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她不可能在林肖毆打了王彪之後,非但沒有懲罰林肖,反而藉機把對方的隊長職務拿掉。

沒想到自己剛入職,就捲入到勾心鬥角的爭鬥中來了。

林肖特別無奈。

他明明只是想挑選一個同事關係融洽,並且工作氛圍良好小公司,然後安安心心的完成考覈,最後狠狠的打一打鎮南集團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老傢伙們的臉。

沒想到小公司的鬥爭也這麼多!

自從退役之後,林肖已經非常盡力的收斂自己的脾性,想讓自己變的低調一些。

但生活就是這樣,它總是逼着你展露自己的實力!

重新回到保安室後,林肖已經換上了整齊的隊長制服。

該說不說,林肖的體型不胖不瘦,平平無奇的保安制服穿在他身上時顯的異常合身,而且在別人身上穿的鬆鬆垮垮的制服,讓林肖穿起來卻透露着一股異樣的英氣!

保安服居然讓他穿出了軍裝的感覺!

而此時保安室內,剩下的那幾名保安神情都很緊張。

剛纔林肖出手教訓了王彪,他們還差點幫王彪去揍林肖,此時林肖搖身一變成了他們的上司,鬼知道他會不會報復?

林肖站在保安室的門口,向裏面掃了一眼,然後朗聲道:“各位,我叫林肖!以後就和大家在一起工作了,剛纔的事過去就過去了,我既往不咎!但我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類似的事!”

四名保安聞言鬆了一口氣,然後熱情的鼓起掌來。

“既然蘇經理安排我當這個隊長,那我就要擔起這個職責!以後保安隊的工作不能再像王彪當隊長的時候那麼懶散、頹廢,若是誰在被我發現在上班時間偷懶,嚴懲不怠!”林肖目光掃視了一下衆位保安,冷冷的問道:“聽明白了嗎?”

衆保安聞言對視一眼,皆在心裏叫苦。

看來這個新隊長是個狠人!

“明白!”衆保安朗聲迴應。

林肖點了點頭,然後語氣又溫和了幾分:“當然,只要你們跟着我好好幹!盡職盡責!那我每個月都會私人在你們工資標準上補貼一千塊錢,說到做到!”

衆保安一愣,然後臉上皆露出興奮的表情,齊聲高呼:“隊長萬歲!”

潤豐建材公司的員工工資不高,而最底層的保安一個月更是隻有三千塊出頭,而此時林肖剛剛到位,就給他們每人每月補貼三分之一的工資,這怎能讓他們不興奮到雀躍?

而此時他們看着林肖的目光無比狂熱,宛若忠心耿耿的士兵看着自己的將軍!

林肖見狀,嘴角微微翹起。

帶兵之道,是要剛柔並濟!

要先讓他們怕,再給他們一點好處,他們就會忠心耿耿的跟着你!

誒呀,一不小心又把軍隊的那一套理念用了出來……

林肖見他們已經被自己的這點小手段折服了,也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我下達第一條指令,馬上把保安室打掃乾淨!”

“是!”四名保安同時敬禮。

“王彪呢?”林肖沒有在保安室內看到王彪的身影,皺眉問了一句。

“額,彪哥……呸,王彪他去三樓行政辦公室了。”一名身材高瘦的青年保安小聲說道。

行政辦公室?

看來是去告狀去了……

林肖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拿起旁邊的拖把和掃帚,也沒有把王彪放在心上,說道:“幹活吧!”

“隊長,這點小活兒哪能麻煩您呢……我來!我來!”一名胖乎乎,面相憨厚的保安走了過來,接過林肖手中的工具:“我叫方圓,外號二胖,隊長以後有事吩咐喊我就去辦就行!”

“懂事!”林肖欣慰的拍了拍二胖的肩膀。

三樓,行政辦公室。

一名穿着整齊西裝,戴着金絲眼鏡的白麪中年正坐在辦公桌後打電話,王彪氣勢洶洶的推門闖了進來,扯着大嗓門喊道:“表舅!我捱揍了!你可得替我做主啊!”

白麪中年自然就是潤豐行政部經理姚平,他皺了皺眉頭看了王彪一眼,然後衝着電話輕聲說道:“王公子,那訂單的事我們過兩天再打給您,我們詳談一下好嗎?”

“恩恩!”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姚平掛斷了電話,摘下眼鏡在西裝袖口上擦了擦,皺眉問道:“又怎麼了?”

“我們保安部新來一個小子,我教訓了他兩句,他上來就打!你看他把我給揍的!”王彪指着身上的大腳印,態度十分氣憤:“而且蘇紅葉那個娘們還免了我的職,讓那個小子當了新隊長!這他媽讓我以後在公司怎麼混啊?”

刷!

姚平聽着王彪的前半句話倒還沒有什麼反應,直到聽到蘇紅葉免了王彪的職位之後,他的臉色才變了變,問道:“她真免了你的職位?”

“是啊!那小子保安隊長服都穿上了!”王彪咧着大嘴,非常憤怒。

姚平面無表情的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說這件事只是單純的王彪捱了一頓揍,那倒沒有什麼問題,可蘇紅葉就居然免了王彪的職位,那意義就全然不同了。

衆所周知,王彪是姚平在當後勤經理的時候提拔上去的,而後期姚平調到行政部,王彪的位置更是無人敢動。

可蘇紅葉現在居然讓一個新來的小子頂替了王彪,這就是在否決姚平之前的決定,是在打姚平的臉啊!

“表舅,你可得替我出頭,把那小子開除了,不然我在公司怎麼見人?”王彪十分委屈。

“廢物東西!”姚平冷冷的罵了王彪一句:“安保部是後勤主管的,我一個行政經理怎麼能隨意插手?”

