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用天雷淬鍊仙府的白寒擎相比,用天雷淬鍊肉身的林隕也不見得會差到哪裏去,而且看他被雷劈時的表情似乎還挺享受的樣子……

瞧瞧,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嗎? 雷動域之外。

看着從雷動域狼狽逃出的萬崆三人,定國侯手指輕敲着椅子上的靠手,眉頭微挑:“照你們所說,裏面的那幫小崽子們應該都死得差不多了?”

“回定國侯,林隕此人兇殘成性,在雷動域內大開殺戒!”

賈浩連忙道:“我們也是僥倖從他手中逃出來的,他此舉已經極度破壞了盤龍會的規矩,還請定國侯將此兇徒儘快擒殺!再這樣下去的話,盤龍會就要被他殺得無人蔘加了。”

“林隕!”

路陵羽和萬崆眼中皆是出現了難以掩飾的殺機。

這一次,就連強大如他們這樣的天才,都差點陰溝裏翻了船。一想到林隕這個名字,他們便是恨得牙根都有些發癢。尤其是萬崆,他極其悔恨當初沒能提早知曉林隕此人,早點派出強者將後者扼殺在搖籃之中。

否則他今天也不會吃上這麼大的虧了。

“有意思,看來當初在荒域倒不是姜天坤太過廢物了,而是他的對手確實厲害……”

值得一提的是,三皇子姜天辰也是暗自記下了林隕這個名字。原本這個名字的主人,是根本沒有資格入他法眼的。

荒域中發生的那些事情雖然讓林隕出了不小的風頭,但在姜天辰看來,終究只是小打小鬧。可如今,林隕居然在盤龍會上也能掀起如此巨大的風浪,甚至連他都不敢小覷的萬崆都因此吃虧了。

這種種的一切,絕對能夠說明林隕是一個有威脅的存在!

“哦?”

定國侯笑了笑,反問道:“你憑什麼說林隕破壞了盤龍會的規矩?難道規矩是由你定的不成?”

他說這話的同時,虎眸中竟是隱隱有着寒芒射出。

“在下不敢!”

賈浩心中一凜,驚懼道。

定國侯是何等人物,那是敢眨眼之間葬送掉數萬條生命的殺神,更是無限接近天宮境的強者!賈浩又怎麼敢惹怒對方?

“知道不敢就好。”

定國侯冷冷地掃了一眼萬崆三人,道:“本候在初賽的時候就說過,盤龍會本就沒有什麼規則可言。林隕憑藉自己的實力把這幫廢物給殺了,又何來破壞規則之說?”

“一幫只會仗着家世背景的無用廢物,殺了正好,省得本候看了心煩。反正,盤龍會的決賽上也不需要那麼多人。陛下既然指派本候來做盤龍會的主持人,那一切的規矩就都是由本候說了算,你們誰要是有意見的話,可以直接去找陛下說。”

這一番話,定國侯說得冰冷刺骨,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他已經是徹底表態了,在他這種人的眼裏,從來都沒有什麼仁慈之說。他只會信奉一個絕對的理念,那就是實力爲尊,弱肉強食!

林隕能在雷動域中殺死那麼多人,那是因爲他夠強。而當今陛下創辦盤龍會的初衷無非就是爲了挑選出年輕一輩中的強者。對於林隕這種脫穎而出的強者,無論是殺了再多的人,那也只是一羣死不足惜的墊腳石而已。

定國侯非但不會怪罪林隕,反而還會十分欣賞後者。

“侯爺言重了,我想他們並沒有這個意思。”

wWW ▪TTκan ▪c○

姜天辰淡笑一聲,這纔打破了尷尬的氛圍。

無論盤龍會的參賽者還剩下多少人,對他來說都是無所謂的。因爲無論是人多人少,他都將以王者姿態君臨盤龍會,再度奪走首席之位。

“那自然是最好。”

定國侯淡淡地瞥了一眼那賈浩,當場就將後者嚇得心驚肉跳。

以定國侯古怪殘暴的脾氣,誰也保不準他會不會當場擊殺參賽者,剛纔還義憤填膺的賈浩現在簡直就連個屁都不敢放一聲了。

“過去幾個時辰了?”

定國侯隨口問道,他臉上的寒意陡然消散,彷彿又變回了之前那種慵懶的姿態。

“回侯爺,已經過去五個半時辰了。”

聞言,定國侯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道:“看來這個叫林隕的小子還挺厲害的,居然能在雷動域撐這麼長的時間。”

譁。


這時,雷動域出口處有一道人影匆忙逃出,正是被天雷轟擊地有些狼狽不堪的童炎。很快便有士官走上前去,向他索要身份玉牌,登記在雷動域中的成績。

機靈的童炎也沒有去靠近受傷的萬崆三人,反而是刻意靠近了定國侯所在的位置。只要有定國侯在這裏,萬崆三人膽子再大也鬧不出什麼風浪來。

“小子,本候問你,裏面還剩下幾個活人?”

定國侯饒有興趣地問道。

“還剩下三人。”

童炎毫不猶豫地道:“分別是林隕、白寒擎和林冬。”

此話一出,連同姜天辰在內的大部分人幾乎都是臉色微變,雖然他們心裏早有準備,但真正聽到事實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爲之震驚了。

他們原本以爲林隕就算再怎麼膽大包天,也不至於真的將參加盤龍會的人全部殺光。

可他們錯了,林隕的出手狠辣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原本的一百多號人居然在這短短几個時辰內就被林隕殺得只剩下了幾個人!


