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張花拉着周立平和幾個女生驚恐的跑來,王虎罵道:“你們幹嘛,不是讓你們在外面等這麼?”

“到底怎麼回事?”張小凡也問道。

“不行,待不住,進來的路上突然進來很多死屍,死了好幾個人了,很多同學被嚇得直接跑了,我準備和慕容風去打的,但是有兩個紅衣的鬼太厲害了,我們丟了好幾個同學才逃過來的。”張花心有餘悸的解釋着。

“什麼,死屍?”張小凡心中一咯噔。

“要不……先跑吧。”周立平瑟瑟發抖說,他能逃出來,完全是靠着張花實力強,要不然以他的本事,早就死了。

這一次張花倒沒罵他了,點頭說:“是啊,先撤退吧,白天我們再過來。”

“啊……救命……”遠處再次傳來同學們的慘叫聲。

張小凡暗罵一聲,說道:“不能就這麼走了,跟我上。”

說完,第一個衝了出去,過去的路程中,周圍的慘叫聲此起彼伏,這個時候,幾人在這裏完全被迷暈了。

突然,幽暗的角落中,一個手持鐮刀的人走了出來,他步履蹣跚,行動遲緩,胡小天指着他說:“有人。”

王虎走過去罵道:“喂,大晚上別出來嚇人。”

迴應他的,是一記鐮刀斬。

嗖……

“我曹!”王虎暴退,險險的避開攻擊,臉色難看喊道:“這是什麼鬼東西。”

“嗚嗚呃呃……”

對面的人口中發出難聽的聲音,張小凡一道烈火襲了過去,瞬間將鬼籠罩,王虎提着大刀砍過去,直接將對方頭顱斬了下來。

收起火,當看到這個人影的面目之後,幾人臉色沉了下來。

“渾身都腐爛了,是死屍。”張小凡說道。

“大家還是小心點吧,這東西附近有好多。”張花嚥着口水說,她雖然膽子大,但這種場面畢竟見的不多。

張小凡點點頭,說道:“王虎,小天,你們守護左右兩邊,張花,你帶着人跟在我們身後,大家小心點。”

張小凡很快把安排好人,此時他才知道,這個村莊遠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麻煩,一行人開始小心翼翼的行走,他們基本上都是朝着尖叫聲很大的地方走去,可是過去之後,除了一灘灘的血跡,其餘什麼東西都沒有。

而更令張小凡心中着急的是,這個村子怎麼走都能走到之前經過的地方,這裏就好像一個巨大的迷宮,明明朝着不同的方向,但是卻總是能夠回到原地。

“不好了,我們可能迷路了,逛了一大圈一直回到原位,這分明是鬼打牆!”周立平瑟瑟發抖說。

“啪!”張花一巴掌甩過去,罵道:“小凡哥都沒說話,你囉嗦什麼,再囉嗦,我把你扔到死屍堆!”

周立平捂着臉哭喪着臉說:“我錯了還不行麼。”

張花哼了一聲,卻是朝張小凡輕聲說:“小凡哥,你在我們這裏最聰明瞭,你可一定要帶我們出去啊。”

頓時她身邊的幾個女生也希冀的點頭,懇求張小凡帶她們出去。

張小凡無奈搖搖頭,說道:“你們跟緊我就好。”

此時就算是他心情其實也很緊張,算下來都已經走了一個小時了,可是到現在除了張花她們,一個人都沒有看到。

“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啊……”遠處一個人影小跑着過來。

張花看到,大喜過望喊道:“是小芳,之前我們分散了,沒想到她沒死。” 看到來人,張花大喜過望喊道:“是小芳,之前我們分散了,沒想到她沒死。”

小芳臉色煞白,她哭着跑到張花旁邊,說道:“和我一起的姐妹們被死屍殺死了,這些死屍居然還吃人,嗚嗚……嚇死我了。”

云神圖 張花說道:“別怕,跟着我們走好了。”

“你是從哪裏逃出來的?”張小凡這時候問道。

“死屍羣裏,之前我們和張花姐分散了,正走着,就突然碰到一羣羣死屍,這些死屍都已經腐爛了,有些拿着鋤頭,有些拿着鐮刀,一下子我們一羣姐妹就死了好幾個,我要不是跑得快,也死在裏面了。”

