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不相信,你次次都能這麼好運,肖詩雅在心裡,惡毒的想著。

路紫蘇笑著看向馮麗:"馮姐,其實,這份工作,除了今天的這點不愉快之外,我都乾的挺開心的,我也不想頻繁跳槽,我想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如果別人不相信我的能力,我就努力去證明我自己,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我自己!"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木兮用命令的語氣跟紀澌鈞說話,偷偷留意紀澌鈞的反應,賴毓媛看到紀澌鈞眼裡並沒有生氣,反而是心甘情願跟了出去。

一物降一物這個道理,賴毓媛是懂了。

算了,現在就算是紀澌鈞和木兮結婚生孩子都跟她沒關係,她的目標是紀優陽,賴毓媛低著頭繼續看手裡的東西。

木兮剛從病房出來就遇到回來的尋夏。

「嫂子,你來給澌鈞哥送飯嗎?」目光看了眼出來的男人。

「不是,我跟他有點事要說,那我先走了。」

哪怕她逐漸對紀澌鈞已經失去了結婚的興趣,可也由不得木兮用這種口氣說紀澌鈞,這個木兮實在是太過分了,就在尋夏要拉住紀澌鈞,不讓紀澌鈞走的時候,紀澌鈞已經率先跟了過去。

「澌鈞哥。」

不怪尋夏會生氣,剛剛木兮跟尋夏說話的時候,好像態度有些強硬,「你去照顧媽。」

紀澌鈞都看到她生氣了,居然還護著木兮,真是氣死人了!

