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要不是有元始天尊,也不會有我的今天。

元始天尊又說:“楊落,你來到了化境,爲何沒有來找我?”

我說:“機緣巧合,我就落在了菩提山下。”

“一樣的,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就行了。”他說完朝着我微微點頭,隨後看向了菩提老祖。

我看到,菩提老祖正注視着元始天尊,看來,師父是感覺到了我倆在傳音的事實。

整件事就是一個謎,我根本就不知道爲何會這樣。此時面前似乎有一團迷霧一樣。但是我感覺得到,對於我這件事,始作俑者應該是元始天尊,一切的線索到了他這裏就斷了。但是,這老傢伙到底是爲了什麼呢?

他爲什麼要把妖月壓在太極山下呢?

此時,那獵狗和李紅楊激戰正酣,它的大尾巴一掃,啪的一聲掃在了李紅楊的臉上,李紅楊頓時後退,臉直接腫了起來。他摸着臉喊了句:“這是什麼東西?爲何這般厲害?”

我明白,此時的元始天尊不想和妖月爲敵。我更不想和妖月爲敵,在我心裏,她不是妖月天尊,是明月帝后。我一直有一種幻想,她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無奈的,她會和我解釋清楚一切,然後我會原諒她,我們會重歸於好!

相信,是個男人都會有這樣的憧憬,因爲,我根本不能捨棄對明月的感情。

我說:“回來吧!”

那獵狗這才慢慢轉過身,晃着尾巴回來了。獵狗站在我的身旁,朝着李紅楊吼叫了幾聲,隨後抖了抖身上的毛,臥在了我的身旁。

“我的天!這是獸尊啊!”

走上山丘之時分人生 我聽到身後有人喊了句。

菩提老祖頓時轉身一瞪眼說:“胡說什麼?就你尖嗎?”

隨後他一揮袖子說:“好了,既然主人不留,我菩提老祖帶人先走了!”

說完,那頭四不像便奔跑了過來,菩提老祖翻身上去,轉身說:“走吧!”

我也就爬上了我的坐騎,轉過了身。

翊帆師姐上了自己的那獵豹也轉過身了。

秦川上了天馬,和我並肩而行。他說:“明月帝后出關之時,一定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我說:“也不一定,雖然是元始天尊將她壓在了太極山下,可是她和元始天尊似乎並不是敵人的關係。這纔是我最奇怪的事情。”

秦川嗯了一聲說:“是啊,我也覺得特別的納悶兒!真的他媽的太奇怪了,元始天尊將她打死了,但是,似乎這妖月山並不恨元始天尊,還有要結盟的意思。這明月帝后到底在想什麼呢?”

我預感到,整件事的複雜程度不是能想得出來的,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菩提老祖這下可真的是開心了,我和秦川可以說給他爭了很大的面子。他笑着說:“好啊!你倆小子這次算是給我出了一口惡氣,我等這一天太久了!”

我說:“回去可別忘了房子的事情哦!”

翊帆師姐笑着說:“這可是我選上山的兩個人,要不是我,這兩個師弟可就走掉了。”

菩提老祖笑着說:“好,回去好好獎勵你們。”

接着,很多人騎着天馬過來爲我們祝賀。俗稱捧臭腳的。世界上也不缺捧臭腳的人,更不缺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人。

開始有人帶着批判的眼光來看我倆的,有人嘀咕道:“要是論實力,兩個師弟都不是對手,投機取巧罷了。”

“嗯,是啊,尤其是楊落師弟,分明是借了利器的光了。要不是有一把絕世好刀,不可能打敗常樺地尊的,畢竟等級差那麼多。”

“是啊,還是好好修煉最重要。投機取巧,最後是會吃大虧的。”

“最主要的還是有獸尊幫你啊楊落師弟,要不是有獸尊在你身旁,你覺得你可以令李紅楊師兄那麼難堪嗎?我是好心提醒你,希望你不要介意。你不要太驕傲,你還有很多的不足。”

