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好的時光總是這麼的短暫。百里天畢竟是家族的一員,他也有牽絆。半年後,他還是被迫要離開此地,返回北冰城。離開之前,他為蘇婉兒做好了安排,買下春滿樓讓其打理,不再見客,並承諾處理完家族事務就趕回。二人依依不捨的分手了。他們沒想到,這次的分別竟成了永別。

百里天回返北冰城,在途經定軍山時,路遇劫匪打劫一商團。百里天讓護衛上前解圍,剿滅了這幫劫匪。但因趕來較晚,商團存活之人所剩無幾,只救得商團的大小姐梅素素。家破人亡的梅素素無處可去,百里天只得帶著她一道,返回北冰城。

一路上,梅素素被百里天的才情所折服,對他暗生情愫,再一次醉酒之後,獻身於百里天,有了夫妻之實。

半年過去,百里天帶著梅素素終於回到了北冰城。他向父親稟明了自己和梅素素之間的關係,在百里冰的主持下,二人正式結成了夫妻。百里天不知道的是,在他結婚之時,遠在千里之外的仙樂城有位女子正在待產,他有個女兒即將出世。

百里天和梅素素結婚之後,夫妻二人倒也相敬如賓,還算恩愛。他向梅素素講起自己在仙樂城的事情,重點提到了蘇婉兒。梅素素沒有介意,她很敬佩這位才女的敢愛敢恨,視其為知己。夫妻二人還時常與蘇婉兒書信往來,介紹著各自的生活。蘇婉兒對梅素素的大度亦很佩服,她不想破壞百里天現在的生活,所以在書信之中從未提及過女兒蘇憶天的事情。

一年之後,蘇婉兒接到百里天夫妻二人的來信,說是他們即將動身前來仙樂城,與她相會。收到書信的那一天,她開心的像個三歲的小孩似的,抱著小憶天不停的和丫鬟媚兒說著話,設想著三人見面的情景,對此她充滿期望。

可是沒過幾天,她又接到夫妻二人的來信,信中滿是歉意。原來梅素素剛剛檢查出來,懷有了身孕,不方便遠行,希望蘇婉兒能夠諒解。待生完孩子之後,他們將帶著孩子一同前來。蘇婉兒很失望,但是她能理解二人的心情,回信安慰著他們不必介懷,安心休養;同時預祝素素順利產個麟兒,為百里家繼承香火。書信一直不斷,她們之間的情分越談越深。

梅素素生產之時,意外發生了,百里雪雖然順利降臨,但是梅素素卻因難產,失血過多,而未能救活。聽聞噩耗,百里天承受不住,口吐鮮血,昏迷過去。沒有武學功底的百里天,沒能挺過這次打擊,幾天之後,隨著梅素素而去了,留下了生下才幾日的百里雪。

遠在仙樂城的蘇婉兒得知這個消息,暈倒在地。如果不是還有女兒蘇憶天需要照顧,她定會隨之而去,追趕先行的二人。自此之後,蘇婉兒無心打理春滿樓,將之全部交由丫鬟媚兒。自己則在附近買了個幽靜的小院,全心照顧著女兒憶天。她將與百里天夫婦來往的信件全部珍藏起來,作為自己的精神寄託,看到這些信件,就好像這夫婦二人在同她說話一般。而夫婦二人留下的骨肉百里雪亦成了她寄託的一部分。 柔情總裁,獨寵纏妻 她安排人手進到百里家,暗中看護著她,每年還要讓她們畫出百里雪的成長畫像給她寄來。在她心目中,百里雪就是她的女兒。明天女兒就要來看我啦。

媚兒感受主子的痴情一片,對天下的痴情女子十分同情。她創建了漱芳齋,收容這些可敬又可憐的女子,給她們一安身之所。這些痴情的女子除了自己心愛的男人外,再也不願被其他男人看到自己的面容,即便是偶爾外出,她們也都以斗篷遮住面容。這就造成了漱芳齋的神秘感。(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早,百里雪就拉著林炎來到春風閣。清晨的春風閣門可羅雀,與昨晚見到的那是大相徑庭。蘇憶天和媚姨已經做好準備,見到二人來到,迎上前去。「雪兒,你們來的可真早啊。」

