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剛才全力一擊之下,地面已經沒了活人,不然抓來一個問問,也能知曉巨蛋裏面到底是何物。

趴坐近前,大蛤蟆又仔細觀察了一會兒,似有頭緒。一爪拍出,狠狠擊在巨蛋之上,卻是裂痕全無。

『嗯?力量不夠?好強的蛋!』以今時今日大蛤蟆的妖身力量,一擊足以擊碎一方小山頭。

妖力散出,將八根玉柱攝起,置於一旁。巨爪劃出,將密麻的陣紋破壞掉。

壓制巨蛋的陣法消失,整間石室亮起紅光。巨蛋像是感受到了危險,裏面的生物要提前破殼而出。

『好!看你究竟是什麼東西?』大蛤蟆樂見其成,在旁靜靜等著。

清晰的裂殼聲傳入耳朵,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威武霸氣的龍呤。

不錯,確實是龍呤,大蛤蟆聽后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詞。比當年的蛟蛇更具威勢,蛤蟆之身的血液都轉為冰冷。

「呵呵!」可惜,大蛤蟆不是純粹的妖怪,它可以從龍威的影響中掙脫出來。

一爪過去,直接抓住想要飛走的幼龍。

巨大的掙脫力從手爪上傳遞過來,單論力量,剛出生的幼龍就不在二煉大蛤蟆之下。

「輪迴生死意!」這是個天降機緣,大蛤蟆自然要用出最強手段。

意境力量主攻精神,其次才是影響天地元氣。不過,輪迴生死意的級別太高,對於周邊元氣的影響程度還要超過妖力、魂力。

元氣暴亂,摧毀了整間石室。

龍是高等妖族,幼龍一出生便擁有智慧,而有智慧就代表有思想、有精神,同樣在意境影響範圍內。

幼龍停止掙扎,昏死了過去。

大蛤蟆再慢慢、費力破開其鱗甲,劃開血肉,用大嘴吮吸血液。

強勁的血液能量入體,推動妖身進一步提升。

龍血全部入肚,大蛤蟆的妖身竟直接拔高了兩丈。

幼龍已經沒了生機,避免費事,大蛤蟆直接一口將龍屍吞進肚中,再緩緩消化。

不錯,隨意一行就收穫頗豐,至少抵得上三百年苦修。

不僅如此,大蛤蟆還能清晰感覺到自身的血脈在進化,妖身開始長出鱗甲,頭部隱有角包鼓起,似乎在朝着新物種蛻變。

蛤蟆之身本就是凡種,通過一步步修鍊與攝入大量精氣,才硬生生達到如今的高度。上限不高,日後絕比不上那些傳承高等血脈的大妖。

妖族嘛,就這點好,吃啥補啥。吃了真龍,在不爆體的情況下,能傳承其部分血脈、天賦以及能力。

蛤蟆的胃液腐蝕性極強,幼龍又不是大妖那般渾元一體,還算容易消化。

東邊的寧州境內,修士勢力刀閣坐落於此。比起月谷,刀閣傳承近千年,更有底蘊。

刀閣駐地只有一方樓塔,有三十一層,各佈陣法、禁制。

這方樓塔實際上是一件上上品法器,危急時刻,可破空而去。

樓塔頂層,月穀穀主正在跟刀閣閣主商議著事情。

好一番討價還價,谷主老修面露不舍,但還是拿出了一顆法珠和一方布袋。

法珠是月谷成名法器,品級上品,有吸收日月精華之效,對修士大有裨益。

布袋則是月穀穀主花費百年積蓄,收集材料、苦心煉製而成,有收縮大小、減輕負重之效,適用於儲物。

兩件法器都是谷主的心頭肉,一下去其二,豈有不心疼之理?