……

秦川對這樣的“好心提醒”是嗤之以鼻的,他不屑地小聲說:“看見了嗎?我們讓他們沒有存在感了。”

我說:“心裏知道就行,說出來就要被這羣人圍攻了。”

秦川嗯了一聲,再也不說話了。

不過,師姐對我和秦川的讚許是實實在在的,但是,她除了讚許,並沒有過多的感情投入進來,我知道,他的心在外面飄着呢。李紅楊晉級到了天尊的時候,很明顯,她兩眼在冒着光。

翊帆師姐和姜瀾清有所不同,她矜持很多。現在的樣子,也算是正常不過的了。試問天下女子,有幾個不喜歡有本事的男人的呢?

秦川喃喃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說:“你是不是對師姐有意思?”

秦川說:“難道你不喜歡師姐嗎?”

我搖搖頭說:“我還真的沒那意思。”

“這可是你說的,那麼,師姐,我追定了。”

翊帆師姐突然回過頭說:“是誰在念這麼輕浮的詞?”

秦川說:“這詞輕浮嗎?多麼美啊!”

我說:“你聽我翻譯,確實很輕浮。”接着,我翻譯道:“那嘰嘰喳喳的鳥啊,就住在河畔,那個魔鬼身材的美女啊,我一定要把你搞到手!”

頓時,師姐咯咯笑了起來,問道:“誰是那麼魔鬼身材的美女?不過,魔鬼的身材確實都不錯的,不過,最好身材的還是妖月天尊,那是化境公認的美女啊!”

她不提妖月還好,這麼一提,我的心就難受了一下。也不知道,這妖月天尊什麼時候才能修煉完成,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她和我的孩子啊!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回到了菩提山後,我和秦川分到了一座很大的院子,我們的院子就挨着師姐的院子。現在,我成了師姐的鄰居了。

秦川今天給世界送個蘋果,明天給師姐送個髮卡的,時時刻刻在表達着愛意。我也看出來了,這小子要是喜歡上一個妞兒,那就頓時變成了不要臉的存在。晚上的時候,我一邊喝酒一邊問秦川:“你不喜歡媛媛了?”

秦川說:“媛媛我自然是喜歡啊,但是,我哦也喜歡師姐,怎麼破?”

像我這樣妻妾成羣的人,沒權利說人家的,只能說:“挺好的,師姐確實風情萬種。”

……

一個月後,秦川又晉級了。他已經是六品人尊。

而我還是止步不前,但是很明顯,我一直在隨着修煉在進步,但是這種進步只是對招式的運用,內世界的變化也在進行,是一個逐步加快的過程。我知道,其實升級,也不遠了。

李紅楊來了我菩提山,他見到我的時候是在我的院子外,他在敲師姐的院門。師姐開門的時候,看到是他,臉紅了下,小聲說:“李師兄到訪,小妹有失遠迎,失禮了!”

我靠在門前的石獅子上,石獅子在我靠在它身上的時候,一下就活了,變成了一個實實在在的大獅子。大獅子直接臥在了地上。這化境的物件,真的太奇妙了。

另一邊的石獅子隨後也活了,抖抖身體後,朝着李紅楊吼叫了起來。

李紅楊這才朝着我不屑地一笑說:“楊落,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有本事,你和我打一場!而不是叫什麼獸尊替你。”

我說:“你叫爺爺我就和你打!”

翊帆師姐並不生氣,她咯咯一笑說:“兩個大男人,怎麼還記仇啊?李師兄,請進吧!”

我倒是沒什麼,秦川可不樂意了,他大步從院子裏出來,彎着腰鑽過了垂柳樹,此時的樹上沒有葉子,但是有一隻猴子在樹上蹲着吱吱叫了兩聲。

秦川說:“李師兄,隨便進女孩子的院子不好吧,我和師姐住鄰居,都沒進過師姐的院子半步,你這樣進去,有輕浮的嫌疑啊!”

