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個收納盒是怎麼固定的呢?”曲林靜還是有些不解。

“就用那一根鋼絲啊!”蔡華奕表情愉悅的看着曲林靜,“把鋼絲穿過收納盒一邊的搭扣,然後繞着那個‘女’孩子的脖子一圈,再從另一邊的搭扣穿過去……這不就固定住了嗎?外面再多罩幾層塑料袋……”

“爲了一隻手,你竟然殺了一個人!”曲林靜還是不可思議的看着蔡華奕。在她心裏,蔡華奕這樣一個長得這麼帥氣,聽那個法醫說又很有才華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又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因爲喜歡啊!”蔡華奕一臉明媚的看着她。

“喜歡?”曲林靜覺得更加的不可置信,“殺人可是要償命的!” “我愛之如命!”蔡華奕輕輕的‘舔’了‘舔’嘴‘脣’,“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完完全全的變成自己的東西之後,那一種極大的滿足感……”

“你根本就是個變態!”釋彌夜猛地站起來,“太噁心了!你只是單純的喜歡就算了!可是,你竟然吃人‘肉’!”

“吃人‘肉’的,這個世界上難道只有我一個嗎?”蔡華奕一臉無辜的看着釋彌夜,“狼、熊,還有好多好多的動物,他們不都吃人‘肉’嗎?”

“你竟然把自己比作畜生!”

蔡華奕的嘴角揚得更高了:“我以爲你會罵我連畜生都不如呢!”

“小夜,冷靜點!”葉局長拉了她一把。 *79小說&

釋彌夜這才強壓下自己的火氣,又坐了下來。

“你很有趣。”蔡華奕一臉神祕的看着她。

“怎麼個有趣法?”釋彌夜生硬的問道。

“如果我想要一個繼承的話,孩子的媽媽我一定會選擇你。”蔡華奕漂亮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邪魅,“你放心,我對我的‘女’人一定會非常的忠誠。事實上,我還是個處男。”

“你這個瘋子!”釋彌夜已經完全‘激’動到不能自持了。她一拍桌子,猛地又站了起來,葉局長拉都沒拉住,“你這個瘋子!瘋子!”

“喂!”曲林靜擔憂的看了釋彌夜一眼。她從來沒有見過釋彌夜這麼情緒失控過,“你沒事吧!”

“我沒事!”釋彌夜煩躁的開口,“你們慢慢問吧,我出去透透氣。”

釋彌夜情緒不穩,葉局長也擔心她受到蔡華奕的刺‘激’,會對她的心理上造成影響,便也點了點頭:“那好,曲小姐,你陪小夜去散散心吧!”

釋彌夜也沒有管那麼多,扭頭就走了。曲林靜趕緊跟了上去。

“喂!你這是怎麼了?”走出了公安局,曲林靜才伸手拉住了她。

“我想不通。”釋彌夜苦笑了一聲,“蔡華奕怎麼可以這麼冷靜!冷靜得好像那些事情完全都不是他做的一樣!冷靜得好像他做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冷靜得好像完全不把生命當回事一樣——不管是他殺死的那些人的,還是他自己的。”

“他本來就是一個心理變態的人!”曲林靜輕聲安慰。

“他就沒有一點負罪感嗎?他就一點不懂得懺悔嗎?他就沒有一點憐憫心嗎?”釋彌夜重重的一腳踢在路邊的‘花’壇上,“林銘才六歲!你沒看到林銘被泡在福爾馬林溶液裏的樣子……難道他沒有父母親人嗎?難道他就沒有想過失去家人的悲痛嗎?”

釋彌夜又冷笑起來:“愛之如命?好一個愛之如命!虛僞!他自己的手比關嘉瑞的漂亮百倍,他怎麼不砍下自己的手來泡着?”

曲林靜的嘴角‘抽’了‘抽’。

“把自己的命與那些死物劃成等值,那他的命又能值多少錢?”釋彌夜重重的哼了一聲,“反正凶手我也抓住了,對於之後的審訊、審判什麼的,我不想管了!也不關我的事了!免得又噁心自己!”