刀閣閣主高興收下兩件法器,命人送來一方玉簡道:「這是本閣獨有的魂器煉製之法,回去后,道友可不能外傳!」

「老夫自然曉得。」月穀穀主回了一句,伸手接過玉簡,仔細閱讀一番。

良久,確認無誤后,谷主老修道:「就不多打擾了,老夫這就回谷。」說完,就火急火燎地離去。

「爹,看樣子,凌老道真得到了龍蛋!」月穀穀主走後,一青年從暗處現身道。

「十有八九,他倒撿了個便宜。」刀閣閣主像是知道什麼,如此回道。

「要不,我們趁機奪過來?」青年建言道。

「我們兩家實力差不多,月谷有大陣防禦,不好下手。」刀閣閣主分析道。

「要是讓凌老頭藉助幼龍煉出魂器,日後,我刀閣勢必被其打壓。」

「爹,可不能坐視不管呀!」青年略急道。

「嗯,這樣,先報於仙真派,看他們如何處置,我們伺機而動。傳令下去,讓各堂備好人手。」刀閣閣主決定道。

青年一喜,趕忙下去準備了。

魂器,是一種隱秘而強大的煉器之法。取生靈精魄,注入特定的器物之內,再刻印陣法銘紋。

所得成品,比真器少了靈動,又比法器多了些自主。若輔以上好材料與陣法,可保留精魄主人生前大半實力。

據推測,那龍蛋是真龍之屬,血脈精純,若以之煉成魂器,威能當在上品法器之上。

月穀穀主之所以如此着急趕回,就是想在其他勢力插手之前,煉製成功,造成既定事實。

到了那時,就算仙真派興師問罪,也有緩和的餘地。

一路御器飛行至月谷,沒有感應到護谷大陣作用,谷主心中一慌。降下身子,發現谷內死寂一片。

「不好!」谷主不禁喊出聲,趕緊前往地下石室。

當他看到一方直通地底的巨坑時,心裏已涼了一片。

「嘿,老頭!」聲音從耳畔響起道。谷主老修向發聲方向望去,心裏又涼了一大片。

大蛤蟆就趴坐在一根石柱上,直直地看着他。

「臣服於我,可饒你性命!」見谷主注意力被吸引過來,大蛤蟆開門見山道。

「孽障,老夫殺了你!」多年謀划,轉瞬成空,谷主老修暴怒道。

「不識時務!」說了這一句,大蛤蟆輪迴生死意一放,頃刻間讓對方消融。

徹底消化幼龍,還需一段時日,大蛤蟆準備就在這月谷中待着,說不定還有其他修士上門。

刀閣將龍蛋之事上報給仙真,由主事長老再上報給閉關中的掌門。

以往,這點事犯不着驚動演都道人,出動一名長老即可,但演都道人在宣佈重新閉關前,曾三令五申,內門、真傳以及長老們都不得輕易離開本派駐地。

演都道人看了玉簡信書,沉思片刻后,說道:「回信,讓他們自行決斷,我仙真不插手此事。」

主事長老道:「那龍蛋可能就是被掌門鎮壓下的真龍所留,豈可讓月谷坐享其成?」

演都道人耐著性子道:「非常時期,不必多生事端,門內如今以休養為主。」

「你告知下去,百年內,未經允許,擅自離派者,以叛門罪論處。上至長老,下至外門僕役。」

演都道人威望甚高,主事長老只能躬身領命。

得到仙真不插手此事的回信,刀閣坐不住了。在閣主的命令下,一支精銳修士隊伍開進月谷附近三里。

刀閣閣主親自帶隊,準備在關鍵時候,破壞魂器的煉製。

月谷一片靜悄悄,連護谷大陣都未開啟,目力上佳者,都能看見谷內的景象。

「事有不對!濤兒,派個機靈人,以上門拜訪為由,探探情況。」閣主黎覆向身旁的黎濤吩咐道。

黎濤便是刀閣少閣主,聞言,當即派出了自己心腹下屬。

下屬是個神魂三重的漢子,外表憨厚,實則心思機敏,與月谷不少人留有交情。

他駕着飛鳥,去了兩刻鐘,又慌張地趕回。

一到近前,便向刀閣閣主顫聲道:「閣……主……沒了,全沒了,谷中一個人也沒有!」

黎覆心想:『難道是凌老頭遠遁避風頭去了?』他當即再派出兩人,仔細探查。

兩人回來后的反應幾乎與大漢一致。

『不管了,再耽擱,讓月谷煉製出魂器來,以後刀閣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一聲號令下,黎覆帶着隊伍衝進了月谷中。

