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那點點的火光在接觸到凌羽的身體之後,沒有絲毫的停留便直接化作了一縷縷的靈氣消失在了凌羽的體內。

然後凌羽便看着正夾擊着自己的那一拳一掌之上脫離出的藍色火點越來越多,而那些藍色火點則是在出現之後紛紛朝着自己的身體涌去,然後在凌羽驚愕的目光之中紛紛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凌羽在那些火點進入自己體內的瞬間便已經放下了心中的驚駭,只因爲那絲絲火焰所化成的靈氣在進入自己體內之後,非但沒有如想象中的暴亂,反而化作了一道道靈力潮流,向着自己體內那些被反震出的傷口流去。

而令凌羽有些不敢置信的卻是,當那一道道的靈力潮流劃過自己體內的那道道可怖傷痕的時候,自己的那些傷勢都在自己靈識的關注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甚至就連自己的身體也是在那靈力潮流的洗刷之下變得更加強勁。

凌羽的體內,那因爲剛纔一番硬抗而形成了一個個巨大裂縫的筋脈都在紛紛復原,而且變得更加的寬拓,甚至其中的靈力運轉也是更加的順暢。

而最讓凌羽高興的還是,自己的肉身在那股靈力潮流之下變得更加的堅韌,而且就連自己體內的一些殘留丹毒也是被直接排除。

不過就在凌羽關注自己體內狀況的時候,凌羽身周的火牆之上卻是又再次形成了一隻巨掌,不過這次凌羽看向那朝着自己襲來的巨掌卻是不驚反喜,甚至就連看向周圍火牆上的那些藍色火焰的目光也是變得一陣熾熱。

但是凌羽也是知道,剛纔收復那點點藍色火星的並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手心中的那枚淺紅色的戒指,而也是直到剛纔凌羽才切實嚐到了這枚由鎮安王交給自己的戒指帶給自己的好處。

凌羽沒想到自己只是來這祕境稍微搜索一番聊表自己的心意也能夠有這樣的好處,那道道靈力潮流簡直就是爲他準備的。

不增加修士的靈力,而是專注於強化修士的身體。而對於凌羽來說現在自己最落後的不是靈力,也不是自己的精神力,反而是一直以來被他所忽視的肉身。

不過凌羽也知道事情可以不可再,誰知道什麼時候這淺紅色的戒指不好用了,那麼到時候自己還處在這些火焰的包圍之中,像剛纔那樣被前後夾擊的痛苦凌羽可不想再次嘗試一番。

於是凌羽在看到那朝着自己扇來的巨大手掌之後,靈機一動,凌羽直接束手在原地。

只見凌羽站在原地的身影在一剎那間便被那巨大的手掌所淹沒,然後凌羽的身影便在那隻手掌的帶動之下直接轟擊到了凌羽身後的那面火焰所形成的牆上。

被那火焰巨掌轟擊個正着,凌羽只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就彷彿是散架了一般,而當凌羽的身影在撞到身後那火牆上的時候,凌羽的嘴中更是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

不過就在凌羽接觸到身後的那火牆之後,凌羽卻是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竹劍撐在自己的兩邊,擋住那火焰巨掌與火牆之上那道道藍色的火焰。

而就在這時,凌羽手中的那枚淺紅色戒指突然發出了一道靈光,然後便只見凌羽身體兩側的藍色火焰頓時化作了一點點的藍色火點朝着凌羽的身體涌去。

只是一會兒的時間,凌羽便已經恢復到了全盛的狀態,那轟擊在凌羽身上的火焰巨掌也已經消散一空,但是讓凌羽有些皺眉的卻是自己背後的那面火牆依舊像是無邊無疑一般。

凌羽見此景,雖然對於那些源源不斷的進入自己體內的火點感到高興,但是當看到自己手上那枚淺紅色戒指所發出的光芒越來越暗淡,凌羽卻也是有些急躁了。 凌羽看着後方那再次現出的一隻巨大火焰手掌,目中一抹厲色閃過。

只見凌羽手中的兩柄竹劍上齊齊閃過了一道道漆黑的靈力,而那兩柄竹劍之上在這一瞬間也是現出了一股恐怖的氣勢。



在那股氣勢之下,凌羽面前的火牆上的藍色火焰都劇烈的波動了起來,甚至就連凌羽手中的兩柄竹劍之上也是現出了道道恐怖的裂痕,彷彿承受不住那道漆黑的靈力。

凌羽在使出那道漆黑的靈力之後,他的面上便閃過了一道不正常的紅暈,竟然是已經受了內傷。

而就在那些漆黑的靈力全部進入手中的兩柄竹劍之後,凌羽的雙手便齊齊揮動,兩柄竹劍也是帶着一股不算強烈但是卻令人心驚的波動狠狠的轟向了凌羽面前的那面火牆。

只見在凌羽兩柄竹劍的轟擊之下,那道原本堅固的藍色火牆頓時被破開一道長長的缺口。

看到面前的火牆終於被破開,凌羽的面上不由得一喜,然後在周圍那些藍色火焰還沒有補充過來的瞬間,身影一動便從那處缺口撲了出來,而在凌羽前腳剛剛離開,凌羽原本的位置處便有着一隻巨大的手掌扇過。

