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向立農很快就回復了他。

錢可以借,但是,他們茅山雖然有所盈利,但那些盈利用在日常開銷等方面,剩下的並不多了。也只能拿出幾十萬人民幣出來。

離那個兩億美元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還有誰可以借的?”他喃喃。

金靜說道:“那什麼……我家有幾萬塊錢,你要不要……”

斗篷少女也開口:“我可以幫你向神祕調查局申請。上次蘇婭出事,神祕調查局還虧欠你們一個情。或許能借出一部分國家的資金出來。”

秦陽的眼睛突然亮了:“你怎麼不早說。”

同時,他也看向金靜:“你就算了。說實話,我也不怎麼想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萬一那個陰陽師又針對你下手了,我對不起的人就更多了。”

金靜一挺胸,背老直了:“我可是警察,我怕什麼。”

“你不怕,你爸難道也不怕麼。”秦陽一句話就把她堵了回去,“不光這樣。裴青,還有護身符麼?再給她一個。平時都帶上。” 金靜縱然在平時認真努力,但那年紀畢竟還是不夠大,不夠成熟。有些事情她根本不明白,不是可以意氣用事的事情。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家庭。作爲一個人不是孤獨的,有時候必須要對自己的家庭負責。

非常無奈,但這樣的事情金靜被點到了,她就不能不承認。

父親就只有她唯一的一個女兒了。如果這個時候,她再出什麼什麼事,或者是父親再出什麼事情的話,對他們倆人來說,都會是致命的打擊。

我們往往會把最親最愛的人放在自己心裏最重要的位置,甚至於這個地位超過了自己。

而那個潛伏在黑暗中、露出鋒利獠牙狂笑的陰陽師,正是篤定了這一點,纔敢這麼肆無忌憚地做着這一切。

時間也不早了。

秦陽趴在病牀上,身體還是非常疼痛,但長時間的疼痛竟然讓他也感覺到了一絲麻木和習以爲常。

“你們也該回去了。這裏畢竟不是我家,沒法讓你們都住下。而且你們這麼多人,這房子住不下。”

秦陽正說着,徐詩雯就從外面走了進來,說道:“提供牀位給你住還要被你嫌棄這裏不夠大,秦陽,要不是我脾氣好,我這個沙包大的拳頭現在可就已經出現在你臉上了。”

秦陽連忙陪笑解釋自己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幾個意思?”徐詩雯下巴一擡,“你啊就是太嘴賤。要不是我心胸寬闊不跟你計較。真要遇到一些脾氣不夠好的,分分鐘就讓你滾出去。還住什麼,我這個破廟容不下你這尊大佛了。”

但確實時間也不早了。

“我說他們呢,在這裏杵着,也不提供什麼有用的事情,什麼都不管就這樣乾巴巴的站着是不是很多餘很煩?我幫你討回清靜呢。”

金靜聽着秦陽這話,當即被無語地翻白眼。

“看來你還有心情嘮嗑,虧我之前還擔心你會不會因爲一些多餘的情緒而受到影響。果然我的擔心就是多餘的。哼,走了。”

她轉身就走,旁邊的斗篷少女默默跟上。

臨走之前,斗篷少女還在皺着眉頭,似乎是在感應着什麼。她看上去很不舒服,秦陽有些擔心地問她沒事吧。

“沒事,長時間去預感總會感覺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斗篷少女看上去滿不在乎,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體會怎麼樣。

秦陽收起那絲假不正經,正色道:“身體是一切的本錢。小伊啊,你平時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素質的。不然以後是要吃大虧的。我們陰陽師這一脈,壽命短,那是因爲我們有時候會不惜消耗自己的壽命爲代價,也要讓惡鬼不再禍害陽間。想來你這種擁有窺探天機能力的,也是會有一定影響的。不要不放在心上。”

斗篷少女臉色微微一怔,似乎也沒想到秦陽會突然跟她說這些。

沉默了一會兒,最終她低低地說了一聲“我知道了”。

兩個姑娘走了。秦陽再次把目光看向還在這邊坐着的裴青。

兩個大老爺兒們面面相覷。

“她們都走了,你還打算留到過年啊?不用去跟你女朋友相親相愛了?”

