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沒有。”不能說他在笑,否則景容可能會彆扭。

“對了,這裏是泰山?可不可以出去看一看?”

“可以,我帶你去。”

“不許遠走。”

我回頭看了一眼景容,有些鬱悶的道:“我不是小孩子。”

“你身子弱。”

“哦,我就去外面轉轉。”

和叔叔一起出來,然後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發怔。雲霧繚繞,古風古韻,山崖上的一座庵堂,看來與世無爭非常的祥和。

而院子中,那位無塵大師正在劈柴。

很古典的生活啊,因爲現在四處都通了水電或是煤氣很少有劈柴這種事發生了。大師的體格健壯,脫了上衣,那肌肉一股一股的。熟女配上肌肉男,好惹人遐想啊!

不過,畫面真的很美好。

我拿出手機將泰山的景色拍了下來,然後興奮的傳進了朋友圈,結果傳得太嗨了將我和景容還有寶寶拍的那張也傳上去了。可是當時我並不知道,還在院子裏轉了很久,直到蘇乾也醒了過來。他站在門前瞧着我,似乎鬆了口氣道:“你這個學生真的是難教。”

“是啊,我只怕是你教過最累人的學生。”

“嗯。”蘇乾點頭,而小梳子跑過來道:“師太說,讓你們這些弱弱的男人去她那裏。如果不去就早早滾下山,別再出現在鬼主眼前,礙事。”

蘇乾冷冷的道:“弱弱的男人?”

小梳子嘿嘿笑道:“師太說的。”

“讓她等着。我們這就過去,還第一次被女人稱爲弱弱的男人呢!”叔叔也不服氣,於是他和蘇乾氣沖沖的走了。

我本來也是想跟上去的,但是小梳子道:“姐姐就不用去了,你是被保護的動物,想要學什麼鬼主會教的。可是沒想到啊,鬼主好帥,我也好想與他拍一張照片發朋友圈。”

“嗯。嗯?你看過那張照片嗎?”記得剛剛她還沒有來得及看就被抓走了吧!

“我加了姐姐的微信啊,你不是發了朋友圈了嗎?”

“什麼?”

我嚇了一跳,連忙將手機拿出來,結果就幾乎在一瞬間,我的手機就開始鬧了起來,我簡直不知道按哪個消息纔好了。於是撿最熟悉的,我嫂子的信息:“妹啊,你這是和誰在拍照啊。這男的和小男孩是ps的吧,你男朋友呢?地點怎麼看來這麼怪,你沒在學校嗎?”

糟糕了,我舉着手指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纔好了。最後急中生智,寫上了:“這是我一位前輩與他的兒子,他最近迷ps所以將自己ps成了這個模樣。”

“哦,我就說這世上不可能有這樣美的男人,不過他是不是惡搞啊。那小男孩怎麼長得有點像你呢?還有,怎麼沒將你ps的好看點?”

我:“……”這種想哭的衝動是爲了哪般?

“因爲,還沒有來得及修我的,結果我一高興就發出來了。”

“哦,那沒事了,你哥還擔心你被什麼明星給拐走了。”

“沒有沒有,嫂子你忙吧,我還要上課。”

“去吧!”

把嫂子應付過去了,然後就是丁晨曦,她讚了一下,也問了我和哪個明星拍的,然後轉發了,轉發了……

嗚嗚嗚,這個真的不能轉。

我的微信朋友本來就不多,可是卻在第一時間都將照片轉發了,等我打開照片下面的點擊一瞧,這纔多大一會兒就五六千的點擊了。刪,馬上刪。

我找到照片馬上將它刪除了,本以爲該省心了吧,等走到屋裏後發現多了幾條填加好友的信息。奇怪什麼人加我,如果是陌生人我一般是不加的。可是,這某某雜誌,某某影視公司是怎麼回事?

我好奇的加了一個人,結果他馬上給發信息,發來一張照片,正是我剛刪的那張道:“請問,這位先生是您的朋友或是親人嗎,可否介紹給我們認識,現在公司正缺少一位像他這樣有神祕氣質又顏值逆天的男模,只是拍幾張照片,不是專業人士也沒有關係。我們會請人指導,保證他以後紅遍整個亞洲。”

要不要這麼吹噓啊。還紅遍整個亞洲,不過想到景容的那張臉,確實有這個能力。

“景容,有人邀請你去工作啊!”

