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正在臺上爭吵的崔美美和張妍反應過來,一左一右幾乎同時挽住了趙小川的胳膊。

“趙小川,我知道你還在生我之前欺騙你的氣,但是我畢竟幫你這麼大的忙,加入我們社團如何?”崔美美小聲說道。

“趙小川,不要聽他的!還是我們社團好,不僅實力比她們不知火強多了,而且我們社團都是美女,你不是剛失戀了麼?來我們社團我給你介紹美女認識!”張妍立刻反駁道。

原本心情煩躁的趙小川聽到兩人在自己耳邊鼓譟,低聲喝道:“你們都閉嘴!我想靜靜!”

兩人一愣,從趙小川身上感受到一股威壓,瞬間定在了原地,然後呆呆的看着趙小川擺脫了她們向着禮堂門口走去。

“牛!沒想到這趙小川竟然連兩大勢力都不放在眼裏!”

“這次是真男人啊!我什麼時候像趙小川一樣,哪怕是死也心甘情願了!”

禮臺下不少學生髮出驚歎聲,然後看着趙小川走來了,齊刷刷的讓開一條道路。

趙小川似乎沒有看到衆人的舉動,穿過人羣,離開了禮堂。

“這場戲算是就這麼完了!老大,有什麼感悟?”

王燁看到趙小川離開,轉頭看着身邊的嬰兒問道。

“男的太白癡,女的太做作!沒什麼好說的!”

嬰兒撇撇嘴說道,然後將手上破碎的心臟一把扔進口中,含糊不清的說道:“還是不太明白媽媽爲什麼讓我瞭解人類這種無聊的生物。

角落裏,康惠看着郝大寶說道:“你的好兄弟現在一定很受傷,你不去安慰安慰他麼?”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幫不了任何忙!”原本眉宇間有着一絲憂愁的郝大寶聽到後,指着肩頭昏迷的蔣舟舟笑道:“況且這裏還有一個好兄弟更需要我!”

康惠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然後盯着昏迷的蔣舟舟,莫名的說道:“希望你不要騙我,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沒什麼好欺騙的,一會兒你就知道了!”郝大寶聳聳肩笑道。

只是當他的餘光掃過禮堂門口趙小川消失的方向時,眼中卻閃過了一絲擔憂。

人羣中王醫師看道趙小川離開,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看着臺上的李若曦和安希俊皺起了眉頭。

“若曦,你的臉色很不好!趙小川剛纔到底說了什麼?”

禮臺上,安希俊看着李若曦蒼白的臉色問道。

“沒什麼!”李若曦搖搖頭,但臉上卻是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

“若曦,實在是抱歉!我沒想到趙小川和小夢會在一起!”

安希俊以爲李若曦是在埋怨顧夢媛,立刻說道。

李若曦盯着安希俊片刻,笑道:“該說抱歉的是我,這件事情本來和你沒有關係的!是我連累你了!”

“若曦,你不有安慰我,我知道都是我的錯!如果我可以提前把小夢的思想工作做好的話,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子!”安希俊自責的說道。

李若曦知道安希俊從小就是一個善良的人,剛纔的事情他一定會把所有的錯誤都攔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李若曦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過多糾纏,而是在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小俊哥哥,你知不知道你前面演壞蛋的模樣好蹩腳啊!”

安希俊一震,看向李若曦,看着她強做歡笑的模樣,知道李若曦實在安慰自己,心底嘆了口氣,也裝作很開心的模樣,道:“你也好不到那裏去,拜金女一點兒都不和你相配!”

崔美美和張妍過了好久反應過來,發現趙小川已經消失不見。

wωω ttκan ¢ O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但隨即相互撇撇嘴,回到了自己人身邊,然後離開了禮堂。

正當左右人以爲這一場鬧劇即將結束時,沈菲兒帶着萬副院長和幾個中年人出現在禮堂門口。

王燁、康惠,還有人羣中的幾人看到禮堂門口的站立的萬副院長和那幾個中年人,齊齊臉色一變,快速消失在禮堂中。

王醫師連忙趕了過去,將之前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該死的,不知火和紅娘子兩個組織爲什麼會參與這件事情?難道他們和趙小川認識麼?”

幾個中年人中李文淵站了出來,氣急敗壞的說道。

王醫師看向萬福院長,發現他面沉如水,皺眉說道:“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萬幸的是趙小川沒有暴走,局勢還算穩定,這已經很不錯了!”

“很不錯?哼!難道貴族學校的學生當真無法無天,不將我安氏集團放在眼中了麼?”中年人冷聲道。

一直不說話的萬副院長眉頭一挑,轉頭看向中年人,道:“安厲天,這裏是我們貴族學校的地盤,希望你遵守規矩!”

