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果不拽進來,現在必須把他丟出去,丟在那裏都行,算是門口都好,但是這一百多金的人啊,哪兒是那麼輕易的能被拽起來的?

在張昊天準備吧鄰居丟出去的時候,三叔已經順着門邊,溜了進去了。

張昊天很明顯的看到了三叔開心的從門口進來,然後一閃身,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很明顯了,三叔是進了房子,但是故意的隱藏起來了,他可能在這個房子的任何一個地方,隨便哪個角落,只要他願意隱藏自己。

張昊天真的很想罵死自己了。

剛纔這個鄰居能這麼敲門,肯定是有問題的了,自己竟然還衝動的打開門,這不是自己找死,還能是什麼?

想要彌補一下的,但是現在,這個三叔都已經進門了,自己還有什麼好彌補的?

稍稍用了一些力氣,張昊天把那個鄰居丟出門口,狠命的摔大門,轉身,張昊天開始在放在裏面尋找三叔的蹤影。

那個三叔真的是已經進門了,這點是不容置疑的,只是,這個房子雖然不大,但是要想找到一隻故意隱藏自己的厲鬼,也不是那兒麼簡單的,畢竟厲鬼這個東西,他想要壓縮到多大,可以壓縮到多大。

大一點兒的時候,自己自然是好找到的,但是要是壓縮的很小的時候,膠囊一樣大小的時候,這要去哪兒尋找?

張昊天第一個尋找的,是周瑩瑩所在的那個房間,她現在在那邊休息呢,雖然她已經被將軍給控制住了,但是那終究是周瑩瑩,怎麼也不可以出事兒的。

周瑩瑩這會兒還在沉睡着,像是完全的和這個世界脫離了一樣,並且還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

張昊天站在房間門口,仔細的看着房子裏面,想知道三叔大概會藏身在什麼地方,還有是,自己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着手尋找。

這是不太好的選擇,整個房間,從窗戶窗簾,一直到牀底下,甚至是櫃子下面,全都有可能是三叔藏身的地方,這意味着,完全沒辦法下手了。

但是算是沒辦法下手,張昊天也還是要一點點的尋找,畢竟是自己把三叔給放進來的,這接下來要是真的找不到,這個罪過也都是自己的。

然而,張昊天不知道的是,三叔根本沒在這個房間裏!

三叔原本的目標不是周瑩瑩,他是來找到裝有那三隻厲鬼的瓷娃娃的。

只有找到那三隻瓷娃娃,才能達成將軍折磨前世的目的。

這邊張昊天到處尋找,那邊三叔各種隱藏,厲鬼是厲鬼,還是很厲害的那種,只要是他不想出現,肯定不會被找到的。

只是,三叔在這個房子裏轉悠了好半天,別說是找到什麼瓷娃娃了,算是一點點的線索,也還都是沒找到的了。

怎麼辦?

三叔開始着急了,這好不容易溜進來,要是真的能找到,那也還算是不錯的,但是現在這個狀況,根本也找不到啊!這要是真的找不到,回頭將軍那邊要怎麼交代?

與此同時,周瑩瑩也接到了將軍的命令,讓她趕緊想辦法跟着一起尋找。

三叔畢竟對這個房子很熟悉,之前他是這個房子的主人!

所以現在,總是能挑選這個房子相當隱蔽的地方尋找,這也是張昊天最擔心的一件事兒了。

要是這樣都還找不到,那自己以後,可還要怎麼混?

周瑩瑩在接到了命令之後,再次坐了起來,也開始研究着如何尋找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起來了,心裏覺得怪,“你怎麼了,好點兒了嗎?”

“我沒事,我想,去個廁所。”現在這種時候,還有什麼藉口是去廁所更好的呢?

“那,你小心一點。”張昊天也不是傻子,很明顯的看出來周瑩瑩的目的不純,還什麼廁所,這肯定是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但是表面,張昊天還是要裝出不知道的樣子,心裏想着一會兒真的要去看看周瑩瑩做什麼了。

還有,三叔是將軍手底下的厲鬼,周瑩瑩現在也被三叔給控制了,這三叔進門之後,會不會來找周瑩瑩?

要是真的來找了,那或許這還是一件好事兒呢,至少自己可以不用滿房子的尋找那個三叔了!

然而,周瑩瑩轉過身,真的去了洗手間,這讓張昊天有些糾結,她進了洗手間,自己是個男的,總不能跟進去啊!

實際,這也是將軍的計劃了。

張昊天這個傢伙是個正人君子,周瑩瑩去廁所,他肯定不會跟着的,所以,這個是個機會了!

