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傑克營長,我知道你跟菲埃特關係不錯,不過,你也太緊張了一點吧!”笑着看了旁邊同樣神色凝重的團長,唐納德搖了搖頭,“團員要說法,我們給他們一個說法就行了,用不着處死、開除這麼誇張!作爲這次計劃的策劃者,大家一起對外做個自我檢討,而至於菲埃特,他顯然已經不能再繼續作爲一名排長來領導銀狼了。”

“你的意思是,革職?”

“對,革職,暫時先解除他的一切職務。”

“明白了。”只是革職而已,暗噓了一口氣的艾絲,看了看坐在下面的各個營長,輕輕的點了點頭,“好了,處理的事情就到這了,下面我們討論一下後面到底該對暗影採取些什麼樣的措施了……

……

深夜,當忙完手頭上的事情後,艾絲來到了菲埃特所在的帳篷內。

都這個時候了,菲埃特的帳篷內,卻是燈火通明,除了菲莉娜與羅依,在場的還有一個陌生的面孔。

“艾絲姐,你來了!”

“艾絲……”

“團長……”

“吆,這裏這麼熱鬧,你們在討論什麼?”笑着和大家打了個招呼,艾絲直接坐到了菲埃特的身旁。

看到團長進來了,幾個人,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沒什麼的,大家隨便聊聊而已。”


疑惑的望望大家,笑了笑,艾絲忽然嘆了一口氣問道:“這次的處罰,你知道了吧?”

“嗯……”

“哎,本來還想要你乘機升個營長噹噹,沒想到……”

看到艾絲輕輕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菲埃特搖了搖頭,“沒事,不就是從頭開始嘛,我後面會憑藉着自己的努力再奪回來的。”

嗯?並沒有灰心喪氣?

深情的望着菲埃特那充滿自信的眼睛,艾絲忽然露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人家這麼晚跑來,就是想安慰你的,結果你倒好,也不配合一下人家……”

一直都一本正經的團長,突然露出了一副小女兒形態,在愣了一下後,大家一起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原本有些沉悶的氣氛,也一下子再度活躍了起來。

跟大家一起笑了幾聲後,望着那個老是饒有興趣的打量着自己的陌生人,艾絲扭頭問向了菲埃特,“他是誰,你的新朋友?怎麼不給我介紹一下?”

“哦,德希,以前和我們一個村子的,今天才過來投奔我們!”

艾絲眼前的這個德希,正是化名前來銀狼的天賜。

爲什麼要隱瞞大家,其實是他想到了一些事情,在這些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他決定還是不要聲張自己的身份爲妙。

“團長你好!”

看到菲埃特向艾絲介紹自己,他立刻裝模作樣的站起了身子向團長行了個禮。

“哦,不用那麼客氣,趕緊坐下吧!”點了點頭,將天賜打量了一番,艾絲笑着說道:“嗯~還真看不出來,你們那裏竟然是個人才輩出的地方啊!”

“呵呵……”笑了笑,看着仍舊盯着自己的艾絲,天賜悄悄的轉移了話題,“團長,在遭受到這次失利後,我們接下來會採取什麼行動?”

“呃……這個啊,等明天吧,明天你們就會知道了。”

“明天?我們明天就要採取行動了?”聽到艾絲的話,幾個人都大吃了一驚。

昨晚才遭受到伏擊,明天就要採取報復行動,這,會不會太倉促了點?

“是的。”點了點頭,站起身子,艾絲看了看衆人說道:“好了,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今晚你們要好好休息,養精蓄銳纔是關鍵!”

“還有你,不要想太多了。”深情的望了望菲埃特,艾絲不放心的交代着。



“那,那我們也休息吧。”

看到菲埃特送艾絲離去的背影,望了望仍舊坐在那裏的天賜與菲莉娜,羅依也起身告辭了。 一番溫存過後,枕在菲莉娜的大腿上,輕嗅着她那垂在自己臉頰上的秀髮,天賜忽然喃喃的說道:“銀狼現在,應該已經開始跟暗影交戰了吧……”

“哪有那麼快啊,艾絲姐他們纔出發不久,要打起來至少得再等上個兩三個小時呢。”在天賜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菲莉娜笑着說道。

“我不是說艾絲他們,我說的是昨天半夜裏出發的那一隊人馬。”

“昨天半夜?昨天半夜有隊伍出發了嗎?我怎麼不知道?”

