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一點點機會,朕都不會放棄。”

慕容邵峯依然堅持。

“希望你的執着是對的,我的女兒,我只希望她得到幸福,不管她嫁給誰?”

惹上冰山爵少 “你是莫前輩?”

慕容邵峯立刻猜出莫雲天的身份。

“嗯!你的執着,讓我想起我年輕的時候,見不得你這樣痛苦,便過來幫你一次。”

莫雲天走進他,其實,她是怕陌兒知道了,心裏會怒,會恨,,他的女兒,他看不得她受到傷害。

“我知道你這樣做,是想快點把沐瑯豫引出來,既然知道是他,又何必讓自己去冒險,你們不是沐瑯豫的對手,還是在等等吧!”

“可是消息已經放出去了。”

慕容邵峯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但他卻是殺師傅的兇手,這筆賬,遲早要算的。

“那就給他吧!但不要和他硬碰硬,時機未到,你們不要輕舉妄動。”

說完,莫雲天的身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前輩……。”

慕容邵峯四處看了看,已經沒有了莫雲天的身影。

“他的修爲,絕非一般人,至少是瞬息千里之遙。”

慕容邵峯一向波瀾不驚的眸子裏,閃過一絲驚訝!

“皇上,還是先休息吧!莫前輩說的時機未到,不如我們在等一等吧!”

“嗯!吃下丹藥,在加上莫前輩剛纔的醫治,朕的身體已經好了,不必在睡在這冰榻上。”

慕容邵峯掙扎起身。

“太好了,皇上,朱巖這就扶皇上出去。”

朱巖一臉激動。

“今日之事,不要告訴陌陌,把它爛在肚子裏。”

慕容邵峯交代道。

“皇上放心,朱巖會把它爛到肚子裏去的。”

朱巖扶着慕容邵峯往外邊走去。

明月山莊裏,沐雲軒看着蘇紫陌睡下以後,立刻回了雲城。 一回到雲霄殿,沐雲軒就招來了錦程。

錦程淡藍色長袍,看着更加的玉樹臨風,一進來,看着沐雲軒一臉冥思。

他蹙眉,問道:“雲軒你這半夜叫我過來,可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了?”

沐雲軒猛的看向他。

“錦程,鳳絕吟,本座懷疑慕容邵峯今天對陌陌做了什麼?本座這心裏委實不安。”

錦程看了看他,有些意外。

“據古書上記載,如果想借用鳳絕吟繼續下一世姻緣,必須先得到對方的血,然後承受剜心之痛,用心頭之血立血誓,血誓一但成功,紅光會直衝天際,與繼來世引路,可是今夜,並沒有出現異常的天象,雲軒,可能是你多想了。”

錦程看向他,自從知道鳳絕吟的用處以後,他是變得很不安了。

“可本座自帶着陌兒從慕容邵峯的別院離開以後,就很不安。”

沐雲軒捂着胸口,眉宇之間,神情擔憂!

錦程看向窗外,“雲軒,立血誓必須承受剜心之痛,如果慕容邵峯真的做了,那麼,他這三天是不能下牀榻的。”

“他沒有回明月山莊,而在住在靈湖山頂,他在哪裏置了一處別院,天一亮,本座會親自去看看。”

沐雲軒說完,大步往外走去。

錦程搖了搖頭,如果慕容邵峯真的做了,他們也很有可能什麼都查不到。

慕容邵峯現在已經是玄魂階巔峯修爲,又是煉丹師,在有朱巖的掩護,如真如雲軒所想,只怕不會露出半點破綻。

錦程痛苦一笑:“雲軒,有些事情,如果是天意,旁人無法左右。”

深深的長呼出一口氣,錦程也轉身離開。

明月山莊裏,蘇紫陌本以睡下。

突然,感覺後頸一熱,炙熱的氣息頓時縈繞在敏感的耳垂邊。

蘇紫陌猛的驚醒,轉身眯眼看了沐雲軒一眼,她挪了挪身子。

“雲軒,別鬧了,我很困。”

沐雲軒卻不放過她,將他緊緊的擁在懷裏。

她驀然瞪大眼眸,望進他那雙深邃中閃耀着璀璨星光的眸子,似乎很痛苦。

她猛的驚醒,清澈的鳳目瞬間暈染出憂色。

“你怎麼了?爲何還是如此不安?”

