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也懶得理他,不過目測這貨今天還得給自己當一回司機。

嘖嘖,殘忍。

沒幾分鐘,徐大姐就出來了。

她見周正等在外面,張揚也來了,便對他說道:「周大老闆,上車吧。」

車裡的張揚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兩人聯袂而來。

「月月,這是……」

「劍飛,今天跟周小弟有點事要談,先開車去樊茗喝杯茶吧。」

「砰!」

開門上車。

沒等張揚說話,周正已經坐到後座,礙於許月華,他沒再要求周正坐副駕駛,以免讓她覺得自己小氣較真。

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周正倒是沒想那麼多,他就單純不想跟這貨坐一塊而已。

「嗡嗡……」

張揚將心中鬱氣全都撒在油門上。

「劍飛,開慢點,你的車速太快了。」許月華皺眉說道。

「哦!」

車內氣氛沉悶,一時無言。 吱-吱吱——

蟬鳴聲在盛夏的夜風中不停歇的響着。

楊冰穿着舒適的棉麻休閑五分褲和襯衫,從外面扔垃圾回來。

房子在東京近郊,已經租下一個月。標準日式雙層住房比大部分現代樓宇結構稍微寬鬆一點。

房間足夠清涼——即使盛夏時節,也無需開空調。

榻榻米拼接成的地板剛剛換新,走起來很舒適,有淡淡的草香味。掛在窗邊的晴天娃娃隨着在無風的室內輕輕飄搖。

花子坐在榻榻米矮桌上拿着一把勺子在玩,不時把鋼勺彎成不同的形狀,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楊冰剛剛穿過來時,一睜眼就看到她漆黑的彷彿深淵一般的雙眼。

她大概30厘米高,齊劉海樣式的烏黑秀髮被精緻的粉色蝴蝶結束在身後,垂至小腿處,雪白的小圓臉,沒有眉毛,身穿帶着繁複花紋的和服。

抬手撫摸着她順滑的仿若真人的頭髮,在娃娃把嘴裂開到腮幫子露出兩排尖利的小白牙時,他順手給娃娃扔了個剛得到的普度眾生技能。

系統介紹里,被普度眾生籠罩的靈魂是可以升天的……他看了眼還在喝茶的花子,心裏微微蛋疼。

說好的有送鬼魂升天的功效?

神他喵功效!!

被普度眾生籠罩后的花子像吃了大補藥一樣,原本略顯呆板的臉瞬間靈活起來,雖然依舊是個玩偶娃娃,但已經能夠正常說話甚至吃東西,兩個人熟悉之後,花子還時不時纏着他再扔幾個普度眾生——

頭疼之餘,或許唯一的好處是自動降溫沒有蚊蟲,尤其是第一次出門后,楊冰就打算把花子留下。

比起外面滔天熱浪,屋裏清涼的感覺簡直棒棒噠,甚至連只蚊子都沒有。

至於冬天,到時候再說。

根據身體原主記憶,他名叫渡邊冰野,獨生子,31歲,父母前一段時間出車禍雙雙去世,留給他幾處私人房產,即使不上班,也能靠租金度日。

渡邊平日畢業后沒有工作,喜歡看電影玩遊戲,也有喜歡的漫畫形象,但也會有時候自己去郊外看看風景散散心,參加一些社區活動,不算死宅。

花子是原主之前從野外河邊撿到的,因為看起來很精美才帶回來。

然後當晚渡邊就狗帶了。

第二天楊冰穿過來,渡邊死而復活,把花子都看懵了。

後來,他和花子交流后才知道,花子一直把死而復生的渡邊冰野當作同伴,而不是人類。

今天是休息日,明天還要繼續上班。

在家整日無所事事絕對不是他的習慣,雖然他懶但他討厭無聊,或許人就是這麼矛盾。

剛穿來第一天,他已經為自己這十年定好了職業規劃——除靈師。沒辦法,誰讓他一來就看到花子了呢。這個世界的屬性都不需要猜。

「冰野君在想什麼?」花子歪歪頭問。

她的聲音不大,但很清晰,就如同在耳邊說話一樣,帶着一絲絲冰涼。

「明天要上班了,花子醬喜歡上班嗎?」

「上班很好玩!可以和很多人一起玩!!」花子開心的面部猙獰起來。

看着她的小臉,楊冰覺得花子可能是因為沒有眉毛所以才顯得比較凶?

「花子要不要畫眉毛?原來的眉毛看起來有些淡,稍微明顯點會讓花子更可愛。」楊冰忽然說。

「可愛?」花子猙獰的笑容收斂一些,歪頭想了想,同意了。

他從家裏找出一盒丙烯,調出眉毛的顏色。

「殿上眉還是普通的眉毛呢?」楊冰問到。

「冰野君喜歡花子嗎?」花子忽然問。

「是對小朋友那種喜歡,花子不可以亂想,我也不會騙你。」楊冰用手指敲敲花子的頭說道。

「殿上眉吧。」花子沉默許久才幽幽地說道。

……

東京涉谷區

「渡邊君您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看到他進門,立刻站起來對他鞠躬道。

「坂田,早哦~」楊冰(後面統一叫冰野)穿着一套夏日休閑長褲和T恤,雙手插在褲兜里晃進來,花子坐在他肩上。

「您也早,啊!花子小姐也早!」坂田不太敢看花子,但還是很用心的打招呼。

花子微微對他點點頭,算是回應,他已經知道這個人不能吃。

坂田流一是涉谷除靈事務所剩下的最後一員,其他人都已經離開。他已經年齡不小了,今年42歲,家裏有老婆有孩子還有鄉下的父母都要養著,但是學歷不高,又沒有什麼特殊技能,在原本的除靈所做雜工。

是冰野花錢買將要倒閉的事務所,這個地方才能繼續存在。

僅僅一個月時間,事務所的業務已經開始逐漸恢復,因為冰野的宣傳手段和初靈能力都很不錯,原本瀕臨破產的事務所第一次有了營收,而且訂單已經排到下周!

