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粉底、眼影、腮紅這些只是少數。

熟悉了一下基本工具,唐牧北笑着招呼道:“無瞳,你過來有好事! 我在古代有片海 嘿嘿嘿……”

“牧店主,您叫我?”正沉浸於創作中的無瞳擡起頭來,看看滿面微笑的唐牧北,又用手指指自己,“確定叫我?

牧店主吶,您這笑容裏面怎麼透着一股狡詐味道?難不成有什麼陰謀詭計?”

聞言,唐牧北忙使勁兒搓搓臉,“我現在臉直到這種程度了嗎?連厲鬼都能看出端倪?

行了別囉嗦,就是叫你呢,真有好事。”

無瞳磨蹭着起身,小聲嘀咕道:“我怎麼那麼不相信呢?”

嘴上說着不信可身體很誠實,它乖乖過來,聽從唐牧北的安排在椅子上坐下。

“咦?這是……”後知後覺的無瞳突然在銀鏡中看到自己生前的相貌被嚇了一跳,“臥槽!牧店主,您不會是把陰界的照魂鏡給偷來了吧?

豪門逃嫁101次 說起來,我很久沒看見過自己的樣子了。”

唐牧北:……

我偷個毛線蛋蛋啊!沒見識的傢伙!

但無瞳此時正擡手輕輕撫摸鏡中自己的影像,他沒忍心開口吐槽打擾。

不得不說,無瞳生前其實還挺耐看的,濃眉大眼鼻樑高挺也算個帥小夥。

只是雙眼被挖變成黑窟窿以後,對顏值影響太大了。

“這可不是什麼照魂鏡。”唐牧北看着它生前的相貌邊準備工具邊解釋道:“我剛學會厲鬼化妝術,所以給你免費做個造型。”

免費?

無瞳一聽這倆字頓時嗨了,“多謝牧店主!果然,牧店主最好了!哈哈哈,我終於有機會還原相貌啦,以後誰再敢說我眼神不好,我瞪死它!”

它這麼一嚷嚷,俱樂部留守的十幾只厲鬼全聽見了呼啦圍上來看熱鬧。

桃娘摸摸自己的嫵媚臉龐嬌聲道:“實在是太好了,牧店主會做造型以後,我就不用跑到隔壁省去排隊做造型啦。

我這張臉啊,花了那麼多靈石卻只能保持三年時間。

牧店主,您要加油練習化妝手藝喲,以後我的造型就全靠您啦!”

“那我這張臉……是不是也有救了?”碎嘴一手託着下巴免得太興奮掉下來,口齒不清道:“牧店主您給我化年輕點,說不定我還能爭取一下下部戲的男主角!”

祁天佑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熱鬧嘿嘿笑道:“像我這種面容正常的,就不羨慕你們了。”

而分不清正反面的木子姑娘早就淚流滿面,“嗚嗚嗚……實在是太好了,我都沒想到有一天還能變回原來的模樣。

嗚嗚嗚……牧店主,您給無瞳大哥做完造型,就拿我練手吧,做成什麼樣都比現在強!”

聽它一說練手,原本笑嘻嘻的無瞳臉色微微一僵。

對啊,牧店主說了他特喵剛學會!

也就是說,便宜不是白佔的。

雖然免費可自己是第一個練手工具,到最後做成啥樣還不一定哩!

它瞬間腦補了一下整容失敗的經典案例。

什麼大小眼啦,斜眼、腫眼皮啦……

“咳咳,牧店主您有什麼繪畫經驗嗎?”無瞳屁股下面像是有釘子一樣扭來扭去,“要不,我先教您點繪畫基礎?”

唐牧北微微一怔很努力認真想了想嚴肅道:“繪畫嘛,我上一年級的時候學過畫猴兒。老師還誇我來着,說我畫的可好了!”

噗!

不止是無瞳,所有圍觀厲鬼都差點一口口水噴出來。

畫猴兒?

無瞳咧着嘴都快哭了,“牧店主,您不會把我畫成猴兒吧?”

“你要相信我的技術。”唐牧北嚴肅認真回道,然後和藹的拍拍它的肩膀。

嚇得無瞳打了個哆嗦,小聲問景瑤城唯一做過造型的桃娘,“這玩意兒要是第一次做失敗了,還能有補救的機會吧?”

“理論上來說是有的,就是麻煩了點。”桃娘搖着桃花扇輕聲細語道:“不過得把做好的全刮下去,說不定還得把整張臉都刮乾淨,從頭開始!”

這下無瞳抖得更厲害了,看着牧店主已經動手開始用刻刀雕刻材料,只得小聲祈禱道:“阿彌陀佛佛祖保佑,牧店主一定要手藝精湛一次成功,拜託了阿門!”

