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隨着龍十兒的一聲高呼,就看到以剛纔他所施法的三個位置爲角,組成了一個三角形的結界,淡藍色能量不停的在三角體邊上竄動。

龍十兒還是有些不滿意,又施了一個隱字訣。

“隱!”

結界立馬消失的三人眼前,額,不對,是兩人一獸,龍十兒微笑着看看四周,與剛纔沒什麼兩樣,這才放心的說道。

“好了,我們可以閉關了。”

“哦!”

徐容容點頭,就要盤腿坐下,龍十兒感覺止住了。

“你幹嘛?”

“閉關啊!”

徐容容不解的看着龍十兒,閉關不是就要修煉麼?

龍十兒搖搖頭“要是在這裏閉關的話我就不用大老遠的跑來這兒了。”

“那在哪閉關?”

徐容容被龍十兒說得丈二摸補着頭腦,地方找了,現在結界也佈置好了, 現在卻說不在這兒閉關,龍十兒這傢伙到底在賣什麼關子? 就連一旁的小炎也是一臉不解的看着龍十兒,不過小炎現在是小狗狀態,不是我說,小狗狀態的他特賣萌。

就說現在吧,還怕龍十兒不知道自己疑惑的表情似的,一雙好奇的眼神盯着龍十兒還一眨一眨的,讓人看了還以爲受了什麼委屈呢!

不過,龍十兒是不會在意滴,這就是境界,咳咳。

“待會兒呢,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這個呢,是我們鬥龍門的獨門祕寶,是一件下品神器,叫做乾坤圈,裏邊自成一個世界,和顯示世界相比的差距就是,荒獸多了點,強了點,靈氣充裕了點兒,還有就是和現實時間比,最高可以做到一百比一也就是說,我們在外邊一天的時間,在裏邊可以做到一百天。”

龍十兒介紹完自己從便宜師父那兒得來的便宜神器,得意的看着徐容容,似乎在說“怎麼樣?是你老公牛 逼還是小炎霸氣?哼!”

正如龍十兒所料,徐容容不敢相信的看着龍十兒,龍十兒再去看小炎的表情,發現這傢伙竟然一臉的茫然,回去看徐容容的表情找回點兒自豪感先。


龍十兒刻意的關注着徐容容的眼睛,剛開始龍十兒還感覺很自豪,可是,看着看着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了。

直到徐容容一語中定“老公,神器是什麼啊?不過看你的樣子,應該很厲害吧!”

龍十兒沒忍住,白眼珠子一番,倒在了地上,這世界竟然有人不認識神器!!沒得救了……

好一番搶救,龍十兒這才成功醒來,徐容容關心的問道。

“老公,你怎麼了?怎麼就突然昏倒了呢?是不是餓昏了?怪不得你剛纔說胡話呢!”

“咳咳!”

龍十兒咳嗽兩聲,險些沒吐出血來,長舒了一口氣,好好的平靜了一下,這才說道。

“你們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做,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

徐容容和小炎照做了,龍十兒念動口訣,三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全部身影全消失後,下一秒,乾坤圈一處大荒原中,白光一閃,三人出現在荒原上。

徐容容和小炎慢慢睜開眼,驚訝的眼神立馬出現。

“老公,你怎麼那麼快就把我們帶到這地方來了啊?”

看着四周,什麼都沒有,除了草地還是草地,看樣子應該很遠的,不過以龍十兒的修爲,這麼短的時間內還做不到三個人同時這樣的速度吧!

沒啥說的,徐容容和小炎還以爲這裏是龍幽國某塊大草原呢!