她柔荑輕觸着他痛苦不安的雙眸。

而他,深深的凝視着她清波流盼,水靈動人的眼眸。

“陌兒,我也不知道今晚是怎麼了,從來沒有像今晚這般不安過。”

蘇紫陌蹙眉,挨近他,整個身子緊緊的貼着他的胸膛。

“雲軒,可能是你最近太忙了,沒有休息好的原因。”

沐雲軒一聽,濃濃的劍眉輕挑,他即使是三天三夜不睡覺也不會像這樣的不安。

“不是,陌兒,有你在我身邊,我每天都是笑着醒過來的,不是。”

沐雲軒搖了搖頭,不是那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先失去了很珍貴的東西,他修長的大手輕輕觸撫着她膚若凝脂的臉頰。

整個人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全身輕顫得讓蘇紫陌擔心。

蘇紫陌猛的起身,“雲軒,我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蘇紫陌拉起沐雲軒的手就要把脈。 沐雲軒搖了搖頭,又拉着她躺在自己的懷裏。

“陌兒,我很好,沒有生病。”

他的脣緊緊貼着她的紅脣,沐雲軒微微擡起她的下顎,濃重的陽剛之氣讓蘇紫陌身子輕顫。

感覺到他的不安,這一次,蘇紫陌一點都沒有掙扎,反而緊緊的貼着他,迎合着他。

感覺到她的不抗拒,他微微停留了片刻,脣邊,一抹溫柔的笑意漸漸盪漾開,就連黑沉的眸子裏,也是柔情似水的。

滿室春色撩人心扉……兩人心靈交合,讓彼此的身和心都得到了深深交融。

一夜,似乎是那樣的不平靜。

入睡之後的蘇紫陌,夢境中,自己的身影在次出現在了魔獸大陸。

蘇紫陌走在被紫色藤花包圍的石洞裏,陣陣清香讓人心裏舒坦,蘇紫陌一看,這不是她的迷迭之翼嗎?

她一路往裏走,不遠處,冒着青煙!似乎是有人在做飯。

猛的,探出一個腦袋來。

蘇紫陌猛的停下腳步。

夢魘,是夢魘,她上次來魔獸大陸見過的男子,簡陌的夫君夢魘。

蘇紫陌心底震驚無比,怔怔的站在原地。

只見夢魘一身黑色玄衣,脣畔邊揚起一抹溫柔又璀璨的笑意,“陌陌,你回來了。”

“是啊!我回來了。”

回答過後,蘇紫陌凝眉,她爲何會如此回答,她,並不是簡陌。

只見夢魘快速的朝着她走來,他臉上綻放出越發璀璨的輕笑,原本就精美無比的臉上猶如盛開怒放的曇花,美的不可方物。

蘇紫陌有一瞬間的晃神。

平靜的心海,就如被人丟下了一顆巨石,掀起了驚濤駭浪!

“陌陌,看你空手而歸,是不是什麼野菜都沒有挖到,爲夫知道你不吃魔獸肉,已經去捉了你最愛吃的魚回來煮上了,一會就好,你先做下休息一會。”

夢魘拉着她,走到一旁的石桌上,給她倒了一杯茶水。

“我,爲何會在這裏?”

蘇紫陌知道自己是在夢裏,這夢太真實了。

夢魘快步走向她,低頭在她耳邊,熾熱的氣息瞬間縈繞着她敏感的耳垂,他曖昧又霸道的說道:“陌陌,你看你,傻乎乎的,你是我的妻,不在這裏,你要去哪裏?”

他的霸道的語氣有點像沐雲軒的,特別是那雙深邃的眸子,和沐雲軒看她是如出一轍。

蘇紫陌猛的起身,靜靜的凝視着他。

“夢魘,我不是簡陌。”蘇紫陌對着他搖了搖頭。

夢魘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一把將她拉入懷裏。

“陌陌,你又想離開我回去找你的爹孃,是不是?是不是?”

他緊緊的擁着她,輕顫的身影在訴說他此刻有多害怕!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嗎?陌陌,你乖一點,你什麼都不用做,砍柴做飯,我都會去做的,魔獸大陸被人設下了結界,我們出不去的,有我陪着你,你一輩子都不會覺得孤單的。”

蘇紫陌一聽,雙眸徒然瞪大,這真的是夢嗎?簡直太真實了。

“夢魘,不是這樣的,你先放開我。”

蘇紫陌本想掙扎,沒想到夢魘也放開了她。 “陌陌,來,先坐下,魚已經煮好了,你喜辣,我已經命人種了一些辣椒,還有你喜歡吃的蔬菜,以後不用你辛苦的去找了,那些雖然是你的樂趣,可是我心疼你。”

夢魘走回竈臺,蘇紫陌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他是黑暗魔獸之王,卻甘願爲簡陌下廚做飯,很多事情都是親力親爲的。

蘇紫陌心裏回想起上次進入魔獸大陸看到的一切。

她突然想起她看到簡陌在死的時候說的那段話。

“夢魘,我一直以爲你們夢魘魔獸是沒有眼淚的,看到你爲了我流淚,你對我的愛,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但是我卻很開心,我不聰明,但我也不傻,很多事,我都能看明白,只是不想說而已;因爲人太聰明瞭會很累,有時候糊塗一些更快樂,你也知道我不喜歡勾心鬥角的生活,更不喜歡也不喜歡算計着過日子,纔會愛上簡簡單單的你,夢魘,我簡陌這一生,從來沒有這麼用心的愛……愛過一個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不要忘了我。”