見秦陽提起這個,裴青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他撓着後腦勺,憨憨地笑。

“你也知道這個事了啊。我跟你說,我真的覺得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就有那種……前世五百次的回眸只盼今生與你擦肩而過。啊啊啊,我的心當時就開始撲通撲通亂跳了。”

沒想到一提到那個女人,之前那一本正經的裴青也會蹦達成如今這歡脫的模樣。

話說裴青可真是在畫風崩壞上越走越遠。

“還前世五百次回眸……”秦陽不屑地發出了嗤聲,“輪迴這種東西,你上輩子已經喝了孟婆湯了,哪裏還記得……”

剛說話間,餘光瞥到了在旁邊默不作聲裝不存在的歸塵和鬼阿姨。

“咳咳……那什麼,既然都幾百上千次回眸了,那就趕緊回去吧。我都已經幫你做好女方家庭的思想工作了。到時候記得給我包紅包。”

裴青笑呵呵地說“好嘞,謝謝你啊”,然後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不是……爲什麼是我給你包紅包?份子錢你不打算出啊?”

秦陽如果現在可以,他很想雙手一攤,擺出無所謂的樣子。

但他不能,於是只能用表情來傳達這個意思:“我現在全部家產都已經拿過去給耗子抵押了。身無分文,你覺得我還有多餘的份子錢這種東西麼?”

裴青頓時收緊了表情:“沒事,我現在還沒打算結婚。等我要結婚的時候,姜家的這次危機肯定已經過去了。你的資產又會回來,到時候該給的還是要給。”

他很想來拍秦陽的肩,但看在他肩上那麼多傷的份上還是默默收回了手。

“那我也走了。有事微信、電話聯繫。”

秦陽擺擺手跟他道別。

很快,原本還顯得擁擠的病房,此刻就只剩下了一個人,兩個鬼。

“王大哥,你在幹什麼呢?現在這個時候,讓你在我這邊鎮場子,不會耽誤你送魂魄回陰間嗎?”

秦陽從剛纔開始就注意到了。歸塵一直站在角落,保持着一動不動的姿勢。要不是他本身就沒有實體,他這個樣子秦陽都要以爲他靈魂出竅了。

歸塵的眼珠子動了一下。

“無妨。”

房間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徐詩雯也已經回自己的房間睡下了。

秦陽刷着手機,關注着事情的後續變化。

果然很快,新聞熱點上面就更新出了新的內容。

而且,這次的內容很多。

除了姜浩澤親自迴應產品質量問題,他竟然還上微/博,錄製了一段視頻發佈出去,完美地利用了這種面向大衆的社交平臺,來第一時間讓大量的人民羣衆知道事情的真相。

除了這一點,他還發布了正式的消息,並且質監局也配合地發出了聲音。

▲ттκan ▲co

與此同時,影后顧雅希確認加盟尚宏百貨,爲尚宏百貨旗下的某品牌代言。

一時間讓衆人再次引發強烈關注。 顧雅希,她可是目前華夏娛樂圈內最頂尖的存在。

不光是因爲她的地位。她演的很多電影都被送到國際平臺,讓她一路收穫了好幾個影后的獎盃,還有她在被爆出與葉家大少爺葉梓涵相戀的時候,還非常坦誠地公開了他們之間的相遇、相識、相愛的故事。

