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多虧了你那個道士老婆,如果我能夠輕易的殺了她,恐怕我們之間再無可能這樣和平的走在一起了。”

天傲聽了之後半晌沒說話,良久後才低沉着嗓音道,“你和夢夢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想失去你們之中任何一個。”

我長長呼出一口氣,忍不住臉頰浮起一絲尷尬,我在偷聽什麼呀,難不成在這和一個男人吃醋?

人家天傲說了,二哥和三哥都是他最重要的人,以後對上了二哥,可千萬不能殺了他。

我走到鄧凱和小白跟前的時候,小白還沒醒來,鄧凱已經能動了,但還是不能撐起身體,我本想找天傲他們幫忙,他們就已經來到我跟前了,尤積俯身就把鄧凱給抱了起來,我差點失聲尖叫。

鄧凱長得五大三粗濃眉大眼一看就是莽夫類型的,而尤積帥氣的俊顏,美得堪比少女,現在尤積抱着鄧凱,這簡直就是美女與野獸呀!!

鄧凱恐怕也是剛剛纔看清楚尤積的面容,古銅色的俊顏上閃現一絲尷尬,別開臉低喝,“放我下來!”

“你身上的傷還沒好,別亂動,剛纔對不起了。”尤積邊說邊往前走,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不用你抱我,等我傷好了我自己走!”鄧凱視線一直盯着地面,生害怕和尤積撞上。

我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這尤積的美貌,恐怕能輕而易舉和任何人成爲朋友。

好在被天傲輕輕抱起的小白還沒醒來,不然看到眼前這副場景,肯定和我之前一樣亂吃飛醋了。

我對那個尤積到沒有什麼仇什麼怨,只是他畢竟是將屍的爪牙,難保不會將計就計裝作投降而混進我們的基地。

“天傲,尤積真的決定投靠我們這邊了?”

“將屍的對三哥他們所用的御鬼術可不是一般的御鬼術,他的御鬼針採用的是將屍身上取下來骨刺,具有將屍的法術,完完全全把他們給控制着,甚至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能被將屍輕易的掌控。”

“這麼說,他來這裏的事情將屍已經知道了?”

“定位肯定是早就知道的了,不過尤積能空降成鄧凱的上司,我們這裏就已經暴露了。不過沒關係,尤積順利成了我們的人的話,將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三哥的能力你還沒真正見識過。”

“這麼說,成敗就在待會一舉了?”

帶着帝國闖異界 “恩,所以你無論如何要救三哥,稍有差池,恐怕三哥就會立即魂飛魄散!” 重生之二嫁太子 天傲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你的意思是?拔出他頭裏的針會有魂飛魄散的危險?”

天傲點點頭,視線看向尤積走在前面的身影,“如果三哥真的堵上性命讓你一試,說明他是真心歸順我們的。”

“那你待會要給我護法,不然的話我怕出什麼叉子。”

做法的時候我有短暫的空隙不能分身自衛,要是尤積存有二心,我肯定就要死在他手上了。

天傲當然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肯定的點了點頭。

尤積強大的戾氣一進入我們基地就散開竄向四面八方,這裏的人都不認識他,但是憑他的氣息就能斷定出他的身份非同一般,全都探出頭來觀望,就連之前一心只顧着鑽研的陳珂也都探出了腦袋。

我視線望過去,正好看見她眼底閃爍的驚豔,陳珂這個女人獨守空房多年,遇到這樣的帥男人難免心頭會小鹿亂撞吧?

哈哈,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太好了,她最好是把目標轉移到尤積身上去,這樣就不會再對我的天傲虎視眈眈了。

“陳珂,鄧凱和小白受傷了,麻煩你替他們看看。”

我是故意這麼說的,說完我引導着尤積去了陳珂的實驗室,直到尤積走到她跟前了,陳珂纔回神,尷尬的笑了笑,趕緊把尤積往實驗室裏面領,實驗室的後方是她平時用來休息的房間,裏面有兩張牀。

“抱歉,之前有點誤會把他們給打傷了。”尤積勾脣,說着抱歉的話,可臉上的笑意卻一點沒有道歉的意思。

他心底恐怕在想這兩人本來就很弱,沒失手打死已經算是幸運的了吧。

“是你把他們給打傷了?你是誰?”

“他是天傲的三哥,將屍的二義子,名字叫尤積。”我趕緊伸過一個腦袋給她解惑。

尤積勾起性感的嘴角,禮貌的點了點頭算是和陳珂打招呼了,然後把鄧凱放到牀上。

“尤積?”陳珂不自覺的複述一遍尤積的名字,隨即尷尬的趕緊伸出手掌,“你好我是這裏的研究員,名字叫陳珂。”

“你好。”尤積禮貌的和她握手之後便要離開,沒想到陳珂卻側身擋住他的去路。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我們的敵人吧,怎麼會在這裏?”

