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段文鵬,卻是感覺到了一絲不安,他吼道:“昌偉,豬神變身,其餘人,速退!”

“是!”

昌偉點點頭,九齒釘耙如同耍棍一般,在空中飛舞,隨即映入昌偉的腦門,他瞬間變成了一個豬頭人身的模樣,力量漲到了巔峯,“小兒,給我死開……”

他九齒釘耙用力一掃,前方處瞬間掃出了一個空擋,緊接着吼道:“駕駛員開車,隨我撤退。”

兩輛大卡車快速啓動,張小凡七星寶刀迅速刺入駕駛室,駕駛員悶哼一聲,死的不能再死,而另一輛車子的司機要靈活許多,他一踩油門,也不管面前是不是自己一幫的,反正就直接碾壓了過去,一時間,血肉橫飛,慘叫聲此起彼伏,不過卡車迅速行駛了出去。

段文鵬帶着人且戰且退,不過蔡政康就不容易了,他一身的本事全靠隱身,由於能量力場的出現,讓他的隱身失去了效果,而張小凡專門找他幹架,慢慢的開始招架不住。 “蔡政康,今天你必死在這!”張小凡目光兇悍的說道。

這一次,他的隊員們保守估計,起碼要死傷五十人以上,這還沒算上受傷的,因此,這讓張小凡怎麼能夠不怒。

蔡政康神色冷厲,也不回話,扭頭就跑,與此同時拉來兩個人吼道:“你們給我斷後。”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噗嗤……”

張小凡一刀把兩個人斬飛,隨後去勢不減的對蔡政康說道:“蔡政康,看你往哪裏跑!”

在能量力場的作用下,張小凡速度很快,反觀蔡政康,速度很慢,張小凡迅速追了上去,一刀刺入蔡政康的後背。

“噗嗤……”

由於慣性,蔡政康向前滾了好幾圈才爬起,他驚恐萬狀的向前爬去,吼道:“不要殺我,不要啊……”

“哼,這就是你進攻我們的代價!”張小凡從蔡政康後背拔出七星寶刀,隨即一刀把蔡政康頭顱斬飛,全場爆發出了激烈的叫聲。

“終於把敵人殺死了,二四帝國萬歲。”

“張小凡萬歲……”

每個人身上都沾滿了鮮血,入目所見,地上的屍體起碼有上百具。

“王虎,張花,你們把遠處的水搬過來。”張小凡命令道。

“好的。”

“守衛這裏的人跟我來。”張小凡朝負責看守的人看了幾眼,隨即進入房間。

“對不起老大,我們……我們也沒想到他們會用兩輛大卡車居然進攻,等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車上的人都已經衝了下來了。”一個男生苦澀的說道。

張小凡一拍桌子,吼道:“這就是你們的理由?擅離職守,安於享受,你們就是我部隊的蛀蟲!”

被張小凡這麼一喝,幾個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張小凡揮揮手罵道:“罰你們去挖工事七天,挖不出兩米深的工事,你們就不要吃飯了。”

“是!”幾人連忙退了下去。

張小凡無奈的捏了捏額頭,這一次損失可謂是非常慘重,足足死了七八十人,對他們損失不可謂不大。

“看來要找個盟友了,此次殺了男生起義軍的二統領,他們一定非常憤怒吧。”張小凡喃喃的說。

第二天,營地面前已經被張小凡他們收拾的差不多了,段文鵬他們的一輛大卡車也已經被修復好,如此一來,張小凡在這裏已經擁有兩輛皮卡車,一輛大卡車,最關鍵的是大卡車還有兩桶汽油,附近開開車已經夠了。

“此次我們要前往飛鷹幫,我們在這裏還要生存二十多天,如今飛龍王朝已經和男生起義軍聯合起來了,昨晚我們殺了他們二統領蔡政康,那個男生起義軍不會放過我們,因此,我們要和飛鷹幫聯盟。”

張小凡拿着圖紙,指了指飛鷹幫的宿舍說道:“這裏,昨晚我們先偷得水,之後嫁禍給了男生起義軍,得到消息,男生起義軍的三統領昨晚被飛鷹幫老大李鷹殺死,屍體還掛在了旗杆上面。”

