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時一個尖酸刻薄的女生卻突然開口了。

「那就讓周雙卿去吧!」

同學們先是一愣,緊接著就回過神來,於是人全爆發了,一陣一陣的嘲笑聲。

「周雙卿?你是在逗我嗎?清晏領回來的那套衣服她能塞得進去嗎?還想當運動天使?快別笑死人了。」

那個女生卻故作玄虛的搖了搖頭。

「可是沈清晏不就是因為她才會受傷的嗎,那她就應該擔起這個責任來!」

「就算她去當運動天使,被全校的人給嘲笑,那也都是應該的,這都是她活該!」

大家紛紛止住了剛才還狂妄的笑聲,不禁眼冒金光。

「這個提議說得對,我看就應該讓周雙卿去,我其實還真有點好奇,她穿運動天使的衣服能把那個衣服撐成什麼樣子!」

「我覺得也是!她心思那麼惡毒,竟然還敢動手打人,在全校面前讓她丟人,都算是輕饒她了!」

同學們的氣氛一下子比剛才又熱烈了百倍,好像這個時候讓周雙卿能夠在開幕式上出手就是他們唯一的目的了。

他們討論的興高采烈,卻沒注意在人群的角落裡沈清晏已經微微的低下了頭。

低低垂著的眼帘里那雙大眼睛早就沒有了,剛才的手足無措,此刻滿滿的都是得意和惡毒。

……

與此同時的階梯教室里。

周雙卿因為這個偶然被撞破的真相,渾身都止不住的顫抖。

她的身邊是一直陪伴著她的許醉凝和得到的消息匆忙趕來的梁子塗。

「雙卿,你別難過了。」

梁子塗因為許醉凝的緣故,早就把她當成了好朋友。

這個時候得知她的男朋友出-軌的對象,竟然就是那個自己一直讓許醉凝百般提防的沈清晏,他自己也氣的夠嗆。

「我跟你說吧,沈清晏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早就已經看出來了!」

「她高中的時候就一直吊著我那個喜歡她的哥們兒,一直都說高中的時候要學習,不能分心,可是背地裡卻和另外一個跟我們關係很好的兄弟在一起了。」

「就因為她這檔子破事兒,我那兩個兄弟不僅打了一架,最後直接還導致其中一個人休學!這還看不出來這個女人有多惡毒嗎,所以我才一直提醒醉凝姐,一定要離她遠遠的!」

許醉凝輕輕的摸了摸周雙卿的頭,微微的嘆了口氣。

「事情已經發生,就沒有辦法挽回了,但是及時止損總是不晚的。」

「既然現在你已經看清了他們兩個人的真面目,咱們以後就躲他們遠遠的就行了,再也不會和他們扯上關係了!」

周雙卿有些虛弱的點了點頭,勉強的扯起了一個微笑,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啪!

一個巴掌突然就在桌子上狠狠的拍響,周雙卿慘白著臉抬起頭,才看到剛剛陪著沈清晏的幾個女生都回來了。

她們三五成群的站在周雙卿的面前,嘴角掛著充滿了惡意的冷笑。

周雙卿自然知道這幾個女生和沈清晏是一派的,所以臉色也十分難看。

「幹什麼?」

領頭的一個女生往前湊了一點,居高臨下的說道。

「清晏的腳受傷了,所以下周學校運動會的開幕式,天使寶貝就由你來擔當,這個開幕式就由你去走!」

周雙卿臉色難堪極了。

「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去當運動天使?」

為首的女生翻了個白眼。

「我跟你很熟嗎?要跟你開玩笑?是你害清晏受傷的,那你為什麼不負起責任?」

周雙卿的臉色一時間更加難看了,她當然知道這些人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在全校觀眾面前出醜。

於是此刻拉著從這臉就準備要拒絕,可是沒想到一直都緘默不語的許醉凝突然開口了。

「也不是不行,就讓雙卿去吧。」 楊柏望著遠處的街路,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峨眉山人。八山六道當中,峨眉跟武當好像在未進入修真時候,只是江湖門派就有恩怨。

