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弄回來槍支彈藥、糧食衣物,以及其他一切物品。

不管是從土匪、偽軍、小鬼子那裡,是偷是搶還是怎麼樣,丁偉都不管。

本來新一團就是李雲龍帶出來的。

現在,丁偉這樣的命令一出,那可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尤其是,有宋凌雲他們尖刀班的示範案例以後。

各營連,以排為單位,猶如蒲公英一樣撒出去,朝著土匪、偽軍、小鬼子所在的地方飄過去。

等蒲公英落地之後,那就開始了各種戰鬥。

「哎,這下可麻煩了。」張華愁眉苦臉的說道:「地方都讓大家分了,我們可去哪裡找目標啊。」

在一營的作戰會議上,由於張華排已經有了成績。

因此,那些好打的土匪和偽軍,都被大家分走了。

張大彪跟張華說:「你們已經吃著肉了,現在先讓兄弟們喝點湯。」

「你們一排就自己去找目標吧。」

張華看著正在騎馬的宋凌雲,連忙喊道:「妹夫,你趕緊想想主意啊,咱們排,可不能坐吃山空啊。」

宋凌雲學會了騎馬技能以後,就喜歡上了騎馬。

就跟剛剛學會開車一樣,恨不得天天摸著方向盤。

只不過,宋凌雲有些擔心的是,這樣天天騎馬,會不會也騎出羅圈腿? 「排長,急啥?」

宋凌雲輕巧的從馬背上下來,把馬牽到一旁。

「現在他們找的目標,都是些什麼玩意?」

把馬繩拴好以後,宋凌雲來到張華身邊,扳著手指頭呢對他說道:「偽軍!土匪!」

全身家當闖獸世 「這就是老太太吃柿子專揀軟的捏,咱們排,一營一排,全營第一排。」

宋凌雲說道:「咱們是咱們營的排面,能跟他們一起去搶軟柿子捏嗎?」

「怎麼說?」張華皺著眉頭問道。

宋凌雲說道:「我們排,要打就要打硬茬子!」

「他們都打偽軍和土匪,咱們就去打小鬼子!」

「清灘鎮有一個日軍小隊,要是把這個日軍小隊幹掉,咱們排就發財了,全排都換上了日式裝備。」

一般來說,日軍一個步兵小隊,人數在五十人到七十人左右。

其下轄兩個步槍組。

一個機槍組,有兩挺歪把子輕機槍。

每挺歪把子機槍編製四個人,包括指揮官、射手,以及兩名攜帶彈藥的副射手。

一個擲彈筒組,有兩具擲彈筒。每具擲彈筒編製有兩個人。

中國軍隊的排級火力,是絕對比不上日軍小隊的。

而新一團,別說是排了,就是連隊的火力,也比不上一個日軍小隊。

張華聽宋凌雲這麼說,腦袋立刻就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妹夫!」

張華說道:「你是不懂小鬼子的厲害,一個日軍小隊,別說咱們一個排了,就是咱們一個連上去,那也不一定打得過人家。」

其實,宋凌雲很想對張華說。

不是我不懂小鬼子的厲害,而是你們不懂系統的厲害。

當然了,他不能這麼說。

宋凌雲說道:「排長,小鬼子再厲害,那也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

「咱們一排,只要有勇氣,找准機會,就能跟小鬼子拼一拼!」

「拼不了!你這純粹是來搗亂的!」

張華說道:「小鬼子一個小隊得有五六十人,咱們排滿編才三十人,其他排都出去行動了,我們也沒有援兵。」

「這種仗怎麼打?有勇氣?誰給你的勇氣?」張華冷哼道。

「梁靜茹給的!」

宋凌雲說道:「這種仗怎麼打?肯定是拿槍打啊!」

「抬杠了是吧?」張華眉毛一挑,說道:「這樣吧,反正這次我們排已經弄回來八百斤糧食了。」

「我們就暫且先休息一下,你跟我去營長那裡請個假,回我家,去看看我妹。」

張華拍著宋凌雲的肩膀說道:「咱們啊,先把婚給定了。」

「我們家呢,也不要你什麼彩禮,只要你以後好好照顧我妹就行了。」

張華說道:「我跟你講,我這可相當於吃裡扒外了,白送你一個老婆……」

宋凌云:「……」

張華根本沒有給宋凌雲說話的機會,摟著他的肩膀,一路上說個不停。

甚至都說到以後宋凌雲和她妹妹生的孩子,叫自己舅舅的情形了。

在宋凌雲迷迷糊糊的狀況下,張華已經把他順拐到了營部門口。

「等等!」

宋凌雲恍然醒悟,連忙說道:「排長!打住!」

「你給你妹妹找個老公,是不是想要這個人好好照顧你妹妹?」宋凌雲問道。

「是啊。」

張華擺手說道:「別這個人那個人,我找的就是你,你就是我妹夫。」

「好,就算是我。」

宋凌雲點頭應道:「但是,我也沒有辦法照顧好你妹啊。」

「這天天要打仗的,我說不定哪天就沒有了,你妹妹要是嫁給了我,那還不是要守活寡?」宋凌雲嚴肅的說道。

「這……」

聽宋凌雲這麼說,張華頓時就沉默了。

張華琢磨,這小子說的似乎有點道理。

他本來是擔心萬一自己哪天死在戰場上了,妹妹好歹有個人照顧。

現在宋凌雲這麼一說,張華立刻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萬一,宋凌雲也死在戰場上,那問題就大了。

宋凌雲看到張華思考這個問題了,他在心中忍不住為自己的機靈點個贊。

「排長,咱們還是先說說,怎麼打清灘鎮日軍小隊的事情吧。」

宋凌雲說道:「咱們終究要把小鬼子趕出去以後,才能安穩的生活,所以,還得先打小鬼子。」

宋凌雲感覺自己的邏輯沒問題,完美匹配張華的想法。

「先不說這個。」

誰知道張華朝他搖頭道:「我覺得你這個事情說得有道理,萬一你也犧牲在戰場上,那就要出大事了。」

「這樣吧,我去找李團長,看能不能把你也調去被服廠,去後方安全,這樣你就不會犧牲在戰場上了。」

張華笑呵呵的說道:「這樣一來,也能照顧我妹子。怎麼樣?我的主意不錯吧。」

宋凌云:「……」

卧-槽!