“那我這頓揍就白捱了唄?”王彪愣了。

“蘇紅葉不單單是衝你來的,更是衝我。”姚平沉吟了片刻,然後目光露出一絲陰沉,衝着王彪勾了勾手指說道:“我告訴你一個辦法,你……”

姚平在王彪耳邊低語了將近一分鐘。

王彪越聽眼睛越亮,最後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表舅,還是你這招高啊!這次不單是那個小子,連蘇紅葉也得跟着身敗名裂!”

“年輕人,多學點心眼,別老用暴力解決問題!現在社會進步了,有錢有智纔是王道!你表舅我一年工資幾十萬,是那種空有蠻力的傢伙能對付的嗎?”姚平拍了拍王彪的肩膀:“就那種底層的窮酸東西,我隨便從兜裏掏出一點錢來都能砸死他。” 保安室裏打掃的熱火朝天,而林肖閒的無聊,就四處逛了一圈,準備熟悉熟悉工作環境。

入職潤豐的第一天還算順利。

不,不能說是順利,應該說是非常順利。

剛到第一天就升職,這是個好彩頭。

林肖默默掰着手指頭算了一下按照自己如今的職位,距離考覈中的目標還有多遠的距離。

“保安隊長、後勤主管、後勤辦公室主任、後勤副經理、後勤經理,經理監管、總經理助理、副總經理、總經理……”林肖查了查,發現自己的手指頭幾乎都快不夠查了。

距離目標還有八個階段要走,相當於十萬八千里取經路剛剛走出長安城。

一年之內連升八級,這速度都要趕上火箭了,相當一個半月就要升職一次。

“慢慢來吧!”林肖倒也比較樂觀。

他不是沒想過動用自己銀行卡的鉅款買通潤豐的老闆,讓自己直接職位觸頂。

但在協議中,這是明顯的違規條款!

鎮南集團的那些股東們會密切注意林肖在潤豐公司內的動向,如果有違規操作的話,他們立刻就會跳出來阻止。

也就是說,林肖卡的錢只能在自己日常生活中花銷,涉及到考覈項目時,一律不準!

而像他補貼保安隊工資的事,那種小錢沒人會關注。

“哎,小帥哥!”林肖正在大廳閒逛,忽然聽到有女人的聲音響起,他扭頭一看,發現前臺的位置上坐着兩名女孩。

一名是之前林肖問路的那個小妹妹,而另外一個看起來年齡要稍大一些,大概在二十七八歲左右,穿着緊身的職業裝,眉眼帶笑。

“叫我啊?”林肖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問道。

“對呀!”嵐姐笑了笑,然後衝着林肖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王嵐!是銷售部的,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先認識一下!”

“林肖。”林肖輕輕握了一下王嵐的手,然後快速的收回,淡淡的說道。


他不太適應拉一個陌生女人的手。

“誒呦,還害羞嘛……你該不會還是個小處男吧?”王嵐見狀,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睜着好奇的眼睛問道。

“你是在調戲我嗎?”林肖雖然不想和陌生女人發生肢體接觸,但絕對不是未經世事的小男生,他的臉皮同樣很厚:“調戲新同事可容易引火燒身啊!”

“咯咯……你真有意思。”王嵐笑着,然後話鋒一轉問道:“小林,我問你件事,你有親戚在我們公司上班嗎?”

林肖一聽對方的話,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她是在探自己的底細。

“沒有啊。”林肖果斷搖頭。

“那你怎麼一來就當上保安隊長了呢?”王嵐眨巴着眼睛,而旁邊那名前臺小妹妹也十分有興趣的歪頭聽着。

“那是因爲……”林肖開口,將剛纔事情發生的原委全部告訴給了這兩人。

兩人聽完之後,臉上那副感興趣的表情明顯低落了很多。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爲你是哪位領導的兒子微服私訪呢……”王嵐的語氣中明顯帶着失望。

“電視劇看多了吧?哪個富二代會閒的沒事來這裏當保安?”林肖笑呵呵的說道。

“也是,保安這行沒什麼前途。”王嵐點了點頭,臉上的笑意都消失了大半。

林肖看了一眼,心道真是變臉比翻書都快。

“小林,你們小區現在每年物業費多少錢?停車維護費貴不貴?”王嵐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像是閒聊一般,眨巴着眼睛問道:“我住的那裏都快漲瘋了!”


林肖聽着這兩句問話,頓時心裏咯噔一聲。

這個王嵐,是個高級的老綠茶婊啊!

現在的社會,低級的拜金女已經落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內心拜金,表面上卻讓你看不出來的女人,這種人說話做事非常有分寸,總是能在無形之間試探出男人的財力是否符合自己的要求。

這種女人,被統一稱爲綠茶婊!

而王嵐明顯就是這類人中的佼佼者!


首先她的第一個問題是在試探林肖有沒有買樓房,如果林肖買了,那通過一年的物業管理費的高低可以判斷出樓房的檔次是否符合她的心理預期。

而第二個問題,一是看林肖有沒有車,二是在詢問林肖車輛的品牌!


拜金卻不露痕跡。

這個女人,比林肖之前見過的小穎、4S店的陳經理都要高上一個等級不止!

林肖遲疑一下,呵呵笑道:“我一個小保安哪裏買得起樓房啊,我現在在東臺區附近租房住,一個月租金也就一兩千,環境還行……車,我淘換了一輛二手的麪包車,反正上下班開,能代代步就行了!”

林肖明顯的察覺到,當自己說出這句話之後,王嵐對自己的興趣更是直接降到谷底。

臉上僅存的那一抹笑容也是皮笑肉不笑的狀態。

林肖嘆了口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