兩教都是以武入道,經過三四百年的發展,居然成為頂級的修真門派。其他的修真宗門,都是傳承悠久,擁有底蘊。而武當跟峨眉,憑藉以武入道,在這靈氣稀薄之下,得到上古某種傳承,才發展起來。

楊柏以前就聽說,武當跟峨眉得到的傳承,還是一脈的,只是分陰陽而已。如果兩教合一,或許會成為超越崑崙一樣的存在。

可惜為了爭奪傳承,時而有摩擦,本來峨眉都是女弟子,向來都不講理。結果宋端武這個武當山門人,卻跟向勝男好了,主要宋端武還是被動的。

「老宋這個傢伙,是不是沒有救下小姨子?」楊柏忍不住都笑了起來,明明宋端武是被動的,結果現在卻主動不放棄向勝男,好像只有向勝男能夠壓住宋端武。

楊柏猜的沒錯,此時那遠處一處手工坊之內,宋端武咬緊牙關,手中的真武劍已經無法激發劍氣,一道道恐怖的威能落在宋端武的身上。

宋端武身後,一身白色運動服的嬌美女子,女子很年輕,芳華十八,白皙的容顏有兩個小酒窩很是好看,而起女子的身材簡直完美,起碼完勝向勝男。

女子打眼一看就是鄰家少女,可是仔細一看卻是魅惑眾生。白衣女子背著名牌包,手中拿著兩個峨眉刺,而女子的身後卻是一名白髮道姑。

道姑很清瘦,灰色的道袍上面有血跡,道姑雙眸猶如閃電,衣袖閃爍靈劍,只是道姑的氣息相當紊亂,顯然受到重創,不過從氣息上看,道姑也是金丹期大能。

而宋端武對面,可是三人,一人為尊,身穿黑衣,身後背著木劍,腳踩雲靴,道骨仙風,淡淡的看著宋端武等人,手中一把玉如意散發威能,降臨在宋端武的身上。

黑衣老者身後,卻是兩個中年人,其中稍胖修真者手中拿著拂塵,腰間扎著玉帶,雙眸卻是重瞳。

另一個中年人卻是肅然退在一旁,擋在另一邊,防止三人逃脫。

「正一道的前輩,你們別太過分了,我可是炎黃組。」宋端武那個鬱悶,誰能夠想到對面是兩個金丹期,一個築基期大圓滿。

正一道長老陶景天,魏雲吉和隆玉出現在都城當中,這三人也是修真名宿,老一輩的修真者。

「年輕人,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陶景天冷笑的看著宋端武,剛才三人都已經把峨眉山的長老風陵師太給鎮壓,只是想讓風陵師太閉嘴,順便問問一些消息,結果宋端武一出現,那是劍氣縱橫三千里,揚言要斬妖除魔。

「宋端武,你行不行?你是過來送死的嗎?」宋端武剛要說什麼,結果身後那嬌美女子頓時很不滿的說道,同時柳眉倒豎,那猶如海棠花綻放一樣。

「勝雪,我也是為了救你們。」宋端武那個鬱悶,本來想好好表現一下,誰想到對面那麼強大,而且背後這個女子還真是未來的小姨子,向勝男的妹子,峨眉天驕向勝雪。

「廢物,我姐怎麼能夠看上你。」向勝雪好像很不滿宋端武,主要向勝雪看到宋端武太絕美了,這根本不應該是男子樣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銀樣鑞槍頭,這完全都說著宋端武這個樣子的男人。