“你當然不會知道了,那個時候,恐怕天塌下來你都不會察覺到。”

聽到天賜的話,再看着他滿臉的壞笑,菲莉娜的臉上,馬上變得通紅通紅。

注意到菲莉娜的反應,天賜笑得越發的誇張,手上,也開始了一些不規矩的小動作。

當菲莉娜的臉上紅得都快要滴血時,忽然,她猛的一低頭,對着天賜的肩膀就是狠狠的一口。

佯裝喊痛的天賜,立刻坐起身子,一把摟住了菲莉娜,報復性的咬上了她的脖子。

脖子上的連咬帶親,很快就讓菲莉娜渾身發軟的呢喃了起來。

看到懷中的女人如此敏感,天賜更是進一步的伸出了自己的安祿山之爪。


“不要,不要,大白天的……”感覺到突然鑽入自己衣內的一隻大手,已經意亂情迷的菲莉娜趕緊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停下來,聽着帳篷外不時過往的腳步聲,天賜望着懷中羞澀的女人嘿嘿的傻笑了兩聲。

“等晚上……晚上再……”低頭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菲莉娜的聲音,小得就像是蚊子哼一樣。

“嘿嘿,晚上啊,那讓我好期待呢……”賊笑着吻了吻菲莉娜的滾燙的臉頰,天賜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哦,不行,今晚你還是一個人好好的休息吧,我恐怕要離開幾天。”

“離開?你又要離開我?”一聽到這個,菲莉娜馬上緊張的離開了天賜的懷抱,擡起頭,緊緊的盯住了他。

“哎呀,傻瓜,我只是想去鳳舞看看雷斯,要不了兩天的。”再次吻了吻菲莉娜的額頭,天賜溫柔的解釋道。

“真的?你不會像上次一樣吧……”

“當然不會了,傻瓜……也不想想看,我會捨得離開你嗎?”

“哼,那可說不定……”

“嘿嘿,好了好了,其實呢,這邊銀狼和暗影的戰爭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反正閒着也是閒着,我還不如去鳳舞,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雷斯一直昏迷不醒。”

“嗯……那,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去?”


“越快越好,不過事先,你得給我一個返回鳳舞的命令。”

……

兩個小時後,坐在鳳舞的一家酒吧裏,天賜一邊美滋滋的品着美酒,一邊慢慢的等待着夜幕的降臨。

雖然憑藉着銀狼的身份,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走進公爵的府邸,但是,跟費德拉有過幾次接觸的天賜,顯然不願意再跟他以及他的那個侄女,有着什麼正面的交流。

夜晚,在朦朧月色的掩護下,天賜輕易的潛入了公爵的府邸。

來過幾次,本身就對府邸的結構有所瞭解,在加上事先也向菲莉娜詢問清楚了雷斯所在的房間,所以沒有花費多大功夫,天賜就找到了地方。

四處觀察了一下動靜,確認無誤後,他徑直走向了靜靜躺在牀上的雷斯面前。

心跳、氣息全都正常,看上去,就和一個熟睡的人一模一樣。

這,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就當天賜認真的檢查着雷斯身體的各個部分時,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氣息,在慢慢的朝着自己這個方向走來。

小心翼翼的步伐,不像是公爵府邸的人……

難道?

咦,不是吧,怎麼會這麼巧的?在這個時候,還有其他的人也對這裏感興趣?

這邊還在那納悶呢,那邊的那股氣息,也越來越近了。

躡手躡腳的站到房門的旁邊,天賜靜靜的等待着那個人的到來。

不一會,門,慢慢的被推開了,隨後,黑影一閃,一個傢伙就迅速的鑽了進來。

在他背手關上房門的同時,天賜也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被嚇了一跳,輕微的一個哆嗦,那個人手中的匕首也是猛的一晃。

望着立刻拉開距離保持戒備的傢伙,天賜趕緊後退兩步擺了擺手。

“你是誰?”

“你又是誰?”

壓低聲音詢問了這個問題後,卻發現對方都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

就這樣,兩個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警惕的打量着對方。

忽然,注意到那個人手中的匕首,又看了看對方的身材,天賜笑了。

發現剛纔差點把自己嚇出聲的傢伙,此刻竟然露出了邪邪的笑容,那個人,立刻緊張了起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銀狼的人。”

“……”

“別不敢承認,你就是銀狼的人!”再次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天賜肯定的點了點頭。

“胡說,誰都知道銀狼跟公爵的關係,我要是銀狼的人,犯得着這麼的偷偷摸摸?”

“原因嘛,我告訴你,那是因爲你在暗自調查公爵大人!”

“……”

盯着那個人臉上不停變幻的表情,天賜笑得更邪了,“怎麼樣,我說得沒錯吧!”

“你是誰?深更半夜的待在這裏,你也絕對不會是什麼公爵的人!”

“呵呵,別管我是誰,雖然你還沒有認出我,但是,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

“……”

“奈羅,銀狼傭兵團專門負責刺探情報的暗精靈,我說得沒錯吧?”

“你……你?”

望着眼前一直笑着盯着自己的人,奈羅的表情,變幻了數次後,忽然,他也笑了。

“你,你終於回來了……”

看到奈羅收起自己手中的匕首,天賜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是啊,我回來了,好久不見了!”

“出去聊,這裏不方便!”指了指門外,奈羅示意道。

“嗯。”明白他的意思,天賜輕輕的點了點頭。

……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