尋夏冷哼一聲後轉身進了病房。

站在垃圾桶旁邊,低頭吃飯的費亦行,一手拿筷子,一手捧著手機追小說。

看到精彩部份的費亦行,激動到將筷子用力插在肉上面,「這個老毒婦,居然敢欺負我的女主!饒不了你!」 萬界軍武系統 立刻在讀者群里,用變聲器發語音艾特群主。

語音發出去以後,費亦行還點開語音聽了一遍,一聲尖銳語速飛快的蘿莉嗓音響起,「大大,你不寫死這個老毒婦,我就絕食一天。」

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傳來一聲輕咳聲:「咳咳……」

費亦行回頭就望見木兮和紀澌鈞一前一後走來,「紀總,太太。」臉色尷尬的費亦行趕緊端起放在垃圾桶蓋上面的飯盒。

「我跟紀總有話要說。」

明白,「那我先去病房那邊。」實在是太丟臉了,居然讓紀總和太太看到他偷看小說的一面。

木兮點了點頭,目送著費亦行離去的目光注意到某人一直在盯著她看,回眸的木兮對上男人投遞過來的視線。

紀澌鈞感覺自己之前對木兮做的事情,似乎一點都沒效果,紀澌鈞深呼吸一口氣,故意用不耐煩的語氣跟木兮說話:「我不是讓你留在江山一號嗎?你為什麼還要過來?」

聽聽紀澌鈞對她說話的語氣,簡直是可疑到極點了,還為什麼呢,幹嘛不幹脆直接沖著她罵一頓。

木兮把手裡的飯盒遞給紀澌鈞,「我讓孫嬸給你熬了雞湯,趁熱喝了吧。」

「我已經吃過了。」紀澌鈞知道木兮不喜歡他抽煙,故意當著木兮的面掏出煙盒,點了一根煙,隨後肆無忌憚的抽起來。

此時的紀澌鈞,在她眼裡,就像青春期里叛逆的孩子一樣,故意在做一些她不喜歡的事情。

木兮將雞湯放在凳子上,隨後繞過紀澌鈞,一把奪走他手裡的煙,將煙丟到地上后,在她用手將紀澌鈞推到牆壁上時,路過的腳步將煙頭踩滅。

「咚。」 武林壕俠傳 隨著男人的後背撞到牆壁上發出一聲沉悶的碰撞聲。

站在男人身前的女人,扣住男人的後腦勺,堵上他的唇瓣。

和她在一起那麼久,第一次見她如此霸道的紀澌鈞,被震驚住了。

此時對面的大樓,一群拿著望眼鏡在觀看的人,異口同聲發出一聲:「太太可真霸道。」

木小寶立即用手蓋住一旁呂鋥凉的眼睛,「全都把眼睛給我閉上,誰要敢亂看,戳瞎你們的狗眼!」

一群保鏢紛紛回頭,誰也不敢看。

在呂鋥凉也回頭后,翹著二郎腿坐在高腳凳的木小寶,放下另外一條腿,兩隻腳踩著高腳凳放腳的地方,身子往前移動。

近一點,看的也清一些。

重生影後有空間 沒想到,媽咪居然也會有那麼帥氣的時候。

看來,很多時候老紀還是挺辛苦的,因為媽咪那麼霸道,老紀在背地裡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轉身的呂鋥凉瞥了眼旁邊屁股都快離開凳子的木小寶,「寶少爺,小孩子看這種東西不太好吧?」

深呼吸一口氣再發出的嘆息聲帶著一絲的尖銳,「哎,如果讓老紀知道,你偷偷帶著我出來,也不知道老紀會不會生氣讓老馮打你屁股呢?」

「寶少爺,我沒做過。」

「你做沒做過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剛剛偷看到我媽咪和老紀親親,就沖著這一點,老紀會讓老馮把你屁股打成用油炸開的花火腿。」

這年紀輕輕,就慣用威脅人的手段,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得罪不起,算了當他沒說過。

被木兮堵在牆壁上強吻的男人,那獨自承受一天的壓力,讓他在觸碰到來自木兮的溫暖時,瞬間敗陣下來,一個轉身把人抵在牆壁上。

他雜亂無章中帶著著急的深吻,間接泄露了他內心的情緒,那緊閉的雙眼,就像是讓木兮近距離觀察到他內心那扇緊閉的大門。

他的病情,還有母親的事情,就像是一顆顆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大石頭,如今好不容易能找到一個地方放下這塊大石頭,他早就忘記了自己該讓木兮對他失望的事情。

吻的太投入的男人,壓到了木兮后腰的傷,痛到木兮咬傷了紀澌鈞的唇瓣。

在紀澌鈞的唇瓣離開后,木兮側著臉,搭在紀澌鈞肩膀的手滑落到自己后腰刺痛的地方,「嗯哼。」

「兮兮,怎麼了,哪兒不舒服了?」男人臉色緊張把木兮從頭到腳打量一遍。

他不經意間對自己流露的緊張關懷,再一次證實了木兮的猜測,知道紀澌鈞擔心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受傷了,木兮故意甩開紀澌鈞的手,讓紀澌鈞著急,「我沒事。」

木兮頭低低,手還在身後放著,她剛剛痛到身體都抽搐了一下,現在卻不肯告訴她那兒受傷了,讓紀澌鈞很擔心,紀澌鈞抓住木兮的胳膊,「兮兮,給我看看,哪兒受傷了?」

「不用了,你照顧你媽吧,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木兮推開紀澌鈞后,快步離開,她就不信了,自己這一招還不能把紀澌鈞引回江山一號,等回到江山一號,關上房門了,她自然有辦法對付紀澌鈞。

在木兮掙脫他的手,跑著離開后,木楞在原地的紀澌鈞望著離去的背影。

他這麼做,真的是對的么?

可他的兮兮受傷了。

他也許該暫停一下進度,先關心她的傷勢。

可是,如果他追過去了,先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他不能讓他的小丫頭,因為失去他而痛苦一輩子。

舉步難移的紀澌鈞,坐下后,一臉愧疚和無奈,而此時,一旁的東西引起他的注意。

紀澌鈞拿過東西,打開飯盒后,第一層,放著一份白飯,上面有用切成細條的紅蘿蔔擺成的一行字「鈞哥我愛你」。

男人的身體隨著鈞哥二字,一點點僵硬。

他的兮兮,喊他做鈞哥了。

哪怕不是親耳聽見,可是這兩個字對他來說,有多重要只有他自己知道。

望著這兩個字,眼眶濕潤的紀澌鈞,低著頭將臉埋入了掌心,在掌心深處,無人看得見的地方,沒有抽泣聲,任由著眼淚流過每一根指縫。

他曾經失去過她,如今,她要回到他的身邊了,可他,卻再一次要把她推開,這一次,要真是推開了,或許,他的兮兮就真的走了,不會再回到他身邊了。

透過望眼鏡,木小寶還是第一次看到紀澌鈞這副模樣,在紀澌鈞擦眼淚的時候,木小寶的心裡酸酸的,他要回去問媽咪,到底跟老紀說了什麼,為什麼要讓老紀掉眼淚!