是的,秦川從來沒進過院子半步,都是趴在牆上偷看師姐洗澡,雖然沒有得逞過。

本來要進去的李紅楊突然就止步了,他說:“我沒想進去,只是來給翊帆師妹送禮的。”

他從懷裏拿出一個胭脂盒說:“這是我從無上城買來的最好的胭脂,師妹,你收下吧!”

秦川說:“這東西,多多少少都是有毒的。李師兄,你還是拿回去吧!”

這時候,有小道童來報,說元始天尊帶人來訪。還說特意要求見楊落。

我一聽說:“都是誰來了?”

小道童說:“是元始天尊和兩個女弟子,一個是簫雯,一個是雲瑤。”

我頓時笑着說:“總算是來了。”

沒錯,是李紅袖和劉瑜妃師妹來了化境。看來,元始天尊這次是來拉關係的啊!這個元始天尊,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啊!怎麼想,都覺得這化境都在元始天尊的規劃當中進行着。 在化境,無上天尊的實力是最強的,這是毋庸置疑的。其次就是元始天尊,再次,則是菩提老祖和通天教主了。最後便是那小寺天尊和妖月、姜宗主。

雖然是實力有強弱,但是我明白,誰也沒有能力單獨滅了誰。於是,有了化境如今的格局。大家互相牽制又互相依存。

按照他們所說,四大神聖都消失了,包括創始元靈,似乎也離開了化境,那麼,到底他們去了哪裏呢?猜測的是去了那九天之上,實際上化境的人們知道的也只有這地方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除了九天之上還有什麼地方。

其實在我看來,這是不一定的。難道四大神聖就不可以下屆嗎?他們都是不受五行限制的存在。是可以隨意穿梭在各個世界的,我想,很可能他們就在天朝大地上。

也許,在街邊我和他們相遇多次,只不過,我們互不相識罷了。

也許我們村的二傻子就是鴻鈞老祖,只不過,他不說,我們誰都不知道罷了。

我跑到大廳的時候,正看見李紅袖和劉瑜妃,兩個女人見到我後都朝着我奔跑過來,李紅袖直接撲進了我的懷裏,而劉瑜妃則站到了一旁,很明顯,尷尬了。

隨後她一笑說:“楊師兄,你還好吧!你怎麼沒有去原始天尊的宗門呢?”

菩提老祖說:“怎麼說話呢?我還沒死呢。”

元始天尊哈哈笑着說:“一樣,都一樣,菩提老祖道行精深,都一樣的。我只是想不懂,那一刀似乎不是出自菩提山,倒像是四師叔的絕學啊!”

WWW◆ ttκǎ n◆ co

我一聽有些愣住了,難道,元始天尊根本就不知道陸壓道君轉世之說嗎?難道簫劍師祖和元始天尊也不是無話不談的嗎?

看來,這裏的確太複雜了,互相防備,又互相依存。這關係,比天朝戰國時期還要亂啊!

菩提老祖說:“是啊!難道戰神家族和四師叔有關係嗎?我只是聽聞戰神家族姓東,那玄女當年是四師叔起的名字,叫東曦。難道這東曦是有後代的嗎?”

元始天尊說:“傳聞東曦生有一子,乃是四師叔和四師母精血在東曦體內所化。所以這東家的血液裏有着四師叔的戰鬥基因,被稱作戰神家族也是有原因的。”

菩提老祖說:“看來,這都是真的了,怪不得楊落天生就會四師叔的刀法,令我大吃一驚啊!”

元始天尊聽完後點點頭。

我心說可不一定啊,我很可能不是什麼戰神家族的後代,我很可能就是重生的陸壓道君啊!不知道你們知道這個事實後,會不會驚呆了呢?

我見過女媧娘娘,她說都等着我呢,到底等我要做什麼呢?是誰在等我呢?我不知道,但是我隱隱知道,確實在有人等我在做一件事情,而且這件事似乎是離開我就做不成。

看來,這件事還沒完,水還是很深的啊!

元始天尊笑着說:“菩提老祖,我的弟子和你的弟子在下屆關係不淺啊!看來,我們是想不聯姻都不行了啊!”

