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厲霆恨不得現在就衝下去找唐鄀拚命,說起來當年就算他看到華晴和唐鄀兩人在床上顛鸞倒鳳也並沒有現在這麼暴怒。

唐鄀現在還只是攬著一下蘇錦溪的腰而已,他就恨不得將唐鄀的手給砍斷。

看到唐鄀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司厲霆眸光一片冷意。

這些年來他並沒有報復過唐鄀,那只是因為他已經對華晴不在意。

要是報復就顯得他好像很喜歡華晴似的,所以他不聞不問,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但唐鄀現在竟然將主意打在了他的寶貝上面,司厲霆關了監控畫面。

「去給我查一下唐鄀的行蹤!」

「爺,你……要對唐鄀出手了么?恕我直言,如果是以商業手段報復,我覺得現在不是好時機。」「除了商業手段難道就沒有其它手段了?呵……」司厲霆冷冷一笑,讓人毛骨悚然。 這一次顧柒倒是沒有隱瞞她,而是將事情的經過全都說得清清楚楚。

就連顧安楠聽了都覺得神奇,她第一反應是圍繞著顧柒轉悠了一圈,「你昏睡這麼多年不會被餓死嗎?」

顧柒打了她腦袋一下,「你這個小笨蛋,怎麼和我說話的?」

「我就是覺得太奇怪了,這樣的事情一般不都是發生在小說裡面的么,這麼說來我那個父親豈不是又變態又厲害?」

換做其她人這麼說自己的父親媽媽還不生氣,偏偏顧柒很是淡定,「那可不,他不是一般的變態。」

「怪不得,媽你到現在還是這麼年輕,原來是爸爸給你的,不過我很好奇能收服你的男人是怎樣的?」

顧柒在她心裡就和惡魔一樣,能夠把惡魔制服的男人是怎樣的存在。

「有一天你見到了就會知道了,希望有那樣一天吧。」顧柒嘆息了一口氣。

「媽,你放心,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你爸那麼厲害的人都不能肯定,你怎麼能肯定?」

「不是有一句俗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媽你肯定是禍害中的大禍害,所以你一定不會有事。」

「小兔崽子。」顧柒被她氣笑,「你啊,真是和我一模一樣的脾氣,以前我也是這麼氣你外公的。」

「媽咪,這麼多年了,你不想你的家人嗎?」

顧柒無奈的搖頭,「就算我再沒心沒肺,我也不可能不顧及親情,可是沒有辦法,你不知道你爸爸那個人。

如果他知道了你們的存在,一定會將我們抓回去的。」

「媽,你要保護的那個姐姐在哪?」

「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等有一天我真的好起來了再讓你們相認吧。」

顧安楠眉頭一皺,「媽,連我也不能說嗎?」

「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險,乖,給你糖。」每次顧柒哄她就是用這樣的方式。

顧安楠攤手,「媽,今年我十八了,不再是三歲的孩子。」

「十八了,時間過得真快。」顧柒頗為感嘆,對她來說就是一晃而過而已。

那個人她也有很多年沒有見面,不知道他是否還像是當年那麼極端?

顧柒為了保密,顧錦的下落誰都沒有告訴,就連顧安楠纏著她都沒有說。

殊不知這個行為引發了顧安楠的不滿,顧錦顧錦,每個人心裡都只有她,那我算什麼?

顧南滄在出了車禍以後第一句話叫的就是錦兒,顧安楠性格惡劣,對那個還沒有見面的姐妹就產生了厭惡之情。

這次顧柒並沒有蘇醒太久的時間就陷入了沉睡,而顧安楠也終於知道了顧錦的下落。

巴厘島上,顧安楠咬著吸管喝紅酒,沒人會嘲笑她這個舉動有多不高雅。

這幾年她過得很充實,和顧南滄打過幾次生意上的交道,但她也沒有再出現過。

「顧總,這是需要你簽約的。」

「放著吧。」顧安楠趴游泳圈上一臉無聊的模樣,她都快閑死了。

一隻大手放到了她的脊背,顧安楠一腳將那人踹開。

「寧辰,你要是再敢碰我,我弄死你信不信?」

她對旁邊的男人威脅道,身邊的男人五官俊美,氣質謙和。

「安安,我最近新搞了一批紅酒,要不要嘗嘗?」

「嘗就嘗你動手動腳的幹什麼?」顧柒瞪了一眼。

寧辰笑了笑,「反正我們遲早都是要在一起的,我提前試試手感不行么?」

「滾你丫的,誰說要和你在一起?」

「小安安,這麼多年也就我陪在你身邊,男未婚女未嫁,我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顧安楠咬著吸管,「你長得雖然丑,想得倒是挺美的,我把你當兄弟,你怎麼想我的?」