「咱們回去吧。」他不能讓別人看到老紀掉眼淚的樣子。

「是。」下一回,他再也不跟木小寶出來了,這種要命的活,還是交給許衛干吧。

……

三環別墅。

回到住所,高博文摟著方朵在嬰兒房看東西。

「文哥,這個顏色會不會太男孩子了?」

「不會,男女都適合用,你要不喜歡,明天我讓人換別的顏色。」

看著這個對自己處處遷就的高博文,方朵一臉幸福靠在高博文懷裡,此時旁邊傳來的敲門聲,並未打斷沉醉在幸福之中的方朵,緊扣住高博文手指,將他的手拉到自己小腹上,一起感受這個美好的時刻。

高博文低頭親吻方朵臉頰時,餘光望著門口那邊,「什麼事?」

「東家來了。」

感覺到手上有異樣的動作,垂落的目光望著那立即從他手背上彈起的手掌,「朵兒,我有客人來了,你先回房休息吧。」

剛剛還沉醉於幸福的心,如今卻被這個到來的人嚇到凌亂不安,「好。」幸好,高博文從來不在那些人面前多提她的事情,否則她真害怕,東家會察覺到什麼。

在高博文抽回手,讓方朵離開那一刻,高博文感覺到了,方朵那一下子就被汗水打濕的後背,望著離去時,連動作都不自然的方朵,高博文直直盯著前方的目光思索數秒后便收回。

方朵離開片刻后,高博文才出去見紀優陽。

到了一樓客廳,瞧見正站在落地窗旁邊不知道在看什麼的紀優陽。

「Augus,怎麼來,也不提前打聲招呼?」

站在紀優陽不遠處的方秦對著過來的高博文點了點頭。

「聽說沈呈在這裡做客,我過來看看。」

「這事,說來話長,我們到書房談。」

為什麼要到書房談?

這個高博文到底想搞什麼?「好。」

在前面領路的高博文,沖著杜東使眼色,看懂的杜東先行一步。

跟著紀優陽上樓的方秦,在二樓的廊道注意到一個身影,回頭就望見進房的方朵。

紀優陽進了書房后,高博文看到方秦頻頻回頭,笑著問了句:「怎麼了?」

「只是覺得高社長這裡裝修不錯,所以多看了幾眼。」

「謝謝誇獎。」說完后高博文進了書房。

進到書房后,紀優陽以最快的速度將書房打量一遍,走到書桌旁邊,靠著書桌站的時候,撿起桌上的東西翻閱,「我說文哥啊,沒想到,你平時那麼忙,還有空看這些書,難怪我爸經常誇獎你,說你是他身邊最有上進心的人。」

「現在競爭那麼激烈,如果我還不把時間花在這上面,恐怕要不了多久,我就會被人取代了吧?」

素來驕傲自大的高博文,今日居然用這種形容詞來描述自己,看來沈呈一事沒那麼簡單,「誰有這個能力取代你的位置。」

「危機意識不能沒,就像這一次,沈呈的事情,沈董就很擔心。」

「擔心?擔心什麼?」紀優陽繞過書桌,一屁股坐在高博文的位置。

高博文雙手落在書桌上,撐著身子望著對面的紀優陽,「擔心,沈呈會教唆你,讓你拒絕把股權交給沈董。」高博文的目光在挪向紀優陽時,不自覺掠過某個角落。 路紫蘇的拒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是,卻在馮麗的預料之內。

馮麗笑著看向路紫蘇:"你這個傻姑娘,我就知道你會拒絕我的好意,只不過,姐相信你,肯定能證明自己的能力,好好乾吧,姐希望下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已經完成一次完美的脫變!"

路紫蘇重重的點頭:"嗯嗯,姐,我一定會努力的,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麼難走,我一定會咬著牙走下去!"