「蘇姐姐早。昨晚回去之後,我就早早休息啦,精神養得足足的,所以今天就起得早了。這沒影響到你休息吧?」

「沒有。你們離開后,我就回去了,將你今天要去看她之事稟報完母親后,我也一早休息啦。走吧,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乘上馬車,沿著院牆轉了幾個彎,就來到了那個幽靜的小院。小院內陣法已經關閉。四人有媚姨領著來到了客廳。

蘇婉兒坐在客廳,神情自若,可心裡有點緊張,這個她心目中的女兒,她還是第一次見著。見到四人進屋,她盯著百里雪打量著,眼神中露出滿滿的愛意。

百里雪感受的這目光,心裡有些納悶。不過這目光是那麼的溫暖,她感覺很舒服。她認真的端詳著這婦人。這婦人身形消瘦,面容姣好,只是額頭的皺紋和絲絲白髮破壞原本完美的形象,顯得有些憔悴。百里雪估計應該是蘇姐姐父親的去世對她造成的打擊而致。

「母親,這位就是我和你說的,長得跟我很相似的百里雪姑娘。這位是林炎公子,和百里雪姑娘一道的。」蘇憶天為母親介紹著。

「哦,你們來了。快請坐。媚兒,上茶水。百里姑娘,來,坐我身邊來,讓我好好瞧瞧,看看是不是跟天兒長得很像?」

百里雪感覺出這婦人對自己的慈愛,很順從的走到她跟前,靠著她坐下。

蘇婉兒仔仔細細的打量著,「像,真像。這臉型、這眼睛簡直一模一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是姐妹呢。百里姑娘。看來你跟我們家天兒還真是有緣啊。相隔千里,竟然會如此相像。」

「伯母,是啊,我也覺得挺有緣分的。跟蘇姐姐在一起。我有種跟親人在一起的感覺。包括伯母您。我也有這種感覺。」百里雪乖巧的說道。

「瞧這丫頭真會說話。雪兒啊。。。我能這樣稱呼你嗎?」蘇婉兒笑著問道。

「伯母,可以的,你這樣叫我。我感覺特別的親切。」

「雪兒,伯母問你,你為什麼會想起來,要見我這老太婆的啊?」

「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反正那時跟蘇姐姐聊著聊著,突然就特別想要見見您。我想可能是因為蘇姐姐給我的這種親人般的感覺吧。伯母你一點也不老,怎麼能稱自己老太婆呢,世間哪有這麼漂亮的老太婆。」百里雪回答的同時,還不忘逗她開心。

「你這丫頭真是會哄人,聽著還讓人挺舒坦的。」蘇婉兒開心的笑了。

百里雪假裝害羞的低下頭,沒有說話。

這時媚姨將準備好的茶點給端上桌子。大夥圍著桌子坐下,邊吃喝邊聊。

「雪兒,你們這次準備在仙樂城停留幾日?」

「伯母,我們只是經過仙樂城,不會多作停留,很快就要動身的。」

「何必這麼急著走呢。仙樂城是全大陸都有名的城市,這裡遊玩的地方還是很多的,要不多住上幾日,讓你蘇姐姐帶你好好轉轉?」

「這個。。。伯母,我們這次是有要事要去海濱城,不能多耽擱。等事情辦完了,我們再來此地,到那時再請蘇姐姐帶我們好好看看吧。」

「哦,這樣啊,真是遺憾。我見你們姐妹倆這麼有緣,還想留你們多住些時日,讓你們姐妹倆好好處處呢。」

「對不起,伯母;對不起,蘇姐姐。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來這裡看望伯母和蘇姐姐。」

「雪兒,你們這次去海濱城到底有什麼要事,能方便說嗎?」

「這個。。。」百里雪猶豫不決。

「伯母,這次雪兒主要是陪我去海濱城找葯。」林炎見百里雪有些為難,幫著解圍道。

「專門去海濱城找葯,其他地方難得沒有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知道你們這是要找什麼啦。你們是不是在找玄武龜?」蘇婉兒稍作沉思后,得出了這個結論。