她從水裡起身,寧辰看著她那漂亮的身體曲線,這些年從未見過顧安楠和別人走得更近一點,他相信顧安楠遲早都會同意做自己的女人。

顧安楠沖洗乾淨裹著浴袍,他遞給她一杯紅酒。

「嘗嘗看。」

顧安楠大大咧咧往沙發上一躺,一手端著紅酒杯,一手刷著新聞。

她的指尖在看到一條新聞停了下來。

「看什麼呢看得這麼認真?」

寧辰順著她的手指看下去,「你什麼時候背著我找了一個金髮男人?」

「這不是我。」

顧安楠終於知道那個素未謀面的姐姐是誰了,那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她看到的新聞正是顧錦在發布會上將顧錦抱著離開的圖片,後來她去調查了顧錦的身份,更加確定了顧錦就是顧柒一直隱藏的女兒。

因為她自己連親人都不能相認,這些年來過得這麼凄慘。

「你還有個雙胞胎姐妹,你怎麼從來沒告訴我?」寧辰放大了圖片,「像,真像,簡直是一模一樣。」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 封神問道行 顧安楠放下手中的紅酒杯。

知道了顧錦的下落那就好辦了,沒過多久就是顧錦的婚禮,顧安楠打扮一番也去了現場。

人群之中她一眼就看到了顧南滄,他的目光還是只有顧錦。

唐茗急沖沖走來撞到她,「抱歉。」

「出門把眼睛帶上。」顧安楠沒好氣的吼了一聲。

那戴著銀絲邊框眼鏡、五官清俊的男人有些意外,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女人這麼彪悍。

還沒等唐茗說話她再次開口:「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

唐茗:「……」

他連她的臉都沒有看到,哪知道是美女還是醜女。

還沒有等他回答白小雨就走了過來,「茗……」

那嬌滴滴的聲音讓顧安楠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顧安楠忍不住評價了一句:「人長得不錯,可惜是個瞎子。」

唐茗心思都在白小雨她們身上,也就沒有理會顧安楠。

「你來幹什麼?我已經和你說清楚了。」

顧安楠回頭看了一眼,真想不通這看著還不錯的男人為什麼會和那樣的女人在一起?

台上的顧錦和司厲霆已經開始了結婚流程,顧安楠盯著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這就是她的孿生姐姐么,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存在呢?

顧柒說過暫時不能相認,顧安楠也不能貿然上前打招呼。

她沒想到顧錦和司厲霆的婚禮竟然被人搗亂,再次得到消息,顧錦已經落海。

自己的姐姐還沒有相認就死了?顧安楠說不出是什麼心情。

滂沱大雨之中,她看到司厲霆悲傷至極。

「回去吧,她已經死了。」寧辰撐著傘在她身邊,「難過嗎?」

「有什麼可難過,反正從頭到尾我也不知道她的存在。」

「說得也是,那個男人似乎挺愛她的。」

「是啊,不過和我無關。」

顧安楠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她又看到了那天的男人,他的眼裡也蘊含著悲傷。

他的女朋友不是一個白蓮花嗎,又怎麼會為了顧錦的死亡而難過?

顧安楠收回視線,「走吧。」

如果媽媽醒來知道她已經死了,應該會很難過吧,躲過了那麼多危險,最後死在了意外。

顧安楠本以為這就是結束,哪知道才是開始,顧錦沒有死,而且還成功回到了顧家。

這讓她很是不耐,憑什麼自己就只能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顧錦有親人的寵愛?

她已經懷孕,顧安楠寄了一份特殊禮物過去,一個黑色骷髏。

此時的顧安楠就像是惡作劇的孩子,用這樣的方式來宣洩自己的不滿,甚至顧錦在工地上她推下了一大塊玻璃去嚇顧錦。

顧安楠沒想要顧錦的命,只是這樣做會讓她自己覺得很開心。

她不滿顧錦擁有的一切,所以想要將她有的都搶過來,例如司厲霆。

於是顧安楠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翻牆!

