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慘淡黑雲之下,數十名禁忌浮屠手持長刀,運沛然功力,持禁忌之威而來,完全無視周遭毒氣,勢如破竹而來,大有踏平一切的手段。

寒光道「三十名二品禁忌浮屠,就不知道而荼羅絕命陣,是否還能夠抵擋!」

話音剛落

「轟!」

「破!」

荼羅絕命陣破!三十名二品禁忌浮屠合力一擊,毒門四人自顯疲相,長刀現潰不成軍!殺戮再度開啟。

竹一行首當其衝縱是身法絕佳,也難逃數名禁忌浮屠刀劍加身,當場重創倒地不起淌血不斷!

白見風見狀欲救援,無奈亦是身陷重圍當中,根本也是無能為力。

竹一行用盡全部的氣力大吼開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長刀划空而來,原本已經絕望的閉上雙眼,可在最後一刻希望的曙光降臨下來。

靈妙天裹挾無上神威而來,仙靈一般的身姿,似成百鳥朝鳳之象。


「今日我獨戰三十名二品禁忌浮屠!」

一言既出轟徹四面八方!

慕雲霆錯愕言道「這靈妙天也太強悍了吧!只是不知道所言是真是假?天門貴為六門之首,門下弟子實力自然不可小覷,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你有怎樣狂妄的資本。」

獨戰群雄

是真實還是妄言?

靈妙天此刻萬眾矚目,舉手投足里風采萬千,眉宇兩端各現驚艷「死來!」

驚鴻翩翩,堪比玉嬌龍過境,蝶衣一動靈妙天再染殺伐征途,天女威風一出橫掃十方。

玉指一點出鋒芒走雷霆,頃刻之間三四名禁忌浮屠心門被洞穿。

一招

證明實力

「天門不愧是六門之首!」一名二品禁忌浮屠沉聲開口「只是僅僅如此還是,改變不了被屠殺的命運,不過只是徒勞無功一場而已。」

「是嗎?我看不見得吧!」醉天陽持劍而行,道家風骨盡顯其外,再不似之前模樣,劍眉朗目掃向一眾禁忌浮屠「既然你們是所謂二品禁忌浮屠,那也有資格成為我劍下亡魂。」



無需多言

醉天陽與靈妙天聯手,對戰二品禁忌浮屠。

而失去靈妙天撐場,之前不敢對慕雲霆發動攻擊的禁忌浮屠,紛紛湧出,手中兇器各個猩紅可怕。

「放馬過來!」

慕雲霆血性大起勾動體內屍血,氣血剛性蒸騰亂走,生出無邊氣力,鐵拳無敵萬千敵手亦是難逃挫骨揚灰的下場。

面對奔流的殺伐浪潮,慕雲霆更似狼入羊群,獠牙之下皆是亡命之徒。

「黃金獅心印!」

「控鶴擒龍!」

「蠻牛沖!」

萬獸武學內外齊出,不知不覺中勾動心血,既然開始與苦海青燈共鳴。

慕雲霆已然進入物我兩忘境界,冥冥當中再度,領悟起萬獸奔雷術。

苦海青燈內

黑虎突然些許不對勁,從沉睡中蘇醒開來,當場大驚道「不是吧!這怎麼可能!這也太快了吧!居然開始與青燈共鳴,這可是融合青燈的第一步,可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按常理來說這小子還沒有擁有與青燈共鳴的實力啊!」

耳畔

真真切切聽見來,自黑暗深處的響動,穿越古今而來,自混沌而現。

一聲接下一聲不停不休,一聲接下一聲自有玄妙。

苦海青燈與自己的共鳴,彷彿讓慕雲霆感受到,一種與眾不同的生命力量!

冷眼旁觀一切的虛玄天,自然將慕雲霆的異象納入眼中,見對方行武之間已脫離之前框架,隨性而為暗合天和,卻自有野性。

「居然能夠在戰鬥當中領悟武道奧妙,看來還真是一個異類。」

雖未提升境界,但慕雲霆對萬獸奔雷術的再次領悟,讓自己行走在戰局殺伐中,顯得更加遊刃有餘。

頻頻動功之間,與苦海青燈的共鳴越發強烈。

來自青等的神秘力量,貫入慕雲霆周身當中,每每出手之間都感雷電加身。

望天而去黑雲更壓境,陰雨連綿也成了暴雨傾盆。

天際之間生出異象,四周電閃雷鳴,蒼穹之上宛如破開一個大洞,一座來自域外雷池坐落眾人頂上。

而對於這一切,慕雲霆顯然是一無所知,眼前所見唯有沉浸武學領悟當中。

「一劍莫問道!」


「小乘滅地掌!」

醉天陽靈妙天雙強合璧,三十名二品禁忌浮屠盡數殞命,可見天門之強,道門之威。

而此刻眼前兩人,同時被暴雨城上空異象吸引。

雷鳴不斷,神威凌空,無論是六門弟子還是禁忌浮屠都收手。

唯有慕雲霆還在冥冥玄玄中,如此異象自然吸引眾人目光。

老鬼已經是急得面紅心跳「該死!就知道和這小子,在一起沒有好事情!現在吸引所有人注意了!」

東玄一壞笑道「要不師傅,我們先逃吧!」

殺門寒光刀鞘殺氣,已經生成風暴之威,而此刻凌厲目光停留,在慕雲霆與天際雷池兩點上,展露絲絲冷笑「沒想到百秀劍門裡,還有如此有意思的人,同樣禁忌浮屠里也有,有意思的人!」 異象

