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就是第一名,是哪個積分從第一場比試的時候,就領先自己幾萬積分的墨九狸!

納蘭尚雲雖然猜測到墨九狸是個女子,但是當親眼看到的時候,還是有些震驚的,同時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但是更多的是對墨九狸的好奇!

他實在很好奇,對方在仙羽秘境中,到底遇到了什麼,竟然能得到那麼多的積分!

但是身為納蘭家族的少主,又是八荒城出名的第一天才,納蘭尚雲從來都不會主動跟什麼認搭訕,向來都是別的女子見到自己,滿臉嬌羞的主動勾.引他!

對於那些女人,納蘭尚雲自然看不上眼了!

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好奇,卻不知道如何跟對方說話,讓納蘭尚雲忍不住有些鬱悶!

只能站在墨九狸不遠的地方,視線直直的盯著坐在哪裡閉目修鍊的墨九狸!

其實納蘭尚雲出來的時候,墨九狸的神識就察覺到了,自然也看到了對方的名字和對方的積分,雖然墨九狸不清楚對方是八荒城四大世家之首,納蘭家族的少主!

但是,不覺得出來的人都要相互打招呼的!

所以墨九狸眼睛都懶得睜開,只是對方視線這樣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就算墨九狸想裝不知道都裝不下去了!

於是墨九狸緩緩睜開眼睛,看向不遠處的納蘭尚雲,納蘭尚雲沒想到墨九狸會忽然間睜開眼睛,偷看對方被抓了個正著,下意識的躲開墨九狸的視線!

想了想又覺得不對勁,於是又看向墨九狸,發現墨九狸也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一時間納蘭尚雲感覺自己的臉都熱了!

「你看我做什麼?」納蘭尚雲幾乎是下意識的問道。

夫妻本是同林鳥 問完后,差一點羞愧的想把自己舌頭給咬掉!

「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了?」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你……」

納蘭尚雲聞言瞪著墨九狸就說出一個你字。

墨九狸看納蘭尚雲的模樣,就猜出對方大概是某個家族的公子,平時被人巴結習慣了,所以根本不會主動和人好好說話!

墨九狸搖了搖頭,收回視線,看向試練塔!

發現自家便宜師兄竟然也到了第四層,水靈心和她哪個叫做南嶼的師兄也在第三層!

試練塔現在第五層的人大概有幾十個人。 “阿綾,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入迷。”我擡頭一看,阿夢拿着西瓜走到我面前了,看着那紅紅的眼色,我的眼前就出現了那些被劃得血肉模糊的屍體,心裏嘎達一下,不舒服起來。看來,我真的是最近累到了,什麼都能胡思亂想起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努力的平復着自己的心情。幸虧我不是那種非常敏感的人,所以一下子就從那不好的情緒裏面,走了出來。美食在眼前豈能辜負?我馬上就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塊西瓜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我能感覺到,紅色的西瓜汁進入我的喉嚨的感覺,我不禁的出聲感嘆道:“真甜。”

“晚上不要吃太多的水果,不然一晚上就跑廁所去啦,還沒有睡覺呢?其它的留着明天吃。”我無奈的輕輕應了一聲,真是個合格的管家婆呢!

吃完了一塊西瓜,我慵懶的斜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打開那些心靈雞湯文微微品味了一會兒就回到臥室睡覺了。

我快要睡過去的時候,卻好像隱隱約約的聽到了餘季的聲音,像被從頭頂澆了一大桶雪碧一樣,透心涼。他又來了?老天,還讓不讓我好好地睡一回安穩覺。

“寶貝,我來了。”

耳邊響起陰森森的話,我猛地一下子就清醒了,我轉過頭看向旁邊,餘季就坐在我的牀邊,穿着紅色的襯衫,黑色的褲子,比以前多了幾絲嗜血的意思,邪魅的看着我。在他的身旁站着樑音,樑音還是穿着一身血紅色的衣服,面色蒼白的看着我,很鄙視的樣子。

“寶貝,你來記得我說過的話嗎?”餘季非常溫柔的開口,順便伸出那蒼白的手,用那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撫摸着我的臉頰。

冰涼冰涼!餘季的手這麼涼?

“我爲什麼要記得?”我不滿的反嗆了回去,真是一個自以爲是又變態的傢伙。

餘季並沒有生氣,像是在和相戀已久的戀人說話一樣,從眼神到語氣都充滿着包容:“呵呵,我說過,你會回到我身邊的。”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非常的害怕,溫柔得讓我毛骨悚然:“我也說過,你那是在做夢,我看着你就厭惡。”

餘季邪魅的看着我,清扯着嘴角:“你就真的以爲我不能碰你嗎?”