衆厲鬼:……

特喵你這禱告水平,就別來湊字數了。

給厲鬼做造型很多時候其實就是在重塑面容。

所以唐牧北現在需要用刻刀雕刻出無瞳缺失的眼睛部分。

從內裏的眼球到外面的眼皮、下眼瞼,全部用高級材料雕刻成型、用專用法術安裝、再用靈力催動化妝工具填補色彩。

整個下來過程其實挺複雜的。

更何況俗話說“畫龍點睛”,不管是繪畫還是雕塑,眼睛部分是最難的。

一個完美的作品能不能有精氣神,全看眼睛眼神的塑造是否成功。

時間不長,按照銀鏡中看到的樣子精心雕塑的唐牧北額頭就滲出細密的汗水來。

圍觀的厲鬼們也個個緊盯着,大氣都不敢出。

原本一直在發抖的無瞳這會兒也不敢抖動了,生怕有輕微的影響,牧店主刻刀下自己的眼珠子會有差池。

許久之後,一雙漂亮的大眼珠子終於完成了。

唐牧北長出口氣,擦擦額頭上的汗水笑道:“咱們這就開始吧!”

感謝書友陌上幽月打賞,謝謝支持! 要正式開始了,無瞳忙乖乖坐正一動不動,生怕影響安裝效果。

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調動貓娘體內的靈氣反手就是一道溫和光芒。

像是施展了治癒術一般,無瞳原本乾涸的眼眶中變得溼潤似乎有一股氣息正在活過來。

小心翼翼將眼珠放置進去,調整好位置再次使用法術,無瞳本體與人造眼球漸漸融爲一體。

等到它們徹底長牢固,他這纔拿起各種大小不同的畫筆蘸着化妝品開始上色。

眼睛本來就屬於最難畫的部分,再加上兩隻眼睛要畫的一模一樣,很是考驗人的耐心。

唐牧北謹慎又謹慎,將近半個小時時間大氣都不敢出。

終於畫好眼球以後安裝上眼皮,下眼瞼、上色,他甚至很貼心的用造型筆勾勒出細長濃密的眼睫毛,最後又用睫毛膏塗刷了一遍。

最後的最後,唐牧北施展結尾法術——激活術!

一道溫和亮光星星點點撒在無瞳的新眼睛上,原本死氣沉沉的物體逐漸有了靈活氣息。

幾秒鐘後,無瞳眨了眨眼睛喃喃道:“我看到了……我能看見東西啦!”

興奮的無瞳躥起來跑到俱樂部的大鏡子前仔仔細細的照着,過了好一會兒突然哭出來,“太感謝牧店主了,我終於恢復自己原來的樣子!

死了這麼多年了,我從來不敢奢望有這麼一天,我的眼睛又回來了……”

它輕輕摸着眼睛又哭又笑,看的祁天佑都有些不忍,“唉,做鬼這麼多年都只能靠感覺判斷事物,無瞳也挺可憐的。”

“是啊,身爲一個畫師卻被挖了眼睛,可憐又可惜啊。”宿陽伯也輕嘆道。

有了第一個成功案例,容貌不佳的衆厲鬼紛紛排隊,期待着牧店主的“妙手回春”。

興奮許久終於冷靜下來的無瞳迅速跑上二層樓,去拿自己的私房錢。

牧店主做個造型又費心又費力,自己再摳門也不能少了辛苦費。

它捧着零零散散的冥幣和一些一品靈石來到正仔細觀察木子姑娘生前容貌的唐牧北面前,鄭重道:“牧店主,雖然我知道這點錢別說您的辛苦費用,就是那些昂貴化妝品用料都買不來。

但這是我多年以來的全部家當,暫時當做潤筆費您先收下。

等滴滴打鬼車順利運營開始盈利以後,我再慢慢補上!”

唐牧北心裏這個感動啊!

認識無瞳這麼長時間,自己第一次看到鐵公雞主動拔毛!

只不過它這些積蓄看着還真是可憐巴巴,因此唐牧北態度堅定道:“說了給你免費做造型就是免費的,今天做造型都不收費!”

本來囊中羞澀的碎嘴看到無瞳那“一大筆錢”心裏還不踏實,自己能拿出來的實在不多。

www ▪TTKΛN ▪co

聽聞牧店主如此說,它撲通一聲就跪下了,“牧店主,您真是天大的好人吶!

我碎嘴沒什麼錢,但有鬼命一條,以後赴湯蹈火爲您在所不辭!”

唐牧北:……

衆厲鬼:……

這特喵演技簡直了,戲精!

不過心裏吐槽歸吐槽,大家手頭上都沒什麼錢,所以對窮可以理解。

再怎麼樣碎嘴也沒表現出“我窮我有理”的態度,大家也就選擇忽略了。

木子姑娘看着銀鏡中自己的原來相貌,眼淚啪嗒啪嗒止不住,“我現在可後悔了,真的!

奉勸大家一句,想自殺切莫臥軌!

看看我現在有多慘就知道了,正反面分不清楚不說,連……連身體都殘缺不全。”

它說着解下圍巾,可不嘛腦袋跟脖子就剩下點皮肉連着了。

原本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也不知道咋想的,跑去臥軌自殺。

腦袋都癟了,連胸部都碾軋爛了。

唐牧北看着銀鏡中的原本相貌直犯愁,它可是相當考驗技術的了。

自己不但得畫好,雕塑還得過關。

腦袋肯定得前後面全包了,就連上半身都得修修補補。

時間可真是大問題吶!