“挖槽,這個李鷹看起來很猛啊。”王虎說道。

“不錯,他和餘力的能力一樣,可以飛行,但是速度和靈巧度都更勝一籌,因此他個人來說並不怕什麼男生起義軍,因爲他打不過就怕,損失的只不過是衆多手下罷了。”張小凡說道。

妖孽修真棄少 “那好,我們就去吧。”蔣介偉說道。

張小凡點點頭,他帶着蘇倩倩,王虎,蔣介偉,周建等人,坐着皮卡車來到飛鷹幫門口。

“什麼人?”一個守衛喊道。

張小凡說道:“我們是那邊二四帝國的,昨晚和男生起義軍幹了一架,殺了他們的二統領蔡政康,此次過來,把他的人頭也帶過來了。”

說着,張小凡把準備好的蔡政康人頭扔了過去。

樓頂處,李鷹左擁右抱着兩個穿着透明睡衣的女孩走了出來,眼神犀利的看着張小凡說道:“不錯,蔡政康這傢伙可是擁有隱身能力,居然也被你們殺死了,你們很厲害嘛。”

“一般般吧,這種小角色我還沒放在眼裏。”張小凡微笑着說。

“很好,大清早居然讓我聽到這種好消息,你們來的很及時。”李鷹縱身一躍,背脊中的翅膀緩緩煽着,很快落在了張小凡面前,伸出手說:“敵人的敵人對我們來說就是朋友,歡迎!來人,準備好好酒好菜,我要招待一下貴客。”

“是。”

所謂的好酒好菜,其實也只不過是幾個土豆炒一下,然後就是水泡飯,旁邊還有幾包榨菜,很明顯的,李鷹這裏的條件看來也不是多好。

張小凡掃了掃周圍,發現幾個女生都豔羨的看着土豆絲,張小凡暗自搖頭,看來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哎,現在我們被封鎖在了這裏,條件不是太好,主要是因爲一開始我們沒想到食堂超市都會關閉,早知道的話,我們說什麼也要多放點食物在這裏。”李鷹開口解釋說道。

張小凡點點頭說:“其實我們也不餓,這次過來主要是探討一下那個男生起義軍怎麼樣的,實力到底強不強,另外我要告訴你,他和飛龍王朝聯盟了,飛龍王朝實力不弱,你們可要小心。”

“什麼,風華那傢伙手段可真快。”李鷹冷冷的說。

風華正是男生起義軍最強的一人,也是總司令,張小凡說道:“飛龍王朝的段文鵬實力也不弱,你們在這裏佔據着最重要的水源,要小心一點了。”說着,拿出了自己的電話號碼,說道:“要是遇到襲擊,你大可以聯繫我們二四帝國,我們一定會給予你們武力上的支持。”

言下之意就是我們武力上的支持沒問題,至於食物什麼的,門都沒有。

李鷹也聽出來了,不過對他們來說,在這裏頂多就待一個月,一個月後自然可以出去買東西,於是如獲至寶的收好了電話號碼,說道:“太感謝你們了,這樣吧,待會走的時候拿個十桶水去吧。”

張小凡不客氣的說:“好,多謝了。”

男生起義軍內部,風華狠狠把一個男生踹飛,狠厲的罵道:“沒用的東西,蔡政康都死了,你回來幹嘛,來人,把他帶下去砍了做肉丸子!” 男生起義軍內部,風華狠狠把一個男生踹飛,狠厲的罵道:“沒用的東西,蔡政康都死了,你回來幹嘛,來人,把他帶下去砍了做肉丸子!”

旁邊兩個手下摸了摸肚子,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隨即拉着這個人下去,很快遠處傳來鮮血飛濺的慘叫聲。

段文鵬和昌偉孫源等人坐在一邊,他們這些人也不太好過,昨晚蔡政康主動聯繫上段文鵬,說是搶劫二四帝國,兩幫人馬一拍即合,趁着張小凡不在家,馬上攻擊了過去,沒想到張小凡很快就回來了,爲此只搶劫了一卡車的東西,還要和男生起義軍對半分。

昌偉掃了段文鵬一眼,輕語說:“老大,這男生起義軍有點奇怪啊,明明說沒食物了,怎麼還給我吃這麼多肉?”

