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三道破空之聲自東,南,西而來。

饕餮大吼:「吾已蕩平東部,請吾皇一統洪荒!」

窮奇大吼:「吾已蕩平南部,請吾皇君臨洪荒!」

混沌大吼:「吾已蕩平西部,請吾皇成就混元,證道洪荒!」 坤寧宮

金碧輝煌、美輪美奐的坤寧宮,以前有多繁華,現在就有多荒涼。

以前有多熱鬧,現在就有多寂靜。

以前的一切都好像做了一場夢一般,夢醒了就什麼也沒有了,留下的只有荒涼、寂寥、靜寞。

程菱悅在二皇子南宮鈺宮變失敗時候,就把唯二的兩名宮女都打發出去,整個坤寧宮正殿只有她一個人。

雄偉恢弘的坤寧宮越發顯得荒涼寂靜,像一座沒有人氣的冷宮。

程菱悅坐在正殿居中的鳳椅上,身子挺的直直的,雙手交疊在腹部下面,那端莊的神情,還有那身只有在典禮上才會穿上的隆重禮服,讓人以為她等下要去參加什麼大型典禮,而不是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坤寧宮正殿。

她望著正殿外的天色從明亮燦爛陽光普照,到日落西山,夜色慢慢籠罩下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你整殿裡面被人點燃幾盞燭火。

那兩名看到天色暗沉下來,就進來點燃角落和邊上的燭台。

當燭台點亮時,她們兩個差點被像石雕一般的一動不動,就連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程菱悅嚇了一條。

「出去。」程菱悅冷冷地說了一句。

那兩名宮女正要勸程菱悅的話,根本來不及說出來,就被程菱悅這冷冷的兩字,嚇得咽了下去,哪裡還敢說出來呢。

她們兩個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再點燃幾支蠟燭再出去的時候,感受到程菱悅冷若冰霜銳利如刀鋒的目光,還有那冷冰冰的透著不悅的神情,她們哪裡還敢多呆,像程菱悅屈膝行禮后,快速退了出去。

坤寧宮正殿因為多了幾盞燭火不再顯得黑沉沉,不過那隨風搖曳,變得或明或暗的微黃燭火,使得整個正殿有了一種詭異的感覺。

在或明或暗的燭火的映照下,程菱悅的臉龐也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沉靜。

當南宮擎踏入坤寧宮正殿的時候,一眼看到正是端坐在鳳椅上,穿著隆重的禮服,髮髻綰的一絲不苟,帶著皇后的鳳冠,比任何一次祭拜大典都要顯得隆重端莊的程菱悅,他不由的眯了眯眼,瞳孔緊縮。

他背負雙手站在正殿門口,沒有進去,眼眸半眯,遠遠地望著程菱悅一聲不吭。

程菱悅坐在鳳椅上,隔著正殿的距離,同樣目光冷冷地望著南宮擎。

南宮擎站在陰暗的大門口,因為背光,程菱悅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眼睛和神情,但是她還是看的一眨不眨,腦海里自個顯示出幾年前南宮擎溫柔的看著她的目光,只是……

這怎麼可能呢?就算隔著一個正殿的距離,她還是從南宮擎站立的姿勢里,感受到他對她的冷漠和無情。

南宮擎看了一會,彷彿要把程菱悅看進心裡去,才慢慢踱了進去。

他慢慢地走到距離程菱悅一丈遠地地方才停下,目光冷冷地和程菱悅同樣平靜的目光對上,他依然不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程菱悅,彷彿不認識她一般。

他那宛如看陌生人的目光,讓程菱悅的心彷彿被人狠狠地戳了一刀,痛入她的心骨,她強忍著快要傷透的心,帶著祈望的問道,「皇上您就沒有話跟臣妾說嗎?」

你就這麼狠心,連一句話都不想跟她說嗎?程菱悅擱在腹部下面的手慢慢地攥成拳頭。

南宮擎沒有說話,目光依然冷冷地,彷彿看這個陌生人一般。

「呵呵。」程菱悅突然呵呵的冷笑兩聲,「皇上沒有話跟臣妾說,臣妾卻有很多話想跟皇上說呢。」

「皇上難道就不想問臣妾,臣妾為什麼要給您下蠱蟲嗎?」

「皇上,難道就不想知道,這蠱蟲是誰給臣妾的嗎?」

「皇上,難道就不想知道,臣妾到底有沒有和阿……」說道這裡程菱悅明顯的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阿鈺聯繫嗎?」

南宮擎聽到這裡眼眸很明顯的眨了一下,之後又靜靜地看著程菱悅,彷彿在等程菱悅繼續說下下去。

程菱悅一直盯著南宮擎眼珠也不眨一下,怎麼可能沒有看到他這麼明顯的變化呢,她的目光頓時一亮,神情極快的閃過一抹歡喜,她不由的繼續說下去,「皇上難道就不想知道臣妾到底有沒有告訴什麼給阿鈺知道嗎?」