尤積剛想說話,我又插嘴道,“之前有點誤會,你趕緊給小白和鄧凱看看吧,可千萬別讓他們死了,不然尤積會內疚一輩子的。”

一聽說死這個字,鄧凱吃力的撐起身子,“我沒事,不用管我,快去看看小白。”

恐怕之前小白挺身而出救他他還有印象吧。

救人要緊,我趕緊招呼着尤積和天傲出去了,陳珂視線一直停留在尤積身上,我心頭冷哼一聲,暗自腹誹道,“就是要逗得你心癢癢,這叫欲擒故縱!”

不過我們尤積大帥哥顯然對陳珂沒什麼興趣,如果要說這基地中什麼讓他感興趣的話,恐怕就是我了吧。

我們剛出門沒走幾步,尤積就看着我陰陽怪氣說道,“我倒是想見識見識弟妹有什麼辦法能幫我去除御鬼針,如果失敗的話,天傲應該會恨你一輩子吧?”

wωw. ttKan. C O

他說話的聲音很小,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到,我本來心情極好的,聽他這麼說之後頓時跌入谷底。

這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他還希望我失敗不成,用他的死來讓我和天傲產生矛盾?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剛纔怎麼不去死!!!!

尼瑪之前死了還好,要是被我做法給弄死了,天傲纔是真的一輩子都要恨我呢!

我一直在揣測他在想什麼,沒想到腦袋上突然捱了結結實實一個爆栗子,“你這女人看着單純,其實內心還是狡猾的很呢。”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想死的話滾遠點去死,別死在我手上,算我求你行不行?”呆廳反號。

“不行,我偏要死在你手裏!”

尤積勾起邪惡的嘴角,看上去十足欠扁,如果不是天傲就在前方我肯定會毫不猶豫用三棱梭戳穿他的心臟。

天傲對這次的法事是極其重視,親自監督我佈置法壇,再三叮囑我等會一定要小心。

可我看着尤積那張臉就完全靜不下心,滿腦子都是想殺了那個男人的衝動。

我還是第一次做這種法術,更不知道將屍的骨刺在他腦中到底是什麼個情況,如果直接拔出來之後,又會是什麼情況?

爲了以防萬一,我準備了一根銀針,待會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就直接被他的魂魄契約在我直接身上好了。

哦該死,這傢伙契約在我身上???

他那麼強大,要是哪一天反了,我還不死翹翹了?

“夢夢,你在想什麼,可以開始了吧?”

“恩恩,差不多了,”我趕緊甩了甩頭,定了定神看着已經端坐在我跟前的尤積。 155 和情敵合作

管不了那麼多了,就算他一心想要死在我手上,那我就成全他好了!

心頭雖是如此想的。可我做起事來卻半點馬虎不得,尤其是開始做法之後,才發現將屍的骨刺已經完完全全和他腦袋天靈蓋長到一起了,並不能輕易拔出。

我趕緊收功,被尤積強大的戾氣反噬,倒退一步吐出一口鮮血。

“怎麼回事?”天傲趕緊過來把我扶住。

尤積也沒想到我會突然停止,睜開眼睛不解的望着我。

我擦去嘴角的血跡,面色凝重看着跟前兩個男人,“尤積,剛纔我發現將屍的骨刺已經完完全全長在你腦袋上了。如果我強行拔出,恐怕會造成意外,所以給停止了。”

“呵,這樣麼?”尤積勾脣苦笑,我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我早就知道將屍的法術不會這麼容易就被破。”天傲一拳捶在桌子上。

尤積苦笑過後恢復雲淡風輕的面色看着我,“沒關係,你儘管一試好了。反正有五成的把握不是麼?”

“五成都沒有。”我脫口而出。

這個男人當真是想死在我手裏麼?

就算是屍鬼這樣貿然拔出御鬼針都可能弄爆腦袋,更別說是鬼魂了,鬼魂的七竅最容易泄氣,而七竅全都在這腦袋上。腦袋可比心臟重要多了。

“沒關係,不管你有幾成把握,我都願意一試,反正你剛纔差點就殺了我,我這條命也是撿來的,要是此次失敗了,下次二哥被做法的時候,也算是一點經驗。”

天傲一聽說二哥兩個字,激動的抓着尤積的手臂。“三哥是不是知道二哥的想法?”