“好小子,有夠狠的!”

跟其他人的心悸不同,定國侯看上去卻是笑容滿面,給人一副好像很欣賞林隕的樣子。

旋即,他嘴角帶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看向姜天辰:“三皇子殿下,本候突然有些好奇,你說林隕這小子他能不能打破當初你在雷動域留下的驚人記錄呢?”

“侯爺怕是說笑了,我在雷動域的記錄不足掛齒,就算是被人打破也是情理之中。”

姜天辰淡淡一笑,雖然嘴上說着是謙虛的話語,但他眼中的傲意卻是說明了一切。七個時辰的記錄,可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

縱觀大秦皇室數百年的歷史,不知道有多少天賦異稟的皇室中人曾經進過雷動域,可是能夠達到七個時辰記錄的人,卻是隻有他姜天辰一人。

雖然他承認此刻在雷動域中僅剩的三人都不是什麼弱手,但他絕不相信這三人能夠超越自己的記錄。

這是他姜天辰的自信。

“三皇子還真是謙虛啊!”

定國侯呵呵一笑,眼底深處卻是有着一抹譏諷。

他一向就看不慣姜天坤這種喜歡裝腔作勢的性子,如果對方不是皇子身份的話,以他的暴脾氣早就一巴掌甩過去了。

“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伴隨着時間的一點一滴過去,終於又有一道人影從雷動域中走了出來。他的模樣也沒比童炎要好上多少,身上衣衫破爛不堪,就連頭髮都有些豎了起來,顯然是被天雷劈的。

正是林冬。

“六個時辰,林閥的小子還不錯。”

шωш● ttKan● c o

定國侯輕笑道。

對於林冬六個時辰的佳績,姜天辰也是暗暗點頭,並不覺得有什麼意外。林冬也是他爲數不多勉強認可的對手,有這種成績也是他意料之中的。

其實如果雷動域中不出現如此之大的變故,按照他的估計,萬崆絕對也能堅持到六個時辰。甚至,他應該還能比林冬多堅持一刻鐘的時間。

“林隕,白寒擎……就讓我看看你們的能耐吧。”

望着那看不清景象的雷動域入口,姜天辰眸中有着異色閃動。

能在雷動域中撐住六個時辰,這絕對算得上是天才之流了。但在長時間的天雷轟擊下,就算是再怎麼強大的仙府也會受到一定損傷。換句話來說,隨着時間越長,仙府毀滅的可能性就會越高。

姜天辰曾多次進入過雷動域,他自然最清楚裏面的情況。在他看來,從六個時辰開始,每多經歷一次天雷的轟擊,就會多上一份仙府破滅的危險!

他倒是想看看,林隕和白寒擎二人到底能夠撐到什麼時候。

伴隨着時間的推移,半個時辰漸漸過去了。入口處卻始終沒有人影的出現,姜天辰原本輕鬆自若的神色,也是出現了一絲遲疑。

“六個半時辰了。”

姜天辰暗道。

不得不說,林隕二人的仙府之強還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想來,以後這兩人也是有機會成爲他姜天辰的對手了,說是對手……其實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墊腳石而已。

他姜天辰自認獨一無二,天下無雙。因爲他自出生開始的那一刻便有天地異象突出,祥瑞齊現,宮中之人皆是視他爲真龍轉世。而他成長的歷程更是徹底貫徹了“妖孽”二字,他的天賦異於常人,無論學什麼都是無師自通,始終碾壓所有人,更不可能會輸給任何人。

無敵於天下,一路貫徹必勝之道。

這就是姜天辰的武道。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姜天辰故作輕鬆的臉色也漸漸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七個時辰了,這不是跟他的記錄持平了嗎?

這什麼情況?

這世上怎麼可能會出現跟他姜天辰一樣的妖孽?他明明是獨一無二的纔對!最不合情理的是,爲什麼居然還同時冒出了兩個?

這不可能!


“已經七個時辰了,三皇子殿下。”

始終暗自觀察姜天辰神色變化的定國侯,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故意刺激道:“恐怕,這兩人都有超過三皇子殿下的潛力啊……”

姜天辰眼中隱隱有着血絲浮現,並未理會定國侯的譏諷。

“快出來!”

可他的心裏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他的視線始終盯着那記錄時間的石盤,內心深處更是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地期待着林隕二人從入口處出現的身影。

他姜天辰可以勉強接受有兩個跟他差不多的妖孽出現,但絕不能容許有超過他的妖孽出現!

然而,他就這麼幹瞪着石盤刻鐘過了整整半個時辰之後,雷動域的出口處才終於有了人影的出現。那是一名長相俊美的青年,他神色自若,就連衣衫都是雪白整齊,更是沒有半點傷痕。

跟其他人出來時的狼狽外表相比,他簡直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異類。

正是白寒擎。

七個半時辰!

居然真的有人打破了三皇子姜天辰創下的驚人記錄,而且一出現就是兩個!

最讓人心情複雜的是,走出來的白寒擎看上去好像十分地輕鬆從容,就連衣服都沒破開,那雷動域中的致命天雷似乎根本就影響不到他。 “林隕呢?”

林冬走上前去,問道。

“他說還要在裏面待上一段時間,我就先出來了。”

白寒擎搖頭道。

“都已經七個半時辰了!他還能繼續撐下去?”

姜天辰神色微沉,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挫敗感。這種挫敗感對他來說相當地憋屈,因爲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的失敗,而且還敗得這麼慘。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