聽聞此言,林炎和百里雪驚奇看著蘇婉兒,百里雪更是迫不及待的問道:「伯母,你怎麼猜到的,你是不是對這玄武龜知道點什麼?如果知道的話,請你告訴我們,好嗎?」

「看來正的是讓我猜對了。雪兒、林炎你們知道尋找玄武龜有多危險嗎,一個不留神就會丟掉性命的。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或者再多找些高手一同前往。」

「不行,這葯對炎哥哥很重要,我們一定要去的。伯母,你既然知道尋找玄武龜有這麼多的危險,那你肯定知道它在什麼位置吧?」

「具體在什麼位置,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個大概的方位,以及路途上可能見著的島嶼,這對找到玄武龜是很有幫助的。」蘇婉兒搖了搖頭說道。

「伯母,這個方位你能告訴我們嗎?求求你啦。」百里雪熱切的看著蘇婉兒。

「雪兒,不是伯母不想告訴你,只是伯母不忍心看著你去吃苦、冒險。這麼多年來,伯母難道看到一個可心的人,又這麼有緣分,真的是不希望你有什麼意外啊。」

「謝謝伯母愛護。我和炎哥哥會注意安全的。畢竟我們是要找葯去救人,當然不能陷入危機而出不來吧,否則即使找到葯也起不到作用啊。您說是么?伯母。」百里雪有些激動,但是她依舊想說動蘇婉兒。

「嗨,你這孩子怎麼就這麼倔呢。算了,我告訴你們吧。不過你們必須要保證,不得冒進,不得衝動,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雪兒知道了,謝謝伯母。」百里雪眼圈紅紅的應道,「伯母,你對我真好。我。。。我多有點想哭啦。」

「雪兒,乖,不哭。這是你和我們的緣分。伯母是真心喜歡你。看到你,就像是看到另一個天兒般。你們倆長得真像。」

「母親,你這麼喜歡雪兒妹妹,認她作你女兒得了。這樣你不是又多了一個女兒啦。」蘇憶天不失時機的說道。「雪兒妹妹。你願意嗎?你不會看不起我們的身份吧。」

蘇憶天的這個提議讓蘇婉兒精神一振,眼睛期待的看著百里雪。

「我,我願意。跟你們在一起。我真的感覺就像是一家人一樣。」百里雪是真心愿意,她從蘇婉兒身上能感受到自己從未有過的母愛,這種感覺讓她很迷戀。

「雪兒,你,你真的願意?」蘇婉兒激動的問道。她怕自己剛才聽錯了,空歡喜一場,再次確認著。

「嗯,我願意,我真的願意。娘。我終於有娘啦!」百里雪激動的撲在蘇婉兒懷中,放聲痛哭起來。從出生到現在,她從未感受過母愛的滋味,今天,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感覺自己現在很幸福,幸福的只想哭。

蘇婉兒摟著懷中的百里雪,一隻手為她擦著眼淚,安慰道:「雪兒不哭,娘也很開心,娘也想哭,但是咱不哭,這麼高興的事,我們為什麼要哭呢,是吧?」

百里雪在懷中點著頭,可是眼淚還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只到心情完全平復下來,百里雪才止住淚水。從蘇婉兒懷中抬起頭,看著這頭生白髮,臉帶皺紋的娘親,她伸出小手輕撫著蘇婉兒的皺紋,說道:「娘,你是不是因為爹的去世而打擊太大,傷了心神啊?」

蘇婉兒聽到百里雪的提問,愣在那裡沒有回答,再度陷入到往日的記憶中,滿臉都是刻骨銘心的愛意。

百里雪輕輕起身,從懷中取出一百寶囊。在百寶囊中,百里雪取出二塊玄冰玉,將其中一塊遞給蘇婉兒,「娘,這是雪兒收集到的玄冰玉,對心神滋養很有益處,你帶在身上,可以調理你的心神。」然後將另一塊遞給蘇憶天,「姐姐,這一塊是給你的,你也把它帶著,不過一定要珍藏好,不要被外人發現。」