因爲凌羽剛纔計算過自己的位置,所以凌羽在逃出火圈之後,便直接落在火焰的範圍之外。

凌羽看着自己身後那再次發生了變化的藍色火焰,頓時臉色一青,他可是在這詭異的火焰這裏吃夠了虧了,而且凌羽進入祕境之後在此地耗費了不少的時間。

凌羽不敢確定那個黑袍人是否會追來,但是凌羽卻知道那些大少爺們絕對會來到這裏,想想自己在這裏留下的痕跡,他們到時候肯定會有所警惕。

不過就在凌羽打算快速離開的時候,原本包圍着凌羽的藍色火焰卻是突然凝結出一隻巨大的手掌,然後凌羽便見那隻比剛纔那些手掌巨大十倍多的手掌凌空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狠狠的拍來。

只是從那手掌上所散發出的波動,凌羽便能夠清楚的明白,這隻已經有着半步玄王境實力的手掌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夠抗衡的。

凌羽毫不猶豫的便直接飛身而退,而那隻佈滿了藍色火焰的巨大手掌則是在凌羽飛退的那一剎那,在空中詭異的改變了攻擊的方向,繼續朝着凌羽的位置狠狠拍去。

凌羽看着即便自己只是那一剎那便已經飛退七八丈,也已經遠遠的離開了那火圈的位置,但是卻依然朝着自己狠狠拍來的巨大手掌,凌羽不由得只感到一陣無力。

不過如果這樣就想讓自己放棄抵抗,對凌羽來說那是絕無可能。

看着既然甩不脫那隻火焰手掌,凌羽乾脆便直接在原地停了下來,所幸凌羽落腳的那處地面沒有什麼機關,倒是讓凌羽鬆了口氣。

不過當看到那帶着陣陣罡風朝着自己迅速拍來的火焰手掌,凌羽伸手將自己嘴角處的血跡抹去,目中也是閃過一抹狠絕。

凌羽將自己手中兩柄已經滿布裂痕的竹劍隨手丟棄,然後手中黑光一閃,只見凌羽的手中頓時多出來一杆通體漆黑,甚至還有着斑斑鏽跡的長槍。

只見那長槍在出現到了凌羽的手中之後,彷彿感受到了凌羽胸中的憤怒與殺意,槍身不由得微微顫抖,彷彿是在響應凌羽的情緒,又彷彿是在爲即將到來的戰鬥而興奮。

凌羽在拿出長槍之後,身周便紛紛現出了一道道顏色各不相同的靈光。

金、綠、黑、紅、棕、青、藍、紫,八種顏色的靈光,分明是代表了金、木、水、火、土、風、冰、雷八種屬性的靈力。

而那些靈光在凌羽靈識的控制之下,雖然緩慢但是卻是逐漸的凝聚到了一起。

只見那八種顏色的靈光匯聚到一處之後,顏色卻是突然變成了一種深不見底的漆黑。

不同於水屬性靈力的淡黑,而是彷彿天然凌駕於其他靈力之上的想要噬盡天下的漆黑。

只見當那漆黑的靈力在出現之後,凌羽身周的那些靈力便紛紛暴動,彷彿遇到了什麼恐怖的事物一般,全都想要離開凌羽的身邊。

不過還沒等那些靈力逃離,凌羽身周的那道漆黑的靈力之中便突然傳出一股絕強的吸力,凌羽周圍的靈力只是瞬間便被那股吸力吸噬一空,甚至就連那藍色的火焰巨掌之上的點點火光也是被直接吸攝了過去。

凌羽看着那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火焰巨掌,面上更是閃過一道狠色。

然後便只見那道漆黑的靈力在凌羽的控制之下全都涌向了凌羽手中的長槍,而在那股漆黑的靈力涌入長槍的時候,凌羽面上也是沒有了一絲的血色,甚至就連凌羽的身體也是一陣的疲軟。

但是凌羽看着自己手中散發着恐怖波動的漆黑長槍,目中卻是閃過一抹意外,但是當看到自己對面那在長槍槍身上散發出來的波動下速度越來越慢的火焰手掌,目中卻是閃過一抹毅然。