段文鵬狐疑的說:“我哪裏知道,不過有可能他們本來就沒多少食物,這些是爲了招待我們所以特意拿出來的。”

“哦,那他們可真是夠客氣了,這些天天天吃素菜,吃得我都瘦了好幾斤了,我得多吃吃。”昌偉說着,拿起面前的肉丸子吃了起來,孫源等人也連忙開始吃,一邊吃一邊稱讚味道美美噠。

風華從內屋走了出來,抹了抹手上的血液說:“段文鵬老大,真是不好意思,教訓一下不聽話的手下,耽擱時間了。”

“誒,沒事,不過這事也不能怪他們,此番沒想到那二四帝國防守這麼嚴密,就是我也沒想到。”段文鵬客氣的說道。

“嗯,對了,你們現在還有多少人?我們這邊水要沒有了,實在不行的話,要去搶一點了。”風華說道。

段文鵬裝窮說:“我們那邊也不好過,食物匱乏,哪裏像你們這裏,有酒有肉的。”

“呵呵呵……”風華突然笑了,說道:“實話說吧,對我來說,水最重要,食物的話,肉多得很。”

風華說話的時候神色頗爲自得,讓段文鵬心中一動,連忙問:“沒想到你們藏了這麼多肉。”

“那是當然了。”風華微微一笑,說道:“好了,不管這些了,來,我敬你們。”

衆人喝了好一會兒,昌偉有些尿急,他急急忙忙走出了宿舍樓,正欲找地方撒尿,突然聽到邊上小屋子裏面慘叫聲,從一開始進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隱隱約約聽到裏面有慘叫聲,不過聲音很小,當時因爲段文鵬和風華正在聊天,他就沒問。

這時候,一個巡邏的男生路過這裏,警惕的對昌偉說道:“你怎麼在這裏?幹嘛呀?”

昌偉說道:“這不是尿急嗎。”

“哦哦,廁所在前面左拐,去吧。”男生揮揮手說道。

昌偉點點頭,突然問道:“對了,這房子裏是什麼啊,好像有人叫。”

男生面色一變,氣憤的說道:“不該問的別問,趕緊去上廁所。”

“這……好吧。”昌偉雖然脾氣也爆,但是這裏畢竟是別人家的地盤,他也不好囂張,於是灰溜溜的跑去廁所尿了一下,回來的時候又經過了那間房屋。

他目光驚疑不定的看着大門,正好周圍沒人,爲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悄悄推了推門,發現門鎖的很死。

“不對勁啊,這個裏面難道關着什麼人麼?”昌偉這樣想着,想到宿舍後面都是有窗戶的,他饒了過去,發現後窗戶因爲通風的原因,開了一小條縫,透過縫隙,他看了進去,這一下子,他驚訝的背脊冒出一身冷汗。

在那裏面,幾個屍體隨意的擺放在地上,若只是屍體昌偉倒也不怕,主要是旁邊還有一臺機器,一隻腿掉入機器,機器前端不斷的涌出肉末。

仙王的日常生活 地上的另外幾個活人明顯還沒有死,只不過手腳已經全部斷了,他們痛苦的掙扎着,口中不斷低吼:“救我,救我……”

“嘶……”昌偉倒吸一口涼氣,他現在意識到,這個男生起義軍裏面爲什麼有這麼多肉了,這些都是人肉啊。

想到之前自己還吃過肉排,他腹中就忍不住開始反胃,這時候宿舍門打開了,走進來三個男生,中間一個罵罵咧咧的說道:“老大的飯量可真是大啊,一天要吃兩碗大肉,還只要人腿肉,哪有那麼多啊。”

“你可長點心吧,上次小李就是在背後說了老大幾句,被老大抓去放血了,到現在還沒回復過來。”

中間那人點點頭,隨即說道:“快點割肉吧,老大喜歡吃活人的鮮血肉,就從這小子開始吧。”

他指了指只剩一條腿的男生,很快把他拎了起來,隨即毫不猶豫的斬下了此人的大腿,頓時慘叫聲響起。

後窗口處的昌偉不可意思的看着這一幕,一股寒氣直衝背脊,這些人,居然吃人肉,太變/態了。

他趕緊回到了段文鵬他們那裏,一張臉被嚇得煞白。

“昌偉,你去上個廁所怎麼用這麼長時間?”段文鵬皺眉說道。

昌偉本來是要說的,但是轉眼一看,男生起義軍的老大風華就在旁邊呢,要是自己說的話,絕對會引起對方不快,到時候打起來就麻煩了。

想到這裏,他擠出笑容說:“我上大號呢。”

