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時候,偶爾去青杠坡撿點野生蘑菇,偶爾讓飛鷹去抓些野味……

時不時用一下鈔能力,給家人或看著順眼的人充點錢。

有時丟幾個劇本給藤山娛樂公司,有時弄幾個項目給吳振生。

歲月如梭,時間易逝。

西南醫科大學,成人教育學院,中西醫結合科,大四教室。

四十二歲的同學曾仁,舊事重提道:「小陳,實習的事如何了?」

明天學校放假,班上的同學,都在討論下學期實習的事。

「我打算在千藤醫院實習。」陳宇隨口說道。

「小陳,千藤醫院什麼時候招人?」賈德問道。

「千藤醫院最近要招一批醫生和護士,有三個月的實習期。」陳宇說道。

「什麼時候?」朱立高急切的問道。

千藤醫院的工資和福利,比很多醫院都要好一大截,這事他們都找人打聽過了。

「過了大年,也就是正月十六。」陳宇說道。

「在哪裡報名?」 抗戰之最強兵王

「千藤醫院報名,聽說這次招三千個醫生,兩千個護士。」陳宇說道。

「招這麼多啊?」朱立高瞠目結舌的問道。

「千藤醫院要增加三萬張病床,現有的醫生和護士忙不過來。」陳宇說道。

「京城醫院好像都沒有三萬張病床吧?」朱立高疑惑道。


「藤山集團馬上一百萬員工了……」陳宇口若懸河的說道。

「有沒有什麼考核?」賈德問道。

「好像要做一份試卷,合格的就成為實習醫生或護士,過了三個月的實習期,就是千藤醫院的正式員工。」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西南醫科大學放假了,藤山二中也放假了。

村裡分完錢的第二天,陳宇駕車來到藤山工業園區。

吳振生拿著幾張資料,眉開眼笑的念了起來:「今年投資了高鐵、飛機廠、高速公路、造船廠……目前集團賬上還有一萬五千多億。」

「賬上還有一萬五千多億?」錢進瞠目結舌的問道。

「分錢吧。」張大海笑著說道。

「小陳,你是大股東,你說分多少?」錢進笑著問道。

「分一萬億吧,剩下的五千多億,留著當流動資金。」陳宇說道。

「哈哈哈,小陳,你要請客,一下分了八千億,你必須請客。」潘雲陽調侃道。

擁有集團百分之八十股份的陳宇,分了八千億大漢紙幣。

手持百分之五股份的吳振生分了五百億。

各佔百分之三股份的張大海、錢進、石耀龍,一人分了三百億。

潘雲陽分了四百億,李豐裕分了兩百億。

「教師、醫生、護士的工資,全部上調百分之二十。其餘人的工資上調百分之十五,怎麼樣?」陳宇想了想后,對另外幾個股東問道。

「工資越高,競爭力越大,員工肯定會更認真、更賣力。」吳振生笑著說道。

「通信公司去年的凈利潤,足有一萬五千多億,製藥廠越來越賺錢,年利潤遲早能達到一千億……集團賬上的錢越來越多,正愁沒辦法用掉。」潘雲陽說道。

使用藤山電腦和藤山手機的人日益增多,現在藤山通信公司每個月的凈利潤,已漲到一千六百多億,汽車廠、冶鍊廠……手機廠每個月的凈利潤都有好幾億。

離開藤山工業園區后,眾人去稅務局繳了個人所得稅。

「小陳,我們去府城吃午飯,怎麼樣?」張大海問道。

「沒問題。」陳宇點了點頭。

「坐你的直升機,如何?」潘雲陽問道。

「還是坐高鐵吧。」陳宇猶豫道。

「就坐高鐵,免得喝醉了回不來。」吳振生說道。

「小陳,最好的五峰酒,你得貢獻幾瓶。」錢進說道。

「行,我這就回去拿。」陳宇說道。

「我們在高鐵站等你。」吳振生說道。

回家拿了幾箱五峰酒,駕車來到千石高鐵站,陳宇笑著說道:「一人一箱。」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錢進笑著說道。

眾人一人搬了一箱五峰酒,將其放在自己的車裡。

張大海抱著一箱五峰酒,從特殊通道登上高鐵。

十幾分鐘后,眾人抵達西南府高鐵站,隨後乘坐計程車前往御香樓。

「看,那是不是吳首富?」一個青年驚呼道。

「吳董,能不能和我合個影?」一個年輕漂亮的美女,快步沖了過去。

「吳首富,我們先進去了。」潘雲陽捧腹笑道。

「吳董,我們在樓上等你。」張大海笑道。

幾人丟下吳振生,快步朝樓上走去。

「小陳,你應該跟老吳多喝兩杯。」潘雲陽說道。

「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都不喝酒。」陳宇說道。

「今天怎麼也得意思一下。」張大海說道。

「就是,你馬上就十七歲了。」錢進說道。

「我都還沒滿十七歲,離十八歲成年還早,你們這是欺負未成年。」陳宇理直氣壯的說道,在天藍星這邊,他本來就沒有十七歲。

被眾人圍著拍照的吳振生,好不容易抽身而退,心下苦笑不已。

「老吳,你終於來了。」潘雲陽笑道。

「你再不來,我們可就不等你了。」錢進說道。

「吳首富,感覺怎麼樣?」張大海打趣道。

「小陳,你最有錢,首富是你,好不好?」吳振生沒好氣的說道,集團的董事長是他,最累的是他,不是首富的他,卻成了萬眾矚目的世界首富。

「老吳,當首富哪裡不好?出去多風光?」陳宇說道。

「看來我得開個記者招待會,說一下藤山集團的股權分配情況。」吳振生說道。

「別,別,千萬別,我給你三箱最好的五峰酒,怎麼樣?」陳宇求饒道。

「十箱。」吳振生說道。

「沒問題。」陳宇說道。

「我也是知情者,我不要多了,八箱就好。」潘雲陽說道。

「同上。」李豐裕說道。

「一樣。」錢進、張大海、石耀龍先後說道。

「行!」陳宇應了下來,他可不想當什麼世界首富,一旦被人知道他才是真正的世界首富,出個門都不方便,以後哪有自由可言?