小芳說話的時候,手抖得厲害,眼神之中一片驚恐,看到這一幕,張小凡眉頭一皺,這女的居然被嚇成這樣。

“對了,之前我逃跑的時候,經過一間房間,那裏燈亮着,我們要不過去吧,也許能找到誰。”小芳說道。

“還不帶路。”張花說道。

張小凡也點點頭,不管怎麼說,這個村莊四面都是黑乎乎的,難得有一間開着燈的房屋,自然要過去看一看。

小芳隨即帶路,很快的,一行人穿過兩顆大樹,便看到了面前果然有一間屋子燈火輝煌,大老遠就能看到。

走進了一看,王虎詫異說道:“奇怪,這屋子亮的也太厲害了吧,大晚上的,所有燈光都開着。”

張小凡也覺得挺奇怪,衆人走近之後,才發現不僅僅是四周,就是連房屋的門口處,此時也都被燈光照耀着,燈光將所有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滲人。

正欲跟着小芳進去看看,當看到邊上小芳的時候,張小凡突然瞳孔一說,他一擡手,在門口處停了下來,喝道:“等一下。”

“咋了?”胡小天奇怪問。

小芳回頭說:“小凡哥,這裏面也許是有人家住着,我們進去可以找他們幫忙。”

張小凡點點頭,說道:“嗯,對了,小芳,我有件事問你,你既然是死屍羣中逃出來的,那爲什麼死屍沒追殺你?”

衆人一愣,小芳愣着說:“我跑得快……”

“是啊,小芳跑的是挺快……”張花說。

“呵,之前我們對付的那個死屍,跑的也很快!”話落,張小凡早已準備好的桃木劍直接斬了上去。

這一擊他在桃木劍中灌入了精神力,小芳的頭顱沒有任何阻礙的被整個劈碎。

“啊……”張花身邊的幾個女生驚恐尖叫。

張花咬牙說道:“張小凡,這是我們姐妹,你得給我們一個解釋。”

張小凡冷笑着說:“你們看她的影子。”說話間,指了指小芳的影子,由於小芳還沒有立刻倒下,所以她的影子還在燈光的照耀下,此時衆人才看到,燈光下,小芳的影子肥胖的非常厲害,這和周圍人的影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要知道,哪怕肥胖如張花這樣,影子也要細上不少。

逆天邪神 頓時,一羣人連忙遠離沒了頭顱的小芳,哪怕她沒頭顱了,但是在這種怪異的地方,這些人還是不敢靠近任何怪物。

“咯咯……”沒想到這時,被砍飛的頭顱突然笑了,緊接着無風自動,飛到了衆人頭頂,頭顱狂笑着,發出金屬般難聽的聲音。

“沒想到被你發現了我的影子,咯咯,既然這樣,都去死吧。”

“你以爲就憑你動的了我們,給我去死!”王虎提着砍刀第一個衝過去,想象中頭顱反抗的那一幕並沒有出現,反而是異常脆弱,一刀便被砍成了兩半。

隨後死屍的身體居然還要動,不過張花提着一把十磅重的鐵錘衝過去,三錘下去,死屍頸椎便被砸了個稀巴爛,這張花的力道果然強悍。

張小凡瞥了一眼她的鐵錘,發現是黑色的,之前由於是在黑夜之中,所以她拿在手裏也沒注意到。

隨着小芳的死亡,她的形體在緩緩變得粗大,臉部就好似突然被衝了氣體一般,在迅速膨脹,最後變成了一個老態龍鍾,渾身長滿了褶皺,卻是比張花還胖的老婦人。

“這些死屍看來能夠躲藏在人體裏面。”看着噁心的這一幕,胡小天捂着鼻子說。

“不管怎麼說,既然她想要引我們進入這間房間,我們偏不要進去。”張小凡說道。

張小凡的提議得到衆多同學的認同,隨後一行人根據原路開始返回,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隨着他們的離開,身後之前還燈火輝煌的房間驟然熄滅,彷彿根本就沒有誰來過這裏一樣。

隱藏學霸,奶甜奶甜 一行人均都是感受到了涼意,對視了一眼,一行人加緊速度離開。

林柔和蘇倩倩緊緊跟在張小凡身邊,她們兩人也很緊張,不過卻是乖巧的沒多說話。

這時候,面前又是一團黑影出現,這個黑影鬼鬼祟祟,直接朝着邊上的一間房屋走去。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胡小天撞了張小凡一下,低聲說:“有人進屋了。”

張小凡點點頭,朝後面幾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隨即說:“大家小點聲,跟過去。”

此時一行人都注意到了眼前那個黑影,均都是點點頭,隨後悄悄過去,終於來到門口,張小凡注意到,這間房屋和之前看到的屋子沒什麼兩樣,唯一的區別就是特別大。

張小凡附耳在門上,聽了一會,發現裏面靜悄悄的。

王虎說:“乾脆直接敲門吧。”

說完直接敲門,“喂,有人嗎?別躲了,我們剛剛看到你進去了。”

敲了好幾下,裏面才悠悠說道:“誰啊?”