母女二人拿著玄冰玉吃驚的看著百里雪,「雪兒,這等奇物你怎麼能隨便拿出,趕緊收起來,以後千萬不要在人前取出,否則會帶來殺身之禍的。」蘇婉兒急忙叮囑道。

「娘,我知道,我不會隨便拿出來的。這裡不多是一家人嗎,有什麼關係。娘、姐姐這二塊你們就收著吧,我這裡還有的。」

母女二人這才小心翼翼的將玄冰玉收入懷中,「雪兒,這份大禮娘和你姐收下了,不過你一定要記住剛才的話,知道嗎?」蘇婉兒再度叮囑著。

百里雪點點頭。

心情大好,眾人聊起來也很輕鬆。蘇婉兒沒能抵得住百里雪的死磨硬泡,最終還是將玄武龜所在的方位告訴了二人。

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媚姨起身去準備午飯。蘇婉兒向蘇憶天使了個眼色,蘇憶天領會意思,拉著百里雪一起去幫忙,客廳里剩下了蘇婉兒和林炎二人。

「林公子,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不知你能否如實相告?」

「伯母請講。」

「我觀雪兒之身,發現她已失去處子之身。這事你可否為我解釋一二?」

聽到蘇婉兒詢問此事,林炎一愣,神情變得窘迫起來,說話有些支支吾吾,「這事,這事真的有些不好解釋。」

「你放心說,我不是想要責怪你。看雪兒對你的感情,我估計這也是遲早的事。你要是再不說,我會去問雪兒的。」

聽蘇婉兒講要去問雪兒,想到雪兒到時的反應,林炎不得不說了。「伯母事情是這樣的。。。」林炎將去冰原和唐傑所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告訴了她。

聽完之後,蘇婉兒震怒,「既然有這事情發生,為什麼回來之後沒有找唐傑算賬?」

「找了,我們回到北冰城后就開始發動人手去找唐傑,但是這唐傑已經隱藏起來,不見蹤影。」

「哦,是這樣,那我錯怪你了。唐傑此人我們會關注的,一有消息會即刻通知你們。你能說說唐傑可能隱藏的地方嗎,這樣我們也好安排人手重點盯防。」

林炎想了想說道:「我和雪兒懷疑他是刺天閣的人,但是有些原因使我們不敢派人去地下城查探,所以暫時就先將此事放下了,等找葯回來再另做打算。」

「刺天閣?我知道了。這個我們也會關注的。林公子,此行你一定要保證安全,不能讓雪兒有所損傷,知道嗎。」

「是,伯母,我知道。雪兒我會照顧好的。」

「看到出來,你對雪兒還是挺在乎的,這樣我就放心了。記住,從海濱城返回時,一定要來我這兒一趟,我要確定雪兒是否安然無恙。」

「是,伯母。」林炎點頭答應。

不一會兒,飯菜準備完畢,眾人圍著桌子開心的吃起來。氣氛十分融洽。

直到天黑,用過晚餐之後,百里雪和林炎才起身離開,前往客棧,準備明日繼續趕路。(未完待續。。) ?離開仙樂城,林炎和百里雪商量起了行程安排。

「雪兒,你說我們下一步怎麼走:是走官道,經由東海城再向東去;還是從這裡直接向東南方向走?」

百里雪考慮了一下,說道:「炎哥哥,我覺得走官道好一些,雖然路程遠一些,但是道路平坦,利於馬車行駛。這樣我們還可以在馬車上休息,不至於趕得太累。直接去往海濱城的這條路可不怎麼好走,又是高山、又是湖泊的,又馬車通行不了。人趕得太累不說,時間上面不見得會比走官道節省。」

「好,那我們就走官道,順便還可以看一下爭霸賽的情況。」林炎同意。二人趕著馬車向東海城方向駛去。

路途之上,他們碰到過各式各樣的江湖中人。有跟他們一個方向,去觀看比賽的;也有比賽結束返回的,或者不想再看,而要去仙樂城遊玩的。二人聽到的最多的話題就是關於爭霸賽的。對此二人並不關心,現在還是淘汰階段,真正的高手還沒有表現出來呢。

數十天後,二人來到了東海城。

東海城內人山人海,熱鬧異常。二人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才尋到一個小客棧入駐下來。

