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韻心…你這小妞喜歡上我了?”我將心中的猜測說了出來。

叶韻心一聽我的話,當即酥胸起伏,呼吸越來越急促,在潔白的月光下,她的雙頰越來越紅,純白無暇的古裝裙下誘人的身姿,配上她那絕美的容顏顏,猶如畫中仙子,比三月的桃花還美上了幾分。

我嚥了一下口水,這妞真的很漂亮,我看的呆了一下,就聽到叶韻心在那喃喃細語,離得太遠聽得不太真切。


我靠近了一點,就聽清楚了,那妞在說:“殺了你…殺了你!”

我猛地往後跳了一下,不是吧?又要殺我,不喜歡我也用不着這樣打擊我吧,直接say no不就行了,小女人整天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

叶韻心果然想發飆了,不過這次被白姬用銀鏈很快綁住了,我鬆了口氣,這妞的飆沒發成,我倒是受驚了!

“何必要刺激她呢?冰,說到底你還是個孩子,多專注於自己應該要做的事不是很好嗎?爲何要浪費精力?”白姬的語氣挺淡的,就像在說我愛吃飯這種沒營養的話一樣…

看着白姬和叶韻心漸漸遠離的背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拉出長長的影子,我深深地疑惑了,難道這兩個妞大晚上的不睡覺,專門在這裏阻止我去泡夜店,她們不會這麼無聊吧… “冰哥,到了,已經在BJ市的上空了,離地面實際高度是五千米左右,您確定要從這裏出發嗎?”開飛機的機師很恭敬的向我問道。

沒辦法啊,今天凌晨,天剛亮的時候,,這機師還向我挑戰呢,說什麼是海皇裏那向我挑戰的8000人中的第一人,如果我不應戰就不幫我開飛機云云,我只好隨意教訓了他一下。

摸了一下戴在右手大拇指上的黑麒麟戒指,昨晚回圍牆宿舍的時候,夜鶯還特意質問我爲何會願意戴上這種“高危險性”的戒指,瞧那妞的眼神,好像認定我是膽小鬼一樣,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我知道,至少在夜鶯徹底丟掉”“人格面具”之前,這枚代表着海皇隊長身份的黑麒麟戒指是不會摘下來的。

夜鶯可以因爲我的關係而徹底的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當然可以爲她做出些許改變,不就是要對上“千面人”那種麻煩貨色嗎,我怕他個屁!

“保持這樣的高度,打開機艙門,我要準備跳傘了!”我背好跳傘包,站在機艙門前,有點興奮,好久沒玩跳傘了啊。

機師對我點了點頭:“冰哥,您保重啊,期待您凱旋而歸!”

機艙門一被打開,嘯嘯的風就不斷吹來,這感覺真爽,我對機師說道:“別叫我哥,我還年輕着呢,回去代我向大家問好!”


不再理會機師,我直接從飛機上跳了下去,麗薇兒昨天給我打的針真的有效,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了,她研究出來的到底是什麼玩意?

爲了好好地感謝麗薇兒,我昨晚無視她的抗議,直接在她的牀上美美的睡了一覺,這妞兩次強扒了我的褲子,我就強睡了她的牀,大家禮尚往來。

BJ市啊,嘿嘿,十年前我就是在這了名揚天下,十年後我這“胡漢三”又回到了這裏,“千面人”還說想在BJ市大鬧一番呢,說不定老子比他鬧得更歡。

五千多米的高度,正常來說兩分多鐘就能正常着地了,等下降落的地點是BJ市最高的樓,是叫什麼軒公司來着,夜鶯說降落在那裏比較不引人注目,其實我覺得無所謂,只要能到達目的地就好。

今早我上飛機之前,白姬還跟我說BJ市的天氣很不錯,正適合玩跳傘,還告訴我她特地看了天氣預報。

我在空中飄了沒一會,就感覺有點不對勁了,這風好像颳得越來越猛了啊…

你妹啊,吹得我的方向都變了,白姬還說看了天氣預報…被風吹的是偏離了原來的降落地點了,希望別碰到什麼倒黴的事。

唔,這麼快就看到降落地點了啊,已經看到陸地了,不過這也偏得太離譜了,原本我的降落點定在市中心,現在基本看不到什麼樓房,好像是郊區啊,這下麻煩了,等下怎麼回市區啊,是隨便搶輛車還是搭順風車啊,我有點糾結了。


尼瑪,這風颳得越來越猛了,看樣子是颱風啊,這白姬看的是什麼天氣預報,真是狗屎!

