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呯呯”

隨着一陣連綿不絕的槍擊聲,甚至出租車後面的玻璃都被子彈射穿了,玻璃碎片肆無忌憚的四處飛濺。

顧藏鋒慌了,這樣下去即便輪胎沒有被打爆,車子也會被打爆啊!

無奈之下顧藏鋒在保持高速的前提下,不斷詭異的變幻着車道,儘量減少被命中的子彈。 “呯呯呯”

後方再次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槍聲,甚至顧藏鋒右反光鏡也被一顆子彈擊碎了。

終於顧藏鋒怒了!

“草泥馬的!不把老子當人是吧?以爲就你們有槍?老子沒槍?靠,不給你們顏色瞧瞧,你們還真的不知道今天的陽光有多麼燦爛!”

“你……要槍戰了嗎?”雨宮雅美縮在了前後座椅之間的空間裏,唯恐身後的流彈傷到自己。

顧藏鋒回過頭朝雨宮雅美咧嘴一笑:“放心吧,雨宮大明星,他們有槍,我也有槍!而且不是我吹牛,我覺得我的槍法比他們更好!論槍戰,誰輸給誰還不一定呢!還是那句話,問題不大!這一切,全在我的計算之中!”

雨宮雅美呆呆地看着顧藏鋒,聯想起之前顧藏鋒的話,心中閃過一陣強烈的不安感。

在雨宮雅美懷疑的眼神之中,顧藏鋒左手穩住方向盤,右手從懷裏掏出手槍,藉助左側反光鏡的幫助,開始朝身後弒神小組的車子開槍還擊。

“砰”

隨着一聲槍響,顧藏鋒槍裏的子彈命中了一輛白色小車的前蓋板上,激起一陣火星。

而後,顧藏鋒右手握槍架在了車窗外面,停止了開槍。

“開槍啊!你還在等什麼?”雨宮雅美愣住了。

“他嗎的……哪個王八蛋?手槍裏面只裝一顆子彈!沃日你個仙人闆闆啊!草!”

顧藏鋒氣急敗壞的罵了起來,不是顧藏鋒不想開槍或者沒精力開槍了,而是手槍裏壓根就只有一顆子彈。

顧藏鋒算盡了天機,也沒有算到……居然會有人在一場大行動之前給自己的手槍只填裝一顆子彈!

“所以說……手槍裏只有一顆子彈,也是在你的計算之中?”雨宮雅美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當然!”顧藏鋒自然不會承認如此多的意外,重重的點了點頭,“別看這把手槍沒子彈了,但是在我的手裏,他依然能夠成爲殺人利器!這麼快的車速,我朝他們扔過去,就跟一塊板磚砸過去沒什麼區別!還是那句話,問題不大,一切都在我的……”

顧藏鋒話音還未落下,車子駛過一個大坑,顧藏鋒手裏的手槍或者說是板磚,在車子劇烈的晃動下,一個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雨宮雅美順着掉在地上的手槍看了一眼,等到身後弒神小組的車隊越過手槍掉落的地點之後。

雨宮雅美凌亂在了風中:“所以……這也在你的計算之中?”

顧藏鋒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顧藏鋒不止一次的發誓,以後自己要是再嘴賤隨便裝逼,自己一定毫不客氣的甩自己幾耳光!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弒神的人也沒有隨身攜帶大量的子彈,經過一二十輪射擊,弒神的人也面臨手槍沒有子彈的困境。

於是雙方由槍戰再次轉變爲飆車大戰,只是對顧藏鋒不利的是,經過十來分鐘高速行駛,車子的燃油已經快耗盡了!時間已經不允許顧藏鋒繼續這麼跑下去了。

“他嗎的……這是要逼我出手啊!”顧藏鋒咬緊了牙關。

“啊?”雨宮雅美呆呆地看着顧藏鋒。

都到這個節骨眼上了,這個男人……居然還沒有出全力?這個男人的真實能力究竟有多恐怖啊!