果然,這邊剛一關洗手間的門,那邊三叔已經在洗手間裏現身了。

周瑩瑩看着三叔,“你都找過什麼地方了?”

“我只找了那邊的廚房,我記得以前那邊有個很隱蔽的地方,我以爲會在哪裏。”

“結果呢?”

“別提了,那地方什麼都沒有,我還差點兒招了。”

三叔說着這話的時候,真的是懊惱到不行了。

本來以爲自己對這個房子瞭如指掌,找起東西來,肯定也是事半功倍,可誰想到,廚房裏的一個角落,自己差一點被八卦鏡給打到了。

這要是真的被打到了,自己不能這麼好的隱藏了,這要是被張昊天看到了,自己還玩兒個毛線啊!

“你可小心點!”周瑩瑩低聲叮囑,現在這個時候,要是三叔真的出了什麼事兒,子一個人,怎麼搞得定?

“放心好了,我肯定會小心的。”三叔嘴雖然說的淡定,但是心裏也真的很擔心。

這個房子的確是自己從前住着的地方,這裏的一草一木,自己都是再熟悉不過的了,甚至還有很多的東西,都是自己從前的心血。

只是,這地方自己離開也有一段時間了,變化也是一定的了,尤其是一些很特殊的地方,從前都是自己弄得那些什麼陣法之類的,現在也全都有所改變了。

三叔心裏感慨着物是人爲,雖然嘴不說,但是心裏多少還是有些難受的。

這種感覺在一瞬間,全都傳到了將軍的腦海裏,這讓將軍多少有些不太高興了。

本來放他出去是做事的,不是讓他去感慨的,這種情緒不應該出現!

周瑩瑩那邊也一樣,讓她留在那裏是要隨時效命的,不是用來關心這個,關切那個的。

將軍稍稍用了一些控制,讓他們兩個全都更聽話了一些。

剛纔還互相關心的周瑩瑩和三叔,一轉身,變得相當的嚴肅了。

“現在怎麼辦?”周瑩瑩瞪大了眼睛看着三叔,但是眼神裏,已經缺少了剛纔的關心了,變得十分冷漠。

“分頭行動吧,我去那邊的廚房,還有客廳,你去臥室,怎麼樣?”周瑩瑩原本是在臥室休息的,現在去臥室尋找,肯定也會更加方便一些。

“可以,這麼定了!”

周瑩瑩是沒什麼特別多的想法的,現在一門心思的只想儘快完成將軍交代下來的任務,儘快找到那三個瓷娃娃。

分配好了任務,周瑩瑩推開洗手間的門,三叔隱藏好自己,趁着周瑩瑩開門的時候,直接出去,開始尋找。

周瑩瑩自己則是重新回到房間,只不過,這次她並沒有直接躺下,而是在房間裏四下尋找,想知道之前周偉光有沒有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時候,把那三個瓷娃娃藏在這個房間裏面。

張昊天眼看着周瑩瑩的行爲,覺得有些怪了。

這周瑩瑩想做什麼?好好的,在房間裏看來看去的,她是要找到什麼嗎?

可這個房子裏面,又有什麼是讓他這麼尋找的?

張昊天不理解了,想要前問問看看,但是又沒好意思,想着自己乾脆,這樣好了,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好好的盯着周瑩瑩看,倒是要看看他能在這個房間裏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周瑩瑩怎麼可能不知道張昊天正在盯着她看呢?雖然知道,但是也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反正回頭算是張昊天真的問起來,自己也有話說,再說了,將軍的任務是第一位的,至於張昊天怎麼想,只要是他不來阻止,當他不存在好了。

周瑩瑩心裏是這麼想的,將軍知道這些想法,相當的滿意。

很不錯!這個周瑩瑩的確是個很聽話的木偶,看來,自己還真的可以考慮多利用一段時間呢!

心裏是這麼想的,將軍再轉身看着那個三叔的時候,不這麼太滿意了。

原本以爲這個房子是三叔從前住着的,來這裏尋找,肯定也是十分方便,甚至可以說,根本是手到擒來,可誰知道,現在這個三叔完全是在胡亂尋找,根本連個順序,都沒有了!

這讓將軍多少又加重了一些對三叔的看法,甚至心理還在默默的研究着,要是三叔真的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自己,還真的要換幫手了呢! 第203章我數到三,你趕緊跑

殺手發現紕漏想要補一刀,但陸司寒不可能再給他這個機會。

肩膀的傷並沒有限制他的行動,入骨的痛反而激發出他的殺意。

起身,陸司寒狠狠的一腳踹向那名殺手,直接將他踹暈。

「司寒,你沒事吧,你的手臂在流血,我們立刻就去醫院。」

姜南初害怕的說,原本只是來看流星雨的,這種變故打的她措手不及。

陸司寒的肩膀無力的垂在一旁,另外一隻手摟住了姜南初。

「別擔心,不過縫幾針的事情罷了。」

姜南初正準備打電話叫救護車的時候,幾名原本正在看流星雨的男人,轉身走來。

對方是有備而來的!