“怎麼也要給葉局長他們打個招呼吧!”曲林靜也有些無奈。

“跟前面的值班警察說一聲就是了!”釋彌夜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才讓心裏的憤怒和悲哀淡了幾分。

回到家裏,釋彌夜躺到‘牀’上就開始呼呼大睡,她因爲蔡華奕的事情一直都沒怎麼睡好,現在兇手抓住了,她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最主要的是,兇手一直完全沒有一點懺悔的態度讓釋彌夜實在是氣憤難平,所以乾脆‘蒙’頭大睡。

曲林靜倒是對蔡華奕的作案手法很感興趣,所以在公安局的時候就再三叮囑詢問結果出來了一定要給她打電話,所以一直在邊上網邊等電話。

等到天都黑了,劉安娜都開始做飯了,曲林靜的手機鈴聲才響了起來。

電話一響,釋彌夜立刻就被驚醒了。

“喂!結果出來了?”曲林靜很興奮。

電話是葉局長親自打的。他的語氣很是沉重:“沒錯,蔡華奕已經把事情全部都‘交’代清楚了——他一直用着很優雅的口‘吻’訴說,就好像在講一個血腥的童話故事一樣,把他怎麼綁走那些人,又是怎麼殺死那些人,又是怎麼把他們的屍體做成各種各樣的標本的——這整個的過程,都說了。”葉局長又頓了頓,“在中間還非常平靜的說了他的一日三餐……訴說的口‘吻’相當的自然,就好像他每天中午吃的是美味的法國牛排,而不是人‘肉’一樣。”

曲林靜乾嘔了一下,趕緊制止了葉局長想要繼續往下說的念頭:“這個還是別講了,我就想知道,他到底都是怎麼把那些人抓走的,又是到底抓走了多少人。”

葉局長苦笑了一聲:“多少人?蔡華奕自己都不記得了!他只記得,他從上個月月中的時候就做好了決定,開始在大街上找那些沒人注意的流‘浪’漢和乞討者,並用他們的內臟製作標本。可是之後蔡華奕還是不滿足,他想要做肢體標本,可是那些人的體形都不好,所以,蔡華奕便開着車漫無目的的在白原市各處遊‘蕩’,最後,終於讓他發現了一個目標。”

“是,程曉雪?”

葉局長點了點頭:“是的,因爲是冬天,程曉雪穿着緊身彈力‘褲’,蔡華奕一眼就看中了她的‘腿’型。”

蔡華奕注意到程曉雪是星期五的下午,他碰巧開車從程曉雪的學校‘門’口經過,正好看到程曉雪從學校裏面出來。程曉雪雖然才十三歲,但是個子卻長得很高了,特別是兩條‘腿’,筆直而且修長,完全沒有一點變形。

蔡華奕當時就被‘迷’住了,隨後開着車到了路邊,等到程曉雪上了那輛公‘交’車,纔有尾行而去。

蔡華奕當時並沒有什麼忐忑或者是害怕的心情,他非常冷靜的在思考,到底要用什麼辦法,才能把這個被自己看中的‘女’孩子抓走,而不會留下什麼證據被警察抓住。

等到程曉雪下了公‘交’車,並一路步行到了地鐵站,蔡華奕才把汽車停在附近,看着程曉雪進了地鐵站,一個計劃在蔡華奕的心裏漸漸成形。

在星期天的中午,蔡華奕就開始在地鐵‘門’口等。到四點多的時候,程曉雪終於從地鐵站裏出來了。蔡華奕立刻開車倒回到前面一站,等到了那路公‘交’車,乘了上去。果不其然,程曉雪上了這輛公‘交’車。

車裏人很多,程曉雪一上來,就被擠到蔡華奕的身邊,甚至在一個急剎車的時候,程曉雪差點摔倒,還是蔡華奕拽了她一把。

程曉雪一扭頭看到蔡華奕的時候,臉立刻就紅了。

現在的孩子都比較早熟,十三歲正好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又懵懵懂懂的,只是看着漂亮的蔡華奕,程曉雪的臉就燒得跟大蘋果一樣了。

蔡華奕關切的詢問讓程曉雪的心怦怦直跳,一路上,她不斷的偷偷的去瞄蔡華奕,看着他那張漂亮的臉,程曉雪就覺得一陣暈眩。

公‘交’車過了幾站,蔡華奕‘摸’出手機來看了看時間,又把手機放回了兜裏。到了下一站,蔡華奕下車了。

看着車‘門’被關上,程曉雪的心裏有些失落,腳一動,就發現自己踢到了什麼東西。她一看,立刻就呆了呆。

那是蔡華奕的手機,他故意遺落在公‘交’車上的手機。因爲剛剛見過蔡華奕掏出手機來看時間,程曉雪立刻就認了出來,她趕緊撿起地上的手機,決定等着蔡華奕的來聯繫自己。

沒一會,電話就打來了。

程曉雪聽從了電話裏面蔡華奕的話,在下一個站下了車,往前面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站在捷達車旁邊的蔡華奕。