“不知道,只是連我都來了你這邊,二哥那麼疼你肯定不會再和你們做對了,只是你大哥和四姐,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角色了。”

“他們兩個我本來就沒報希望,我只要你們就夠了,我絕對不會讓你們有事的。”天傲說完把頭轉過來看着我,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夢夢,你一點要保證三哥安然無恙。”

“……”

我簡直啞口無言,我本身就是個半吊子不說,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苦難的解除術,要是師父還在世就好了。

只是師父仙逝,我不敢貿然動手,現在這般情況只能另闢捷徑了。呆在上扛。

“天傲,要不讓陳珂和我一起來完成這個法術吧。”剛纔他們談話的時候,我分心想了想眼下遇到的問題,不走尋常路的話,陳珂也許能幫我。

“陳珂?”天傲不解的皺起眉頭,自從上次知道陳珂的真面目之後,他對陳珂的態度就非常冷淡。

尤積也是不解的看着我,眼底多了分濃烈的興趣。

“如果我一個完成這個法術,恐怕就是強迫將骨刺拔出,如果陳珂和我配合的話,在我施法過後,她可以先用技術手段把骨刺周圍連在一起的部分切掉,然後我再繼續法術。”

等於就是說手術和法術並行,天傲聽了之後和尤積相視一眼。

尤積無所謂的聳聳肩,“你們決定就好了,反正我這條命就交在你手上了。”

他說完壞壞的勾起嘴角,看得人頭皮發麻,這個帥哥到底是想死還是想死啊!!

不管了,既然這是最可行的辦法,我立即讓人去把陳珂請了來,陳珂一聽說是要幫尤積做手術,立即帶着自信的職業微笑點點頭,“這個完全沒問題,我們這裏配備有最新的遠紅外激光治療儀,切割功能非常精準。”

循霸三國 “那就好,看來我們的法術要搬到研究室繼續進行了。”

未免夜長夢多,我當即叫了陳赫把我做法需要的東西全部搬到了實驗室,我佈置法壇,陳珂就調試儀器,我們配合的十分到位。

突然,天傲沒由來一聲嘆息,我朝着他的方向看過去,見他的視線正落在陳珂身上。

不得不說陳珂的專業水準很少有人能匹敵,只是人壞了些,恐怕天傲也是在爲這事嘆息吧。

正好齊玥不在,我現在做法能完全不被打擾,等到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我立即念出咒語,用法術將尤積的身體三魂與七魄分離。

將屍控制他的骨刺正在命魂之上,這樣分開直呼陳珂也能看到了,她立即看着儀器中的屏幕調試儀器,然後清脆的按下確認鍵。

下一秒,紅色光線嗖一下照射在尤積頭上骨刺末端,就像是鋸齒一樣在他周圍切了一圈,我立即朝着尤積身上灑了一把糯米,尤積三魂七魄皆是一抖,我趁機用桃木劍把他頭上的骨刺給拔了出來。

“啊—-”

之前尤積都是隱忍着疼痛,這次恐怕真的是痛入骨髓了,尤積皺着眉頭慘叫一聲。

骨刺拔出之後,暗紅的鮮血不斷流出,恐怕腦袋裏面連接在骨刺上的東西被拉傷,現在看來不把這人契約在我身上是不行了,我兩指夾起一根銀針就插入尤積老總,然後默唸御魂術咒語,他腦內的東西重新和銀針連接在了一起。

剛纔一直全神貫注做法,全然沒看到尤積已經面色蒼白,就算整個法術結束之後,他還痛的全身顫抖。

陳珂用手背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終於鬆了口氣,之前天傲對她可是千叮萬囑,三哥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我也是精力耗盡,面色蒼白一個身子不穩倒在身後的牆上,還好天傲及時把我護住。

“夢夢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艱難的扯開一抹嘴角,看着天傲眼底的心疼還有感激,我如釋重負的將頭靠在他懷裏。

陳珂看着我們濃情蜜意,眼底閃過一絲怨毒,隨即又看了看還在虛弱喘息的尤積,頓時眼底一亮,拿着毛巾就給他擦汗,還輕聲問道,“感覺怎麼樣?”

尤積整個人就像是受到重創,半晌都不能穩定神智,等到小白和鄧凱全都醒來了,他才猛的坐起身,視線一掃我們在坐這幾人,最後定格在我身上。

“我現在這算是什麼?將屍御鬼術已經解除了麼?”

“應該是已經解除了,你現在已經恢復法力,不妨感覺一下,以前你總能感覺到將屍就在身邊,現在應該不會了。”

尤積聽了我的話當真閉上眼睛細細感覺,等他再睜開眼睛之時,狹長的笑眼中閃爍着邪惡的光芒,就像是一隻讓人討厭的狐狸。

“將屍我是感覺不到了,我卻能感覺到你。”

我渾身一僵,這就是傳說中的御鬼術的副作用,要是御鬼比自己強大的話,有被反噬的危險。

一定不能被他看出來我臉色異樣,我感覺故作無害笑了笑,“當然了,因爲是我救的你,你的三魂七魄可都在對我感恩,不能感覺到我纔是奇怪了。”

“是麼?”尤積偏着頭笑了,我趕緊把事先移開,管那傢伙到底發現了什麼。

“天傲,既然三哥醒了,你帶他去休息的房間吧,你們也好或說話,我今天損耗嚴重,想早點休息。”我趕緊轉移話題。

不過尤積就像是隻鼻子賊靈的貓,一點腥味都能被他嗅到,一直用壞壞的表情看着我,就連離開都還忍不住調侃我。

“謝謝弟妹,不過這身子感覺還有些奇怪,明天的話,還要找你解惑才行。”

“趕緊去休息吧,明天我沒空!”

