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站著的人群不由自主地開始後退,臉上被陣陣疾風刮的生疼,彷彿無數把小刀子在割肉一樣。

「旋風斬!」一邊站著的武井杏俏臉一寒,脫口發出一聲驚呼。

這是淺野洋田的成名招式,利用真氣形成強大旋風,將裡面的對手攪成碎片。

「仙師小心!」

武井杏下意識地張口提醒,可是聲音被山風淹沒,根本傳不出多遠。

她的眼神變得凝重,一眨不眨地看著場內,心裡暗暗盤算,要是自己遇上淺野洋田,會是怎麼樣的場面?

武井杏曾經無數次想過自己報仇的情景,可是今天淺野洋田卻又給她上了生動的一課。

自己的修為雖然有些不小的進步,但是眼前這個恐怖的傢伙,一身功夫已經遠遠不在師父當年之下!

想到這裡武井杏有些擔心,寧成會不會成功從這道威力強大的旋風斬下平安出來?

看著自己掌下寧成模糊的人影,淺野洋田臉上現出自得的笑意。

小子,老夫這全力一斬之下,還沒有一個人活著從裡面出來!

你就準備死在這裡吧!

看著面前一道道有如實質的真氣刀形,寧成神情一變。

老傢伙果然有兩把刷子,不過遇上你是你的悲哀!

他身子猛地前沖,就在甫一接觸氣刀的那一刻,寧成的身影便消失在場地中央,出現在黑石裡面。

只留下一枚小小的石頭透過真氣的包圍,透陣而出。

然後寧成又飛快地鑽出黑石空間,邁出兩步冷冷地轉身看著面色驚異的淺野洋田。

這一刻只有不到兩秒的時間,可憐的淺野洋田只感覺眼前一花,寧成已經安然無恙地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怎麼回事,這,這不可能!」淺野洋田驚慌失措地大叫一聲,雙手猛地揮動,片片氣刀再次匯聚在一起,朝著寧成激射出去。

「在我手裡,沒有不可能的事!」寧成冷冷一笑,雙手舞動之間,一個龐大的太極圖案出現在自己前方。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

少年時看倚天,寧成對無忌教主與幾個女人糾纏不清的情感,有些不以為然。

愛這個又愛那個,一點也不專一。

但現在,寧成對張無忌倒是有了幾分同情,和惺惺相惜。

就如同自己現在的處境一樣,手心手背都是肉,說不清道不明。

有時候寧成覺得自己太過貪心,但轉過來想想,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負責?

負了任何一個人,都是對她們的傷害,索性……

有些扯遠了,回到正題。

雙手揮動之間,一個若有若無的陰陽太極兩儀圖案,已經出現在山頂高台之上的半空。與對面淺野洋田的真氣刀陣,形成對壘之勢。

這其實是寧成這些天來,自己胡亂琢磨出來的。

一力降十會,充足的真氣在手上放著,不擺弄點什麼也是浪費。

以前看電視劇,寧成覺得那裡面的招式,純屬胡編亂造。

哪有舉手投足間天崩地裂草傾木倒的?

可是隨著身體的不斷變化,寧成越來越相信,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成為這樣。

就像現在,看著自己前方緩緩流動的太級圖案,寧成臉上現出自信的微笑。

這時淺野洋田的真氣刀陣已經劈風斬浪,奔著寧成撲面而來,一枚枚小刀子雖是幻化卻有如實質,帶出一道道強烈的殺氣。

「來的好!」寧成雙手揮動,那個太極圖迎上了刀陣。

「障眼法而已,小子你以為能夠逃得過么?」淺野洋田自得地冷笑,但是下一刻他臉上現出驚愕的神色。

一快一慢,一鈍一利,這還分不出結果來么?