然後便見凌羽的身影一閃,直接迎着那火焰巨掌的方向衝去,而同時,手中的漆黑長槍也是朝着那火焰巨掌正面迎上。

在凌羽的目光之中,凌羽手中的漆黑長槍和那火焰巨掌劇烈的撞擊到了一起。

而就在那撞擊的波動隨着長槍的槍身傳入到自己身上之後,凌羽只感覺自己的長槍就彷彿是擊在了一塊堅硬的神鐵之上。

凌羽在那反震隨着槍身傳來的瞬間,便已經清晰的聽到了自己渾身上下骨骼所發出的哀鳴,其中承受力量最多的右臂更是陣陣“咔嚓”的聲音傳來。

凌羽在那聲音傳來的瞬間,便只感覺一股劇痛從自己的右臂處直衝自己的腦海,不過凌羽卻是面色不變的用左手繼續握住長槍的槍尾處,拼盡全力將自己體內的靈力灌入到槍身之中。

而在凌羽將全身靈力都毫無保留的灌入漆黑長槍之中後,那長槍漆黑的槍身之上頓時是黑芒涌動,整個槍身上更是涌出一股股濃烈的煞氣,彷彿這杆長槍被凌羽的靈力給喚醒了過來。

而那原本壓迫着凌羽的巨大手掌在這一刻也是突然暗淡了一下,不過就在凌羽手中的長槍即將要把那手掌穿破的時候,那手掌之上卻又再次閃過一抹靈光,然緊接凌羽的身影也是被直接拍飛。 凌羽被拍飛的瞬間,凌羽的口中便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而凌羽的身影也是在那股巨力之下直接飛向了廣場盡頭的一條通道,直接落在了那條通道的入口處。

而那隻將凌羽直接拍飛的罪魁禍首卻彷彿是耗盡了最後一絲力量一般,直接消散在空氣之中。

凌羽看了自己身後的那隻巨大手掌一眼,當看到它直接消失了之後精神頓時一鬆,在昏迷過去之前還能夠活動的左手一動,便將一枚淺藍色的玉牌拿在了手中,而那玉牌在凌羽昏迷之後卻是直接散發出一抹幽藍色的光芒,而凌羽的身影在這幽藍色光芒之下也是從原地緩緩地消失不見。

······

就在凌羽已經昏迷過去之後,外面的天色也是已經大亮,而住在醉仙樓裏的那些大勢力子弟們也是紛紛從各自的房間裏出來。

領頭的軒浩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集合的那十幾個青年,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

因爲凌羽的原因,他們還沒有出行便直接損失了三名助手。雖然以那三個弟子的實力,就算是去了也不過是和自己面前的這些一樣是給自己兩人當肉盾的罷了,但是一下子損失了三人還是讓軒浩一陣蹙眉。

想到這裏,軒浩不由得又想起了昨天遇到凌羽時的景象,想起凌羽和碧輕語對視的樣子,他的面色也是不由得變得更加鐵青。

而這時,一直沒有出門的碧輕語也是從房中走了出來,而在場的子弟們在看到碧輕語的時候,都不由得齊齊雙眼一亮,就連軒浩也是看得一愣。

只見碧輕語今天卻是沒有再穿她的那身白色衣裙,而是全身都穿戴了一副裙甲,就仿若即將踏足戰場的女將一般。

只見那貼身的裙甲將碧輕語原本便窈窕的身姿完美的呈現出來,那盈盈一握的腰身以及前凸後翹的身材頓時惹來無數火熱的視線。

不過碧輕語對於周圍的視線卻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面上也依舊蒙着一層白紗,她無視周圍的視線,直接走到軒浩等人的面前。

對於碧輕語來說,要不是她的師尊得知她要進入鎮安祕境之後,讓她無論如何在進入祕境之前也要將這幅裙甲穿上,她是打死也不會穿上這身令人臉紅的裙甲的。

不過聽說這裙甲不僅能夠擋得住玄王境強者的數道攻擊,更能夠剋制鎮安祕境裏面的那些屍兵,碧輕語雖然不願但是卻也勉爲其難的穿了起來。


“輕語,你今天可真美。”

就在碧輕語走到軒浩的面前的時候,軒浩下意識的讚歎出聲,但是卻不想直接惹來碧輕語不滿的瞪視。

對於自己拍馬屁拍到馬蹄上,軒浩不由得尷尬一笑。

“我們可以走了嗎?”