菩提老祖說:“好啊,我正有此意,你還是儘快把這雯雯嫁過來比較好。我從早就喜歡簫瞎子這個寶貝千金了。天生麗質,蕙質蘭心。”

“雯雯雖說是我的弟子,但是她母親還在太極門,這件事,還是要雯雯的母親同意才行,我們都太心急了。”

“你是怕那姜宗主反對嗎?他不是簫瞎子,不要太拿他當回事。”

元始天尊這時候小聲說:“老祖,你不要忘了,他背後站着的可是無上天尊,簫瞎子死後,這太極門就淪爲了無上的走狗了啊!”

此時,我看內世界,這簫劍師祖正在孜孜不倦地修行。他收了劍後說:“我需要時間,用不了三年,我定能重掌太極門。”

我這才問道:“師祖,你和元始天尊關係如何?他爲何把你送到我這裏的?”

“我和他沒關係,至於他爲何把道君的葫蘆送到你這裏,我想,你要問問女媧娘娘了。”

我這纔想起了那個女人來,她看起來是那麼的自信,是那麼的大氣!是那種看了就想上的女人,而且上了她這件事是可以當成就的那種女人。

也許,別人不會這麼想吧。反正我是這麼想的。這個傢伙讓我有無限的慾望,難道她對我下了迷藥了嗎?

此時,李紅楊從外面笑着走了進來,他拱手道:“恭喜兩位天尊能結盟啊,本天尊先祝賀了!”

秦川從後面進來了,說道:“你還本天尊呢,謙虛下能死?你是不是特怕別人忽略你成爲天尊的事實?”

李紅楊指着秦川說:“秦川,你處處針對我對你有好處嗎?在菩提山上,你可以痛快痛快嘴,下了菩提山,信不信我打殘廢你這條狗!”

秦川笑着說:“誰是狗誰知道,誰不知道你是妖月天尊的狗狗呢?不過你不要癡心妄想了,你心中的妖月天尊,實際上早就被我們老大給睡了又睡,對了,還生了倆孩子。”

“什麼?”李紅楊頓時看向了我。

我心說媽的,說這個幹嘛!我瞪了秦川一眼,他也知道自己說過了,掩飾道:“我說啥你信啥?你是傻逼嗎?”

但是,菩提老祖和元始天尊可不這麼認爲,菩提老祖說:“秦川,你的意思是,妖月天尊是楊落在神界的妻子嗎?並且那個從神界報來的孩子是楊落的嗎?”

秦川說:“老祖,你問這個幹嘛?”

“如實回答!”

秦川不說話,我說:“是這樣,就是她逼我打開了元始天尊的禁制,放出了妖月和她合體,之後帶了我的孩子跑來了化境。我這次來,就是要帶她回去的。”

元始天尊說道:“我想你誤會了,關押妖月天尊的禁制是女媧娘娘下的,我只是奉命看管。”

“那麼,你能否認當初是你把她壓在太極山下的嗎?”

元始天尊說:“這件事,是無法避免的,她必須被壓在那裏,你還要問什麼?我勸你不要問了,不然你會死的很慘!”

我還想問,老祖說:“好了,那件事就不要追問了。既然是這樣,我想,我們還是等妖月天尊出關吧,到時候我安排你們夫妻相見,只不過,回去神界不太可能,尊者是不能在神界生存下去的,在那裏,只要是動用武力就會遭受天譴。除非,你不受五行約束!”

我看看秦川,秦川看看我。

我倆都明白,我和秦川,包括納蘭英雄,我們都是不受五行約束的存在。假如我是陸壓道君,那麼這兩位又是誰呢?

李紅楊此時看着菩提老祖說:“菩提老祖,神界的事情怎麼帶到了化境來了?妖月天尊在閉關,我不希望她被任何人打擾,所以,最近這段時間我不希望你們上妖月山!”