我笑着邊打字說了句對不起。他不想做這類的工作拒絕了他,然後看了一眼沒回我的景容。他坐在這有些古典的房間中美的像一幅畫似的,不過他手裏仍拿着那張照片,不時的用手輕輕撫摸着它。像是在摸着一件寶物似的。可是,那張照片卻慢慢的隨風消失了,想是時間已到。夢裏的,終究不是現實。

我走上前抱住他的脖子道:“很快,我們就可以拍很多這樣的照片,讓你摸個夠。”

景容抱住我,我們透過窗子看着鬱郁匆匆的泰山,感覺真的很舒服,風也很舒服。我的眼睛被迎面吹來的風吹痛了,輕輕揉了一下再睜開。結果景色還是那般的景色,只是爲什麼我看到那邊山路上的挑山工?

這不可能,剛剛只是看了個影子而已。

這些還不算。當我覺得那挑山工瞧不清的時候,眼睛似乎自動調整了焦距,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臉,甚至還看到他回頭對着後面說着什麼。嘴巴一張一合的。

這是什麼情況?

我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睜開時就恢復了正常。

“景容,我看到了對面山路上的挑山工,怎麼會這樣?”

景容將我的臉擡起對着他,然後道:“邪瞳已經開始在你身上有了作用了嗎,還以爲要過一段時間。看來你的天賦確實高與普通人。”

“呃,你這是在誇獎我嗎?”

“笨。”

“我纔不笨,我知道剛剛景容想吻我了。因爲你的喉結在動。”

我手指在他喉結輕輕一劃然後貼在他的脣上主動的吻他,他卻有點糾結了,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

“怎麼了?”

景容四下看了一下,然後手指一伸。那木窗子關上了,接着是門……

完了,他是誤會了吧,所以剛剛纔在猶豫,因爲這個地方確實不是做那種事的好地點。

馬上止住他的動作,臉上滿是黑線的道:“我不是想要那個,就是想吻你而已。”

“不想,爲何吻?”

“因爲……我覺得,這樣是親密的表現。”一身冷汗,難道每次他吻我都是想了?

然後看着他一臉,你不矜持的樣子,就覺得壓力山大。 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胸,還使勁兒的捏了捏,我就不矜持怎麼了,我就挑逗你怎麼了,有本事吃了我啊?

人家還真有本事吃,而且還很快就行動了。

可惜,我肚子又咕嚕嚕響了起來。

餓了三天,除了喝點血就喝點粥,現在餓應該很正常吧?

景容竟然錘了下我身後的牆證明他有多欲求不滿,然後將我的衣服拉好,自己的也整理了一下,人模人樣的轉頭道:“等一下。”

“嗯。”作賊心虛的感覺。

不一會兒小梳子來了。端着粥。邊開門還邊道:“怎麼門關上了,沒風啊。”

“姐,你的粥,鬼主的吩咐我馬上就收到了,心靈感應很強的。”小梳子笑着將粥端給我,道:“師太說,少食多餐,調理好之後再吃菜。還說,鬼主太縱容你,因爲他讓我給你準備四樣菜了。”

我心中一暖,看了一眼臉色千年不變的景容,這傢伙就是什麼都不說,可心裏面還是挺縱容我的。這要放在古代,分明就是一個昏君的典範。

默默的喝了粥,但實在太清淡了,嘴都有點發苦。

小梳子一走我就鬱悶,摸着自己的肚子道:“這哪喝的飽,牛奶也成啊,我還是覺得好餓,怎麼辦?”

景容突然間問:“想吃什麼?”

“不能吃不好消化的,那我想吃點皮蛋瘦肉粥,然後再來點麪包。”中西搭配,應該很不錯。

“等着。”

景容一定是讓小鬼去搬運了,不一會兒皮蛋瘦肉粥就到了,還有剛做好的熱呼呼的麪包。

“給錢了嗎?”

“吃你的。”

能不能好好交談了?