對於周圍那些火辣的目光,碧輕語只覺自己在此地多呆一秒都是一種煎熬,不由得直接出聲詢問道。

而在受了碧輕語怒瞪之後的軒浩,雖然朝着碧輕語尷尬的笑着,但是他看向碧輕語那窈窕的身影的目中卻是閃過了一道貪婪與慾望,心中也是惡狠狠地想着自己等着得到她的時候要如何狠狠地把她壓在自己身下蹂躪。

而看着軒浩正在發呆,就連自己的話也是沒有聽進去,碧輕語不由得蹙了蹙眉,不滿的冷哼了一聲,同時她身上的氣勢也是瞬間向軒浩席捲而去。

在碧輕語的氣勢席捲而下,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的軒浩直接被那股氣勢推倒在地,看起來就像是軒浩他自己主動趴在地上的一般。

軒浩他們原本便是佔據着醉仙樓的門前,人流衆多,而且因爲碧輕語那窈窕的身姿,他們這羣人的周圍更是有着數不清的視線,當週圍那些人看到軒浩這一副狼狽的樣子之後,卻全都紛紛大笑了起來,就連碧輕語也是狠狠地蹙了蹙眉。

碧輕語沒有想到自己只是輕輕動了一下自己的氣勢便將和自己修爲差不多的軒浩給席捲在地,看着軒浩那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的樣子,碧輕語的目中不由得閃過一抹歉意,旋即上前準備伸手將軒浩拉起來。

剛想要從地上起來的軒浩看到碧輕語竟然朝自己伸出了手,他頓時激動萬分,但是就在他想要伸手拉住碧輕語的手的時候,旁邊卻是突然傳來一聲嗤笑,那個笑聲就彷彿是在故意嘲笑他一般,清晰的被那聲音的主人傳入了自己的耳中。

“沒想到白楓宗弟子現在已經到了這種不堪的境地了嗎?不僅被同修爲的人一點氣勢給壓倒在地,倒地了更是還需要一個女子幫忙拉起來。”

那個聲音說完還“嘖嘖”兩聲,彷彿是在嘆息這一屆白楓宗弟子質量的不行,又彷彿是在可憐軒浩的弱小。

原本剛想要伸手拉着碧輕語的軒浩,聞言頓時停住了自己的動作。

他只是感受到周圍的那些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便能夠知道,自己是不要想拉着碧輕語起來了,因爲那個聲音不只是傳入了自己的耳中,更是傳入了此地衆人的耳中。

而且那人的話語更是陰險,今天只要他拉着碧輕語的手起身,那麼不僅僅是他自己要被衆人恥笑,就連白楓宗的面子也要被他所丟盡。

他軒浩在白楓宗中雖然也是屬於親傳弟子,但是卻也只是白楓宗一個普通長老衆多弟子中的一個,雖然他師尊也是聽器重他的,但是一旦涉及白楓宗的臉面,軒浩估計他的師尊也是不會放過他的。

想到此處,軒浩沒有去理碧輕語伸過來的玉手,而是自己憤憤的起身。

“是誰說的,給我出來。”

軒浩看着周圍那圍觀的路人,不由得大喊道。

但是過了良久,卻是沒有一個人理他,周圍人看向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小丑一般,眼神之中帶着絲絲嘲弄。

而就在軒浩怒從胸中來,手上也是涌出一絲絲的靈力之時,碧輕語的聲音卻是突然在他身後響起。

“好了,現在時間已經不晚了,我們該走了。”

聞言,軒浩頓時將自己那憤恨的目光看向碧輕語,但是當他的視線看向那些正等着的大勢力子弟之時,卻是清晰的感受到了他們看向自己目光之中的那絲不滿。 就在日上中天之後,碧輕語等人也是騎着各自的駿馬來到了鎮安祕境之前。

看着那祕境破敗的洞口,大多數的青年都是各自皺眉,眼神之中滿是疑惑與嫌棄,就連軒浩在看到鎮安祕境入口前那一幅破敗的樣子也是不由得一陣鄙夷,不過在看到前方的碧輕語之後軒浩目中的鄙夷卻是迅速的收斂了起來。

“應該就是這裏了,我們進去吧。”

碧輕語看着面前鎮安祕境這一副破敗的模樣,雖然也是有些皺眉,但是卻還是對身後的那些青年們說道。

“輕語,等一下。”

就在這時,後方的軒浩頓時叫了一聲,然後連忙跑到了碧輕語的面前。

“這祕境聽說以前死過不少大能修士,裏面肯定是機關重重,所以輕語你還是站在我身後吧,讓我來保護你。”

看着軒浩那一幅殷勤的模樣,碧輕語皺了皺眉,雖然不滿於軒浩對自己的稱呼,但是有人願意給自己當肉盾又有誰會拒絕呢?

軒浩看見碧輕語沒有說話,頓時大喜,以爲碧輕語終於認同了自己,於是軒浩便興沖沖的領頭衝進了那鎮安祕境的入口。

看着軒浩那興沖沖的模樣,以及他那快速的身影,碧輕語不由得一陣皺眉,不過念及這還是在祕境之外所以便沒有開口。

但是卻不想,就算是已經進入祕境的那條凌羽通過的那條佈滿機關的通道之時,軒浩還是保持着極快的速度,根本就不看一下自己的腳下踩的是什麼,甚至更不時的回頭讓後面小心翼翼的碧輕語等人快點。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