「宋端武,你跟我滾開,有我在,誰也動不了勝雪。」風陵師太可是向勝雪和向勝男的師傅,尤其是峨眉山最著名的「刀子嘴」。

「陶景天,你居然敢偷襲老身,你算男人嗎?」風凌師太年輕時候,絕對是潑辣的小辣椒,修鍊一百多年,也絕對延長更年前,那嘴殺傷力是無窮的。

「風陵,我只是想聯合在一起,你上來就跟我動手?」陶景天跟魏雲吉也是來氣,這個峨眉山的人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誰稀得跟你們臭男人聯合,還有你,小白臉一個,還要救我們。等老身恢復過來,全部把你們斬殺了。」

風陵師太也不看看形勢,指著宋端武就罵著,旁邊的向勝雪卻後退一下,看著對面三人的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下來,師傅風陵還在罵著,已經開始罵著對面祖宗十八代了,向勝雪還是拉了拉師傅的衣角。

「師傅,別罵了,你受傷了,我也打不過,怎麼辦?」向勝雪還是知道分寸的。

「不是還有這個廢物嗎,讓他上去抵擋,我們走。」風陵暗中指了指宋端武,向勝雪都哭笑不得。

「師傅,就他,他能夠抵擋個屁。」向勝雪也看不上宋端武,而此時的陶景天等人,聽到兩人的話,卻陰森的笑了起來。

「就憑著這個武當山弟子,還想擋著我們。你們峨眉跟武當還真聯合在一起,告訴你們,本座一隻手,就能夠滅了他,同樣能夠滅了你。」

「我這爆脾氣,勝雪放開我,為師跟他拼了。」風陵師太是真的怒了,就算剛才被魏雲吉暗算,風凌師太也要動搖殺招。

「你說誰是廢物?人家說可以,你們說就是不行。」宋端武也怒了,本來就是半步金丹,如果換成其他對手,宋端武當然無懼。

可是左一個廢物,又一個廢物,宋端武也被激怒了。絕美的臉上露出怒火,宋端武手中的真武劍轟然又一次爆發光芒,落在身上的威能被一股滔天劍氣沖開,宋端武的雙眸也赤紅起來。

「咦?」陶景天晃了晃手中的玉如意,感受到宋端武的氣息,也沒有想到宋端武也能夠爆發出來。

「還算有點本事。」向勝雪暗中點了點頭,看來宋端武不是表面那麼沒有用,就憑著這個劍氣,就比向勝男想的厲害多了。

「我們走!」風陵師太看都不看宋端武,自從知道自己徒弟跟宋端武好了,風凌師太就想殺人,跟誰好,也不能夠跟宋端武。要知道宋端武的師傅,曾經跟風陵有仇怨,換成其他人風陵還能夠容忍,可是看到宋端武,就跟當初那個人一個樣。

