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均在看到泰宏股份依舊是紅着的時候,差點沒笑出聲,他想到李賢在新聞發佈會當場反供,他就有一股想笑的衝動,想必東坊證券的人在當時特別的難過吧,本以爲請到一個大神,誰知道請到一個深坑,不止沒有按他們想象中的方式進行,反而還反咬了他們一口。

瀋陽光在一旁笑了笑,這位大型工地負責人就是他的朋友介紹過來的,從見面的第一眼,瀋陽光就知道,他是他要找的人,精明的外表,乾淨的衣服,和時刻掛在臉上的微笑,沒人會把他和出爾反爾的人聯繫在一起。

“現在我們要加空頭倉位嗎?”

“空頭倉位?”吳均不屑的笑了笑,“我已經加了多頭倉位了!我們不止要參與這場博傻,還要在別人識別不出來的時候提前離去,反手做空!”

瀋陽光聽後微微一愣,隨後他想到了一個詞:“次貸危機。”

“嗯?”吳均微微擡起頭。

“當時所有買房的人都覺得自己可以在別人識別之前提前離去,包括那位說着‘在音樂停止前,我們優雅的舞步不能停下’的人,據說還是花旗銀行的高層。”

吳均隨後進入了沉思,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他說道:“也對,如果人的思維覺得一個事情有百分百的把握的話,那他肯定就是一個失敗者,所以,現在給我把多頭倉位全部清掉。”

“是……”

此時的弘光資本不再是一個小公司,而是漸漸成長的金融“大鱷”,每一個隨着公司成長的交易員以及分析師都爲公司的發展順利而感到自豪,畢竟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工資分紅的不斷上升。

瀋陽光在讓交易員清空多頭倉位之後,他給他的朋友打了一個電話。

“兄弟,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不然我不知道要在這個股票上虧多少錢。”

電話那頭豪邁的聲音傳了出來:“兄弟嘛!別客氣,有事繼續叫我,只要是在建築行業,什麼樣的人我都可以給你找出來。另外,這件事情希望你要保密,我可不希望被BOSS給打電話問詢。”

“放心!一切通訊都是加密的……”

夜晚,地上的人看不見一顆星星,只有璀璨的霓虹燈在不停的閃爍,歐佳雯把車停在了路邊,如果事情沒有出現太大變化的話,那麼她今天晚上就可以得到泰宏股份那邊的消息。

果不其然,電話響起來了,接通之後,歐佳雯連忙道:“胡叔,事情進展的怎麼樣?”剛一開口,歐佳雯就覺得電話那邊的氣氛似乎有點不對勁……

“他們那邊不怕威脅,或者說我們的人無法接觸到他們的家人。對方似乎早就將我們這一步棋給算好了。”

“這麼嚴重?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止損或者繼續死磕,如果死磕的話,我們付出的成本比較高,而且我覺得這是一個陰謀,他們就希望我們和他們死磕。”

歐佳雯突然變得有些迷惑:“可泰宏股份確實摻水了啊,而且它目前的估值高的嚇人,之所以漲,全是因爲散戶和機構的博傻遊戲……”

“雯雯,聽着,市場不理性的時間遠比你自認爲自己可以堅持的時間要長。”胡老作爲在資本市場活了幾十年的人,這樣的道理他比歐佳雯看的透徹的多。

通話一瞬間進入了沉默,歐佳雯在心裏掙扎着,原本她以爲只要信息渠道打通並且信息有影響力,股價就會順勢下跌,但是她錯了,事情一直朝着她預期的反方向發展,網上散佈的信息都被莫名的刪除了,再到新聞發佈會李賢的反供,這恰恰說明着她在處理事情上的不成熟。

胡老首先打破了這份沉默:“其實讓股價跌,不止是讓公衆消息產品裏摻水的這一個方法,還有……”

林時來到警局外面,此時一道靚麗的身影已經等候多時了,林時慢慢走過去,但這道身影卻是一路小跑過來直接抱住了林時:“我想你了。”

“我也是。”

奚蕊這些天想着林時的事情就有些吃不下飯,直到現在她看到林時,發現他的精神狀態很好之後,她才放下心來。

林時看向了不遠處的一道身影,“她是?”

“我的保鏢,也是我最近認的姐姐,我的防狼祕籍都是她告訴我的,嘿嘿。” “是嗎?”林時驚訝的說,同時用手撫了撫奚蕊的亂髮,“那我以後可以小心你一點呀,萬一被你暗算了,那我不是吃大虧了。”

“你想太多了。”奚蕊沒好氣的說道,“對了,我聽我表哥說,‘那’些人已經差不多離去了,要不你還是和我回家的吧?”說着,奚蕊擡起了頭,像蜻蜓點水般親了親林時,“想必這些天你很寂寞吧……”

“咳咳……”林時清了清嗓子,重新找了個話題,“你今天怎麼會來這裏,應該在上晚自習纔對吧?”