「炎哥哥,這裡人的可真多啊。連找個客棧多這麼費勁。要知道這樣還不如不進城,直接走了算了。」百里雪抱怨著。想要進城看熱鬧的是她,現在反悔的也是她。

「別埋怨了。雪兒。我們這不是找到住處了嗎。明天一早,我陪你看比賽去。」林炎安慰著。

「好,那就早點休息吧,明天早點去,還可以佔個號位置。」聽到明天去看比賽,百里雪很是期待,催著林炎早些休息。

豪門小妻子:BOSS大人等等我(豪門小妻子:總裁大人抱緊我) 作者: 甘甜 一早起來,二人吃過早餐急匆匆趕往比賽地,這時街上已經行人眾多,等二人到達比賽場地時。前面已經站滿了人。二人只得就近找了個地。等著觀看比賽。

比賽時間接近,主席台上陸陸續續有人入座。這些人要不就是一派之主,鎮守一方;要不就是其他主城派來的代表,前來取經。這些人身份尊貴。東海城風家特地安排他們在主席台就坐觀摩。

林炎和百里雪在遠處打量著這幫人。到是還能認出幾個。

「炎哥哥。你看,那不是沙世文伯伯嗎。他也大老遠的從西沙城趕來看比賽啊。咦,我二師伯也在。他不是駐守在冰雪城的嗎,怎麼也來了?」

「這二人來此,肯定是被沙爺爺和冰爺爺安排來的。他們可不是來看比賽,是來學習經驗的。要知道,過些時日,西沙城和北冰城也要舉辦這種規格的比賽嘛,先來東海城取經,回去之後也好安排啊。」

「這個我知道,難道還要你提醒啊,瞧你這笨樣。我提他們只是想說我們能否過去找他們,這樣我們不就可以在台上看到更清楚些嗎。」

「哦,是這樣啊,我還真沒想到。行我們這就過去找他們。」說著林炎拉著百里雪的手就想繞道去主席台。但是還沒有走兩步,林炎突然停了下來,急忙說道:「等等,雪兒,現在不能去。」

「怎麼啦?」

「雪兒,你看那老者,就是剛剛登上主席台的那位。他就是那日在冬息府問我路的那人。」林炎一臉緊張,小聲的對百里雪說道。

「是他,炎哥哥你確信沒有看錯?」

「沒有,絕對不會看錯。」

「那好,我來打聽打聽此人的身份。炎哥哥,你別走開,就在這兒等我。」說完,百里雪離開林炎,找人去打探消息。她在人群中鑽來鑽去,尋找合適的人。不一會兒,她看到一位中年人正在和周圍的人侃侃而談,說著自己的江湖經歷,及見識,順帶著還對上場的參賽人員進行解說,很明顯就是位老江湖。

百里雪靠了過去,先在一旁聽了會。確認此人見識很廣后,百里雪開始跟他套起了近乎。

「這位大叔,你知道的可真多啊。聽你這麼一分析,我看起比賽來才覺得有味道。大叔真是位高人。」

這位中年人看到這樣一位活潑可愛的小女孩誇讚他,精神頭更足了。「小姑娘,不是我胡大海吹牛,這大陸上有數的高手,我基本上多見識過;只要是稍有點名氣的門派或家族,我都還能知道一二。」

「真的啊,大叔你太厲害了。我對這些就一點都不知道,更別說認識這幫人啦。」百里雪崇拜的說道。「那主席台上的這些人你肯定都認識嘍。」

「那當然,這些人都是大有來歷之人,我怎麼會不認識呢。」中年人這時表現**更強。「小姑娘,你想認識誰,告訴我,我一一介紹給你看。」

「他們我都想認識,這些可都是高手耶。」

「那不行,人太多了,我介紹不過來。即使介紹了,你也不一定記得住啊。」中年人略微心虛的說道,「要不我先將主席台前排的先介紹給你,你看怎麼樣?」

「好啊,謝謝大叔。」

「前排這些人都是至尊強者和頂級家族的代表,有西沙城的沙家的;北冰城百里家的;南林城木家的;中洲城獨孤家……還有那四大家族的,你看那身著白衫的就是我們姑蘇城慕容家的。」中年人介紹起來頭頭是道,吐沫橫飛。百里雪在一旁耐心的聽著。直到聽他介紹完前排的,百里雪才插言道:「那第二排又是些什麼人呢?」