蔡華奕對她送還手機的行爲表示了感謝,並且請她乘坐自己的車子,讓自己送她去學校。

看着蔡華奕彬彬有禮的爲她打開車後座的‘門’,程曉雪心裏猶如小鹿‘亂’撞,羞答答的就坐了進去。誰知道剛一坐進去,蔡華奕就用噴灑了乙醚的手帕把她‘迷’暈了。

聽完了電話裏葉局長的敘述,釋彌夜沉默了好一會:“難怪一路上都找不到任何的證據,原來是程曉雪自己走進狼窩的。”

葉局長嘆了口氣:“至於郭雨燕,那就更簡單了,蔡華奕只是在網吧的後‘門’處說尋找錢包,因爲自己的手機沒有電了,借剛上了廁所的郭雨燕的手機照明。郭雨燕同樣也被美‘色’所‘迷’,便提議幫着尋找……然後在網吧後‘門’的樓下被蔡華奕直接‘迷’暈了帶走。據蔡華奕自己‘交’代,他是在江寧區的路上,看到郭雨燕和她同學從學校裏面翻圍牆出來的。他看中的,是郭雨燕的骨骼。郭雨燕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身材相當的好,蔡華奕當時就想要把她做‘成’人體骨骼標本,所以也一路尾行,看到他們進了網吧,他立刻就去觀察了一下網吧周圍的地形,然後把車停到了網吧的後面,從網吧後面的梯子上去,一直在等待郭雨燕上廁所的時機。”

“這個蔡華奕,真的是個犯罪天才!”曲林靜不可思議的搖着頭,“他究竟是怎麼在那麼短的時候想到那些辦法的啊!完全沒有被網吧的監控器拍到!實在是太可怕了!”

“無恥!喪心病狂!”釋彌夜咬着牙,“那蔡華奕有沒有說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吃人‘肉’的?”

“他說也就是上個星期的事情,他在解剖一具屍體的時候,突然就想,人‘肉’吃起來到底是什麼味道,然後他便用尋常的做法烹飪了一下……結果不盡人意。於是閒暇之餘,蔡華奕倒也開始了研究人‘肉’到底怎麼做纔會比較好吃,並且也確定了人的身體到底哪幾個部位最美味……”

“別,別說了!”曲林靜臉‘色’煞白。

“所以他認爲不好吃的部位,就惡趣味的拼裝到了一起?”釋彌夜一臉的憎惡和憤怒,“他的客廳和臥室裏那麼的乾淨整潔,爲什麼衛生間會‘弄’成那個樣子?”

“大概也是他的惡趣味吧!”一說到衛生間,葉局長的心裏也有些煩躁了,“然後就是林銘。蔡華奕一直都想要找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所以有事沒事就在各個小學裏轉悠。那天正好是體育課,林銘在休息的時候一個人去廁所,回來的時候就被在學校外面蔡華奕看到了。蔡華奕當時就把車停在鐵欄杆的外面,他藉口問路,就把林銘騙到了那邊,然後對林銘實施了麻醉,再翻入鐵欄杆內,把林銘抱了出來。”

“然後一路從城南小學到了白原大學‘門’口,就發現了陳艾清?”

“距蔡華奕自己說的,他在處理了郭雨燕之後,發現郭雨燕不是處‘女’,覺得這樣一來,自己製作的骨骼標本也有瑕疵……”

曲林靜的嘴角‘抽’了‘抽’:“他不是製作骨骼標本嗎?這跟是不是處‘女’有什麼關係?”

“大概就是心裏上的潔癖吧!”葉局長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那什麼時候對蔡華奕提起公訴?”釋彌夜冷哼一聲,“像他這種人,槍斃一萬次都不足爲過!”

葉局長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剛剛我們接到特別重案行動組的電話,說他們要接手蔡華奕。”

“什麼意思?”釋彌夜一怔。 “我接受了你的提議,向特別重案行動組提議,把周曉龍他們的案件推到蔡華奕的身上。 *79小說&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看了整個案件的報告之後,對蔡華奕很感興趣,便提出要接收蔡華奕,並且……”葉局長猶豫了一下,“並且說,如果小夜你有什麼意見的話,可以等明天上午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來了之後當面跟他們談。”

釋彌夜的臉沉了下來:“這個特別重案行動組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蔡華奕這樣的人還不足以被槍斃嗎?”