“課文超簡單,我看一下書本就能及格了,所以不用投入太多的心思。”

“要不今天晚上和我回去吧?”奚蕊再度開口道。

“不,我現在依然很危險,和我在一起你會有生命危險。”林時親了一下奚蕊的額頭,說道。

此時一陣微風吹過,月光將兩人的身影照亮,映出了浪漫柔和的景象,再多說幾句之後,林時讓奚蕊提前回去了,正如他所說,他現在很危險,殺手全部撤走纔是最反常的事情……

當天,有關泰宏股份的新聞已經吸引了幾乎大半個資本市場的注意力,基金機構都已經在安排人員覈實東坊證券所發新聞的真實性,即使當天出了一個特別大的烏龍事件。

所有的新聞都不及股價上漲給人的激勵大,正如資本市場裏的潛規則一樣,無論情況多麼黯淡,只要你是證券從業者,你就不能唱空,那會給你的名譽造成影響。

而那些唱多的,無論對不對,都會有人去支持,因爲人性就是:我只能贏,我不能輸,我不止不能輸,我還不讓你說我有輸的可能。

永遠不要在資本市場唱空。熊市的時候,你去證券公司分店去唱多,你會遭到衆人的鄙夷,但是也就是僅此而已,但是你去那裏唱空的話,那你得提前預約好醫院病牀了,沒有一個人能夠忍受在市場低潮的時候仍然唱空的那些人。

這也是一些散戶儘管罵唱多的人,但心裏卻默默支持他的言論的原因。

基金行業跟風性嚴重,電子行業好?有一家基金公司賺了20個點了?那好!我們也買電子行業股票,就買和他一樣的股票,他清倉,我們清倉,他加倉,我們加倉。


無論是在什麼行業,一開始進入的人都是最賺錢的,而到後來人多的時候,行業基本就爛掉了,這也適用於資本市場,一部分基金公司由於嫉妒別人的業績,就和別人買一樣的股票或者行業,甚至不做一些基本的調研工作。只是單純的跟風買進。

這就造成一個現象:鎖倉。

股價在一個時間點漲的特別多,隨後陷入沉寂,沉寂到交易量進入冰點,一個小小的利好消息就能讓股價漲好幾個點,十幾二十手就能讓股價漲三到四個點。

鎖倉現象一般適用於機構看好,以及本身基本面就十分堅挺的股票,可能是想長期投資享受每年的分紅以及送股,所以基金公司買入之後就沒有進行短線交易了,除非短期內有客戶贖回自己的份額。

好處自然是特別好,月線一直向上,說明機構和莊家對於股價的未來有着共同的“看法”。

而只要沒人出貨,股價就會一直漲下去。

壞處也顯而易見,當黑天鵝事件出現時,機構和莊家一窩蜂的把手裏的籌碼全部套現,哪怕以跌停價成交也沒有關係,此時的股價將會受到非理性的殺跌,暫時的被機構打入了“冷宮”名單。

林時對於泰宏股份就是這樣想的,散戶對於股價上漲出的力有,但是效果卻不是很明顯,儘管現在監管變的比較嚴格,但是當利好消息下來的時候,股價上漲在監管層的眼裏是正常的,只要不是太離譜。基本都不會

管。

林時通過一些網上的新聞就已經猜出東坊證券肯定建好空頭倉位了,只需要一個足夠有力的爆炸性新聞促使股價下跌,他們就能大賺一筆。

而根據新聞發佈會的日期來看的話,林時估計他們建倉的成本應該會接近於70元左右,如果在50元左右做空的話,即便賺錢,也只是一些繩頭小利,更何況還要面臨逼空的風險。

旁邊的伍宏用手推了一下林時,他說:“你打算什麼時候建立空頭倉位,現在都快接近一百塊錢一股了……你猜我現在最怕的是什麼?”

林時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哪裏知道你心裏在想些什麼?如果我知道的話,我肯定走到的銀行行長的面前試一試,保險櫃的密碼我就知道了。”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泰宏股份現在吸引了大多數人的注意力,並且股價也在不理性的向上漲,你有沒有想過會被BOSS特停?如果特停的話,股價肯定會漲,這意味着監管層在對股價說:NO。而不斷適應環境的機構則會出貨,然後股價下跌。”


“這不是最重要的。”林時淡淡的說了一句。

“這不是最重要的?你確定?”