「現在走?不好吧?」向勝雪就是一愣,身後還有隆玉攔截,想要衝出去也不簡單。

「一個築基期廢物,攔我就是死。」風陵瞪了隆玉一眼,隆玉猛的一退步,就算風陵受傷也的確不是風陵的對手。

「炎黃組辦事,就算這裡是密藏,炎黃組所到的地方就是規矩。」宋端武長嘯一聲,手中真武劍猶如風雷,一道道劍氣凝聚。

「規矩,你們炎黃組只是八山六道的平衡之地,可惜你們炎黃組已經毀壞了平衡,毀掉了異武道。而現在在這裡,你們只是弱者。」

陶景天猛地揮動玉如意,玉如意憑空幻化,化為一座玉山一樣,就在劍氣當中,猛的落在宋端武的上空。

「啊!」宋端武狂吼一聲,體內的劍氣化為長河,想要轟開。可是就在這時候,對面的另一個金丹期魏雲吉卻是冷哼一聲。

天地出現神光,魏雲吉降下怒火,宋端武一口鮮血噴出,真武劍都已經彎曲了,艱難的半跪在地上。

「你們也跑不了,師兄,少一個人,就少一分競爭,聖紋一定屬於我們正一道。」魏雲吉冷臉的看著三人。

「魏雲吉你個小人,來,有本事等老身恢復,看我不把你渾身紮成窟窿,想當初,老身一個吐沫就能夠淹死你。」

「風陵,你給老夫閉嘴,當初如果不是他,你早就死了。現在你居然還用他的徒弟擋著,還要臉嗎?」魏雲吉的話,徹底激怒了風陵,也讓宋端武跟向勝雪眼神徹底變化起來。

「屠了你!」風陵猛的狂吼一聲,一股狂暴的劍氣轟然爆發出來,風陵背後浮現一座玉女神像,神像手中的劍芒掃向四周。

無數的狂風而起,金丹神威,讓隆玉都在退後,而風陵的身前出現一個黑洞,隨著劍芒的斬出,想要吞噬四周的一切。

「就憑現在的你,還要跟老夫動手,師兄,殺了這些人。」魏雲吉已經等不及了,反正在這個地底世界,殺掉峨眉和武當三人,誰也不知道。

「殺!」隆玉朝著向勝雪動了手,正一道的秘術轟鳴,天地五行幻化,向勝雪背後的名牌包已經碎裂。

「這可是三萬多元,我跟你拼了。」向勝雪嬌斥一聲,峨眉刺猶如水蟒,瘋狂的點在虛空,可是卻被隆玉給轟了回去。

「堅持住,在堅持幾分鐘,我們就有救了。」宋端武已經被鎮壓的連連吐血,看到向勝雪也受傷了,簡直都要瘋了。

對面的魏雲吉直接就把風陵給纏繞在一個陣法當中,連續的轟鳴,風陵這個老師太也在吐血,可是嘴卻沒有閑著還在罵著。

「有救個屁,我怎麼遇到你,如果不是你,我們早就跑了。」向勝雪那個鬱悶,宋端武要不是關鍵時候出現,打亂了風陵的一張穿梭符,兩人早就走了。

「勝雪,你小心嫁不出,幸虧向勝男不隨你們師徒。」宋端武翻了翻白眼,目光朝著遠處眺望,那是相當的期盼。 許醉凝這話一出口,卻是把周雙卿給驚呆住了。

就連旁邊的那幾個女生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看著許醉凝。

原本她們都覺得周雙卿鐵定是不會同意當運動天使的,所以都準備好了言辭來威逼她了。

但是令她們沒有想到的是,沒等周雙卿開口拒絕或是答應,許醉凝倒是馬上替她答應了。

幾個女生欣喜的互相交換了下眼神。

「周雙卿,這可是你的好朋友替你答應下來的啊,我們可沒有逼你。」

另一個女生馬上接上,「運動天使的衣服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過幾天會給你的,你這兩天就好好努力減減肥吧,別到時候衣服都穿不進去!」

運動天使的衣服是需要定製的,因此是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的。

但是因為之前選定的運動天使是沈清晏,所以定製的衣服是尺碼都是按照沈清晏的身材去做的。

想到周雙卿即將要穿著沈清晏身材大小的衣服上台,那幾個女生眼裡滿滿的全是看好戲的神色。

害怕周雙卿會反悔,所以她們交待完了就直接跑開了。

等她們跑遠之後,周雙卿才不可置信的看著許醉凝開口詢問。

「醉凝,你沒搞錯吧!你怎麼能替我答應呢?到時候我要是上台了,那就是讓別人看笑話的呀!」

周雙卿有些驚慌失措,但是許醉凝卻是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

她輕輕的笑了,唇角邪魅的勾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雙卿,你想不想看到白以智這個渣男後悔不已的樣子?!」