菩提老祖說:“李紅楊,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晉級到了天尊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你還沒能力命令我菩提老祖。”

元始天尊哼了一聲說:“人要是不自量力是最可悲的事情,我們明天就上妖月山,你要是有本事,就攔着我們好了。”

秦川說:“你就是一條狗,李紅楊,你是狗就要做好狗的本分,你難道想替你家主人做主嗎?實話告訴你,在神界,妖月天尊是楊落最愛的女人之一。你算個什麼東西,癩蛤蟆一隻罷了。”

一個天尊,雖然是一品天尊,但是在化境也算是人中龍鳳了,就這樣被秦川指着鼻子罵,心裏有多大的氣應該是可以想象的了。

他喊道:“菩提老祖,你的弟子你也該好好管管了!”

“李紅楊,我恩麼管教弟子是我的事情,你還是多管管你自己的事情吧!你家的妖月天尊也該出關了,明天,我就帶楊落上山認親,你最好準備些好酒好菜,招待下你家的主子。”

李紅楊一揮袖子就離開了,菩提老祖指着李紅楊的後背罵道:“一條狗竟然對我指手畫腳,氣死老夫了。”

元始天尊勸道:“算了算了,何必和一條狗一般見識呢?”

此時,我們這裏在發生着事情,明月在做什麼呢?無上天尊又做什麼呢?反正我知道,在這裏世界裏,人人自危,沒有人敢有半分的懈怠。

我和秦川也不例外,我們必須抓緊晉級才行。

第二天一早起來,我和秦川就去了湖邊,我馭空飛行,到了湖心後,突然就覺得自己要晉級了,頓時落在了湖面上,一閉眼,嗡地一聲,湖面的水被擠壓了下去,朝着四周起了巨大的波浪。隨後,水又退了回來,在我的腳下匯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水花。

我就被這水花衝擊了上來,我晉級了。

偏偏此時,翊帆師姐來了,她雙手握成喇叭喊道:“楊落,你快上來,我們出發,去妖月山!”

元始天尊、菩提老祖,我,秦川,李紅袖和劉瑜妃,外加師姐,我們七人直奔妖月山而去。

我們走走停停,五日後到了妖月山下。剛到了山下,就看到李紅楊騎着一頭大老虎站在山下。他手裏一柄長劍,橫在路中央說:“我說過,妖月山不歡迎各位,你們還是回去吧!”

元始天尊的坐騎是一頭紅毛雄獅,他上去說:“你去稟報妖月天尊,就說我元始天尊來訪!”

“天尊說了,修行要緊,誰也不見!” 飛劍術一出現在我的腦海的時候,我自己都吃了一驚。這一劍融合了前面八劍的精髓,將八劍合一,創造出了看似最簡單,實則最複雜的的一劍。

同時,明月如果知道元始天尊和菩提老祖在山下,可能不出來一見嗎?這未免也太失禮了。很明顯,是這小子將消息隔離了。難道這小子要叛變嗎?

我說:“既然這樣,你去稟報一下,就說楊落到訪!”

“天尊說了,誰也不見,幾位還是請回吧!”

這個混蛋,簡直就是不可理喻。也許明月說過誰也不見,就算是我沒什麼威力,在化境不見元始天尊和菩提老祖的人還有嗎?就算是到了無上山下,那無上天尊也要出來見一見的吧!看來,明月真的是被隔絕了。

雖然他們一口一個稱明月爲天尊,實際上此時的明月不可能是天尊。就算是簫劍前輩慧根出類拔萃,也只是修煉到了四品人尊。

要論慧根最強的,當屬秦川了,他也纔是六品人尊。

納蘭英雄得了金身後成了主神,開始的時候升級應該是很快的,但是我心中有數,他也是不會超過人尊巔峯的。

韋恩那個惡煞,居然也能破天,我真的懷疑惡煞也是大道之一了。

再想,這世界的一切都源自創始元靈,一切規則都是她創建的。惡煞也不例外,他應該是和我們一樣的吧!以前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別人說惡煞是大道之外的東西我就信了。

其實,我該反問下,大道之外是來自何處呢?整個世界,最開始不是創始元靈給思個生靈傳道,之後纔開枝散葉有了今天的各界大道嗎?難道惡煞是無中生有的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