說完我看也不看他,走到小白跟前“我扶你回房去休息吧。”這裏可是陳珂的地盤,讓她晚上在這休息我有點不放心。

小白一點頭,鄧凱直接湊上前,“她傷的很重,還是我抱他回去吧。”

鄧凱是被改造過的屍鬼,恢復能力驚人,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完全好了,可小白只是陳珂做成的屍鬼,受到傷害後很難復原,所以休息到現在還很虛弱。

一聽鄧凱那麼說,小白臉刷一下就紅了,下意識就看向我,見我壞笑,又趕緊小鹿亂撞的把視線移開。

這兩人也太含蓄了,我還是幫他們一把吧。

“這樣也好,你帶小白先回去,關於剛纔的事情我還有些需要和陳珂討論的地方。”我側身讓開一條道,鄧凱俯身抱起小白,對我點了點頭之後就朝着門外走去了。

小白身材纖瘦,在鄧凱懷中小小一團,真是太有愛了。

“呵,我怎麼不覺得我們之間有什麼要說的?”陳珂一邊收拾剛纔用過的儀器,一邊跟我說。

“是麼?但我還是要跟你說謝謝,謝謝你幫我一起救了天傲的三哥。”

我也是隨便找話說,剛纔不過是想讓小白和鄧凱單獨離開的藉口罷了,這個女人該不會以爲我想找茬吧?

陳珂從鼻息中發出一聲諷刺的冷哼,“不用說什麼些,我幫的可不是你,是天傲。”

“呵,還惦念着我們天傲呢,我還以爲你看上尤積了,怎麼,難道我看錯了?”

“劉夢夢,你胡說什麼?”陳珂一聽我這麼說,當即把手中的東西砰一聲扔到實驗臺上朝着我走過來,“我警告你別胡說,我喜歡的是天傲,從來沒有變過,你等着,我很快就會把他搶過來了。”

“是麼?我看是你不敢吧,尤積那麼英俊,你就算是喜歡他也會因爲自卑不敢說出口,連天傲面前都是如此,我敢打賭你肯定不敢對尤積表白。” 156 美男的誘惑

陳珂一聽我這麼說,差點沒把鼻子給氣歪了,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的的說道。“你說我自卑?!!”

“難道不是麼?死了丈夫還帶着兒子的寡婦,長得也不漂亮,整天就知道實驗室,一點情趣都沒有,連我們天傲都看不上你,更別說尤積了。”

“劉夢夢,你是來找死的是不是?!”

她視線看過來,我故意昂首挺胸,胸前襯衣處的扣子恰到好處的崩開,露出身前豐滿的鴻溝。陳珂視線落到我身上,再看看自己,頓時接下來的話全卡在喉嚨裏了。

不是我故意刺激她,是她每天身上都穿着寬大的白大褂,把她女性傲人的身軀全給掩蓋了,哪有我這襯衣牛仔褲來的性感撩人。

我知道我們天傲對女人的外表不感興趣,所以才這麼刺激她的。她最好是明天開始打扮的跟柳霜霜一樣,那這基地中的屍鬼恐怕全都被她給吸引去了,倒時候選擇性一多,我天傲不就解脫了?

“呵呵。如果你真是覺得自己有魅力,那我們打個賭吧。”

“什麼賭?”

我趕緊掩飾好自己眼底的皎潔,擡頭看着陳珂說道,“看我們誰先把尤積給搞到手。”

“你說什麼?”陳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沒聽清楚?那我再給你說一遍,看我們誰先把尤積搞到手。”

“劉夢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居然吃着碗裏看着鍋裏,你真貪心。”陳珂拳頭攥緊,有種想打架的陣勢。

“你居然不是爲天傲鳴不平而是說我吃着碗裏看着鍋裏。原來你也不是那麼喜歡天傲呀,我是吃着碗裏看着鍋裏,可那是你鍋裏麼?咱們各憑本事,你要是現在認輸也可以!”

“我會輸給你?!!”陳珂又被狠狠的氣到了。

我可不敢再刺激她了,只是別有深意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快步離開了。呆在上血。

反正她已經是落入圈套了,她最好是以後全都把目光聚集在尤積身上,這樣我在天傲身邊也能高枕無憂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