繼續偏離“航道”,這下好了,連郊區也遠離了我,我朝着一座小山飄去。

咦,山腳下好像聚集了不少人,手裏拿着反光的東西,不會是刀具吧…像是黑社會火拼,真是沒前途,拿着刀耍來耍去,直接在市區拿着把大沖鋒橫掃才過癮啊。

降落的地點是BJ事的一座山裏頭,還有黑社會選在這山裏交戰,我可沒興趣跟那些渣渣打交道,眼看着就要着地了,我的跳傘還被樹給卡了一下,我很不爽的直接脫下傘包跳了下來。

剛纔那些黑社會的人應該也看到我從空中降了下來,希望他們別來找我的麻煩,不然我不介意拿他們當出氣包。

我朝着山下走去,那些黑社會的應該會有交通工具的,小摩托也好啊,總部走路強,而且看這天氣,要下暴雨了,我可不想淋雨,不知爲何,我在這時候想起了今早沒爲我送行的叶韻心那小妞,大概她不會這麼早起牀吧,畢竟我出發的時候才凌晨4點多。


現在按BJ市所處的時區,應該是早上十點多吧,恩,這麼快就到山腳了,那幫黑社會的人還在啊。

我撇了撇嘴,加快腳步朝着他們走去。

“啊,是剛纔從空中掉下來的小鬼!”一個滿是紋身的光頭胖子指着我喊了起來。

怎麼說話呢,從空中掉下來跟安全降落完全是兩回事,混黑社會也要好好的提高文化素養才行啊,要做個有文化的流氓!

“怎麼停下來了,你們不用理我,繼續打啊…對了,最好能給我一輛車,快要下雨了,我不太想溼身!”我朝着那羣黑社會的人走去。

一個染成紅色頭髮,身穿奇裝異服,看起來像是二逼的小夥子直接拿刀劈了過來:“膽子不小啊,你這個小鬼!竟敢妨礙我們!”

說實話,看到這二逼的紅髮,我就想揍他了,不爲別的,他的頭髮跟夜鶯一樣是紅色的,不過夜鶯的紅頭髮就讓我看的舒服,這二逼的我看着就想K他,這難道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區別?

我很輕鬆的單手接下了紅髮仔的西瓜刀:“我可沒妨礙你們,不過是向你們要輛車而已,反正你們這些人賺的錢是不怎麼幹淨的,車的來路也一樣吧…最後警告你,最好不要染紅頭髮,太難看了,這也是你爲什麼會被我揍得原因!”

我直接單手將紅髮仔的那把刀折斷了,一拳將他打的飛了出去,向着那幫目瞪口呆的人逼近。

這幫傢伙看來素質真的很低啊,這樣就嚇到了?人數兩邊加起來大概有這差不多一百人了,竟然連圍毆我的勇氣都沒有,他們不像黑社會,倒像是隻會鬥毆的小混混,無趣!

我正打算直接騎上一輛小摩托離開算了,“滴嘟滴嘟”的聲音傳來,我眉頭一皺,警察?

我長時間過着遠離都市的生活,還真不太想跟這些所謂的**組織打交道…

我還沒離開呢,那些警車就圍了上來,刷刷幾下,就出來了幾十個警察:“全部扔下武器,雙手抱頭,一羣小混混學人打架鬥毆?都給我蹲好了!”

果然是小混混,難怪這麼遜,我還在想着要不要溜走,“卡擦”一聲,我的手被銬住了,一聲清脆的女聲:“小小年紀學人做流氓?跟我回警局接受教育!” 這小女警居然能夠在我沒發覺的情況下把我給銬住,雖說我因心神放鬆,注意力不到平時的十分之一,但被一個小警察給戴上了手銬,這不應該啊。

我看着眼前的小女警,長得挺清秀的,留着披肩的長髮,一身短袖藍色警服,身高大概有160cm吧,不過那胸我估摸着起碼有D兆,沒辦法,沒親**過,不好下結論。

看她大胸前掛的的證件,名字叫…林…小花?

這名字真俗,俗不可耐!

林小花嗔怒的看了我一眼:“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知道你的父母會爲你擔心嗎,你這種年紀就應該好好在學校讀書,學人做流氓,很好玩嗎?”