自己真氣化成的刀陣,以極快的速度撞上那個看上去不堪一擊的太極圖,竟然停滯在半空中,無法前進一分一毫。

「哼!」淺野洋田臉色漲的通紅,雙手猛地一推,真氣刀陣發出一陣尖厲的鳴音,劇烈抖動著前進了半米。

但是也就是這點距離了,太極圖看上去輕飄飄的,卻像是有無邊的力量,竟然抵住了鋒利的刀陣攻擊。

「呵呵,讓你看看真正的華夏功夫!」寧成冷笑一聲,雙手劃了個半圓。

太極圖緩緩開始轉動,由慢到快,由緩至疾。

刀陣不由自主地隨著它旋轉起來,越來越快,同時淺野洋田臉上的紅暈也越來越深。

終於他大喝一聲,真氣形成的刀陣開始片片潰散。

不得不散,再這麼轉下去,真氣必然會反噬到他的身上,那可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就這麼散了么?」寧成嘲弄地一笑,雙手發力,太極圖旋轉的速度又快了幾分。

來不及消散的數十枚氣刀,被太極圖裹挾著,竟然直直地朝淺野洋田的臉上飛了過去。

就好像太極圖發射出來的子彈一樣,徑直攻擊。

而且刀陣的速度比剛才淺野洋田操縱的時候,快了許多,隱隱有風雷之聲。

場中的其他人,親眼看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幕,臉上的表情都是無比震驚。

他們難以想像,這兩個人的打鬥,竟然這樣的魔幻,簡直像是在看一部花費幾億元打造的功夫大片!

還用得著什麼電腦特效,用得著什麼綠幕摳圖?

這樣的鏡頭拿出去,分分鐘吊打那些動不動就投資上億的電影啊!

尤其是場邊那個攝像機後面的記者,更是雙腿打戰,臉上神情卻是十分激動,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過了什麼精採的畫面。

自己這一趟來的值啊!不僅僅是收了西田章和淺野洋田幾萬塊沃桑幣,最重要的是採集了這麼多珍貴的鏡頭!

這要是拿出去,簡直要引起轟動啊!

我紅了我紅了,我馬上要紅了!記者在心裡大叫,同時暗暗祈禱,這場打鬥最好能打的長一些,要是能打上個一百二十分鐘,那就最好了!

雖然只有一個機位,雖然就是這個一百二十分鐘的長鏡頭,我也有信心拿到今年島國新聞界的大獎!

同時他也在祈求場中的兩個人都不要死,最好也不要受傷。這可是搖錢樹啊,隨便包裝一下都是國際巨星!

記者神情激動,淺野洋田的日子可是有些不好過。

自己的氣刀,現在竟然不聽自己的指揮!

這也就算了,你自己飛吧,我不管了!

可恨的是,這幾十枚氣刀,竟然還反過來攻擊他自己!而且一副毫不留情的樣子,簡直是叛徒!

當然氣刀是根本沒有生命的,操控它們的是人。

淺野洋田顧不得多想,趕緊一個后翻,有些狼狽地躲過氣刀的攻擊。

同時嘴角一咧,老腰有些不得勁兒。

這陣子和惠子廝混在一塊兒,有些用力過度。但是看著這個嬌媚的女人滿足的眼神,淺野洋田感到很值。

不過現在他有些後悔了,傷身過甚啊!

幾十枚氣刀攻擊不到目標,在飛出幾米之後自然消失,發出幾下爆裂的聲音。淺野洋田臉上的表情極為不爽,指著寧成叫道:「小子,老夫果然沒看錯,咱們再來戰過!」

說著猛地一拍天靈蓋,頭頂上頓時熱氣蒸騰,好像一把剛剛燒開的水壺一樣,只是沒有了那個尖厲的哨聲。

「小心,這是大乘爆!」武井杏臉色劇變,揚聲高聲叫道。

「大乘爆」,淺野洋田所在門派「大乘世家」的獨門絕技,以血為引,在短時間內激發自身潛力,產生恐怖的威力。

武井杏的師傅,當年就是著了淺野洋田的道兒,慘死在這一招之下。

她對此記憶猶新,心神劇震。

淺野洋田這時候的修為,已經和寧成基本上打成平手。要是再用大乘爆提升后,會是怎麼樣的境界?