我以為是個邏輯學家了。

沒有想到,這個自稱吃裡扒外的大舅子,才是真的邏輯學家。

你咋不反向操作一波?

怕我死在戰場上,然後把戰場上的敵人全部殺掉呢?

「排長!」

宋凌雲十分嚴肅的說道:「你看我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

「妹夫,這事跟貪生怕死沒有關係!」張華搖頭說道。

張華也是神情嚴肅的說道:「這也是一件關係到,我們能夠更好的打小鬼子的事情。」

聽張華這麼說,宋凌雲頓時就愣住了,他下意識的問道:「怎麼說?」

「你想啊!」

張華說道:「你要是去被服廠了,然後跟我妹結婚了,然後生一大堆胖小子。」

「你沒上過課嗎?沒聽主席說,存地失人是要不得的,存人失地沒有關係。」

「所以,你要多存點人,這關係我們以後能不能,有更多的人一起打小鬼子。」

宋凌云:「……」

在下服了!

張華大佬,您可真是個帶學家!

吻我,以愛情 主席說的話,還能這麼理解嗎?

存人失地沒有關係,就變成了努力生孩子?

要不是我讀書少,我差點就信了!

同時,宋凌雲也想到一件事。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這十六個字,那是到了解放戰爭的時候,才正式提出來的。

沒有想到,現在主席就有這方面的考慮了。

「排長,這句話可不是這麼個意思……」

宋凌雲正要解釋,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

「你們兩在這裡嘀咕啥呢?」張大彪大聲說道:「有啥事,進來說。」

「營長!」

宋凌雲靈機一動,搶先說道:「我們正在說打清灘鎮小鬼子的事情。」

「呦嘿,你們胃口還不小啊。」

張大彪咧嘴一笑道:「正好,我這邊收到了清灘鎮的情報,你們兩快進來看看。」

「好咧。」宋凌雲連忙搶在前面走進去,不給張華開口說話的機會。

誰知道,張華在後面伸了一隻腳,差點沒有給宋凌雲給絆倒在地上。

「哎呀!」宋凌雲一個踉蹌,好險沒有倒下。

然後,張華就擠開宋凌雲,先走進去了,還給了宋凌雲一個白眼警告。 「營長,剛才宋凌雲說的打清灘鎮的小鬼子……」

張華正要跟張大彪說清楚,瞬間就被張大彪打斷了。

張大彪說道:「我知道,剛才說你們胃口不小,是開玩笑的。」

「你們兩先坐。」

張大彪示意張華和宋凌雲兩人先坐下,然後,他說道:「剛才收到線報,清灘鎮的日軍小隊最近來了一批過冬物資。」

「你們要打的話,正好抓住這個機會,盡量把清灘鎮小鬼子的過冬物資弄回來。」

「要是能把這個弄回來,你們排絕對是大功一件,咱們營也能大出風頭。」

張大彪說道:「怎麼樣?有沒有信心?」

「有!」宋凌雲過段的回答道。

張華:「……」

張華感覺很苦惱,現在,他被宋凌雲和張大彪一唱一和的,弄得根本下不來台。

他甚至懷疑,宋凌雲是不是跟張大彪串通好了。

兩個人這是在一起演他!

「營長,你還有沒有其他消息啊?」宋凌雲問道。

新一團在附近的縣鎮鄉村都是有同志的,在源源不斷的把情報傳遞過來。

但是,這些情報,具體是什麼,就只有團一級的幹部才知道。

張大彪應該是從丁偉那裡知道的。

「除了這個,沒有其他消息了。」張大彪笑道:「你小子還不知足啊!」

「營長,沒有的事。」宋凌雲笑道。

其實宋凌雲想知道的,是日軍有沒有兵力消減之類的消息。

如果有這樣的消息,那麼,就更加能夠打消張華的擔憂。

「行,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

張大彪說道:「你們想要打清灘鎮的小鬼子,我不反對。」

「我就一個條件,犧牲不要太大,咱們不做賠本的買賣,明白嗎?」

「明白!」宋凌雲大聲應道。

然後,他伸手扯了扯張華的袖口,張華也應道:「明白。」

「那你們兩去吧。」

張大彪說道:「我在家等你們的好消息。」

張華跟宋凌雲出了營部以後,張華一句話都不說。

宋凌雲以為張華生氣了,連忙討好道:「排長,你生氣了?」

「沒有。」

張華搖頭說道:「我在琢磨,這仗該怎麼打!」

「這事是你小子搗鼓出來的。我跟你講,我也沒有別的要求。」

「把小鬼子的過冬物資全部弄回來,算是你過關。」

張華指著宋凌雲說道:「要是這仗打賠本了,你老老實實去跟咱團長繡花,娶我妹,聽明白了沒有?」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