這是簡陌臨死前說的話。

“陌陌,我夢魘這一生都不會忘記你的,我夢魘會用我的生命,換你的重生,我不會讓你死的,來世,我們都能成爲人,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在回到這裏來,我種下的夢魘,只有你能夠解開,我會一直等着你回來,到了那個時候,我的愛會生生世世陪在你的身邊。”

蘇紫陌靜靜的凝視着他高大的背影,記憶裏,都說他們黑暗夢魘魔獸很毒辣,可爲何這夢魘不一樣,而且他也做到了,簡陌真的重生了,可她又爲何會再次回到這裏來?

“陌陌,我曾經問過你,如果有一天,我從你的世界消失了,你會不會去走遍我們曾經去一起走過的每一個角落,靜靜的回想曾經屬於我們的記憶?”

猛的一聽,蘇紫陌猛的站了起來,這話,這話她上次來魔獸大陸他就問過她了。

蘇紫陌沒有說話,因爲她和上次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他的話,她並不是簡陌,這一點,她心裏敢肯定。

僵持了半響,蘇紫陌不說話。

夢魘又溫柔的說道:“我知道你會,因爲我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你生命中缺一不可的一個,你如果回到這裏,依然會憑着感覺把我們走過的路走了一遍的,因爲,你最喜歡我爲你種下的迷迭之翼了,你本喜歡鳳尾花,可是魔獸大陸種不出鳳尾花,你轉而又喜歡這迷迭之翼,真是幸運。”

蘇紫陌脣角顫抖着不停,深深呼出一口氣,這些迷迭之翼是他爲簡陌種下的。

蘇紫陌快速的說道:“夢魘,你看清楚,我不是簡陌。”

“你是她。”

夢魘突然轉過身來柔情的看着她。

蘇紫陌漂亮的眸子中噬滿了震驚!

這對話,爲什麼和上次見到他是一模一樣。

和那時她看到的表情一模一樣,那絕美的臉上,帶着絲絲邪魅和不羈,卻該死的迷人。

蘇紫陌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手臂,希望這個夢快點醒過來。 蘇紫陌被自己掐得眼淚汪汪的,卻發現自己依然站在原地,她依然還是在這個夢裏。

“陌陌,過來吃飯了,這些都是你最愛吃的菜。”

蘇紫陌看了看桌子上的菜,的確是她喜歡吃的。

難道她真的是簡陌?不管是吃的,還是喜歡的東西都是喜歡成一樣的。

“我,我不餓。”

蘇紫陌笑得一臉的不自然。

誰出來告訴她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不會向上次那樣,沉浸在邵峯的夢裏,一睡就是一天,拜託,那會讓雲軒急瘋的。

“不餓也要吃一點,你太瘦了。”

夢魘快速的移動到她的身邊,拉着她過去坐下。

蘇紫陌無奈的拿起筷子吃飯。

夢魘一臉溫情的看着她,還給她夾了很多菜。

“陌兒。”

第二天中午,沐雲軒本眼去靈湖山看慕容邵峯是否受傷。

可到了中午,蘇紫陌還是沒有醒過來的跡象,這讓他非常的着急。

“陌兒,陌兒……。”

沐雲軒坐在牀榻邊,呼喚了好一會了,可牀榻上的蘇紫陌依然沒有動靜。

念飛鸞也被赫雲霆急急的請過來給蘇紫陌把脈。

明月軒裏的人也越老越多,個個皆是擔憂的表情。

念飛鸞把過脈以後,看着大家搖了搖頭。

“陌陌沒有生病,只是不知爲何,她會醒不過來。”

“念姑娘,你在細細看看,陌陌從來沒有像這樣一睡醒過。”

赫雲霆急步上前,這好好的怎麼會突然一睡不起了呢?

沐雲軒一聽,快速起身。

“你們看好陌陌,本座出去一下。”

沐雲軒急衝衝的出門,他記得上次去桃源村的時候,陌陌也像這樣沉睡了一天。

慕容邵峯,會不會和你手中的鳳絕吟有關係呢?

出了明月軒,沐雲軒召喚出金龍來,直奔靈湖山頂。

來到靈湖山山頂的別院,沐雲軒老遠就看到慕容邵峯坐在院前喝茶,欣賞鳳尾花的美景。

他一身潔白的衣袍,身上披在白色的狐裘大氅。

一眼看去,那般寧靜的美好,讓人不忍去破壞。

院中的朱巖一看到沐雲軒,心下還是有些擔心,皇上說沐雲軒多疑,既然他知道鳳絕吟的用途,一定還會在回來查看,果然如此。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