龍十兒懶得解釋,本來自己就還受着傷,要是跟着傻老婆多說兩句,估計小命都得送在這裏。

龍十兒是乾坤圈的主人,乾坤圈就是他的天下,他可以立馬讓廣闊無垠的天打雷下雨,只要他修爲足夠,甚至可以把着大片草原變成大海。

不過,修煉是不宜被打擾了,乾坤圈的野獸躲着呢,不過它們都在一個區域,這裏是一處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但是有些荒獸的實力太強,難免會有一兩隻衝到這邊來。

爲了安全起見,龍十兒還是佈置了很大一個陣法,這是一個觸動陣法,只有陣法範圍有任何的風吹草動,或者有什麼能量侵入,龍十兒會第一時間發現。


佈置好了陣法,龍十兒這才讓小炎幻化爲真身,開始穩固修爲。

不過小炎的現在的身體還真把龍十兒嚇了一跳,本來還想閉關之後跟小炎比比的,看到小炎那龐大嚇人的泰坦大號身體,龍十兒想也沒想就杜絕了這個想法。

三人的閉關正式開始了嗎,按照約定,徐容容是來修煉的,準備一鼓作氣突破至元嬰中期,她停留在元嬰初期已經很久了。

乾坤圈的優勢足夠讓他短時間內突破了。

而小炎呢!剛進入渡劫中期,已經三天的時間沒能及時穩固修爲了,這次對他來說是一個小小的挑戰。

至於龍十兒自己,的確是閉關鞏固修爲的,不過更多的卻是龍十兒在挖掘自己如今可以發揮的一切強大的法決。

隨着時間的一天天過去,龍十兒途中醒來好幾次,最後一次才發現徐容容已經突破了,正在穩固中,但是,小炎卻不見了。

龍十兒強大的神識一掃,加上乾坤圈主人的權利,立馬發現了小炎的蹤跡,這傢伙竟然跑去荒獸區了,也不知小炎是怎麼惹到一位比它還大,還強的魔龍大哥的,現在正緊張的逃命呢!

龍十兒搖搖頭“叫你亂跑,讓你嚐嚐苦頭!”其實,他還有一個想法“叫你那天屁也不放就扔下我一個人對付那吸血的傢伙,哼!”

龍十兒這次閉關也沒多少收穫,除了一些平常用不到的法決學了點意外,實力再上升那麼一丟丟,就什麼都沒了。

閒來無事,他替徐容容護着法。

徐容容盤坐在一旁,突然,他微皺着眉頭,龍十兒站在一邊也不知在想些什麼,沒有發現徐容容的異常。

很快,徐容容的眉頭越來越緊,額頭、脖頸處開始冒出不少汗珠,臉色越發的蒼白。

“噗!”

一口紅紅的鮮血吐出,驚醒了正在沉思中的龍十兒,趕緊走近一看,閉上眼,神識侵入徐容容身體內部。

發現徐容容體內除了應有的真氣外,還有一種邪氣,正在和真**着地盤,龍十兒趕緊運轉真氣,一掌拍在徐容容的天靈蓋上。

源源不斷的真氣開始輸入徐容容的體內,幫助徐容容一起驅趕着那股烏黑的邪氣。

龍十兒的真氣進入徐容容的身體,徐容容的臉色這才慢慢好了起來。


龍十兒的真氣接近那股邪氣,發現這股邪氣自己竟然有些熟悉,而且,龍十兒還隱隱約約的發現這烏黑的邪氣只是表面。

就連龍十兒也疑惑不解,好奇心重的龍十兒準備先把那層烏黑的邪氣驅趕出來。

龍十兒體內的真氣不斷消失,足足花了龍十兒近一半的真氣這才把那股邪氣驅趕出來。

隨着邪氣的消失,一股金色的能量出現在邪氣包圍的中間,感受到那股能量的純正,龍十兒大驚。

那是一股真正的純正能量,這能量來源之處——神獸! 龍十兒沉思着,努力的回想着徐容容這陣子跟誰接觸過,這些天,她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和自己在一起,倒也沒跟誰接觸過,這是怎麼回事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龍十兒只能暫時壓下心中的疑惑,爲了安全起見,龍十兒準備將能量引到自己身上來,那可是好東西,等自己修煉到了一定程度,絕對可以發揮大作用。