安厲天眼中閃過一絲冷芒,怒道:“姓萬的,規矩我們一直在遵守,不然我們早就不讓我安家的繼承人在這個鬼地方待着了!”

“但是我們遵守了你們的規則,你們卻根本沒有給我你們的承諾!現在居然還讓我安家如此的難堪?真當我安家好欺負不成麼?”

萬副院長看着安厲天猙獰的表現,沉聲道:“你打算怎麼做?”

“你放心貴族學校的正式學生我不會動!”安厲天冷哼道:“但是我告訴你,那個叫做趙小川現在還在留校察看,算不得你們學校的學生!他也是這次的罪魁禍首,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不行,你不能動趙小川!他有多麼的重要,我想之前我已經說的夠明白了!”王醫師臉色一變,插嘴道。

安厲天沒有看王醫師,冷眼看着萬副院長,一字一頓道:“安家的尊嚴不容踐踏!”

萬副院長的眉頭漸漸鬆開,淡淡道:“好!我知道了!”

“副院長。”

王醫師剛想說些什麼,但是萬副院長一擡手製止了她,說道:“我自有分寸!”

安厲天鬆了口氣,然後看向身後的幾名中年人。

那幾名中年人點點頭,向着禮堂外面走去。 諸葛輕狂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下斗就遇到了這麼嚴重的事情,險些連小命都要丟掉了。

不過再想想,他其實還是挺幸運的,畢竟因為當時感覺不對,拿了個手串便是上來了,若是像秦穆然說的那樣,真的再下去的話,恐怕就真的涼涼了。

不得不說,有的時候,人的運氣其實還是挺重要的。

「我說兄弟,你怎麼知道那墳墓的前方有一棵大樹的?」

諸葛輕狂好奇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根據你說的推算的。」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你下去的那個斗他的擺放方位本就有些問題,不符合下葬的習慣,若是這樣的話,那就只能是傳說中的一種風水大勢,而這種風水大勢需要一個極強木屬性的東西鎮住陣眼,一般情況下都是種植一棵樹。」

「我去!真的是絕了,我沒想到你還會這個?我說秦老弟,你到底是什麼做的,我就感覺沒有你不會的。」

諸葛輕狂有些佩服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這是天賦,不過從你的描述來看,這個原本是風水寶地的大墓已經由陽轉陰,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陰墳。」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解釋道。

「陰墳?」

諸葛輕狂更加的懵了,這些詞怎麼都聽著這麼迷糊呢。

「陰墳之中,陰氣極盛,屍體不腐,死而不僵。」

秦穆然接著道。

「別說那些文縐縐的話,我聽不懂。」

諸葛輕狂忍不住給了秦穆然一個白眼道。

「簡單的說吧,就是這個陰墳里的屍體,現在已經成為了不腐爛的乾屍,用你知道的來描述,就是殭屍!這個你總知道了吧!」

秦穆然沒好氣地說道。

「殭屍?我去,是不是九叔電影《殭屍道長》里的那個殭屍?怎麼打都打不死的那種?」

諸葛輕狂頓時來了精神,道。

「差不多吧,不過比那些要恐怖很多。」

秦穆然點點頭道。

「我說兄弟,你下去帶我一個唄,我也想長長見識!」

諸葛輕狂突然來了興緻道。

「不行!」

秦穆然果斷拒絕。

「為什麼?」

「因為即便是我都沒有底氣能夠對付的了他,你下去,跟送死沒有區別。」

秦穆然不是在鄙視諸葛輕狂而是實話實說道。

「這個殭屍有實力這麼高嗎?」

諸葛輕狂可是見識到秦穆然的身手的,連秦穆然都說心裡沒有底的話,他還就真的不敢輕舉妄動了。

雖然見識一下殭屍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諸葛輕狂更加知道,小命重要,沒必要去找死。

「我不確定,畢竟我也沒有見到過殭屍啊!」

秦穆然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

「那地方你告訴我,我明天過去看下!」

秦穆然想了想,他在京城待的時間也不長,必須儘快去探一探。

「好!明天我安排人送你過去,要他們在外面接應你嗎?」

諸葛輕狂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不用,我自己可以!這件事不想驚動太多的人,要是讓上面知道我堂堂少將軍跑去下斗,那我就真的尷尬了!」