馮麗笑著點點頭,告別路紫蘇,離開了售車大廳。

有了馮麗的解圍,路紫蘇的人氣,一下子高了起來。

馮麗一走,眾人都圍過來,巴結的問路紫蘇,平時是怎麼跟客戶維護關係的。

肖詩雅冷冷的看著路紫蘇,她冷哼了一聲,生氣的看了一旁的劉萌萌:"還不自己去辭職,怎麼?真的連最後一點臉都不要了,想讓我開除你嗎?"

劉萌萌哭著點了點頭,轉身跑開。

肖詩雅狠狠的瞪了一眼路紫蘇,生氣的轉身離開。

路紫蘇看著劉萌萌的背影,只能無奈的嘆口氣。

這場鬧劇落幕,一切慢慢平靜下來。

肖詩雅這兩天,也識時務的沒有去招惹路紫蘇。

公司里的人,對路紫蘇也很熱情,也沒有人敢明目張胆的,再去搶路紫蘇的客戶。

路紫蘇的業績,一下子上來了。

肖詩雅看的牙痒痒,尤其是,每次雲逸來接路紫蘇的時候,她過去,想要跟雲逸說兩句話,都被雲逸冷冷的拒絕了。

肖詩雅心中暗恨不已。

這天,她剛上完廁所,打算從隔間里出來,結果,她聽到外面有打電話的聲音。

仔細一聽,可不是路紫蘇在打電話嘛!

肖詩雅心裡冷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啊,這麼巧!

她的耳朵貼在門上,聽到路紫蘇的笑聲。

"方同林啊,你最近神神秘秘的幹嘛呢,還不聯繫我,今天中午,我們一起吃個飯吧,到時候,我再叫上凝煙,只不過,水如煙也在臨海市這邊,凝煙估計過不來!"

不知道對話說了什麼,路紫蘇又是一陣輕笑。

"我們兩個人,就我們兩個人吃啊,怕什麼,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說了,就當是我謝謝你上次的救命之恩吧!不要再拒絕了,我們中午見!"

路紫蘇笑著說完,就掛了電話。

肖詩雅站在衛生間里,嘴角勾起一抹惡毒的笑意。

什麼身正不怕影子斜,全都是假的,如果有新設計的話,就算是你不怕影子斜,別人也會認為你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路紫蘇從衛生間出來,想了想,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給水凝煙打了一通電話。

雖然,在她心裡,覺得真的沒有什麼。

可是,若是被雲逸知道,他心裡應該不會高興吧!

他一直都很介意方同林,自己還是注意點的好。

電話通了。

路紫蘇聽見水凝煙的聲音:"紫蘇,怎麼了?"

路紫蘇低聲開口道:"是這樣的,中午我跟方同林約好,要一起吃飯,我們也好幾天沒有見面了,你也過來吧,我們到了地方,給你發位置!"

水凝煙點點頭:"行呢,今天中午我要送我堂妹去坐車,我送她上車后,我就過來!"

路紫蘇聽到水凝煙能來,她開心的點點頭:"好,那中午見!"

路紫蘇掛了電話,頓時高興不已。

方同林自從那次送她去醫院之後,就銷聲匿跡了,打電話也不接,發簡訊也不回。

微戀:我的男神有點不一樣 她今天好不容易打通電話,這傢伙才接聽了。

他同意了一起出來吃飯,這讓路紫蘇開心不已。

不是她貪心,她和方同林認識這麼多年,就算是她跟雲逸在一起,她也不想失去這一個朋友。

上次在酒吧的時候,她替水凝煙去上班,遇見那件事情,當時,方同林也用盡全力保護自己了。

只不過,他在臨海市,也只是個小公司的老闆,沒有什麼威望,認識他的人,也沒有幾個,他又不會打架,他能拼盡全力的護著自己,已經很不容易了。

可是,路紫蘇能清楚的感覺到,方同林自己過不了心裡那一關,他一直覺得,自己沒有保護好自己。

路紫蘇想跟方同林見面,好好說說,兩個人把心結化解。

他們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朋友。

路紫蘇收起手機,就轉身去工作了。

同一時間,肖詩雅辦公室。

肖詩雅笑的意味深長,撥通雲逸的電話。

雲逸接起來,聽到肖詩雅的聲音,他就想掛掉。

因為路紫蘇不喜歡肖詩雅,肖詩雅有時候,又有意為之,想要破壞他們的感情,這讓他也很是生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