她直直的盯著南宮擎,彷彿要把南宮擎看穿一般,她眼珠子也捨不得眨一下,就怕錯過他臉上的一絲一毫變化。

只可惜,面無表情的南宮擎堪比雕像,就連那目光也像寒潭一般,清冷幽深,她根本看不出裡面到底隱藏了什麼。

「你說的這一切朕都不想知道。」南宮擎突然搖了搖頭,在程菱悅以為南宮擎根本不想說話的時候,突然說道。

「為什麼?那皇上來這裡到底為了什麼?」程菱悅的聲音變得尖銳起來。

南宮擎這樣冷淡的語氣,讓她的心彷彿沸騰的熔岩,整個人沸騰起來。

「朕來這裡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朕要廢后。」南宮擎緩慢的一字一字的說道。

廢后二字彷彿重鎚一般狠狠地捶在程菱悅的心頭上,捶地她「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程菱悅眼眸睜地大大的,無比痛心的盯著南宮擎,一手按在胸口,一手緊握著扶手,那手用力的關節發白,如果不是用那麼大的力氣握著扶手,她真怕自己坐不住。

程菱悅抬微抬的看著南宮擎,嘴角掛著一縷血絲,模樣說不出的凄慘,她突然哈哈哈的仰天大笑,彷彿南宮擎剛剛說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

笑了好一會,她才停下,經過這麼一場大小,她的神情反而平靜下來,緩緩地問道,「不知道皇上以什麼名目廢后呢?」

「不知道參與謀逆這個罪名你喜歡不喜歡?」南宮擎冷冷地問道,「如果不喜歡朕還可以給你其他的,例如與人私通?例如謀害母后?例如謀害朕?」

南宮擎一副朕一定會如你所願,請你選擇一個一般的看著程菱悅。

程菱悅越聽臉色越發變得慘白,她望著南宮擎,臉上的神情說不出的傷痛,她怎麼也想不到南宮擎竟然如此的恨她,給她的罪名都不是她能接受,想接受的,而是她極其怨恨,極其厭惡的。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553章對話)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蘇瀅終於幫上忙了,忙道:「高伯母不能洗,這上面敷著的是甘蔗得天地之氣凝成的黑霜,不影響榨糖,有它榨出的糖還會別有風味呢。」

天地之氣?挺高深的,高彩霞和大女兒對看一眼,點點頭:「知道了,不洗了。」

磨坊一角堆起甘蔗小山,秦李兩家主事的陸續來了。

秦建軍去鎮供電局參加培訓,秦建英總覺心口堵得慌,何玉米讓秦建民開拖拉機,她帶女兒坐着去鎮上看病,付迎春在家準備飯菜,只有秦保山來了。

李家由李鐵柱帶領來了六個人,連聲說幫忙,其實都不伸手,甘蔗榨成功自然好,不成功他們都有得說,秦家只怕再當不了這村長了,左右他們都好,就坐觀其變吧。

秦建國心裏大罵狗滑頭,但他敢挑頭做這事,就不怕有風險,但畢竟是第一次榨糖,他心裏是忐忑不安的,但也只能硬著頭皮道:「蘇瀅開始吧,你說我們做。」

「咦?等一下。」李鐵柱上前,貌似開着玩笑道,「咋不是建國你來指揮呢?」

他一開口李家人立馬跟上:「秦村長,榨糖可是關乎全村生計的大事,蘇家姑娘再好也只有十三四歲,你聽聽她的意見就行,咋能要她來指揮大家?」

「是啊,總不成到時榨糖不成功,秦村長要把責任推到個小姑娘身上?嘿嘿,她又不是咱村裏人,她負不了責的。」

其實他們都知道,榨糖的方法就是蘇瀅找來的,那種天書一樣的古文就只她看得懂。

可李家人在前期準備工作中輸了場子,只能在後續每個環節上找回面子。

今天是至關重要的第一次榨糖,原料是秦家的,不成功他們不用心疼,失敗是成功之母,他們今天親眼所見,他們後面來做成功率就高了。

現在打壓秦建國,也能叫蘇瀅心慌,一舉兩得。

秦建國還沒開口,秦鋥就變了臉,敢打擊瀅瀅的信心,他一個不饒。

見秦鋥擼起袖子就要上前,李鐵柱巴不得呢,他就知道這愣小子一到小媳婦的事上輕易就會犯渾,鬧起來看你這糖還咋榨得好?

秦鋥發怒就算秦建國也難攔,事關蘇瀅,他更是誰的話都不聽。

「鋥哥哥!」蘇瀅上前雙手拉住秦鋥的胳膊,笑道,「你攔著秦伯伯說話了。」

啊,他攔着他老爸說話了?秦鋥回頭看看父親,又回頭看看蘇瀅,馬上清醒明白過來:李鐵柱等人是故意找茬,他不能上當鬧起來,該讓與李鐵柱平輩的父親說話。

見蘇瀅拉住臭小子,秦建國暗鬆了口氣,也笑笑的上前,直視李鐵柱,聲音說得很大:

「主席說了,領導幹部不要不懂裝懂,要虛心向人民群眾學習,榨糖這事本就是蘇瀅找來的方法,現在不讓她來指揮,那麼你來指揮好了?」

被當面將一軍,李鐵柱臉色尷尬,擺擺手笑道:「我也不懂指揮不了,秦村長你不要多心,我剛才的意思是,榨糖關乎全村人的利益,不能兒戲,我們還是信任你。」 決鬥鏈接卡店大廈6樓,被游燁改造成遊戲間的家庭影院內,大屏幕中,投屏著一款名為英雄快打的遊戲,游燁操控的假面英雄·暗爪剛被十代所操控元素英雄·火焰翼人一套連死。

游燁罵罵咧咧的放下手柄,「不玩了,你說你要玩別的遊戲有這水平咱倆至於把絕地求生玩成跳傘模擬器嗎?」

「行吧,也到中午了,今天還是叫外賣嗎?」十代同樣放下了手柄說道。

就在這時,放在一邊的決鬥盤響了起來。

游燁拿起來一看,「龍亞那小子這個時候找我有什麼事?他不是要上課嗎?」

接起通訊請求后,視頻那邊的龍亞搓著手,一臉的欲言又止。

「直接說吧,這次又是哪一科的成績單讓我簽字?」看這小子這幅表情,游燁就知道准沒好事。

上次地縛神的事情解決了之後,龍亞龍可兩兄妹那對在國外忙事業的父母抽空回了新童實野一趟,還專程來卡店見了大家。

在得知自家兒女有了一群可靠的大哥哥大姐姐之後,這對父母毫不猶豫的把自家的兩小隻託付給了游燁等人,當時就讓游燁覺得這兩兄妹怕真的只是個意外吧。

也因此,從這個學期開始,兩兄妹在決鬥學院填的家長電話直接就是游燁的。

「這個……內個……老師讓你過來一趟……」龍亞搓著手,有點不好意思。

游燁:「……」

「你這是犯了什麼事啊?調戲小姑娘還是整蠱老師了?都叫家長了?」游燁問道。

「沒那麼嚴重……總之,通訊里說不清,你還是先過來吧,別告訴我爸媽,拜託了,游燁哥。」龍亞雙手合十,一臉的懇求道。

「誒,你就不能像你妹妹一樣讓我省點心嗎?」游燁無奈的收拾東西看向了一邊的英雄小伙:「你去嗎?」

「走唄,反正下午沒啥安排,就當回母校看看了。」十代說道。

十代在店裡隨便找了台制式D輪,跟著游燁去了位於新童實野市郊的決鬥學院。

二人剛把D輪停下,就遇見了得知游燁要過來后早早地等在學院門口的十六夜秋。

游燁將D輪停好后,向著十六夜秋問道:「你知道龍亞那小子又闖什麼禍了嗎?以前頂多拿著些不及格的成績單讓我簽字,這次直接叫家長了。」

幾人向著學校內部初等部的區域走去,在路上,十六夜秋說道:「你在路上的時間,龍可跟我說了,情況比較複雜,初等部來了個新的教學主任,教學思路比較激進,龍亞覺得他說的不對,氣不過跟他理論了幾句后就開始了賭上退學的決鬥。」

「龍亞的決鬥水準雖然有時候能夠讓人大吃一驚,但比起成年的決鬥者來說還是太勉強了,現在都鬧到校長那裡去了。」十六夜秋說道。

「那個老師的教學理念又是啥?是不是他覺得機械族都是辣雞,狗都不玩機械族?然後龍亞就急了?」游燁問道。

「這倒不是,不過那個老師覺得落後的學生就算學習決鬥也沒有意義,對孩子們特別是平時跟龍亞玩在一起的吊車尾們冷嘲熱諷,龍亞氣不過跟他理論就發展成這樣了。」十六夜秋嘆了口氣后解釋道。

「吊車尾怎麼了?吊車尾就沒有學習決鬥的資格了嗎?」一聽這話,游燁沒啥反應,旁邊的英雄小伙急了。

想當年,他游城十代在決鬥學院必修課選逃,選修課必逃,一年能掛掉除了實戰科目以外的所有功課,不還是優秀畢業生嗎?學院門口辣么大的雕像看不見嗎?

幾人來到了龍亞龍可所在的班級,還沒進門,就聽到一個男聲在大聲的訓話。

「你們這群拉低全校平均成績的吊車尾就該全部退學!你們連一隻像樣的高星怪獸都駕馭不了,只能使用一些低等的怪獸,賴在這裡又有什麼意義?」

游燁聽不下去了,直接推門而入:「你說的這話我可不能苟同。」

「游燁哥?」教室內的龍亞與龍可兩兄妹見到進入教室后都鬆了一口氣。

「任何人都有拿起決鬥盤的權利,而且決鬥怪獸不是簡單的比拼星級的遊戲。」游燁向兩兄妹點了點頭后,直視著那個老師說道。

那老師用審視的眼神掃了一眼游燁這個不速之客之後眯著眼睛說道:「幸運杯的亞軍,風之御龍者?新垣游燁,你來這裡幹什麼?」

「我是龍亞與龍可的哥哥,他們的父母拜託我照顧他們兩個,今天龍亞叫我過來我還以為他闖了什麼禍,原來就是跟你這樣的垃圾起了衝突啊,你是與龍亞有過以退學為賭注的決鬥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