這太難得了!坂田開始對自己未來有了一些希望,對冰野充滿感激。

事務所比較老舊,只有一台電腦,還是大頭電腦,慢得能耕地,新電腦還沒到,坂田負責把每次的訂單整理好打印出來。

「渡邊君,這些是這星期的訂單。」坂田很恭敬的遞給他一沓分批裝訂好的訂單項目。

這周一共三個訂單。

一家尋物、一家鬧鬼、還有一家想招魂。距離都不算遠。

「先去鬧鬼這家,接着招魂,最後尋物。」

「嗨伊,我馬上去聯繫,另外您說招實習生的事,啟示已經在上周貼出去了。」坂田鞠躬道。

「新電腦讓他們快一點,我要求很高嗎?」

「嗨伊,馬上再催促他們一次。」坂田再次鞠躬。

「坂田君,你不用這麼緊張,放鬆一些,就算招實習生也不會替代你的,你的業務能力很熟練,而且事務所里需要一個穩重的人留守接待客人,所以,放鬆一些,這是我對你的要求。」

「嗨伊,對……對不起,非常感謝您的認可!!」坂田是個老實人,被冰野說得眼圈泛紅。

「你覺得我好看嗎?」花子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插話道。

被一陣彷彿耳語的話詢問,坂田渾身一哆嗦,下意識看過去。

只見花子原本齊劉海的髮型變成了中分公主頭,額頭上還多出兩個精緻的殿上眉,比通常的殿上眉稍微靠下一些,讓花子原本空蕩蕩的臉一下子看起來舒服許多。

「好看!」坂田認真的說。

花子高興的裂開嘴,表情又猙獰起來。

接着被冰野一手捂住。

「淑女不能這麼笑哦!」說着又是一個普度眾生罩過去。

花子在普度眾生中露出一個相當平和的微笑,看起來彷彿一個真正的公主一樣。

冰野無語的招呼有點看呆了的坂田去聯繫客戶,自己在心裏默默吐槽。

如果普度眾生原理就是讓鬼魂們感到舒服然後自願升天,這不就相當於免費SPA?

他開始琢磨著如果開個鬼魂SPA會所是不是錢途更光明一點……

算了,鬼魂八成都是窮光蛋。

「咚咚咚」一陣不大不小的敲門聲響起。

「您好?有人嗎,我看這裏招實習生。」是個年輕小夥子的聲音。

冰野隨手一揮,門自然打開。

外面的年輕人看着自動打開的門稍稍愣了一會兒,但還是鼓足勇氣走進來。

大門在他身後自動關閉,屋子裏有一股不同尋常的冰涼,和外面炎熱的天氣明顯不同。

年輕人緊張的咽口水,走進去。

坂田在另一個屋子聯繫客戶,一樓接待廳只有冰野一人。

「您……您好,我是來應聘除靈事務所實習……生的!」年輕人話說到一半,看到了冰野肩膀上的花子,總覺得渾身發涼,勉強才把一句話說完。

「膽子夠大嗎?」冰野問。

「夠大!您放心,我保證我什麼都能做!不會也可以學!」年輕小夥子鼓足勇氣說。

冰野看向花子。

「你覺得我好看嗎?」花子對小夥子露出一個和(ke)善(pia)的微笑。

小夥子兩眼一黑,普通一聲暈倒在地。

「嘖……顯然膽子還不夠大啊。」冰野遺憾的說。

「發生了什麼……啊!這是怎麼了??」剛在裏屋打完電話出來的坂田看着趴在地上的小夥子一臉懵逼。

「沒什麼,新來的實習生,可惜膽子小了點。在招聘啟示上把膽子大加大加粗一下。」

「嗨伊!」

※※※※※※※※※※※※※※※※※※※※

哎嘿~~沒想到今天還有一章吧~~求誇!都是我今天嘔心瀝血碼粗來的!還熱乎著呢!!

友情提醒本世界是《東京地區為主的恐怖故事合集同人》預計有鬼娃娃花子、午夜凶鈴、咒怨等電影相關劇情——

有楊總在,不要怕!相信楊總是個掛!!

實在害怕就等下一個世界,我發誓下一個世界是少年漫(狗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還用她剛才的話來堵她。

秦飛煙偷偷翻了個白眼,對皇后並沒有多少客氣。

「母后說的是,為了皇室應該的,但兒臣還怕惹惱國師大人,到時候……怕是會得不償失啊!」她意味深長的說道。

皇后豈能聽不出她話里的諷刺?本來就不喜歡她,此時更是一點就炸。

「好你個秦飛煙,一讓你做什麼你就推三阻四的,你還有沒有把皇室放在眼裏?」

「夠了!」秦飛煙沒開口,開口的是皇上!

秦飛煙的話在皇后看來是諷刺,但皇上聽了,就覺得是提醒了。

確實不能因小失大啊。

國師大人還在那裏的,簪子熱怒他,後果不堪設想。

「皇上!」皇后不可置信,皇上竟然當着小輩的面斥責她。

這讓她皇后的威嚴往哪兒擱?

「行了,下去吧。」皇上面對皇后的愚蠢,很不耐煩。

不過,廢后是不可能的,誰讓她生了個厲害得兒子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