這聲音有點怪,明明就是一句普通的聲音,但是在衆人聽了之後,耳中都感覺異常難受。

王虎說道:“我們是學生,路過這裏,問一下怎麼出去?”

“你們多少人?”

“現在我們這裏有十幾個,還有幾十個在周圍。”王虎說道。

“嗯,那你們進來再說吧,外面冷。”裏面的聲音慢吞吞說着。

幾個人對視一眼,王虎說道:“怕個毛,她就一個人。”說着,一邊推門一邊說:“那我們進來了。”

門推開,這屋內有一個一百瓦左右的白熾燈亮着,屋內空曠不已,沒有一點傢俱。

一行人進入,此時王虎走在最前面,他推開裏面的一間房間,突然,他瞳孔一縮,指着屋內的東西,哆嗦着說:“這這……” 王虎瞳孔一縮,指着屋內的東西,哆嗦着說:“這這……”

“怎麼回事?”周立平臉色煞白的問,說話間,一灘難聞的氣味從他褲襠流了出來,這廝竟然被嚇得尿褲子。

但是這個時候張花可沒空罵他,她着急的說:“要不先出去。”

張小凡皺眉過去,瞳孔也猛然一縮,在裏面,是一個大紅棺材,裏面躺着的,是一個穿着大紅衣服的女子,她的臉色蒼白的嚇人,雙目卻是沒有閉上,而是瞪大了看着天花板。

“死不瞑目!”張小凡腦海中突然想起了這一條。

房間內的陳設無比詭異,沒有任何傢俱,只有一個大紅棺材,棺材上面雕刻着許多繁雜的花紋,放置棺材的地面上,則是刻着一條條的紋路,這一幕就好似一個陣法。

陣法,這個詞張小凡在小說中見過,現實中他雖然不認識,但是看到這些紋路之後,他自然而然的想到這個可能。

絲絲絲……

此時,天花板上面的燈光驟然亮了起來,刺眼的燈光照的衆人幾乎都睜不開眼睛。

一個女生尖叫道:“這不是之前那個屋子的燈光麼?我逛了一圈還是來到了這裏?”

“到底怎麼了,爲什麼我們稀裏糊塗進來了?”

“瑪德,這地方怎麼會有死屍?”王虎此時也驚懼的說着,他們雖然經歷過各種詭異的事件,但是如此深更半夜,又在這荒郊野外,自然而然心裏承受能力還不是那麼強,因此不管是誰,都有些害怕。

張花說道:“幸好是個死人,要是活過來……嘶……”

話沒說完,只見棺木中的死屍突然僵直的站立起來,她瞪大着的眼球盯着門口,緊接着發出了從未聽到過的恐怖笑聲。

“咯咯咯……”

“跑吧。”

周立平扭頭便跑,張花帶着幾個小妹也撒開腿便跑,張小凡自然不會留在這,拉着兩個女生就往門口衝去。

之所以這麼着急,倒不是害怕鬼,而是因爲眼前的這隻鬼可是排名第四十一的紅煞,又以莫名其妙的陣法進行煉屍修魂,其等級一定很高,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

張花和王虎他們也正是看出了這一點,都是第一時間逃跑

“砰!”周立平第一個撞在門上,直撞得他頭昏腦漲,定睛一看,這木門居然就好似鐵門一般,紋絲不動。

“啊,完了完了,跑不出去了,我們都會死在這裏。”周立平驚恐的大喊大叫。

“砰!”

張花把他踹了出去,罵道:“你個慫貨,快站起來。”

張小凡此時和王虎等人也衝到門口,他用力一推,門根本就動不了。

“你們……都要死在這!”棺材裏的女屍緩緩走了出來,她臉上掛着笑容,看到她這幅面容,張小凡心中猛地一抽。

“好熟悉,她是……李婷! 萬古神帝 那個檔案中失去一切資料的李婷,那個在報紙上報道,死在了宿舍鍋爐房的那個女生!”

張小凡腦袋轟的一聲,震驚莫名的看着走來的屍體,也不知怎麼的,脫口喊道:“李婷!”

緩緩走來的李婷突然停了下來,她慘白的眼神盯着衆人,幾乎要讓衆人窒息。

“你……認識我?”李婷喃喃說。

由於這個李婷等級很高,所以已經初具思想,她看着張小凡,眼球周圍開始出現紅色紋路,厲喝道:“說,你怎麼認識我的?”

說話間,隨手一抓,張花邊上的一個女同學直接被吸了過去,隨後李婷的利爪狠狠的扎入女學生的胸膛,不一會兒一顆活蹦亂跳的心臟掏了出來。

李婷一邊咀嚼着心臟,一邊威脅着說:“你若是不說,我就讓你嚐嚐痛苦的滋味!”