“哦哦,來,剛剛聽段陛下說,你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我敬你一杯。”風華喝了一口啤酒,隨即指了指桌上的肉丸子說:“來吃吧,這可是上好的牛肉的。”

段文鵬笑嘻嘻的吃了不少,滿嘴的流油,不過昌偉現在哪吃得下,裝作看手機,隨即說:“李曉麗找我們有事。”

“這妞有什麼事?”段文鵬說。

昌偉將手機遞過去,手機上寫着這麼一段信息:先走吧,有要緊事。

段文鵬不留痕跡的看了昌偉一眼,他不是笨蛋,知道昌偉用這種辦法通知他,一定有他的用意。

於是點頭說:“那好吧,風華老大,我們那邊有事,就先走了。”

“這麼快?不多吃點?”風華說道。

“嗯,有要事。”段文鵬和昌偉他們起身告辭。

回去之後,昌偉直接在車上吐了起來,驚恐的說道:“老大,那羣人不是人,他們給我們吃的,都是人肉……” 聽了昌偉的話,旁邊的孫源幾人都取笑起來。

“昌偉,你睡覺沒睡好吧,大家都是正常人,怎麼可能是人肉呢?”

“就是,剛剛給我們的可是有那麼多肉,人肉的話……”

說到這裏,大家突然意識到什麼了,段文鵬臉色也不好看的說:“昌偉,你說的……是真的?”

“我上廁所的時候親眼所見,那些屍體都被扔在地上,太恐怖了,他們都缺胳膊少腿,爲了保持食物的新鮮,還不讓那些人死……”

昌偉說到這裏,邊上吃過那些肉的人都開始反胃起來,不少人臉色煞白,扣着嘴巴說:“瑪德,不會這麼變/態,我居然吃了。”

段文鵬也捂着肚子說:“那個風華也太殘忍了,怎麼吃這些東西。”

“我估計他們勢力食物肯定不多,否則的話,他們怎麼會這樣做?”昌偉臉色難看的說。

“不管怎麼樣,這個人做事太沒有底線了,以後和他打交道要小心。”段文鵬叮囑說。

“是!”

……

過了一天,張小凡正在指揮手下挖溝,這時候五個漂亮女生走了過來,她們一臉的傲然之色,猶如看鄉巴佬似的看着張小凡他們說:“你們老大是誰?”

張小凡眉頭一皺,說道:“有事麼?”

“看來你就是老大了,你好,我們是女生共和國的外交人員,特意過來拜訪你們一下的。”中間一個女生胸脯很大,個子高挑,偏偏還穿着齊屁超短裙,惹得張小凡手下一幫男生不停地偷看。

不過,對於這些目光,女生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更加得意,她撂了撂髮絲,說道:“我叫齊佳佳,特意奉女皇之命,過來邀請你過去吃飯,在我們那裏,美酒佳餚,應有就有。”

張小凡身邊的蔣介偉輕聲提醒,“一定是他們發現男生起義軍和飛龍王朝聯合起來了,所以就想要拉攏我們,我認爲,可以接受。”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句話無論運用到哪裏都一樣,張小凡當即說:“行吧,那我們多少人可以過去?”

“隨便,我們那裏食物充足。”齊佳佳很得意的說,看他們這些女生一個個紅光滿面的,張小凡知道,這些女生看了真的不愁吃穿,小日子一定很不錯。

五個女生在外面坐着等待,張小凡進入屋內商量了起來,大家都認爲,這是個聯合女生共和國的好機會,雖然女生共和國在外面惡名遠揚,裏面的女生一個個都修煉邪功,但是對他們來說只要沒有危害就行。

這年頭,無論哪個組織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他們捫心自問,就算是他們自己也算不上好,因此無所謂。

最終,張小凡挑選了數十人過去,人數不多,但是個個都是高手,當中還有一半的女生,這是爲了避免對方誘惑他們。

出來的時候,沒想到齊佳佳又帶來了二十多個女生過來,她們手裏都拿着糕點,說道:“小凡老大,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請收下。”

張小凡沒想到這些人這麼有誠意,點點頭說:“多謝了。”隨後跟着齊佳佳前往女生共和國宿舍。

營地裏,張花也跟着張小凡過去,周立平接過女生共和國一個美女遞過來的糕點,眼睛一下子就直了,這個女生眼睛裏就好像含着水一般,輕喃說:“帥哥,你好帥啊。”

周立平哪見過這場面,一下子激動了,尤其是直勾勾的盯着女生的胸脯看,只覺得碩大無比,令人驚歎,能瞬間把張花完爆。

“要不,我餵給你吃吧。”女生笑眯眯的說。

“可以嗎?”