“我想,可能是特別重案行動組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吧!”葉局長苦笑了一聲,“雖然不知道特別重案行動組到底想要蔡華奕爲他們做什麼事情,但是……”

“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明天什麼時候來?”釋彌夜打斷了他的話。

“上午十點。”

“那好,明天上午我到公安局來!”釋彌夜冷着臉,“我倒是要看看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到底要怎麼爲蔡華奕開脫!”

曲林靜掛了電話,釋彌夜的眉頭反而又深鎖起來。

“怎麼了?”曲林靜有些好奇。

“難道蔡華奕有妖力?”釋彌夜偏着頭想了想,“可是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又是怎麼判斷一個人有沒有妖力的呢?”

“誰知道呢!”曲林靜聳聳肩,“明天去問了不就知道了?”

釋彌夜點了點頭:“那也只有這樣了。”

第二天一大早,釋彌夜和曲林靜就趕到了市公安局。

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還沒來,釋彌夜先去見了蔡華奕。

雖然在公安局裏呆了一晚上,但是蔡華奕還是跟昨天一樣,一點都沒有變。看到釋彌夜,他的嘴角就先微微一翹:“怎麼,看到我不發火了?”

“對你這種人發火簡直就是跟我自己過不去。”釋彌夜表情淡然的坐下。經過一晚上的調整,她的情緒倒是平緩了很多,“我只是想要問一下,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你自己身體上的變化的?”

“變化?”蔡華奕的眉頭一蹙,“你是指‘性’徵?”

釋彌夜一愣。難道她猜錯了?蔡華奕根本就沒有妖力?那他果真是像那個法醫所說的,是個真正的天才?

咳了一聲,釋彌夜又轉開了話題:“你爲什麼要把鍋裏的那個……的頭保存下來?”

“因爲我想讓兩種不同的標本出現在同一具身體上啊!”蔡華奕的目光裏閃過一絲得意,“你覺得,把身體變成白骨,只把頭用最先進的防腐技術保存下來,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嗎?”

釋彌夜面無表情:“你果然是個瘋子。”

蔡華奕又輕笑起來:“瘋子就瘋子,我從來沒覺得做瘋子有什麼不好的。”

釋彌夜又沉默了一下:“蔡華奕,你的罪行足夠槍斃幾百次了。”

“我知道。”蔡華奕一臉的淡然,好像這說的不是自己一樣。

“既然知道,你爲什麼還要這樣做!”

蔡華奕偏了偏頭:“我說過,我喜歡啊!我願意付出一切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愛之如命!”釋彌夜完全無法理解蔡華奕的想法,“可是你怎麼能爲了你個人的喜歡,去傷害那麼多無辜的人!”

“豬狗牛羊有罪嗎?人類還不是要殺害他們?”蔡華奕慵懶的靠在椅背上,“人類在本質上跟豬狗牛羊是樣的。普通人類凌駕在豬狗牛羊之上,而我,不過是自我感覺凌駕在普通人類之上而已。”

釋彌夜又沉默了,好半晌才慢慢的開口:“蔡華奕,你知道你要被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的事情嗎?”

“是嗎?”蔡華奕還是一副不上心的樣子。

“在那個地方,你才能真正看到凌駕在普通人類之上的人類。如果你真的能活下來,也許以後你還能看到凌駕在人類之上的……非人類。”

蔡華奕眼神一凝。他若有所思的看了釋彌夜一眼:“或許,你其實也是凌駕在普通人類之上的人類?”

“我的確不是普通人類,但是我卻從來沒有認爲自己是凌駕在普通人類之上的。”釋彌夜淡淡一笑,“我倒是沒有想到,你自我感覺‘挺’良好的。”

蔡華奕沒有反駁釋彌夜的話,反而又開口詢問:“那你所謂的非人類,到底又是指的什麼?”

“我沒有義務告訴你。”釋彌夜悠然的坐在蔡華奕對面,“我只能說,我今天到這裏來,不過是想要陪你一起等那個地方來的人,然後向他們討一個說法而已。”

她又瞥了蔡華奕一眼:“像你這種人,憑什麼不直接處死?”