秦穆然忍不住笑道。

「也是,不過我也想看看他們知道這件事後的樣子,會不會很搞笑呢!」

諸葛輕狂幸災樂禍地說道。

「來,不管他們!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

秦穆然舉起酒杯和諸葛輕狂喝了起來。

酒過三巡,已經天黑,秦穆然並每有選擇回秦家去,他則是直接在諸葛輕狂的這家會所里找了個房間休息了起來。

一夜過去,整個京城都震動了。

秦穆然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鬧了一個天大的動靜。

京城白家交出千萬贖金贖人,一流家族翟家,蔡家等家族也是紛紛交出贖金。

秦穆然這才剛剛踏入京城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上一次他來的時候,更是將唐家滅門,李家被打擊的一蹶不振。

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只要秦穆然出現在京城,那幾乎是各大家族全部戒備,吩咐家族中的子弟低調一點,千萬不要招惹這位煞星。

不過,這一切秦穆然並不知道,此時的他剛剛醒來,洗了個澡后,便是走出了房間。

諸葛輕狂因為昨天喝了不少,再加上上了年紀,自然不會是秦穆然的對手,還在家中呼呼大睡,不過他安排帶秦穆然去的人倒是已經在門口等候著。

「秦先生。」

看到秦穆然走出來,那名領路的人立刻有禮貌地說道。

「走吧!」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上了車。

車發動,朝著城外駛了過去。

根據諸葛輕狂所說,那處陰墳位於京城城外的一個小市的郊區,地處偏僻,當初能夠發現那裡,也純屬偶爾,畢竟誰沒事會去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汽車大約開了一個小時,這才到達了目的地。

秦穆然下車以後,便是讓司機回去,剩下的路,他需要自己走。

「還真的是風水大勢啊!不愧是京城周邊,寶地無數啊!」

哪怕是秦穆然,看到這裡的風水,也是忍不住感慨。

難怪京城被稱為京城,九條龍脈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共同拱衛京城,彙集天下龍氣,而這裡,正是九條龍脈之中的一條。

「那棵大樹會在哪裡呢?」

秦穆然看樂看四周,樹林茂密,想要找到還真的是個難事。

不過,這些自然是難不倒秦穆然的,他選擇來了,必然是有著自己的準備。

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將其順著經脈准入到手指上的伏天戒中。

伏天戒感覺到了勁氣,突然間閃過一抹微茫,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不過剎那,伏天戒似乎感覺到了他喜歡的氣息,彷彿有一股吸力從伏天戒中瀰漫而出,牽引著秦穆然向著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果然有用!」

秦穆然心中一喜,原本他只是想來嘗試下的,但是沒有想到,他這一嘗試還就真的管用了!

在伏天戒的指引下,秦穆然踏過一處密林,隨後在一處雜草叢生的草堆里發現了一個只能夠容納一人進入的洞穴。

果然是這裡!盜洞,找到了! 寒風刺骨,昏黃的路燈下,趙小川獨自行走。

直至趙小川看到道路兩邊的樹葉微微泛黃時,他才停下來步伐。

“已經深秋了麼?”

趙小川從離自己頭頂不高的樹枝上摘下一片樹葉,注視了片刻幽幽的嘆了口氣。

“仔細算算,我來這座陌生了的城市已經有四個月了,而我和若曦認識也有四個月了!”

趙小川思緒凌亂,回憶起自己剛來貴族學校見到李若曦的情形,身上的憂鬱更加的濃烈。

就在此時,一個黑色的人影猛然從路邊竄出,嚇了趙小川一大跳。

趙小川警惕的呵斥道:“什麼人!”

“嗚嗚嗚~”

那黑色的人影口中發出一陣嗚咽,像是在祈求,又像是在恐嚇趙小川。

趙小川皺着眉頭打量了片刻,終於藉助昏暗的路燈,看清了對方的模樣。

眼前的生物只穿着一個短款和T恤,四肢裸露在外面,但是他的渾身卻被一層厚厚的毛髮所覆蓋,就像是一隻縮小版大猩猩。

可是當趙小川看到對方臉上生動的表情和一雙清澈的眼睛時,卻心中肯定對方是一個人。

只是毛髮比別人旺盛的多,並且趙小川越看對方,也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哈,原來是你啊!這大晚上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

趙小川臉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上前一步問道。

“吼吼,滾,滾開!”

結巴的渾厚男聲從眼前的毛團人形怪物中傳出,語氣中充滿了緊張和戒備。

“是我啊!你不認識了?那天在走廊上撞到你的那個人!”趙小川儘量讓自己表現的友善一些。

毛團人形怪物毛髮中眼睛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結結巴巴道:“我,想起你了!你那天撞了小寶,小寶的屁股都要摔成兩半了!”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當初他着急李若曦的情況,結果在走廊中橫衝直撞,結果把對方撞到在地,最後那位大娘還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對了!你是叫小寶吧?”趙小川看着眼前智力明顯有些低下的男子問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