“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在泰宏股份的暴跌中賺多少錢,我的第一選擇不是建立泰宏股份的空頭倉位。”


“你在搞笑嗎?”伍宏笑了笑說道,“不建立泰宏股份空頭倉位你如何賺錢?你連下跌的過程你都參與不了。”

“我們等着瞧吧……”

第二天一早,歐佳雯就給殺手組織的接線人員打了一個電話,在詢問了殺手爲什麼還沒去執行任務時,這個答覆使歐佳雯有點火冒三丈:不好意思,我們組織有義務但卻沒有權力去命令頂級殺手,任務的執行全憑殺手的喜好。

直接把電話掛斷,她找了一個會日語的翻譯,然後撥通了這位殺手的電話,電話沒一會就接通了,柳沢健打了個哈欠,用帶着關東口音的日語說道:“誰啊?這麼早打擾我睡覺。”

“我說一句你翻譯一句。”歐佳雯對着旁邊的女翻譯說道。

見女翻譯點了點頭之後,歐佳雯說道:“你什麼時候能夠來華夏執行我之前的任務,懸賞名字是一個叫林時的年輕人。”

柳沢健咕噥了一句:“什麼?”隨後他馬上一拍腦門:“原來如此,不好意思呢,最近這兩天我老是喝酒泡吧,有些健忘了。”

歐佳雯微微皺了皺眉,她從沒見過如此不敬業的殺手,還世界頂級?如果有評分機制,歐佳雯連一星都不會給。

“不知您什麼時候能來這邊,我這邊比較急,如果你需要機票什麼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訂。”

電話那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後聽着柳沢健一陣大叫:“蟑螂!我的媽呀!這麼大一個。”

聲音逐漸平靜下來,柳沢健用高冷的語氣道:“先別急,我再等兩天吧,我和一個身材火辣的**約了見面,等見了之後我立馬來華夏執行任務。”

沒等歐佳雯反應,柳沢健直接把電話掛斷。再打過去的時候,已經提示關機了。

女翻譯一臉尷尬的看着歐佳雯,她沒聽出懸賞是什麼意思,但是她卻聽出了**的意思,僅憑這個男子的聲音,她就知道,這個男子肯定是一個好色之徒。

“去找財務結錢吧,我會給她打電話的。”歐佳雯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

待女翻譯走後,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歐佳雯接通了之後直接問道:“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了?胡叔?”

“全部已經安排好,就連新聞界那邊我都已經幫你打理好了,再過幾天,泰宏股份必將大跌……”

瀋陽光用200萬華夏幣購買了加密貨幣,隨後他把加密貨幣裝進一個U盤裏,晚上在去餐廳吃飯時,他把U盤扔進了一個垃圾桶,三個小時後,李賢來到這家飯館吃飯,在一不“小心”打翻了一個酒杯之後,他彎腰把垃圾桶裏面的U盤撿起,這也算的上是賺的最輕鬆的一筆錢了。

夜晚的弘光資本有些冷清,月光沒將屋裏照亮,照亮屋裏的是那五彩斑斕不斷髮光的鼠標,吳均坐在辦公室裏,右手不斷的點擊着網頁,每出現一條關於東坊證券做空的新聞,他就點進去看,即便內容基本都差不多,瀋陽光則坐在他斜對面不停的刷着微博。

“吳總,是時候建立空頭倉位了吧?東坊證券的空頭倉位已經虧了十幾個點了吧,如果他們建倉過早的話。”

吳均笑了笑,隨口說了一句:“在資本市場,永遠不要想着第一個吃螃蟹。那樣你就會很容易犯錯。”

瀋陽光繼續刷着微博,同時漫不經心的說道:“我可是聽說東坊證券在我朋友反供之後,明顯有點狗急跳牆的徵兆啊,一些情報網絡的人告訴我,東坊證券好像還派人去接觸泰宏股份董事的家人了,但是家裏的多重安防卻是讓他們直接止步。”

“利用家裏人威脅嘛,好老的電影橋段了,聽了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反而還覺得正常。反常的是,被做空的泰宏股份竟然料到了東坊證券的下一步動作……” 在一間豪華雙人旅館房間內,柳沢健不停的朝着趴在他前面的女人發泄着身體內的慾望,隨之而來的是牀不斷搖晃的聲音,即便是該女子求饒也沒能讓柳沢健的速度慢下來。 野玫瑰 ,柳沢健的慾望揮霍一空,而女子則直接癱在了牀上,口中還嘀咕着:“你壞死了。” 惡毒男配在線養崽 :“你好厲害呢,我下次還能約你嘛。”

柳沢健看了她一眼,隨後搖了搖頭,他只和一個女子做一次,這是他單身的原則之一。想到之前華夏的女人給他打了個電話,他看了看手錶,已經是晚上六點了,此時新宿這座慾望之城,已經亮起了足夠吸引人的燈光。