確實,他們的感情非常美好。一時間,不少粉絲、路人都對她有了極大的好感。

雖然顧雅希的婚禮舉辦得比較低調,沒有拿來炒作。但大家也都知道並且表示理解。

後來,因爲已經結婚了的原因。顧雅希就越來越少地接劇,就算是代言,也是很少接。

畢竟到了她這個地位的影后,家庭美滿衣食無憂,根本不需要再接一些不重要的代言和劇本。

但是,現在她在這個時候表示加盟幫助姜浩澤。這裏麪包含了什麼意思,很多人一時間都衆說紛紜。

但大體上大家的聲音是一致的——顧雅希,或者說是知名菸草大亨葉家,公開表示支持姜浩澤。

大家比較好奇的是,爲什麼葉家會去支持姜浩澤這麼一個,頂多只能算是富二代的新商人。

一時間各種猜測都有,消息的離譜程度讓人啼笑皆非。

但至少大家都明白了一件事——姜浩澤說的話或許確實可信。

因爲女神是不會站錯隊伍的。

這個時候,就彰顯出了明星藝人的帶動作用。他們的存在實在是太有必要了。

而且,同樣在微/博有一個帶v認證的帳號的顧雅希還轉發了姜浩澤的那條微/博,並且溫柔大體地表示了鼓勵與信任。

她這邊也發佈了臨時通告。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她同時也跟大家說了自己已經懷孕的事情。

“那麼想問一下顧雅希,實際上相信絕大多數的觀衆也非常想知道這個問題,那就是——您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去支持姜浩澤呢?你們是以前認識麼?”

娛樂圈的提問往往還有很多潛臺詞。不過,好在顧雅希也不是新人了,這點還是非常輕鬆能解決的。

在鏡頭前的她微微一笑。

“我們葉家與姜浩澤,確實因爲一個共同的朋友而有過一些交集。我本人也有幸與姜浩澤有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實際上,現在與姜先生相熟的人都知道,他現在確實非常努力。爲人正直,樂觀向上,絲毫不因爲自己的出身而對身邊的人有哪怕一點的不好態度。我本人非常欣賞這樣的年輕人,因此這次姜家發生如此危機,我和我夫家第一時間去打聽了事情多情況,瞭解了真相之後,更加覺得他是個非常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她的言行之中,處處表明他們之間只是因爲共同的朋友而相互認識,並且在接觸之後發現爲人不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關係。

這番滴水不漏又毫無刻意的言論,實在是不得不服她的經驗老道。

“但是,在之前姜浩澤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他表示是有人在惡意針對。顧雅希小姐,您不擔心您這個行爲,可能會引發對方的遷怒,從而影響到葉家麼?”

“我怕。但是我更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一個人真正做了什麼,不是靠某個隱藏在黑暗之中的人,憑着一些捏造的假象就能迷惑世人的。也希望兇手能及時收手,不要再製造更多的罪孽了。”

這樣一番較量之後,在輿論上,那個隱藏於黑暗之中的惡人最終看上去好像是屈服了。

顧雅希本來名聲就非常好,並且長期被標榜爲女神。她的追隨者衆多。看網上的輿論,一開始她的粉絲們都非常不理解,在這個時候她出面幹什麼。但是後來,他們擔心的是她會遭到那個惡人的遷怒。

Wшw⊕ ttk an⊕ ¢ Ο

一時間,保護女神的口號喊得震天響。

並且也有越來越多的人相信,這次姜家的事情就是因爲惡性報復。

姜家的股市有所緩和。但是還是面臨了巨大的流動資金不足的問題。

這個時候,葉家的加盟,還帶來了一筆資助現金,姜浩澤雖然知道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接受了。

還剩最後不到一億美元。

而他能找的渠道都已經找遍了。

人在這種時候,幾乎都快抓狂了。他也不例外。

“滴滴滴滴……”

手機響了提示音。

他有些頭疼,揉着太陽穴,拿出手機來看。

接過,他的眼睛猛地睜大。

“我跟我爸說了我懷孕的事情。”喬芃發來的消息。

又是滴滴滴滴。

“我跟我爸說了關於我對你的想法。並且希望他能幫你一把。你還缺多少錢,可以來找我爸的銀行貸款。流動資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拿去。”

喬芃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或者說除了這個冷淡,不如說更像是有點不知怎麼表達感情,全部都隱藏在自己的內心,只流露出一絲,並且臉上還保持冷漠的樣子,眼神飄忽。

姜浩澤看着這一串字,都能在腦海中浮現出此刻喬芃的模樣。

扭開臉去不看他,又偶爾回來瞥上一眼。典型的嘴硬的模樣。

雖然這個時候說這種話很不好意思,但他還是得說。

“謝謝你。”