周雙卿這下更加疑惑了。

……

課業結束以後,周雙卿直接就回家去了。

她實在不想看到沈清晏,所以就連放在宿舍的行李都是拜託許醉凝幫她拿出來的。

許醉凝進到宿舍的時候,沈清晏已經從醫務室回來了,正躺在床上看著書。

許醉凝懶得多看她一眼,徑直走到周雙卿的床位前替她收拾東西。

然而沈清晏見到許醉凝卻是一張小臉唰的一下就白了。

她趕忙從床上爬起來,一臉惶恐的開口,「醉凝,那個,雙卿她還……」

嘭的一聲傳來,許醉凝把手裡的書狠狠摔到桌子上,打斷了沈清晏的話。

沈清晏被嚇到身體一陣顫抖,再也不敢出聲了。

許醉凝轉過身來,一臉冰冷的看著床上那個一臉惶恐、惴惴不安的女孩子,「沈清晏,你何必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呢?你要是真的把雙卿當朋友,就根本不會去招惹她的男朋友。」

許醉凝這一番話,讓沈清晏的臉徹底變得毫無血色。

她雙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被子,開口就帶著哭腔,「我不是有意招惹雙卿的男朋友的,是白以智學長和我說,他和雙卿並不是男女朋友,所以我……」

許醉凝冷哼一聲,對於沈清晏這極其可笑又不可信的解釋,她根本不想聽,「少在我面前演戲!你可別再解釋了,你那副假惺惺裝柔弱的樣子,還是留著對付男人吧,在我這兒,毫無用處!誰傻,你去騙誰去。」

許醉凝說罷再也懶得搭理沈清晏,快速收拾好周雙卿的東西,轉身就走出宿舍把門狠狠甩上。

後面連著好幾天,周雙卿都沒有來學校。

而許醉凝雖然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下了課卻是直接去周雙卿家裡住,不回宿舍。

班上的同學們見周雙卿不來學校,都很好奇的向許醉凝打聽情況。

「許醉凝,周雙卿這都好幾天沒來學校上課了,你知道她是去幹嘛嗎?」

許醉凝只顧低著頭看著自己的筆記,隨口回答,「不是你們非要她去當什麼運動天使嗎?她最近忙著減肥呢!」

她這邊話音剛落,周圍好幾個女生就忍不住開口笑著嘲諷。

「不是吧,我們讓她去減肥她還真去啦?離運動會開幕式也就一個星期的時間,這時候去減肥有什麼用!」

「就是說啊,要是我,乾脆就帶著一肚子的肥肉上場,就當給學校里的大家多個樂子算了。」

「哈哈哈哈,這醜小鴨還真以為自己努力就能變成白天鵝呢?再怎麼減,也減不成清晏那身材啊!」

許醉凝對於這類刻薄的嘲諷,早已習以為常,所以只是冷淡的回了一句,「能不能減肥成功,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許醉凝一開口,大家也都安靜了下來。

自上次枳實會所聚會之後,班級里的人們都認為許醉凝家裡的背景不一般,所以就算不信許醉凝的話,也都不敢回嘴了,紛紛閉了嘴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平日里的那幾個十分八卦的女生見許醉凝一副不想多言的樣子,就也放棄了打聽周雙卿情況的想法,各自打開手機開始刷那些明星們的八卦新聞。

「你們快看,何令儀又上新聞熱搜了哎!」

「這次又是因為什麼?難道又是因為皮膚變好和顏值大增?」

「你還真說對了,就是因為這個!她最近參加了一個時尚界新品的發布會,現場生圖簡直絕了,那皮膚,就像小嬰兒一樣光滑水嫩。」

「你們說,這何令儀怎麼最近突然顏值就提升了,尤其是她的皮膚狀態,比剛出道的時候還要好。」

「她是去打了美容針吧!要不然怎麼會突然之間皮膚狀況變得這麼好?」

「現在整個娛樂圈都在扒這幕後呢?早上還有狗仔爆出照片說,何令儀最近是在喝一種美容口服液。」

「什麼美容口服液的效果這麼好?」

「這目前還不清楚呢,只知道何令儀很寶貝她那個美容口服液,隨身攜帶,都不讓助理碰!」

「還沒有人扒出來那個美容口服液是什麼牌子的啊?我也想買一些試試呢。」

「說來也奇怪,這照片被發出來之後,全網都在查那是什麼牌子的美容口服液,可就是誰也查不到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