慕雲霆與苦海青燈共鳴越發強烈,行武當中恰如佈道,拳中威風何止堪堪百獸而已。

一拳雄力冠絕芳華,打得是驚天動地,萬景慘淡無邊。

來自久遠前的凶獸在不斷的蘇醒,龍驤虎步中讓,一眾禁忌浮屠都退避三舍。

嗜血紅眸中儘是無情,功體炸光如凌駕一切的存在,在殘酷的剝奪著生命。

廢墟當中的戰局,時刻慕雲霆已經成了唯一的主角,各路目光齊聚,只是唯有沉浸武道中的人,絲毫沒有半點察覺。

好似行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康庄大道上,飛馳動坤宇,舉手投足弄造化,一切的一切都暗合大道天和。

老鬼等人都已經是驚嘆連連「沒想到居然能夠參悟出,如此與眾不同的武學之道,黑風主人啊!看來冥冥當中你是找了一位好傳人啊。」

周溟炯炯雙目留神其中,近乎不能自拔已「慕小哥當真是打一手好拳法!堪稱是武學奇才中的奇才。」

無形中的共鳴溝通玄玄心思,更勾動天雷地火。

此刻暴雨城上空又是大雨傾盆,更是雷龍翻騰,每每起轉都有撕裂天際,毀滅大地之能。

虛玄天已經不再旁觀,慕雲霆已經全入自己眼中。

而寒光磅礴殺氣,早已經融入這一場暴雨當中,萬里長空上的雷龍,恰如自己壓制的殺意。

不知不覺中戰局當中已無敵手,慕雲霆仰天長嘯道「還有何人與我一戰!」

強勢問戰

一眾二品禁忌浮屠現在只作旁觀

而就在此刻

驚虹乍起天際,如一朵血蓮開放在慘淡天際上,隨即而來乃是一聲應戰之聲。

「我來一戰!」

長刀現儘是崢嶸,寒芒並天來,浩蕩刀氣環繞天宇上下。

縱然大雨滂沱依舊能夠感受到,一道無比強大的功體在靠近當中。

慕雲霆無懼

大讚功力

萬獸轟動而出,天際雷霆不斷噴射,如裹挾天威應敵。

兩顆閃耀之星下一刻就要燦爛碰撞,無數目光集中其中。

寒光目光凌厲,刀已出半寸鋒芒的,驚艷只在一刻。

只見血蓮身影從天際而來,高舉戰刀,動乾坤之威,沛然刀氣如有斬斷雷霆之能。

一斬

劈開萬千阻礙,刀光近在慕雲霆眼前,下一刻就是猩紅畫面。

「轟!」

慕雲霆還未出手突感背後凜冽冷肅,殺門寒光長刀終現,兩道強力而又絢爛的刀氣,對撞絞殺撕咬!


這一刻暴雨城上下鴉雀無聲,雷龍消退,暴雨不再,瀰漫在空氣當中的是令人毛孔悚然的的緊張與壓抑。

如此驚艷慕雲霆為之震撼「兩道近乎殘酷無情的刀氣,足可讓一眾武道之人汗顏。」

兩道身影邁步而來,寒光長刀已現,長袍披著一顆赫赫殺心。


再看那名持刀的禁忌浮屠,血衣加身帶著一詭笑面具,緩步走來如死神靠近。

雨還在下

只是稀稀落落

殘破的地面上,唯有鮮血與殘軀,慕雲霆看著這一幕完全無動於衷,同樣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兩位刀中高手身上。

如此震撼人心的刀意,除卻秋離塵恐怕,無人再出其右。

「天罪不輕出,能夠讓你拔刀而現,看來是我的榮幸。」

寒光之刀名天罪,意為背負的天下殺人罪。刀出自是要見血而回,只是此刻寒光冷麵無言,這般模樣就連殺門三子也鮮少見過。

「看來你並不想繼續出刀!」

在眾人驚訝當中寒光收刀入鞘,而身帶詭笑面具的禁忌浮屠,亦轉身離去其餘一眾禁忌浮屠也相繼退去,一場來得兇猛的詭異殺局就此落幕留下諸多謎團。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