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巍峨黑影的右手,隨着白小鳳的動作,悍然朝着空中的夔牛抓去。

“哞!”

與此同時。

即將落到廣場人羣中的夔牛發出一聲如雷鳴般的咆哮。

肉眼可見的波紋,好似浪潮一般,鋪天蓋地的,一浪接着一浪朝着巍峨黑影的大手撞去。

然而。

五十米高的巍峨黑影的巨手,卻絲毫沒有停頓的架勢。

一往無前,仿若佛陀大手,摧枯拉朽的拍向了夔牛腦袋…… 轟隆!

漆黑大手悍然拍擊在了夔牛頭頂。

白光和黑光碰撞,一聲巨響,掀起十幾米高的浪潮,橫掃八方。

宛若山嶽的夔牛凌空倒飛向天穹。

砰嚨!

不給夔牛半點反應時間,白小鳳雙腳跺碎了地面,宛若導彈升空,頭頂着五十米高的巍峨黑影,沖天而起。

右手虛空一番,伴隨着的是五十米高的巍峨黑影再次出手。

一掌,朝着夔牛碾壓而去。

天地,俱靜。

廣場上,所有人都懵了。

“擋,擋住了?”

“那傢伙,一掌將夔牛打飛了?”

“我的天!老夫,這是不是在做夢?”

……

“怎麼,怎麼可能?”

明月大長老臉上得意的笑容消失,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道沖天而起,頭頂巨大黑影的人影。

這一刻,他腦海中一片空白。

陽間,怎麼會有人能抗衡夔牛的?

這,可是上古遺種啊!

身爲荒教大長老,他最清楚夔牛爲什麼會成爲荒教聖獸。

上古世代,妖邪橫行。

荒教執掌陰陽界牛耳,行扶正祛邪之道,當年夔牛禍及陽間。

當時的荒教掌教,親自帶領三千荒教精銳大戰夔牛三天三夜,最後拼的那位掌教以獻祭肉身爲代價,施展荒教上古禁制巫術,才徹底打服了夔牛。

最後逼得夔牛臣服荒教,成爲聖獸,鎮守荒教世代。

要知道,在上古世代,妖邪橫行,同樣的,巫蠱之術也是最昌盛的時代。

雖說幾千年的變化,讓各種派系層出不窮。

但,說到底,上古時代的荒教,終究是要強過現如今的荒教的!

這次舉行大婚,聯合鬼盟,奪取掌教之位。

明月大長老敢將聖獸夔牛當做底牌使用,不惜花大代價請夔牛出手,看中的正是夔牛的實力。

以上古遺種的戰力。

夔牛在當今陰陽界,應該是無人能擋的存在!

可現在……

啪!

明月大長老擡手一巴掌抽在了臉上。

嘶~

疼!

這,特麼不是在做夢啊!

“我的天,這小子,戰力又暴漲了這麼多,他還讓不讓人活了?”渾身被血色火焰籠罩的周擎蒼驚悚地看着沖天而起的白小鳳。

一旁的巫天行也是渾身顫抖,額頭滲出密密的汗珠:“此子恐怖如斯,老夫從頭到尾都是低估了他啊,那日帶走司音丫頭,老夫能活着離開,僅僅是重傷吐血,簡直是祖墳冒青煙了啊!”

而風長卿卻目光深邃地注視着夜空中那道身影,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佛佛道道,老王八蛋教的可真夠xǐ nǎo的,大代價,真的是大代價啊!”

說着,風長卿目光卻瞥向了別的方向,呢喃道:“讓本座找出來,本座非得打的你叫爸爸!”

與此同時。

夜空中,尊主冰冷的聲音響起,卻帶着難以形容的驚愕。

“低估了,本尊,真是太低估你了!”

轟隆隆……

隨着白小鳳頭頂五十米高的巍峨黑影翻出右手,滿天漆黑的陰力盡皆被席捲向了黑影的巨手掌心。

天地,轟鳴。

恐怖的力量波動,掀起十幾米高的浪潮,橫掃着八方。

夜空中,漫天鬼海在這股威壓橫掃下,哀鴻遍野。

看不到邊際的鬼海,在白小鳳的一掌之威下,硬生生的朝着遠處退散。

白小鳳鬼王封印開啓到第三重的時候,力量已經不該存在於如今的陽間。

現在,第四重封印開啓後,所爆發出的力量,更爲恐怖。

不該出現在陽間的力量,卻出現在了陽間。

這無異於是在蠻荒部落裏,丟下了一顆核彈頭,且,蠻荒部落裏的人還知道這顆核彈頭會bào zhà。

你們說,這些鬼,怕不怕?

“哞!”

被白小鳳一掌拍飛的夔牛,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咆哮聲。

漫天白光,從它身上宣泄而出,恍若日月同空。

肉眼可見的波紋從它的口中盪漾而出,彷彿能悄無聲息的毀滅一切。

但,波紋中,白小鳳的黑影巨手,卻不受絲毫波及。

依舊,一往無前!