不過,今天唐牧北可能被天道抽中臨時錦鯉了,好運滿滿。

他正愁可能要花一天時間來給木子姑娘做造型,自己的厲鬼食堂沒人做飯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

視頻連接另一端居然是洛水公子!

“聽溯洄說,他在看你給厲鬼化妝挺有意思的,所以我過來看個直播。”洛水公子語氣溫和微笑道:“牧店主不用在意,把手機放到一邊,我會是個合格的吃瓜子羣衆,不會打擾你的。”

說着,他果然拿出瓜子開始嗑。

唐牧北:……

幸好不是吃瓜羣衆,否則洛水前輩啃着西瓜看直播,總覺得哪裏怪怪的。

“前輩,恐怕你看不了直播了。”他爲難道:“我得去厲鬼食堂做飯,不然晚上的鬼食可能不夠賣。

木子姑娘這個造型偏偏又太難,估計得一天時間,基本上屬於全部重塑了。”

洛水公子依舊很溫和,磕着瓜子道:“哦?時間不夠用?

這很簡單呀!

我這裏有的是時間。

要不這樣吧,你帶它來我這裏,我給你專門開闢一個地方做化妝間。

這樣給厲鬼做造型,你基本上不需要花費正常時間。順便,我覺得你這個人體藝術搞得還挺有意思,可以近距離觀摩觀摩。”

洛水公子送自己一個時間靜止的化妝間?

唐牧北心裏美滋滋!

自動忽略了對方說的什麼人體藝術,趕忙應下。

“你們稍等片刻,我們馬上回來。”唐牧北拿出鑰匙花朵,對圍觀厲鬼說道。

下一秒,他已經帶着木子姑娘和化妝盒進入洛水公子特意用法術打造的小隔間裏。

木子姑娘一臉懵逼。

它只覺得“眼前”一花,哦不,鑑於它也沒有什麼像樣的眼睛,所以是隻感覺到身形一晃,自己依舊端坐在椅子上,而牧店主已經開始操作了。

“看起來真不錯。”白衣飄飄的洛水公子近距離圍觀道:“當年我也聽說過有那麼幾位以化妝術入道,且相當厲害的修士,只是無緣得見。

今天能近距離觀看牧店主操作,還挺有意思的。”

說完,他找個位置坐下來開始安靜做一個嗑瓜子圍觀羣衆。

蜜愛寵婚:總裁的心尖萌妻 坐着安靜當模特等待牧店主雕刻的木子姑娘抽抽鼻子,小心翼翼道:“前輩,你嗑的是綠茶味瓜子吧?好香啊!”

“唔,你也喜歡吃?”洛水公子語氣溫和抓了一把遞過去,“別客氣,這是朋友給我帶過來的陰界特產,你嚐嚐味道特別好。”

於是,在微妙的嗑瓜子氛圍中,唐牧北用各種材料各樣刻刀上下翻飛,面部、後腦勺、眼睛鼻子嘴巴等大框逐漸成型。

感謝書友一隻小肥蛋打賞,謝謝支持! 洛水公子的空間中並沒有時間流逝,唐牧北又沉浸在全心全力雕刻中,所以究竟用了多長時間他也不知道。

按照流程,率先修補了頭骨,又安裝五官、繪畫;之後再將它殘破的上半身修補完整,施展激活術之後,木子姑娘在溫和流光中逐漸“活”了過來。

“我真的變回原樣了!”它捧着臉不停地摸來摸去,總感覺像是做夢一般,“牧店主,這可讓我怎麼謝您呢?

光是爲了給我做造型各種各樣的貴重材料用了那麼多。

我……我就算不去投胎打幾百年的工,也不一定能還得起啊!”

唐牧北擦完汗擺擺手笑道:“能給你們恢復容顏也算功德一件,錢就算了。

這些材料都是濃縮的,最起碼還能用一段時間,等用完了我自己再想辦法吧。”

“果然很有意思。”全程觀摩的洛水公子讚歎道:“厲鬼化妝術真是造福厲鬼的好功法。

只是這材料很貴嗎?

我剛纔觀察了一下這些化妝品,感覺應該能推算出配方自己研發生產。

不過我自己不行。

因爲我雖精通藥學卻對花朵草木精華並不太懂。

如果加上溯洄以及他給我說的那位青崇居士,我們三個一起分析應該能搗鼓個八九分出來。

到時候把知識產權配方都給你。

你不是正在景瑤城大力推進農牧業發展嘛,到時候多種些原材料,建個化妝品工廠什麼的。

除了自己使用以外還可以註冊商標發行出售。

說不定你還能賺上一筆!”

妙啊!

唐牧北頓時兩眼放光,“前輩我也可以幫上忙的。

雖然我的鬼醫研究生是蹭來的,but我很有自信可以幫你推算藥學!”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