武井杏不敢去想,今天第一次生出強烈的懼意。

果然,隨著一聲痛苦的吼叫,強力提升境界后的淺野洋田出現在眾人面前。

嘴角和耳朵里都淌出鮮血,髮髻散亂無比,頭髮披散在肩上,神情猙獰,再也沒有剛才寬袍大袖的瀟洒模樣。

「寧成小子,拿命來吧!」

淺野洋田大吼一聲,再次撲了上來。 「還有這種操作?超級賽亞人變身嗎?」寧成咧了咧嘴,身子飛快地朝後退了幾步,躲開了淺野洋田的攻擊。

爆體,變身,哦不,提升之後,淺野洋田的修為果然不一樣了。

真氣的強度和力度比剛才,提升了兩成、不,五成!

甚至寧成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威壓感,這絕對是境界碾壓!

想不到這老傢伙會這一手,這可乍辦?

來不及多想,涷淺野洋田又一掌已經撲天蓋地而來。

寧成咬了咬牙,抬手迎了上去,試試你的斤兩!

雙掌相交,台上聲音大震,狂風颳起,眾人齊齊倒退幾步,有站在最後面的,直接掉了下去。

幸好檯子不是很高,下面又是密密麻麻的灌木樹叢,沒有傷到人。

武井杏的臉色有些發白,緊張地盯著場中的動靜,心裡翻起驚濤駭浪。

她這時才終於明白,自己想要找淺野洋田報仇雪恨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對方的實力,依自己現在的境界,上去也是白白送死。

武井杏不禁替寧成暗中捏了把汗,仙師你千萬要撐住啊!

同時心裡飛快運轉,盤算著是不是應該現在動手,救幾個人出去。

但是很快武井杏又放棄了這個打算。她的手腳雖然沒有受到束縛,但是距離西田奈美父女,還有七八米的距離,而且那些黑衣人正在神情緊張地盯著自己。

只要一有異動,西田奈美和她的父親就會受到生命威脅。

更重要的是,台上寧成二人的打鬥,現在已經到了關鍵階段,武井杏生怕自己的動作,會給寧成造成什麼不利的影響。

視線再次轉回台上,寧成生生地和淺野洋田對了一掌,頓時感到嗓子眼發甜,一股帶著腥氣的液體在口腔里來回翻滾,強忍著才沒有從嘴裡噴出來。

同時胸口無比煩悶,耳朵邊上嗡嗡作響,似乎有幾百隻蒼蠅在同時聒噪。

他身體一歪,腳步虛浮,有些站立不穩的樣子。

「仙師!」

「小寧子!」

「寧成!」

場邊三個女子的嬌喝聲齊齊響起,都是面色焦急,下意識地搶前一步,想伸手去扶住寧成。

卻被身邊的黑衣人制住,無法前行。

「我沒事!」寧成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裝做滿不在乎的樣子沖她們擺擺手,示意自己平安無恙。

心裡卻在暗暗叫苦,這老東西是開了掛啊,明顯自己的力量不是他的對手,這可乍辦?

「呵呵,小子,能接下我全力一掌,你也算是年輕一輩的頂級人物,可惜了,這一條大好的性命今天要丟在這裡!」

淺野洋田獰笑著走上前來,再次揚起了手掌。

「慢著,你不是說只是比試么,怎麼還要殺人?」西田奈美不知道從哪衝上來的勇氣,掙脫黑衣人的手走出幾步,指著淺野洋田厲聲喝道。

「哈哈,哈哈!」淺野洋田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狂笑道:「比試?小姑娘你見過不死人的比試么?放心吧,你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生前做不成夫妻,死了做一對苦命的鬼鴛鴦也好!」

「你!」西田奈美俏臉一紅,轉眼之間又慘白無比。兩行熱淚從純凈無暇的面孔上滾落下來,喃喃道:「寧成,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如果不是為了幫自己,寧成也不會來到沃桑國,更不會答應淺野洋田的要求,歸根結底這是一場不應該發生的緣份啊!

「這叫什麼話,你們家的飛機總不能白坐吧,這麼客氣幹嘛,再說我不是還沒死么……」寧成深吸一口氣,臉上重新現出血色,沖著淺野洋田招手道:「來來來,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小爺今天我要爆打東洋老狗!」

人死蛋朝天,不死萬萬年!今天索性和你打個痛快,不死不休!