我覺得的林小花的聲音很好聽,猶如黃鶯出谷,不過說出來的話就讓我有點囧。

“花花,收隊了,今天一口氣捉了這麼多人,趕快回去領賞,中午我們大家好好搓一頓。”一個身材中等,略微發福的平頭中年警察對着林小花喊道。

叫的這麼親熱,莫不是這人跟林小花有姦情?不是我太齷蹉,是這世界太現實。

“好的,爸爸,我先把這孩子帶回去,他看起來好像是這些人中最年輕的,就放過他吧。”林小花帶點撒嬌的說道。

我擦,原來是父女關係…這樣就不是潛規則了,而是走後門啊,一樣鄙視他們。

不過這林小花看樣子是想把我先帶走,看了一下週圍,不對勁啊,那些被捉的百來號人怎麼這麼淡定。


我正想理順思緒,就被林小花輕推了一下:“嚇住了吧?再犯下一次,就把你扔牢裏去,牢裏面的那些人可是非常兇狠的,隨便一個都能把你打的痛哭流涕,怕了吧?”

臥槽,拿監獄的人來嚇我,她是真把我當成不良少年了。

“你要帶我回市區?”我覺得能坐警車回去也不錯,到了市區再把這些人給弄暈,但有種不怎麼和諧的感覺…

林小花笑了一下,小臉蛋上居然也能有淺淺的酒窩:“別擔心,到時候我會跟你父母好好說說,他們就不會責罰你了。”

我的父母啊…真是很遙遠的記憶,我已經不記得他們長什麼樣了,只有很模糊的影子,我的心情有點失落,都不知道是怎麼樣上了林小花的警車。

林小花見我神色憂鬱,就主動跟我說起話來:“你叫什麼名字啊?怎麼會跟那些人混在一起,他們可是霸虎幫的人,很壞的!”

我回過神來,才發現這警車上就我和林小花兩個人,我們都坐在車頭。

我還繫上了安全帶?…今天的我是怎麼了,感覺這麼遲鈍。

“問你話呢,你怎麼不回答?”林小花看來開車技術一般,雖然開的平穩,但速度很慢,應該是剛學不久吧。

“啊?我叫…冰,你說的霸虎幫是什麼組織?我真得不認識那些人。”照這林小花說的,那些人還真是黑社會的,怎麼給我的感覺這麼“老實”,雖然來了四十多個警察,但他們可是有差不多一百人啊…沒有反抗…難道是故意被捉?…還是有所憑仗?

林小花明顯不信我的話:“還裝呢,不認識他們,那你怎麼跟他們在一起?那座小山名叫常山,平時很少有人去的,今天我們接到線人的消息,說是霸虎幫的人在那山腳下談判,可能是想黑吃黑吧,誰知道呢,反正把他們全捉回去就是了,爲了以防萬一,整個所裏的人全出動了,不怕告訴你,我爸爸是所長哦,所以你可以放一百個心,對於你這個未成年,我會替你求情的,你肯定沒事!”

我不自覺的笑了一下,這林小花憑什麼肯定我是未成年呢,而且她竟毫無顧忌的將徇私的想法告訴我,是說她傻呢,還是說她善良。

林小花見我笑了起來,繼續說道:“你運氣真好,今天我的爸爸很好說話,一下子就同意我先帶着你離開,要是以前,肯定會板起臉訓斥我,這次他居然主動讓我先離開,真是少有!”

…我的左眉毛抖了幾下,認真回想了林小花說的話,那在山腳下的百來號人都是霸虎幫的,還說是在談判…我了個草,要談判,那所謂的老大呢?那裏面的人看起來都是小嘍囉,談個屁啊…

“霸虎幫是不是很厲害,你們警察都出動了好多人,嚇死我了。”我現在總算知道那種不和諧的感覺在哪了,那百來號人看起來鬆鬆散散的,沒有抵抗,最重要的是,他們身上沒有一絲的痞氣,除了一開始開口的那兩個。

這些是沒有痞氣的流氓,換句話說,他們是接受過訓練的流氓,是黑社會的精英!被警察抓後,也沒有一絲的慌亂,反而顯得很有秩序,一身不吭,就像在等待着什麼似的…我到底在幹什麼,這麼容易看出來的事情都沒發現…難道跟叶韻心那些傻妞呆在一起的時間長了,我的智商變低了?

林小花神情變得嚴肅起來:“當然了,霸虎幫可是TY市最大的黑幫了,有着上千個幫衆,這些人可是橫行慣了,平常連我們警察的不怕的,這次一舉就抓獲了這麼霸虎幫的人,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呢。”

我了個草,我是要去BJ市,可不是隔壁的TY市…這林小花的老爸還真是勇猛,一個小小的所長敢捉看起來挺NB得黑幫的人。

“我覺得我們最好回去,萬一…小花你爸爸出事就不好了。”我向林小花說道。

林小花將車停了下來:“我不知怎麼的,從剛纔開始,覺得心跳的好快,好亂啊,你…你在這裏下車吧,我趕回去看看!”