蔡華奕嘴角一勾:“跟你一樣,我也很好奇。”

釋彌夜最反感的就是蔡華奕的這種態度,一種好像不把別人當回事,也不把自己當回事的態度。

曲林靜一直坐在釋彌夜的身邊,好奇的打量着蔡華奕。

察覺到曲林靜的目光,蔡華奕扭過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曲林靜立刻瑟縮了一下。

“起初我還很奇怪,爲什麼警察問案的時候,會有兩個‘女’孩子在,沒想到你們都不是普通人類。”

“如果早知道白原市有我們這些人,你還會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曲林靜大着膽子問了一句。

“爲什麼不呢?”蔡華奕嘴角又是一勾,“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歡做、想做的事情。”

“曲小姐,別跟這個人說了,這個人純粹就是冥頑不靈。”

蔡華奕立刻輕笑起來。

沒多久,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就來了。

出乎釋彌夜的意料,來的四個人,領頭的竟然是林正偉。

“釋彌夜同學,你好啊!”林正偉走進監禁室,沒有理會一臉興趣的看着他的蔡華奕,反而笑眯眯的跟釋彌夜打招呼。

“我沒有辦法干涉你們的做法,但是我想問你幾個問題。”釋彌夜也沒有理會蔡華奕,只是頂着林正偉。

“釋彌夜同學,你請問。”

“第一,爲什麼你們要接手蔡華奕;第二,你們準備怎麼處理蔡華奕;”釋彌夜瞥了一眼翹着嘴角的蔡華奕,“我就這兩個問題。”

“蔡華奕的技術的確是值得稱道的。”林正偉意味深長的看了蔡華奕一眼,“我們是要把他終生監禁。”

“那天法醫小隊的隊長說的話我也聽到了。誠然,蔡華奕的技術的確是頂尖的。可是就這麼讓他活着,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釋彌夜同學,我‘門’是想要他儘自己的力量爲國家辦事。這也是他贖罪的方式……”

“等等。”蔡華奕突然就開口,見兩人都把視線投向了他,他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我想說,你們說的那個地方,我並不願意去。”

這下釋彌夜和林正偉都傻眼了。

“爲什麼要我去那個地方呢?”蔡華奕託着下巴,“終身監禁啊?我不喜歡。”

“可是你知道嗎?如果你去那裏,你在這裏可是要被槍斃的!”曲林靜不可置信的看着蔡華奕。

“我會不顧一切的去做我喜歡做的事情,可是若是我不想做的事情,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去做的。”蔡華奕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

他的態度倒是讓釋彌夜對他有點刮目相看了。

蔡華奕的這個態度顯然也出乎了林正偉的意料。他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開口了:“我知道你喜歡做的是什麼。只要你去了那裏,你就能隨時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哦?”蔡華奕眉一挑,“難道不是把我關起來,想到我的時候就把我牽出來溜一圈?”

噗——曲林靜笑了出來。

“你將被編入研究隊。”林正偉嚴肅的看着他,“但是跟別的研究隊的成員不同的是,你是沒有自由的,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出現在地面之上。可以必須隨時隨地的去研究各種屍體、肢體、器官……”

“我答應你。”蔡華奕嘴角浮起了一抹嘲諷,“若是你早點來跟我說有這麼一個地方,有足夠的屍體給我研究的畫,我想,我大概也不會殺那些人了。”

“藉口。”釋彌夜面無表情的‘插’了一句。

林正偉很乾脆的無視了她:“蔡華奕,除了這些之外,我們對外會宣佈你被執行了槍決,另外,可能會有幾起案件加在你身上……”

“無所謂。”蔡華奕一聳肩,“我所關心的,只是我能不能去做我喜歡做的事情。”

“當然可以。”林正偉斟酌了一下,“如果你表現得好,又立了大功的畫,也可以獲得適量的減刑的機會。”

“難道是無期變有期?”釋彌夜略帶了些諷刺的開口。

“不,我們對蔡華奕一開始的判刑就是有期。”

“什麼?”釋彌夜倏的站了起來。

“有期徒刑五百五十年。”林正偉一攤手。

蔡華奕又輕笑了一聲:“五百五十年?在場這麼多人,誰能活那麼久?”

釋彌夜嘴角輕輕的‘抽’了一下。照白魅的說法,她好像是能活那麼長時間的。

蔡華奕立刻就察覺到了釋彌夜的表情變化:“哦,是你啊!那真希望的出來的時候,還能再見到你。”

“我嫩活那麼久,不代表你也能活那麼久!”釋彌夜看都沒看他一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