顧藏鋒迅速拿出手機點進了VX發了句語音:“自在哥,救命啊,要死要死,一堆超級戰神在後面追殺我,快,救命啊!”

“……”

雨宮雅美徹底無語了,原來……向別人求救就是顧藏鋒的殺手鐗?就是顧藏鋒的最後一張底牌?

顧藏鋒看到前方駛來一輛大掛車之後,咬緊了牙關,迅速迎着大掛車所在的車道衝了上去。

“滴-滴-滴”

大掛車司機差點被嚇得魂都丟了,趕緊輕踏剎車減速變道。

顧藏鋒嘴角微微一揚:“等的就是你這樣!”

顧藏鋒急速轉動着方向盤,出現在了大貨車的右側,身後弒神的人也清一色的跟着顧藏鋒變換車道。

這一次,這一切的確都在顧藏鋒的計算之中!

顧藏鋒趁着大掛車減速的機會,竟然擺動着方向盤,朝大掛車的車底下鑽了過去。

大掛車的底盤確實很高,但是不足以讓一輛出租車從地下穿過去。

“嘭”

隨着一聲劇烈的撞擊聲,出租車強行從大掛車的右側鑽到了左側,付出的代價則是幾乎整個車頂都被削掉了!

從大掛車地下鑽出去之後,顧藏鋒又是一個急剎車加漂移,車子開始順行朝前方飆了過去。

弒神小組的人被大掛車擋住了視線,壓根就沒注意到顧藏鋒已經變換前進方向了,等到弒神的人注意到了之後,已經只能看到顧藏鋒遠遠地車尾了!

“八嘎!順着他們留下的氣味,追過去!”

“嗐!”

雨宮雅美坐在車上擡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這……是在你的計算之中嗎?”

“哈哈哈!”顧藏鋒尷尬的笑了起來,“你這個人,真是的!我請你免費坐敞篷跑車呢,你不感激我給你這樣一個機會就算了,還笑我,太過分了!”

“……”

雨宮雅美撇了撇嘴,心情難以言喻。

顧藏鋒瞥了一眼身後的情況,此時弒神小組的人已經被自己暫時甩開了,但是顧藏鋒知道,這夥人有不少的基因改造戰士,很快就會和一塊牛皮糖一樣追上來,甩掉是不可能甩掉的!

顧藏鋒趕緊將出租車朝左邊的一輛黑色車子前方飄了過去,隨後通過急剎車以及始終保持在車子前方的方式,逼停了身後的車子。

停車之後,顧藏鋒拉着雨宮雅美迅速下車朝駕駛位走了過去。

“打劫!趕緊下車,不然你死定了!”顧藏鋒冷冷的看着坐在駕駛位的男子。

男子瞥了一眼顧藏鋒,臉上露出了一陣難以置信的表情。

“什麼?打劫?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丫的想打劫我?朋友,你膽子也太大了吧?你去附近打聽打聽老子張三是什麼人!老子可是狂砍十條街的扛把子,曾經拿着一把手槍追了一個人十幾里路最後把他殺了,老子這樣一個猛人,你居然敢打劫老子?你他嗎的活的不耐煩了啊?”


“嘭”

顧藏鋒沒有廢話的意思,面無表情的一記重拳砸在了車門上。

在顧藏鋒恐怖的力量之下,車門甚至都變形了!

幾秒鐘後。

男子眉開眼笑的站在路邊朝坐在車上的顧藏鋒友好的揮着手:“大爺慢走,歡迎下次光臨啊!”

……

顧藏鋒一點也沒有愛惜這輛新車的意思,依然全速狂飆着。


十幾分鍾之後,一輛紅色的SUV出現在了顧藏鋒車子的右側。

車窗緩緩地降落下來,映入顧藏鋒和雨宮雅美眼中的,是蒙着面紗的劍舞!