她偷偷摸摸的翻進了司厲霆的房間,反正長相都一樣,他一定會暴露出本性的。

到時候自己就拿著他本性暴露的視頻給顧錦看,讓顧錦傷心難過,想到這裡顧安楠就開心極了,她美滋滋躺在了司厲霆的床上。 顧安楠怎麼都不會想到司厲霆居然會把她丟到別人的房間。

她躺在床上和唐茗大眼瞪小眼,這個女人不是顧錦,卻和顧錦長得一模一樣。

唐茗認認真真的打量面前的小女人,雖然和顧錦相似,仔細看卻也有不同。

例如顧錦從來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人。

「看夠了沒有,瞎子。」顧安楠兇巴巴道,沒有忘記幾年前在婚禮上見過唐茗一面,還記得他有個嬌滴滴的白蓮花女朋友。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她的口吻唐茗覺得十分熟悉,彷彿曾經在哪裡聽過一樣。

在婚禮上那一次她把臉包裹得十分嚴實,唐茗根本就沒有機會看到。

「瞎子,快放開我,該死的司厲霆。」顧安楠氣得咬牙切齒,她的手被綁著無法施展開來。

「好。」唐茗手忙腳亂的給她解繩子,也不知道司厲霆用的什麼手法,唐茗用力拆也拆不開。

「笨蛋,解了這麼久還沒有解開。」顧安楠有些不耐煩了。

「你等等,我找找刀。」

酒店並沒有找到刀子,撥打前台電話也不知道前台去哪了,一直沒有人接通。

「你有打火機嗎?」

「有。」

「給我燒一下。」

「我怕會傷著你。」

「你怕什麼,快燒。」顧安楠著急道。

唐茗只得按照她的辦法,哪知道火苗嗖的一下竄到安楠的頭髮。

「著火了!」唐茗下意識伸手去撲,手被火焰灼燒縮了回來。

就這一愣神的功夫,顧安楠繩子上的火又將她的衣服給燒了起來。

「燙燙燙!」

「別怕!」 重生之錦繡如玉 唐茗一著急,乾脆將顧安楠抱起來,想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撲火。

抱著顧安楠疾步走向浴室,花灑嘩啦啦的往兩人身上淋下來,將兩人淋了個透心涼。

「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被淋成落湯雞的顧安楠氣急敗壞。

唐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平時不是這麼智障的。

「抱歉,你沒事吧?」他看向顧安楠。

「我像是沒事的樣子嗎?」顧安楠一臉憤怒,恨不得將唐茗剝皮抽筋。

看著倒是挺聰明的樣子,怎麼就這麼傻。

「我剛剛是太著急了一點。」

其實那樣的火苗用被子或者枕頭就可以撲滅,他第一念頭是想到水,這才把顧安楠抱到浴室。

本就穿得單薄,這水一澆下來顧安楠身體曲線完美的展現出來。

「我看你是出生的時候太著急了一點,腦子忘在了你媽肚子里。」顧安楠本就毒舌。

換作別人唐茗肯定會生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太像顧錦的緣故,他並沒有發火,反倒覺得她說話挺可愛嘿嘿一笑。

「還笑?我看你腦子真的是有問題。」

「那個……要不我出去給你找把刀來,這繩子還是沒有斷。」

不僅繩子沒斷,顧安楠還差點被燒死,她瞪了一眼唐茗,「你是真蠢還是假蠢,就不管我了?」

唐茗垂眸看了一眼,顧安楠火辣辣的身材就那麼入眼。

他趕緊扯下浴巾將顧安楠包裹,「唐突了。」

隔著一層浴巾,暖暖的感覺侵入掌心,唐茗臉紅心跳。

「我警告你不要亂碰,否則姑奶奶不是吃素的。」顧安楠兇巴巴的警告。

對於唐茗來說顧安楠就像是一隻小恐龍,張著嘴吐著大火,不覺得可怕,反而覺得有些可愛。

看著看著唐茗就入神了,顧安楠一頭碰在他的額頭,「你在胡思亂想什麼!」

唐茗這才清醒,發現自己看她看得入神,「抱,抱歉。」

「你剛剛是不是在亂想我?」

「沒有。」

「胡說,你明明就是在想我,說,你想的什麼?」顧安楠又凶又厲害。

唐茗紅著臉道:「我覺得你……你很像是恐龍。」

「什麼?本小姐像恐龍?你再說一遍。」

要是她手腳是解開的,這會兒一定跳起來打唐茗的頭了。

唐茗很委屈,「那個……我不是說你長得像,而是覺得你像恐龍那麼可愛。」

「可愛?是我不夠漂亮不夠性感不夠美麗?你居然說我可愛,你不知道可愛對女人來說是貶義詞?」

「對不起,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你有點可愛,當然你又漂亮,又性感。」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