我默默的喝着粥,景容的不好相處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很快就完全不理會了。

偷吃完粥和麪包我休息了一會兒,晚上我就和景容練起了道術。這次是怎麼利用邪瞳了,因爲這個東西可以對人使用也可以對鬼使用,簡直是bug一樣的存在。可惜,據景容說我現在也就能做到遠視,離控制人心還早。但至少。可以讓人迷惑一陣,也就是讓別人的大腦暫時停止運轉。

然後我就開始拿着景容試驗,兩個小時他啥事沒有,我也算是服了。

他安慰的拍了我的頭一下,道:“睡吧!”

我被這聲睡吧打擊的妥妥的,當真撲嗵躺在牀上真的睡了。可是木板牀好硬,我覺得肯定不會馬上睡着,於是就打開了手機玩了一會兒。

微信真的是太熱鬧了。各種不知名的人加我,目地好像都是爲了景容。可是獨有一個人在我的微信下留言,是一張泰山的圖片下面:“你就是那位前一段時間的神祕女天師嗎,我有一張照片想發給你看,挺嚇人的,求幫忙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覺得這個女天師的稱呼挺好玩的,之前夾色鬼被傳到網上的時候確實有很多人認爲我是什麼女天師了,而且還在上面出名了一陣子。講什麼女天師就是酷了。或者說是演戲了,無論是哪種我都網紅了一陣。

我覺得這個人不似是奔着景容來的就加了她,結果她馬上就給我發了信息。

“女天師是嗎,多謝你加我ps你的男人真的是太美膩了,我們一羣人都看入了迷,是妖精吧?”

我一臉的黑線,打上:“不是。”

“對了,我加你不是爲了你的男人的事情。我是爲了一張照片,我現在發給你,你幫我看一眼。”

“好的。”

我剛打完字就伸了個懶腰,木板牀睡的好難受。

可是再看手機,我嚇得將它扔了出去。還好背後有隻手快速的伸了出來,將手機又送回到我面前。可是我還沒有接他就已經拿過去,然後又淡淡的送回到我手中道:“照片的女孩危險了。”

“什麼?” 刀籠 我壯了壯膽子看了一眼那張照片,那是一個年輕女孩子的自拍,她倒是挺正常的,只是她的頭頂竟然有一隻白骨的手掌扣在那裏,然後她的後面還露出了兩隻眼睛,非常可怕的眼睛,突着,上面全是血絲,同時也滿是邪惡與憤怒。

我都不敢多看,這房間的燈關着,有時候看這種圖片還真的比真的來的還要恐怖。

下面那女孩說:“這是我和朋友在一家酒吧的後巷拍的,當時他們都喝醉了只有我是清醒的。然後我就送他們回家,再翻照片的時候發現的。我將這照片傳到了朋友圈,他們都說我這是ps的,可是我怎麼解釋他們都不信,只有請有關人士鑑定一下了。你是關門的,大家對你都挺信服的,所以想請你去我的朋友羣裏幫我說一下,這絕對不是ps的。”

“呃……”

“你也不相信這張是真的嗎?”

“這是真的。”

不是ps的,就算不用景容講我也覺得那照片背後之人森森的惡意。但是,充滿惡意的鬼就能殺人嗎?看來一定有別的原因讓景容斷定,這個姑娘很危險。

“那人幫我去說一下唄。”

“這是小事,我覺得你應該先注意一下自己,你可能有危險。”

“不會吧,我之後再拍就沒了啊,你不要嚇我。”

“我說真的。”

“有什麼危險。我也沒做什麼虧心事啊,你嚇我。”

“他是隻怨靈,怨靈的意思是他並不在乎你和他有沒有什麼仇恨,說不上就因爲什麼關係找上了你。然後還可能去找別人,一個接一個的。”我當然不知道怨靈這種事,這是景容在我背後提示的。

那姑娘似乎也害怕了,問道:“那我怎麼辦啊。要不要買什麼符之類的,要不供個佛?”

我聽景容的話,打字問她:“你最近有沒有頭疼的情況?”