「他們都是大陸上各大知名門派或家族的掌門人,也都是些絕頂高手。就拿姑蘇慕容家身後這位來說吧。他就是南林城陽明郡最大的門派:唐門的現任掌門,名叫唐堂。據說也是位強者。特別是一手暗器功夫讓人防不慎防。」這位中年人估計是本土意識很強,特別關注自己主城的勢力。他也想讓這小姑娘多關注這些勢力,所以重點提到姑蘇城的慕容家族。湊巧的是,林炎他們所懷疑的這位老者正好在慕容家族後面,這下正好背中年人拿出來作介紹啦。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百里雪也就不再打聽,與中年人又閑聊幾句后,回到林炎身邊。

「怎麼樣,打聽到了嗎?」林炎關切的問道。

百里雪點點頭,小聲的說道:「打聽到了。確實是他。看來我們的猜測是正確的。」

「那下面我們該怎麼辦?」有百里雪在身邊。林炎基本上就不怎麼動腦筋,都聽百里雪安排。

「這事先到此為止,我們只裝作不知道就行。炎哥哥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免得被他發現。」

「嗯。好的。不看了。我們走吧。」林炎拉著百里雪的手向人群外走去。在返回客棧途中,林炎感覺心神有些不寧。他運轉真氣,向四周查探著。發現有一人一直鬼鬼祟祟的跟著他們。林炎拉著百里雪加快了腳步,但是依然無法擺脫。他輕聲對百里雪說道:「雪兒,我們被人跟蹤了。」

「鎮定,沉住氣。先回客棧再說。」百里雪鎮定的說道。

回到客棧房間,百里雪問道:「那人還在嗎?」

「在。我們現在怎麼辦?」

百里雪沉思片刻,慢慢說道:「我們的行蹤應該是被刺天閣的人發現了。但是他們現在沒有理由來對付我們啊。難道他們還想跟我北冰城作對?這不可能,他們現在還沒有這個實力。逍遙派一事他們已經損傷慘重,不可能為了唐傑的事來對付你我。我們之前的行動都是針對唐傑本人,而沒有涉及刺天閣,所以不可能暴露出我們知道他們部分底細的事。那他們跟蹤我們的目的何在呢?」百里雪費勁腦筋,也沒有想出緣由。「算了,不想啦。炎哥哥,到時我們小心點應付就是。如果他們膽敢對我們不利,就讓金蛇逞逞威。」說著,百里雪從懷中取出金蛇,把玩起來。自從百里雪身帶玄冰玉后,金蛇在百里雪懷中呆得更舒坦啦,除了偶爾到林炎懷中撒個嬌,一般都不出來。它感覺玄冰玉對它的提升很有幫助。雖然這種幫助很細微,甚至都感覺不到,但是它有這直覺。金蛇感覺出二人有些緊張,「噝噝」的吐著蛇信,表現著自己。看著金蛇的靈性表演,二人心情舒緩了些。林炎也說道:「算了,到時見機行事就是。如果今晚沒事,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離開這裡。」

二人整個白天都呆在房間,沒再出門。直到晚餐時間,二人才現身客棧的小餐館,準備將就點吃個晚餐。正在用餐時,林炎感覺有人向他們走來。他停下筷子,抬頭看去,只見那老者正向他走來。林炎趕緊起身相迎,「老人家,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冬息府一別,轉眼就將近二年,沒想到我們還能再次相遇,真是緣分啊。」

老者見林炎認出自己,笑著走上前來,「這不是林炎林少俠嗎?怎麼你也是來參加爭霸賽的?」

「不是,我哪有這本事。如果是煉藥爭霸賽,我或許到可以參加一下的。老人家,你是來看比賽的?怎麼會在這客棧的?」

「是啊,我把年紀的人啦,就愛看個熱鬧。聽說這邊爭霸賽已經開始,我就趕來看熱鬧了。沒成想,這裡人真多,想找個像樣的客棧太難了,沒法,只能在此暫居啦。你呢,你也是來看爭霸賽的,也住在這裡?」