要說資金,那註定什麼都比不上一家大銀行開放綠色通道來得給力。

原本的財政危機,一下子壓力瞬間清除。

姜浩澤甚至有那麼一瞬間的失力,雙膝一軟,差點沒站穩,跌坐在地上。

喬芃的電話打了過來。

他接通。

對方先是沉默了一會兒。但是,從那淺淺的呼吸聲中,他還是聽出了那是喬芃的聲音。

“我爸現在在我旁邊,你跟他說吧。”

最終,喬芃只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把手機遞給了旁邊的人。

“姜浩澤。”

喬父對姜浩澤的態度,那跟喬芃完全沒有可比性。

喬父在剛纔,甚至都不敢相信喬芃說了什麼。

他原本應該是完全無法原諒這個臭小子的。

可是,他最疼愛的女兒低着頭,小聲地說:“爸,你就幫幫他吧。”

他是過來人,哪兒能不一眼就看穿,自家的寶貝閨女,早就被那個臭小子騙去了真心。

再無奈又能怎麼辦? 坤元銀行的董事長,喬燃,一生只有這麼一個獨生女喬芃。

喬父也是重感情的人,當初喬母因病去世之後,他就一個人把還沒長大的喬芃撫養長大,把所有最好的東西全部都給了她。

而喬芃也從小就表現出了堅強、早熟的一面,從小就很懂事,而且學習等各方面都非常優秀。

喬燃平時工作忙,經常沒辦法陪在喬芃身邊。就連後來,喬芃去國外上學、生活,他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自家閨女長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他一邊欣慰,一邊心疼。總覺得自己沒能給閨女一個圓滿幸福的家庭,是他虧欠了她。看着喬芃一天天長大,性格卻一點點偏離甜美軟萌的少女模樣,他也有些感慨。

喬芃回國之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從各方面去了解她。經過一番打聽、瞭解之後,他就陷入了深深地憂慮之中。

自家閨女這個性格隨了他,太有主見,甚至過於強勢了。所以,明明長得那麼好看的一個大姑娘,竟然沒有一個人來追她。她也從來沒有對哪個男生表示過任何好感。

這讓他很憂傷。閨女有自己的主意,當爹的也不好勸她多考慮考慮感情什麼的。

所以,當得知尚宏百貨董事長的兒子,就那個劣跡斑斑的富二代,竟然把自家閨女給侵犯了的時候,他實在是太憤怒了,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他甚至動用了自己的能力,直接跳過了法律,濫用私刑處以打擊報復,替自家閨女報仇。

可後來,又得知了真相。那個臭小子也是受害者,他們兩個被下了藥,纔會發生那些事情。

他也動用了很多關係去調查到底是哪個臭小子,但是跟秦陽他們一樣,除了調查到了那個毛竣鋒,他也沒能調查出個什麼所以然來。

雖然自家閨女也說了這事不能怪姜浩澤,但他心裏對這個臭小子還是充滿了怨恨。看着自家閨女在家裏情緒低落,在他面前還要強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他心疼得不行。

可是……沒想到這個臭小子家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更加沒想到,自家閨女會跑過來告訴他,她懷孕了,孩子的父親是姜浩澤。並且希望他能出手幫一幫姜浩澤。

一開始聽到這話從閨女嘴裏出來的時候,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家閨女被什麼髒東西附身了。

但是,面前的喬芃還是他熟悉的那個她。

只是,又好像變了一些——耳尖的微紅,飄忽的目光。

可能喬芃自己還沒意識到,但他身爲她爹,哪兒還能看不出來,自家閨女是對那個臭小子上心了。

不然,以自家閨女那性格,現在冷眼旁觀都不會讓他感到意外。

從自家閨女那裏結果手機的時候,他用了很大的意志,壓制住了所有的不滿、質疑、偏見——既然是閨女的希望,他就滿足她。他一直都相信,閨女會對他這麼說,一定是有了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單純的衝動。

“姜浩澤。”

他剋制住自己的情緒,開口道。

——

而姜浩澤這邊,聽到喬父的聲音的時候,差點一陣頭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