姜南初牢牢牽住陸司寒的手,不住的往後退。

「有殺手,有恐怖分子襲擊,大家快跑!」

姜南初大聲喊道,這種時候造成人群混亂,她和陸司寒逃脫的幾率可能會更大一些。

果然姜南初這麼一喊,不少人都看了過來,當大家看到鮮血,看到尖刀時,誰也顧不上欣賞美景,整個赫爾山開始大亂起來。

姜南初也正是趁著這個時候,與陸司寒一起從觀景台下來,躋進人群。

「司寒,我們現在該去哪裡?」

姜南初努力平復下心情問,越是這種關鍵時刻,越是不能夠自亂陣腳。

「去赫爾山深處,哪裡容易藏人。」

「好。」

姜南初無條件信任陸司寒的話,在他的指引下,往赫爾山深處走去。

越是往裡走,越是密密麻麻的大樹,這裡就好像是沒有被開發過的原始森林。

姜南初不知道和陸司寒走了多遠的路,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已經記不清,此刻天也已經很黑,茂盛的樹葉將月光都遮蓋住。

「那裡有個山洞,我們進去休息一會。」

儘管是黑夜,陸司寒的視力也比一般人好的多。

姜南初扶著陸司寒進入山洞,隨後再用樹葉將洞口將遮蓋住。

做完這一切,姜南初拿出了手機。

「該死的,沒有信號了,司寒,我們該怎麼辦?」

「景霽,景霽他會派人過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

陸司寒輕聲的說。

姜南初猛然想起來陸司寒肩膀上面的傷還沒有經過處理。

「司寒,那我先替你包紮傷口。」

手機打開手電筒功能,靠著這道光,姜南初解開陸司寒的衣服看到了傷口。

猙獰,血肉模糊的傷口就這麼出現在姜南初的眼前。

「那些人究竟是誰,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姜南初眼圈一紅,立刻將自己的圍巾解下來小心翼翼的的把傷口包起來。

「還不清楚。」

「都怪我,我如果不來看流星雨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傻瓜,這和你有什麼關係,他們想要衝我下手,就算不是今天也會是明天,而且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處理完傷口,陸司寒將大衣脫下來鋪平。

「景霽的人,可能要過段時間才會出現,你先休息一會。」

陸司寒轉頭說,結果就發現姜南初眼圈有些紅。

「怎麼了?」

「我心疼你,我恨死那些人了。」

姜南初這番孩子氣的話,逗笑了陸司寒。

「你呀,就是大驚小怪,我之前受過比這還重的傷,沒關係的,一點都不疼。」

兩人坐在大衣墊著的地上開始說起話來。

另一邊赫爾山的殺手們在不久前他們也遭到了襲擊,那些保護陸司寒的侍衛身手同樣很好,兩方人馬打的不相上下。

等混戰結束,殺手已經不知道陸司寒的蹤跡。

「首領,我們現在該去哪裡?」

「對方是出了大價錢要陸司寒的命,就算把赫爾山翻過來,也要找到陸司寒。」

「是!」

數十名殺手在山頂仔細巡查,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首領,這邊有血跡!」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所有人都圍攏過去。

為首的男人看到沾染在雜草上的血跡,勾起了一抹笑。

「追上去!」

翌日,陽光照進山洞內,姜南初想伸個懶腰,卻發現陸司寒正靠在自己身上。

手臂已經麻的失去了知覺,姜南初卻不打算叫醒陸司寒。

他已經很累了,就睡的晚一些吧。

「血跡怎麼到這邊就沒了?」

山洞外傳來說話的聲音。

姜南初立刻提起了精神,外面是殺手還是段景霽派來的人?

姜南初沒有主意,輕輕拍了拍陸司寒的手。

陸司寒防備的睜開眸子,姜南初不敢說話,指了指山洞外。

「陸先生,是我們來了,快出來吧。」

「陸先生。」

山洞外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喊聲。

姜南初的眼中有驚喜,他們是來找自己的!

「我們出去。」

陸司寒啞著聲音說。

「嗯!」

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但想到生的希望,姜南初一把扶起陸司寒朝著山洞外走去。

「我們在這裡。」

姜南初激動的喊。

兩人出去之後看到一行面生的男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