「小子狂妄!」淺野洋田被寧成罵為老狗,大為震怒,手掌驀地發動,一股勁風朝他頭上擊去。

「大乘爆」的催化之下,淺野洋田身體的潛能被極大地調動起來,氣血奔涌怒髮衝冠,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無比磅礴的力量。

他是鐵了心要把寧成殺死在這裡,不光是為了西田章的囑咐,為了奪取西田家族巨額資產。更重要的是。淺野洋田有一種可怕的預感,對面這個年輕人要是再假以時日,一定會成為沃桑修真界的強敵!

為了以後的日子著想,淺野洋田不惜動用自己的潛力,拼著這一場硬仗打完之後要休養一年半載的時間,也要把寧成斃於掌下!

寧成這回學聰明了,不敢再硬碰硬地和這傢伙直剛,而是和對方兜起了圈子。

他的身法極為靈動,像一隻靈活的猴子一樣,閃轉騰挪,跳躍之間躲過淺野洋田的攻擊,還時不時地趁著對方出手之間的空隙,進行還擊,惹得淺野洋田狂怒不已,手上更加了幾分力氣。

「小子,不要跑,過來和老夫對上一掌!」

「呵呵,老頭子,來追我啊,來追我啊,追上就把你XXOO……」寧成回頭冷笑。

但心裡卻是無比焦急,這都跑了八圈兒了,淺野洋田這老傢伙的力氣也沒有減退的時候,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小子,你再這麼跑下去,我可要讓人直接殺死西田慶介了!」淺野洋田止住腳步,聲音中透著冰冷。

寧成無可奈何地回過頭來:「打就打,怕你不成?」說著一掌劈出,真氣如刀切向淺野洋田的脖子。

哪知道對方竟然毫不躲避,寧成的手掌氣刀觸到他的身體,只是發出一聲響亮的聲音,像是碰到了一塊金屬。

「我去,刀槍不入,這是金剛罩鐵布衫么?」寧成吃驚不小。

淺野洋田獰笑一聲:「小子,今天讓你開開眼,華夏功夫不過爾爾!」

「大乘爆」運用到極致,身體堅硬如鐵,別說手掌了,就連鋼刀砍上去也不過是一道白印子。

淺野洋田有這個底氣,他威風凜凜地站在那裡,陽光恰好照在身體上,好像鍍上了一層金邊。 看著淺野洋田這個樣子,台上寧成一方的人,紛紛臉色發白,身體如同墜入冰底。

本來還抱著一層希望,盼著寧成可以戰勝淺野洋田。可是現在這個樣子,對方已經成了一個人形怪物,又怎麼能打的過?

武井杏也是暗自跺腳,暗怪自己事先的情報工作沒有做到位,摸不清淺野洋田的實底。

「刀槍不入?」寧成把神水的瓶子扔到台下,咧了咧嘴無奈苦笑。

這架還怎麼打?

時間容不得他多想,淺野洋田的攻擊又暴風驟雨般襲擊過來,寧成左躲右閃,身子好像大海中的一條船,隨時都有被大浪打入海底的危險。

都磕了三瓶神水了,寧成感到身體有些用力過猛之後的虛脫,但淺野洋田還是像一塊大石頭一樣,紋絲不動。

大乘爆的威力巨大,在於它並不是那種傳統意義上的硬氣功。

硬氣功再厲害,也不過是肉體凡胎,總有弱點。

但淺野洋田現在是把全身的真力,通過功力激發出來,遍布到身體表面。形成一個類似於雞蛋外殼一樣的防禦,無論哪一點受力,全身的真氣就會立即生出感應。

除非用重機槍和機關炮掃射,別無它法。

「難道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么?」寧成有些絕望地想道。他的左肩上被掌風掃過,衣服破成碎片,滲出血水。

「仙師,找他的命門!」武井杏靈機一動,張口大喊。

「命門?」寧成眼睛一亮,腦中靈光一閃。

對啊,淺野洋田現在就是個大氣球,總有他充氣放氣的地方!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