轟咔!

驟然間,晴空一道閃電。

電龍橫空,撕裂了靜謐漆黑的蒼穹。

下一瞬。

轟咔!

轟咔!

轟咔!

……

夔牛身後的夜空中,密密麻麻的閃電悍然劈落,彷彿是連通天地的珠簾,橫貫數十丈。

恐怖的雷壓逸散,讓鬼海中的無數厲鬼,慘叫的越發淒厲。

夔牛似乎被白小鳳剛剛一掌拍的憤怒了,此時,面對白小鳳的第二掌,也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

夔牛,又名雷獸。

此時召喚出漫天雷電,纔是它真正的實力爆發!

這一刻。

天地,彷彿都被分成了兩部分。

一邊,是白小鳳渾身爆發出的磅礴黑色陰力。

另一邊,則是夔牛召喚出的漫天雷電。

這感覺,就彷彿是兩個世界即將碰撞在一起似的。

天地。

無邊鬼海。

荒教衆人。

此時,盡皆成爲了這一戰的陪襯!

“孽畜,我讓你,伏法!”

白小鳳渾身被沖天的陰力黑光籠罩着,如山如獄的威壓從他身體裏爆發出來。

他的右手,悍然朝着夔牛壓落下去。

頭頂,五十米巍峨黑影的大手,也彷彿天穹塌陷,朝着夔牛的頭頂鎮壓而去。

轟隆隆……

夔牛身後的漫天雷電,在震天動地的轟鳴聲中,盡皆當空調轉方向,朝着巍峨黑影的大手轟擊。

砰,砰,砰……

夜空中,一道道雷電轟擊在巍峨黑影的大手上,如同以卵擊石,紛紛爆碎成無數電網,彌散長空。

而那隻巍峨黑影的大手,卻沒有絲毫停頓,也沒有絲毫衰弱。

依舊,一往無前。

“哞!”

察覺到巍峨黑影大手的壓力,夔牛再次發出一聲咆哮。

隨即,它宛若山嶽的身軀猛然低頭,擺出衝撞的姿勢,踏空而奔,朝着白小鳳撞了過來。

“讓你伏法,你就得伏法!”

白小鳳的聲音透着無法反駁的氣勢,恍若九天之音。

當空翻出的黑影大手,悍然一翻。

轟隆隆!

狂奔衝撞過來的夔牛被一掌擊中,瞬間如同隕石一般,砸落到了地面,硬生生砸出了一個幾十米的大坑,深不見底。

天地,再次歸於平靜。

所有人,所有鬼都驚恐地望着夜空中傲然而立的那道渾身綻放黑光的身影。

這傢伙,恐怖如斯啊!

兩巴掌把夔牛都給拍翻了,簡直不讓人活了啊!

然而。

就在這時。

夜空中,尊主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喂!那位,你,想不想出來?”

轟隆!

這話一出。

籠罩白小鳳全身的陰力黑光驟然一震,發出一聲巨響。

而白小鳳的身軀,也猛地一晃。

隨即,他仰頭。

“噗!”

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同時,一道聲音從白小鳳的身體裏傳出:“本尊,當然想。” “完了!”

隨着聲音迴響天地,風長卿的瞳孔驟然緊縮,神情凝重了起來。

一旁的周擎蒼扭頭看着風長卿:“掌教,什麼完了?”

“這小子身體裏封印的那位,要出手了!”巫天行臉色凝重。

當年,寂寞老禿驢帶着白小鳳來過荒教,尋求解決封印之法。

對白小鳳的事情,巫天行同樣知曉一二。

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 “什麼?!”

周擎蒼臉色大變,目光注視着風長卿,卻見風長卿凝重地點點頭,算是默認了。

他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雙眸被血色火焰籠罩着,凝重地看向夜空中吐血的白小鳳。

要是,封印裏的那位搞事情的話。

不就成了內外夾擊?

那白小鳳……豈不是要涼?

這一刻。

夜空上無邊無際的鬼海,廣場上所有的荒教成員,盡皆沉默。

衆人還沒來得及從白小鳳兩掌拍翻夔牛的震撼中回過神呢,就再次被白小鳳吐血異變給驚駭懵了。

明月大長老僵硬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獰笑,低聲道:“尊主,乾的漂亮啊!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若是將此子體內封印的那位策反,那今日,大局可定了!”

這時,夜空中,尊主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既然想,本尊倒是不妨賜你一場機緣,賞你一個zì yóu。”

聲音,冰冷,迴響在靜謐的夜空中。

白小鳳渾身被鋪天蓋地的陰力黑光籠罩着,眉頭緊皺成了一個“川”字,神情凝重。

身體裏那位冥尊,想方設法都想出來。

甚至,今日這場大戰,早在之前,就被冥尊算計到了。

現在,尊主開出的這個條件,對冥尊簡直是有無限的大yòu hu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