「哦,不是。我是陪百里姑娘去看海路經此地。老人家,這位就是百里姑娘。」林炎將身旁的百里雪介紹給唐堂。「她是北冰城百里家族的人。」

「北冰城百里家族,那可是個不得了的家族。怪不得你不去我地下城的醫館坐堂去,原來是有了更好的去處了,恭喜啊。」唐堂笑著向百里雪打個招呼后,戲說起林炎來。

百里雪點點頭,然後繼續吃著晚餐。

林炎打著圓場道:「老人家說笑了,只是混口飯吃,混口飯吃。老人家,有沒有用餐了,沒有的話就在這兒將就下?」

「不用,不用,我已經點好飯菜。我坐在那裡看你背影有些眼熟,想來確認一下,沒想到還真的是你。我原本想再次邀請你去我地下城醫館的,現在看來,沒有這個必要了,你已經有了更好的去處了。在此我預祝你早日成名啊。你們慢用,我先過去啦。林少俠,如果有時間,一定要到我地下城去做客啊。」

「一定,一定。我若去地下城,必登門拜訪。老人家還請見諒。」

唐堂揮揮手回到了他自己的桌子。林炎和百里雪吃過飯後直接回房間休息了。(未完待續……)

看林炎傳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 ?回到房間,二人沒有多作交流,直接休息,準備明日一早啟程離開。唐堂回去之後卻忙開了。他首先找來發現並跟蹤林炎二人的這個刺天閣成員詢問,「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這二人的?」

「稟閣主,我是在街上發現的。當時二人手牽著手在街上閑逛,我見那小姑娘有些眼熟,所以跟上去細看,這才發現她是北冰城的百里雪。我怕被發現沒敢跟的太近,直到他們二人進到客棧,我才來向您彙報的。」

「那你知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去過比賽場?」

「這個屬下不知。我發現二人時,他們距離比賽場隔有二條街。」

「你跟蹤之時,有沒有感覺被他們發現?」

「應該沒有。我一路上距離二人很遠,而且二人在街上走得並不是很快,有時還停下來買東西,不像是發現被跟蹤的樣子。」

唐堂聽完彙報沉思起來:他們應該還不知道我是唐門掌門的身份,要不然就憑傑兒對百里雪的所作所為,百里雪這丫頭不會這麼鎮定。不過看林炎和百里雪的關係,看來傑兒是白忙活了,最終還是被林炎這小子得到了。這小子倒是走了大運,竟然靠上了百里家族這棵大樹,看來收他到組織內是不可能啦。算了,只要他不妨礙到我們,就憑逍遙派之事,我就放他一馬吧,也算是與打傷傑兒之事扯平了,以後各不相干啦。

「你給我繼續在外盯著,記住。一定不要被他們發現;他們如果離開,你必須確認他們是去往何處。確定之後才能回來稟報,知道嗎?」

「是,屬下明白。」此人轉身出去,繼續在客棧外蹲守著。唐堂則開始考慮著怎樣把今天所看到的,幾個比較合適組織的人選給拉進組織。

第二天早起,林炎和百里雪駕著馬車向東面駛去,經由東城門出了東海城,向海濱城而去。跟蹤之人確認二人確實是去往海濱城后,返回城內。向唐堂彙報。唐堂得知二人真的去了海濱城。亦沒再關心此事,專心的挑選起組織成員。

「炎哥哥,你確定跟蹤之人已經走了?」

「嗯,走了。我已經感覺不到此人的氣息了。」

「看來我們是杞人憂天了。這唐堂估計還是想把你拉進刺天閣。可是他聽到你跟著我之後。認為你已經找到更好的去處。所以沒有再提。由此可見,現在刺天閣對你並沒有惡意,相反。由於逍遙派之事,他們對你還是心存感激的。那麼我們下面的行程要輕鬆許多啦,再不用整天提心弔膽的。」說完此話,百里雪長長的出了口氣。

「雪兒莫要大意,還是將金蛇放出來負責警戒吧。」林炎提議道。

「嗯,好的。」百里雪從懷中將金蛇取出放在肩膀上,自己則偎在林炎懷中說道:「昨晚沒有休息好,有些困了,我再睡一會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