待女子沉沉睡去之後,柳沢健穿起衣服,留下一張1000萬日元的支票後,他推開房門離去。任務可不能拖的太久,畢竟後面就要金盆洗手了。

第二天早上,林時早早的起來,洗完臉刷牙並吃好早飯之後,他開始了今天該做的事情,東坊證券僱傭殺手對付他父母和他的這筆賬,是時候該算了。

把加密手機開機,隨後他撥打了一個電話,在說出SEND之後,他掛掉了電話,此時的時間是六點三十七分,一部分人剛剛醒來,沒準賴在牀上刷手機,而另一部分人則已經在去公司的路上。

六點四十八分,一篇名爲“超級白馬股票的誕生”的股票分析報告瞬間充斥着所有的金融股票論壇,只要是網頁點開的地方,都能夠看到這則分析報告,總字數則在7.7萬字左右,內容多,但是蘊含的信息量巨大,而且第一頁就是分析報告的所有的重點。

裏面從泰宏股份創立到今年所作出的一系列的事情,併購,收購,分紅,以及一些董事長在公共場合對業績的承諾以及後面的履行情況。

毫無疑問,這篇分析報告在專業的基礎上誇大了泰宏股份本身的魅力,專業人士閱讀這份分析報告需要的一定的時間,而一些散戶在看了這篇唱多的分析報告後,頓時受到了鼓舞,在被人質疑的時候,突然得到別人的認可是一件特別令人高興的事情。

而在分析報告中,作者有意無意的指出了泰宏股份近期要收購一家原材料供應公司,以此來降低採購原材料的成本,而這一舉動將會爲泰宏股份提高近4%的利潤率。

提高多少利潤率股民並不關心,股民關心的是股票是否會在短期進行資產重組,哪怕只有預期那也可以,在資本市場,重組意味着賺錢,意味着1-5個漲停板,而那些重組都賺不到錢的基本屬於“臉黑”。

林時仔細的看了看,雖然有些地方寫的有些幼稚,但該表達的地方他還是表達清楚了,他把泰宏股份近期要收購某公司的話題放在了裏面,而他是如何得知的?他壓根就不知道泰宏股份近期要幹嘛,只所以這樣做,是因爲他在賭,賭泰宏股份會承認他所編造的“謊言。”

只要不是國企或者大型藍籌股票,面對東坊證券的做空都不能全身而退,而要拯救自己的辦法,要麼就是不斷推高自己的股價,目前這點做到了,但是管理層心裏肯定也發虛,沒人能保證自己的股價到底能堅挺多久,林時就是抓住這一點心理,故意在這個時間發佈了這則分析報告。

專業人士在發表言論是會注意到公衆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如果公衆的看法是反對,而專業人士的看法是支持的時候,專業人士會在自己支持的看法裏故意挑出一些矛盾,以此來緩和他們在公衆面前的形象。

而特別在乎形象的專業人士,公衆說什麼,他就說什麼,與其說他們提供建議,倒不如說公衆提供建議給他們,因爲他們說話的時候總是關注輿論的走向,以免在公衆面前毀壞了自身的現象。

林時所發的分析報告下面評論一堆,基本都是看空的,說什麼東坊證券的資金量足以做空大型藍籌股,更別說一個小小的中盤股票了,粗略估計了一下,在林時分析報告下的評論,唱空和唱多比率是10比1,差距特別大。林時卻是對這樣的現象表示懷疑。

對於分析報告忽然充斥着各大金融論壇這件事情,各大網站負責人都表示是遭到了黑客的攻擊,同時又附加了一句:“千萬不要相信網上的不法分子傳播的金融信息。”

在網站故障修好的時候,林時所寫的分析報告被人給刪除了,但是半個小時後,很多網站上都出現了林時的分析報告,他們都轉發給了金融股市APP,同時竟然還有專業人士稱:該報告具有一定的專業性,但是對於泰宏股份收購原材料廠家,如果確定的話,恐怕就要屬於內幕消息了。同時他還呼籲這只是個人的看法,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儘管這位專業人士沒有明說,但是他話裏的意思很明顯了:“小子,寫的不錯,但泄露內幕消息就是你的不對了。”

一些善於解讀專業人士想法的散戶頓時解析出了話裏面的意思:這是內幕消息!不買就是傻子!

而更多好奇的人則紛紛到泰宏股份證券問答上面給董祕提問,他們都想知道公司最近是不是有最近這一方面的打算。

在看到董祕問答的時候,林時的心頓時就提到了嗓子眼,這絕對是關鍵的一步,如果他們否認的話,那他的分析報告將一文不值,各大網站很有可能會把這個定義爲烏龍事件,而網站負責人足夠較真的話,沒準還會查到他,儘管這樣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泰宏股份那邊好像沒有什麼動靜,林時看了看董祕問答之前問題回答的時間間隔,發現都在半個小時到兩個小時之間,所以林時得等一等這最關鍵的時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