張小凡知道,眼前的這個女鬼無論是等級還是品種,都遠超他以前碰見的任何一種鬼,當即不敢怠慢,說道:“我們是你以前一個學校的,我在一份報紙上看過你,老職工宿舍,鍋爐房,你死在那裏。”

轟……

李婷身上爆發出一股強烈的陰風,她身上的衣服隨風亂擺,不過她還是平靜的看着張小凡,似乎是在打量着他。

突然,她再次說話,說道:“我死的很慘,我有冤屈。”

張小凡忙說:“我知道你有冤屈,你和我說,我會幫助你。”

“你真會幫助我?”李婷突然笑了,露出尖利的牙齒。

張小凡說道:“肯定會幫助你,不過你要先讓我們走。”

李婷咀嚼着心臟說:“那好,你若是騙我,我會親自去你們學校找你,然後……”她慘白的眼睛突然看向林柔和蘇倩倩,說道:“體內的東西好有趣,你若是騙我,我要把這兩人變成和我一樣!”

這李婷果然實力非比尋常,只是一眼,便看出了在場幾人一些體內的狀況,張小凡心知此時絕對不能惹惱這種強大的惡鬼,先出去再說。

於是連忙說道:“你放心,我不會騙人。”

李婷冷笑一聲,說道:“那好,明晚十二點,去海濱路三十八號。”

“三十八號,那……那不是火葬場嘛?”周立平驚恐的說道。

“閉嘴!”女鬼李婷朝他吼道。

周立平當即被嚇得躲在張花身後,張花腿肚子也打顫,求饒說:“女鬼姐姐饒命,我男人他不懂事。”

“哼!”女鬼李婷沒多理睬他,再說道:“停屍房內,九十八號櫃內,有一具屍體,我要你找到,胸口處,拿出那樣東西,你……明不明白?”

張小凡點點頭,“放心吧,不過我的其他同學們呢?”

“闖入我的地盤,自然是大部分都被我死屍殺了,至於剩下一部分,也許躲在哪裏吧?”李婷不屑的說着。

“能不能讓他們和我一起離開。”張小凡忐忑問,這其中有不少人和自己是朋友,所以張小凡必須要救他們出來。

“放心,你既然答應給我做事,我自然會放他們,他們應該在外面了,天也快要亮了,都走吧。”李婷一揮手,說完這句話,身後的房門驟然打開,一行人逃也似的衝了出。

張小凡出門的時候,看了看李婷,李婷的身影在逐漸消失,化成一個光影,最後消失不見。

“居然是靈魂!”張小凡面色凝重,這隻鬼,已經將靈魂修煉到實體的地步了。 望着外面,果然天空晴朗了起來,滿地都是血跡和殘肢,這時候,蔣介偉帶着一羣人從一堆草叢中衝出。

“小凡。”蔣介偉跑過來,他滿臉是血,跑過來說道:“可算找到你們了。”

“你們一晚上都在哪裏?”張小凡看了看他身後,發現大部分的同學們都和他在一塊。

“呼呼……”蔣介偉喘着粗氣說:“我們一晚上在打轉,偶爾有死屍要殺我們,不過都被我們斬殺,這個村莊太危險了,我們還是走吧。”

其餘同學也紛紛叫嚷說離開這裏,有人喊道:“快走吧,來到這裏就是一個錯誤。”

“是啊,沒事來這裏,一下子死了那麼多人,比玩那個紅包羣死的人還多。”

“小凡哥,這一次可是你帶領我們來的啊,你說,怎麼辦?”

這話是一個小胖子說的,人是高三的,可能是仗着是高年級學生,平時在班級裏挺狂,這一晚他們這一支隊伍一下子死了七八個人,而他更是數次差點被拿着鐮刀的死屍追上,所以對提議來到這裏的張小凡自然有些怨恨。

隨着他話音落下,不少同學也是不滿的看向張小凡,很明顯的,這一次的行動讓他們對張小凡心生不滿。

“好了,這一次行動也不是沒有收穫,我們剛剛見了鬼,這隻鬼就是和我們玩的紅包羣有關,她當年死在老職工宿舍,從她身上入手,很有可能能找到我們爲什麼會玩這個紅包羣。”蘇倩倩這時候急忙說道。

蔣介偉見勢不妙,也說道:“都聽到了,這一次同學們的死也不是沒有意義的,最起碼我們有了一絲線索。”

同學們面面相覷,張小凡無奈說道:“具體的事情回到教室我會告知你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