劍舞將臉上的面紗取下,露出了一副絕美的面容,朝顧藏鋒露出了一陣會心的笑容。

顧藏鋒看了看劍舞,臉上也是露出一陣默契的笑容。

兩人沒有任何的語言交流,僅憑兩隻眼睛的對視,就知道了對方有什麼計劃。

雨宮雅美看到摘下面紗的劍舞,不由得有種窒息的感覺。

這個女人……居然是個和自己的容貌不相上下的女人,自己身爲女兒身都有種動心的感覺。

而且雨宮雅美也察覺到了顧藏鋒和劍舞之間似乎有着什麼特殊的關係。

難道劍舞就是顧藏鋒的妻子?

雨宮雅美不禁疑惑地打量着劍舞,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但是很快,雨宮雅美就搖頭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顧藏鋒的妻子自己雖然沒有見過,但是卻是自己的粉絲,而這個女人……從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瞧過自己一眼,很明顯就不是自己的粉絲。

可是自己很明顯的感覺到了顧藏鋒和劍舞之間關係不簡單。

難道……劍舞是顧藏鋒在外面的野女人?

深感自己發現了顧藏鋒的一個祕密,雨宮雅美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萬一顧藏鋒知道了自己識破了他和劍舞的關係,顧藏鋒會不會惱羞成怒之下把自己殺了滅口?

雨宮雅美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反正身後還有弒神的人,即便顧藏鋒殺了自己,也可以嫁禍給弒神的人,這會是一個完美的謀殺案!

顧藏鋒當然不知道雨宮雅美心中的萬千思緒。

此時劍舞朝顧藏鋒扔過來兩把手槍,即便是在車子高速行駛的狀態下,手槍還是精準的落在了顧藏鋒身邊的副駕駛位座位上。

兩人現在所處的地段過往車輛比較多,如果在這裏槍戰,很有可能會傷及無辜。


於是顧藏鋒和劍舞十分默契的同時調轉方向,將車子開往另外一條偏僻的馬路上。

在兩人將車子減慢了一定的速度之後,劍舞就拉開了和顧藏鋒車子的距離,很快弒神小組的五輛小車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之中。

顧藏鋒嘴角微微一揚,自己現在和之前可不一樣了,自己現在已經有了還擊的武器了,而且還有劍舞這樣的高手相助,這羣傢伙,如果再想對自己動手,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顧藏鋒和劍舞都是握緊了手槍,兩人打定主意,通過手槍儘可能的多射殺基因改造戰士,這樣一來,剩下的D病毒戰士,自己兩人完全可以收拾了! “哈哈哈!山本,那個傢伙該不會以爲把我們甩開了吧?居然在那裏慢悠悠的晃盪!兄弟們,追上去殺了他,把雨宮雅美搶過來!”

黑衣忍者三木看到顧藏鋒優哉遊哉的晃悠着,不禁大笑起來。

“等一下……三木……情況有點不對勁!”

“怎麼了?”三木疑惑地看着山本。

“這個傢伙……一直都是很狡猾的,怎麼可能這一次這麼冒失!恐怕其中有詐!”

“能有什麼詐?這傢伙就一個人!我們可是有五個超級戰神啊,你該不會覺得我們這麼多人不是他一個人的對手吧?如果我們真的不是他的對手,那他之前幹嘛還跑?不早就殺了我們了嗎?”

“這……”

面對三木的質疑,山本不由得一時語塞。

雖然山本潛意識的認爲其中有詐,但是山本也找不到顧藏鋒使詭計的證據。

看到山本再無反對的意思,三木當即下達了衝鋒的指示。

弒神小組的五輛車子如同發瘋了一般朝顧藏鋒衝了過去。


本來寂靜的小路上,開始響徹着汽車引擎的轟鳴聲。

顧藏鋒朝幾米外的劍舞看了一眼,兩人相視一笑,雙方都是默契的朝對方點了點頭。

隨後顧藏鋒開始加速往前面衝刺,而劍舞則將車速降了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