君不見那些大明星,無論天晴還是下雨,總是帶著帽子和墨鏡。

「我們要不要成立一家銀行?」潘雲陽說道。

「弄個千藤銀行吧。」吳振生說道。

「是時候弄個銀行了。」張大海說道。

眾人一邊喝酒吃菜,一邊聊著開銀行的事。

如今有錢有關係,弄個民營銀行並不難。

使用手機支付,銀行要收千分之一的手續費,若有個千藤銀行,就不用手續費了。

弄個銀行的好處有很多,發工資可以立即到賬……還可以經營貸款業務。

酒足飯飽之後,眾人坐計程車來到西南府高鐵站,然後坐高鐵回到千石鎮。 「呼」睜開眼睛長長地舒了口氣,看了眼濃霧瀰漫的四周,身旁的小藍正抱著自己的手臂,緊靠著沉睡,而那藍色的長發披蓋在兩人身上,已經完全成了他們的被子,「這麼一坐也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了?」

「已經十五天了喔。」小藍輕輕地夢囈了一聲,似乎是在回答夜曦的問題,揉了揉眼睛,伸了一個懶腰,從夜曦身上離開,「小曦,你終於肯醒了,無聊死我了。」

夜曦點點頭,隨意動了身體,「好奇怪哦,坐了這麼久,不但沒有感到一絲的酸痛,反而還有點舒服呢?」

「嘻嘻,那是當然啦,修鍊可是重新鍛造你體內脛骨的,而且,經過這次的修鍊,你已經成功成為一個士階的修鍊者了。」小藍在一旁笑著解釋,「看來生命之源的能量對初學者似乎可以發揮很大作用呀。」


「真、真的嗎?」夜曦看著自己的雙手,滿眼的驚訝,艱難地咽了咽喉嚨,雙手竟然抖了起來,藍色的光芒緩緩在手上閃耀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從一個將階成為一個無法修鍊的廢人。

六年了,夜曦終於又擁有了魔力,可以再度進行修鍊了,不光是這些,自己還成功踏入了士階,雖然沒有像上輩子那麼逆天,三天提升三階,但是只要能夠修鍊,他已經很滿足了。「真的和做夢一樣啊~」

右手輕輕一握,藍光消失,扭頭看了看四周,但並沒有發現自己想要找的東西,從地上站了起來,在周圍的岸邊掃了一眼,依舊沒有找到,疑惑地撓了撓頭,「奇怪,寒夜劍呢?」

「寒夜劍被我扔到水裡去了。」小藍繞到了夜曦的面前,無邪地指了指水潭深處。

「神馬?!」夜曦回頭朝水潭看去,完全看不到在哪裡,轉身向著水潭衝去,卻被小藍一把拉住。「你激動什麼,現在的寒夜劍正在生命之泉里修復,那場戰鬥把他的能量全部消耗光了,想恢復最少要一年時間。」


「哦,這樣啊,你早說嘛。」看著滿臉氣惱的小藍,夜曦乾笑了一聲。

「哼哼!」小藍冷哼著撇了撇嘴,「在這一年裡,你所要做的就是修鍊,爭取在一年時間內突破到將階,並且能熟練操控本身的三種元素,這樣才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懂嗎?」

「懂是懂,但真得有這麼容易嗎?對於修鍊這些我可是一點理念都沒有啊?」

「哎呀,你要相信自己,你曾經可是只用三天就突破到那個階別的人啊。」小藍笑著拍了拍夜曦的肩膀,「不過首先,必須讓你知道幾個必須要知道的東西。」

聽到這句話,夜曦心中無數問題涌了上來,剛要開口,又被小藍打斷,「我看過你的記憶,所以知道你心裡的那些問題,我會一個一個幫你來解答,首先從最近的問題開始吧。」

略微停頓了下,似乎在想事情,不過片刻就將目光瞥向了夜曦,「百草川,創始大陸險地之一,與雷鳴澗、飛砂谷、魔炎窟一起並稱為四谷,這四個谷中都生活著各種兇悍的魔獸和一些神秘的種族,因為環境各有不同,所以生活在谷中生物的屬性、習性、特徵和弱點也都有差異。」

「而在百草川中,存在大量木系魔獸以及植被類魔獸,大多都是身含劇毒,千奇百怪、形態各異。不光是這些,據說百草川也是一個天然的葯谷,谷內生長著許多珍貴的草藥,到底珍貴到哪種程度,我也不知道。」

「另外就是谷內的自然元素特別充裕,特別是那個被廢棄的上古祭壇,更是五種元素俱全,你那個公主妹妹恐怕就是去那裡修鍊的,不過祭壇的位置在外谷,並不危險,所以你也不用太過於擔心。哦,百草川離精靈森林不遠,向西走就能到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