本來那個姑娘還語氣中帶着嘻哈的意思,聽到我這麼問了馬上正經起來回答:“有。”

“有沒有覺得眼睛模糊不清,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前面擋着。”

“有有,你怎麼知道的,我一直以爲自己是眼睛看手機太累了的原因。”

“那,有沒有總做惡夢,都夢到過什麼?”

“夢,最近是有做惡夢可是夢到什麼就想不起來了。”

“還有救。”景容在背後講了一句,然後道:“讓她坐車到最近的停屍間,然後在那裏等我們。”

“你怎麼知道他在哪。不對,是我們怎麼過去。”

“她就在山下不遠的城裏,我可以感覺得到。”

“這也行?”

我連忙讓她這樣做,那姑娘不信。可是聽說我要過去還吃驚道:“我沒告訴你我在哪啊?”

“快點,我肯定到。”

“你不會耍我吧?”

“不會。”

“那我叫上我男朋友行嗎?”

“行。”

好不容易說服了那姑娘去停屍間,我也從木板牀上坐起來,終於不用再躺在上面受苦了,真是一種特別的折磨。

下山的路晚上沒有燈不是太好走,尤其這山上的階梯好似沒有頭兒似的。好不容易到了一個停着出租車的地方我已經累的氣喘噓噓了,這還是由景容半抱半拉下來的,這要我自己走非一路摔下來不可。

那司機也挺奇怪的吧。看着我的眼神都帶着稀奇,道:“平時只有酒店中有人出去,沒見過山上來來人要出去的,這晚上下山很難吧。沒有什麼路燈。”

“嗯,沒有關係,我要下山去……”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那姑娘和男朋友似乎也已經出發了,據說最近的停屍間是在殯儀館,但是不讓進。

“去城東殯儀館。”

出租車的司機也沒有再說什麼了,去那種地方一定是一個挺輩傷的故事,所以他倒是很耐心的開着車。 在山路上開車技術還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開夜路。這個出租車司機明顯是老手了,他看着我一直看着車外就道:“小姐,和你說個事兒,在山區尤其是夜路上,別時常看車外面。”

“嗯?”

“看前面就可以,前面有光。”

“哦。”我覺得這個司機是好心,所以就將目光轉向前面有光的地方。

光線很暗,筆直的路通向前方。

我看着看着突然間就見似乎有什麼東西站在路邊,剛要轉頭被景容將臉扳向正中的位置,道:“如那個男人所講,不可亂看。否則會嚇一跳。”

“爲什麼?”我用手機打字給他看。

“山區多孤魂,死相慘烈。你天賦特別看的真切,卻受不得太多驚嚇。”

“嗯,那我看前面。”我用手機打字給他看完就目視前方。

車在山路上足有半小時,那個姑娘給我發信息道:“我們偷偷溜進來了,好可怕,你們爲什麼不來,我男朋友說我被你騙了,不會是真的吧?”

“在路上,已經到市區了。”我回信,想想一個姑娘和男朋友闖進了停屍間,確實是被我嚇壞了。

正想着的時候那個男人竟然發信息還是語單的:“別讓我知道你騙我女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他的話沒說完,我就看到一隻蒼白的手輕輕的點了我的手機一下,結果對方又彈出了一個錄音,竟然是一聲驚叫。

我也是服了,不知道景容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東西有一種力量,可以利用。”

“電?”

原來景容可以利用電嗎,我看到很多電視裏都講鬼對電源有反應,會不會那不是空穴來風?

無論如何我們到了市區外的殯儀館,門前並沒有人守着,可是大門卻關着。

我饒到後面,看到那裏有個角門虛掩着。

看來他們是從這裏進去的,一開門就見着一男一女跑出來,看來相當慌張。看到我他們立刻就尖叫起來,叫的我一臉茫然,摸了下臉,以爲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鬼了呢!

那個姑娘終於敢擡頭看我了,然後指着我道:“你真的來了,完全沒想到,你……真的來了,太好了。”

“嗯。別激動,雨中花?你好,我叫肖萌。”我叫了她網上的名字。

“女天師你好,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孕婦,早知道就不追你過來了。”說完還踢了下自己的男友,意思是讓他爲剛剛失禮的事情道歉。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