於是,龍十兒控制着真氣慢慢靠近金色能量,金色能量像個孩子般,龍十兒的真氣則變成了棒棒糖,真氣一靠近,嗅到真氣的味道,金色能量開始慢慢朝真氣流過來。

一點一點的,爲了不讓徐容容過於疼痛,龍十兒耐心的將能量引到徐容容的眉心,一路順暢的將能量成功引到了自己的身體。

龍十兒盤腿坐下,本來金色能量來到自己的身體,換了一個環境,應該會狂躁不安的,出乎意料的是。

金色能量特別的溫順,引導起來竟然還沒有在徐容容體內那麼費力。

龍十兒有一種感覺,即使自己不去引它,它也會很溫順的回到自己的丹田,膽大心細的龍十兒開始驗證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

慢慢的對引導那股能量的真氣放開控制,隨着真氣慢慢的流回筋脈和丹田,龍十兒驚然發現,金色能量如同回家一般來到自己丹田。

然後匯聚成一團,在丹田空曠處開始旋轉起來,龍十兒有一種這能量本屬於自己的感覺。

龍十兒睜開眼,發現徐容容一雙大眼睛正一動不動的看着他,龍十兒嚇了一跳“啊!”

撲通一聲倒在地上,發現是徐容容,這才問道。

“你想嚇死我啊?什麼時候醒的你?”

“一天前我就已經醒了!”

嚇到了龍十兒,徐容容顯然有些小得意。

龍十兒想了想,唉,時間過得真快啊,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好幾天了,起身,拍拍自己灰溜溜的衣服。

“老婆,這些天你有接觸過陌生人嗎?”

“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徐容容想了想,不明所以的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驚訝的看了眼徐容容。

“那你體內的變化你知道嗎?”

“什麼變化?”

徐容容更加疑惑了。

看她的眼神,龍十兒心裏已經有了答案,這股能量如果想要在徐容容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入她的身體,只有在徐容容沒有注意力的時候,也就是說,睡覺的時候!

可是這些天徐容容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晚上都睡一起,也只有自己昏迷的那三天晚上,難道……

徐容容看龍十兒想得入神,伸手在龍十兒眼前晃了晃,龍十兒這纔回過神來。

“想什麼啊?想得這麼入神?快跟我說說,我身體什麼變化?”

“沒……”

事情還沒想清楚,龍十兒也只能暫時先瞞住徐容容了,看來還得多花點時間在她什麼,看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對了,小炎呢?”

徐容容醒後就沒看到這傢伙。

龍十兒這纔想起小炎,趕緊用神識查了一下,發現小炎的情況後,龍十兒對着徐容容無奈的搖了搖頭。

“走,我們先走吧,待會兒我把帶回來!閉上眼,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

龍十兒帶着徐容容出了乾坤圈,出現在那個百花叢中的山洞裏,徐容容還沒睜開眼,龍十兒就說道。

“我把小炎帶過來!”

徐容容再睜眼,龍十兒已經閉目了。

在一個山腳下找到正躲在樹下的小炎,龍十兒放聲大聲說道。

“把身體的控制權給我!”

聽到這聲音,小炎就感覺是救命的稻草一般,探頭看了眼樹後正四處瞭望的巨獸,化身爲小狗的樣子。

好不容易把小炎從虎口中救了出來,龍十兒神器白光一閃,小炎出現在龍十兒身前。

徐容容感覺剛纔有光閃了一下,回頭一看,發現小炎已經出現在身前了,本來還想問問龍十兒這是怎麼回事的,可是,看到小炎的樣子,徐容容就把這事兒給扔到腦後了。

一秒,兩秒,徐容容盯着小炎看了好幾秒,隨後,捂嘴哈哈大笑,含糊不清的道。


“小炎,你,你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哈哈哈~~”

小炎睜開眼白了一眼徐容容,去看龍十兒,龍十兒雖然沒笑出聲,但嘴角還是揚着的,小炎氣憤的把頭轉到一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