“嗯。”

女生嘴巴湊了過去,周立平當即和她熱吻了起來,女生嬌滴滴的說:“要不,去我宿舍吧。”

“走!”周立平悄悄脫離了隊伍,進入宿舍急不可耐的和女生開始幹了起來。

另一邊,張小凡帶着張花等人已經來到了女生共和國所在宿舍的樓頂上,來到這裏之後,張小凡才發現,她們女生共和國的物資極其豐富,可想而知,她們一定經營了很長時間,做足了準備囤積物資。

走入一間大房間,中間處一張大圓桌,首席上坐着的是一個看起來有着三百斤的肥胖女生,她滿嘴流油,肥碩的身體站起來笑眯眯說:“你就是小凡老大,真是聞名不如見面,久仰久仰。”

張小凡昧着良心的說:“哪裏,早就聽聞女生共和國老大美麗無比,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後面的王虎等人臉色怪異,暗罵張小凡說謊話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張小凡的話惹得肥女很開心,她說:“正是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美麗,來,都坐吧。”

大家落座,王美麗身邊也有好幾個女生落座,唯獨邊上幾個服務員打扮的人站在一旁,這些人都是男生,畏懼的不敢說話。

不得不說,在王美女身邊坐着的,都是一羣打扮極其妖豔的女子,這些人臉蛋都算中等,但是這樣一大扮,很容易惹人聯想,尤其是她們的身材,前凸後翹的,讓張小凡身邊不太見過美女的施小杰,周建他們看得眼睛都直了。

偏偏對面的女生不停地朝着周建他們眨眼睛,惹得周建這些人很不好意思。

“來,先吃飯吧。”王美麗很是豪爽的說着,吃了一會,她終於進入正題,聊起了男生起義軍的邪惡,最終,說到了男生起義軍吃人的事情上。

張小凡聽到這,驚訝的說:“他們吃人了?”

“不錯,我們得到消息,他們把肉磨成碎末,這樣就認不出來。”王美麗沉聲說。

“如此兇殘的手段,人人得而誅之。”張小凡憤恨的說道。

很快,雙方確立同盟關係,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吃的差不多了,周建說要去上個廁所,不得不說,不愧是女生領導的地方,在這裏無論哪裏都乾乾淨淨,還飄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讓周建很是感慨,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這裏遇見的男生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很沒有男子漢氣概。

這讓周建很感慨這些男生命運的悲催,但是對他來說無所謂,現在社會就是這樣,優勝劣汰。今天忘記上傳了,不好意思 步入廁所,這時候隔壁間突然傳來一陣令人血脈膨脹的聲音,周建畢竟是個壯小夥,雖然說有女朋友張豔豔,但是他們在一起已經這麼長時間了,雖然愛着對方,但是總歸有些疲憊感,對這時候的周建來說,很需要一種新鮮感,來調劑一下。

這個聲音就和他以前看的島國片裏面的聲音一模一樣,周建循聲過去,只見廁所裏的一個女生居然在自我撫摸,和電影情節裏面一模一樣,周建一下子看呆了。

“這特麼是怎麼回事?”周建心中嘀咕着,這時候女生突然打開了門,她渾身赤裸,誘惑的說:“哥哥,安慰安慰人家嘛!”

這個女生雖然好看,但是在看到了她之前所幹的事情之後,周建連忙搖頭,“我……我還有事。”

說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裏,留下一臉幽怨的女生。

周建走出廁所,路過一個宿舍,裏面傳來一陣男生的呻吟聲,他很好奇的看過去,只見一個女生被五六個男生所包圍,他們都渾身赤裸……

“嘶……”

周建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女生共和國裏面的女生都這麼開放,他不敢在看下去了,直接回到了屋內,張小凡好奇的說道:“怎麼去了那麼久?”

王美麗含笑着說道:“帥哥,你該不會是看上了我們這裏哪個美女,然後……呵呵呵……”

周建尷尬的說道:“我是有老婆的人,所以不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