我嘆了口氣,直接將林小花抱了起來,就在車上跟她對換了位置,這妞的身體還真軟,但我沒什麼心情多摸幾下了。

跟林小花換好了位置,在她帶點驚恐的眼神中,我將手上的手銬給拿了下來。

“你…你…”林小花已經說不出話了,是在父親的看護下成長起來的小花朵啊。

我直接將車來了個180度的掉頭,望向林小花那邊的車窗:“咦,那是什麼?”

林小花帶點猶豫的回頭,趁着這個時候,我一個手刀將她敲暈了。

直接將油門踩到最大,這警車開起來還不錯,我的車技能發揮那麼一點點。

已經開始下雨了,看來這颱風還挺猛的,路上種的樹都被吹得東倒西歪,就猶如我的心情,很亂。

十多分鐘後,我回到了常山腳下,只是那裏跟十多分鐘前完全不一樣。

在我眼前的景象只能說是,血流成河! 暴雨嘩啦啦的下着,豆大的雨滴不斷從天空落下,雨水匯聚成流,與人流出的鮮血交織在一起,那絕豔的妖紅刺痛了我的心。

那四十多個看來是警察全死了,橫七豎八的倒在那裏,有些被劈成了兩半,有些被剁成了肉醬,有些被五馬分屍,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不是什麼大善人,恰恰相反,我以前不但是個臭名昭著的傭兵,還是個國際通緝的重犯,,我殺過不少人,我的雙手沾滿血腥,我不反對殺人,就我的人生經歷來說,有時候,殺人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我看了在我旁邊被我打暈的林小花,此刻的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和父親陰陽相隔,我摸了一下林小花那清秀的臉:“希望你能堅強起來,人活着…就是要不斷承受失去的痛苦,當然也包括厚重如山的父愛…對不起,如果我能早點發現的話,也許你就不用遇到這種事情了…”

我平復了一下心情,我承認,我對林小花有那麼一絲的愧疚,爲什麼今天的我會這麼遲鈍?

重重的呼了一口氣,我慢慢打開車門,噼裏啪啦的雨水聲不斷傳入我的耳中,這個雨水的節奏很不錯,適合殺人!

看着流向我這邊的鮮紅血水,我一腳踏了進去,任由血水侵溼我的鞋子,雨水流過我的臉頰,這種冰涼的感覺只會讓我越來越憤怒!

我朝着還留在現場,打算清理屍體的人,也就是所謂霸虎幫的人走去。

“你是…不久之前被提前帶走的那個少年,特地回來送死嗎?”一個獨眼人站了出來,長得挺瘦的。

這人不在先前那百來號人裏,是藏在山裏面嗎,常山雖然挺小的,但要藏住一兩個人還是很輕鬆的。

“霸虎幫啊,挺有膽子的嘛,殺這些警察跟切菜似的,據我所知,他們都不過是一個小派出所的人,對於你們這種大幫派來說,沒什麼威脅性吧?”我打算從這個將死之人的嘴裏套出一點有用的信息。

獨眼人身形微微向前傾:“沒必要跟你多說,你和那警車上面的女人,都要死!”

原來如此,大幫派就是不一樣,守口如瓶啊,我掃了一眼將我圍起來的人,還有剛好三十個人,其他人已經離開了嗎?…剛纔我趕回這裏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其他人,要離開這裏只有一條山路…那些先離開的人是去了BJ市嗎?

TY市的幫派,撤離的地點卻是不一樣啊,這裏面有些貓膩,不過不關我的事!

“既然你不打算回答我的問題,我亦不會再浪費時間,車裏面的那個女人,我對她有那麼一點點的愧疚,不能讓你們動她!”我摸了一下大拇指的黑麒麟戒指。

“殺了他,這個人看起來很年輕,不過有點本事,別大意!”獨眼人無視我,直接朝着警車而去,看來他的目標是林小花了。

我將匕首掏了出來,避過圍着我的那羣人,用最快的速度來到獨眼人面前,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不過就是個黑社會的,也敢那麼狂,你殺那些警察的時候,用了不少手段折磨他們吧,我也讓你嚐嚐那種滋味!”

“張老大…竟然單手就將有着B+級戰鬥力的人給制服了…”那些霸虎幫的人追了上來,再次將我圍了起來,不過沒一個人動手。

我冷冷一笑,看着被我提起來的人:“張老大?…看來你混得不錯嘛,你可以下令讓他們攻擊我!”

這霸虎幫的人是把這些嘍囉當軍人訓練吧,沒有得到命令就不會擅自行動,真是一羣不錯的狗。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