藏於地底的大蛤蟆感應到對方來到,衝天而起,周身妖氣瀰漫,居高臨下道:「想活命,臣服於我!」

凈高十丈的蛤蟆妖出現在現場,結合月谷空無一人的場景,眾人都聯想到了什麼,面露恐懼。

黎覆橫起紫刀,顫聲道:「是你滅了月谷?」

「不錯,你要成為下一個嗎?」大蛤蟆冷酷言道。

威脅的言語可能還不夠,大蛤蟆一道輪迴生死意下去,將對方一半人數頃刻消融。

『大妖?不,這是絕世大妖!』黎覆是神魂七重上修,活了數百年,大妖自然見過,卻未曾碰到過如此厲害的。

「爹,怎麼辦?要分散逃走嗎?」沒想到身後的少閣主黎濤並未喪膽,暗中傳音道。

「逃?這能逃得了?」黎覆更能理解大蛤蟆的可怕,以一妖之力覆滅整個月谷,神魂九重修士都辦不到。

「臣服,還是死?」大蛤蟆再次提聲問道。

「我等臣服!」說着,黎覆竟放下了法刀。見自家閣主表態,其餘修士暗自慶幸,紛紛落下了法器。

修士多數是怕死的,有長久壽命去享受,何必要自尋死路?

月穀穀主當日的找死行為,只不過是心態崩了,徹底失去了理智,要是恢復冷靜,恐怕是跟黎覆一樣的選擇。

至於其他那些死了的,他們連臣服的資格也沒有,殺了也就殺了。 大長老笑,「果然,第一場用極夜,能最大限度的調動這些人骨子裡的賭性!」

最後的結果,買極夜贏的,共有十五億四千六百多萬極品靈石,上品靈石則有五十多億!買黃斑虎贏的,極品靈石就有六十多億,上品靈石那就更多了!

這結果,看來大家雖然都支持極夜,但還是不太看好的。

大多數人都買了黃斑虎贏!

「這結果……」大長老拿著結果,搖頭。

「讓極夜必須贏!」永樂城的城主沉著臉說道。

如果黃斑虎贏了,那麼這一場,就要賠出去接近五百億極品靈石!

這龐大的數字,超過了永樂城的預期。

「讓她贏有一定的難度。」

「無論用什麼辦法,極夜必須贏!」主要是他們沒想到兩者之間差距這麼大!

「……是,我下去準備。」話落,角落裡就有人退下去了。

中心圓台上,極夜眼神驀然冷了一分,但因為沒人看見,所以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一場比斗!極夜對黃斑虎!擂台之上,生死有命!比斗開始!」渡劫初期的老者宣布開始,然後直接消失。

中心圓台,只剩下極夜和黃斑虎!

「吼!」巨大的籠子被打開,黃斑虎從裡面跳出來。

擂台都動了一下。

這頭黃斑虎的屬性是土屬性,最擅長力量和防禦。

「極夜危險了!」穆清璃看到小臉綳得很緊的女子。

「黃斑虎的力量好強!」奚淺接過話。

擂台上,黃斑虎仰頭大吼一聲,然後吐出了一團褐色的靈力。

靈力團還沒到極夜那邊,就在中間轟然炸開!

極夜眼神一變,立刻防禦!

「噗!」

防禦也沒辦法,根本抵擋不住,她吐了一大口血。

卻沒機會停下來喘息,因為對面的黃斑虎陡然出現在了她面前。

極夜手裡也握著一柄長劍!

「轟——」

長劍抵在胸前,擋住了黃斑虎的爪子。

極夜被迫對上它的眼睛,卻在下一瞬,看到他眼裡的不懷好意。

臉色大變!

「噗!」

大家根本就沒看清黃斑虎是怎麼出手的,只看見極夜倒飛出去,猶如一塊破布,落在圓台的邊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