體穿越回去阻止容祁中毒的時候,那個時候葉婉婉剛聽到我和我們的計劃,就驚慌失措,大叫的絕對不可以。現在回想起來,一葉婉婉的聰明才智,她或許已經隱隱地意識到了,當年容祁所喜歡上的人或許是我穿越回去的。

以前我一直都以爲葉婉婉是被葉家人灌下了藥物才忘記了過去,但或許她自己隱隱的感覺到了,自己似乎真的沒有過和容祁的那一段過去。

“葉婉婉,你現在還要繼續裝麼?”我原本不過是猜想,但這句話問出口後,我就看見葉婉婉突然變的蒼白的臉,我便知道自己是猜對了。

她的確早就已經猜到了,容祁當年愛上的人,是我,不是她。

但葉婉婉表面上當然不願意再當着我的面承認這件事情,她撕心裂肺地吼叫着,“舒淺,你不要胡說八道了!容祁當年愛上的人是我,你少在那邊信口雌黃!就是你活生生的把容祁從我的手裏給奪走了!”

我看着葉婉婉這自欺欺人額模樣,已經不覺得生氣,只是覺得可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