“當然,我相信你不能碰我,至少現在你還是碰不到我的,不是嗎?”餘季在我的耳邊輕輕地呢喃着。“寶貝,你就再耐心的等幾天啊,就幾天,你就會重新回到我的身旁的。”我近距離的聞着,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腐臭之氣,感覺剛纔吃的東西,都要從胃裏翻騰出來了。

我冷笑了一聲:“你未免也太自大了一些,也對,有一些人就喜歡吹牛,一生以吹牛爲樂趣。”

餘季聽了我的話,也並不氣惱,淡淡的。“你以爲就憑你身邊的那幾個人就能阻止我了嗎?他們都沒有能力阻止我們在一起,咱們兩個人是命定的夫妻。”

聽了餘季的說,讓我更加噁心了,什麼‘命定的夫妻’,爲什麼他說的話比他身上散發的腐臭之氣更加使人我噁心?我真的是一秒都不想聽他講話了。

餘季見我沒有回答,又微笑着對我說:“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知道到時候應該怎麼做!”

我冷笑了一聲:“這你可說錯了,我從小腦子就不好使。”

餘季邪魅的衝着我笑,隨後就站起來,自顧自的在房間裏走了一圈,我只看見一片紅色在飄來飄去,因爲餘季穿着紅色的上衣和黑色的褲子,走動的時候,我看不見他的黑色的褲子,只看見一片紅色飄來飄去。

我緊緊地盯着在房間裏走動的餘季,一絲也不敢放鬆,生怕他再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餘季最後在我面前站定,用曖昧的口氣吐出幾個字:“寶貝,不管你怎麼想,但是我勢在必行,晚安。”

我盯着餘季和樑音,知道他們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等空氣中的最後一絲腐臭之氣也消失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躺在牀上望着天花板,久久的不能睡去,在我的腦海裏,一直迴盪着餘季的聲音。

在我快要睡着的時候,夏未的樣子淬不及防的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把我嚇了一跳,這個時候,他怎麼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裏。

我這時候我的心裏很亂,我強迫自己快點睡去,想把他們從我的腦海中趕走,我一點也不想他們。

最終我還是失敗了,早上起牀後,我頂着兩個黑黑的熊貓眼,着實她阿夢給嚇了一跳。

阿夢大聲尖叫着:“阿綾,你昨天晚上幹什麼去了?這麼大的黑眼圈。”我昏昏沉沉的的大腦現在還疼着呢:“我昨天晚上去和別人打架去了。”

阿夢驚訝的眼珠子都恨不得掉下來:“阿綾,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勇敢了,我纔不信呢?你是見鬼了吧?”

我苦悶的極了,誰能理解我這個時不時就撞鬼的女子的一顆玻璃心呢:“我昨天晚上失眠了。”

阿夢一本正經的起來:“這還不是壞消息,壞消息是今天你註定要遲到了。”

聽了阿夢的話,我虎軀一震,大驚:“現在幾點了?”

阿夢倖幸災樂禍的:“正好七點半。”

七點半!我被這個數字給震驚了,我停頓了五秒中,又迅速衝到自己的房間裏,去收拾書包。

這下可糟了,今天是宋老頭的課,他可是在我們醫學系有頭有臉的人物,試問醫學系的莘莘學子,哪一個不對宋老頭恭恭敬敬的,不敢出什麼幺蛾子。

如果不按時上課,或者課堂氛圍達不到要求,宋老頭就會大發雷霆,這個期末考試就別想參加了,更可怕的是,他的課沒有補考,只有重修。

我沒用一分鐘就把書包收拾好了,風一般的衝出了家門,就剩下家中的阿夢,獨自在我製造的狂風中飄搖。

我狂奔到街上去打車,可是有的時候就是這麼倒黴,想打車的時候,一輛空車都沒有,不想打車的時候,空車倒是一輛接着一輛,總是在你已經糟透了的心情上,再澆上一把火。

就在我焦急的望着街上的時候,我意外的看見了夏未的車,我趕緊使勁的衝着車揮手,這時候,我的心中也不免忐忑,萬一他不停下來,怎麼辦?那就尷尬了。

夏未的車意外的停在了我的面前,我望着優雅的車型,久久的回不過神來,我真的沒想到,他真的會停在我的面前。

或許是,夏未見我這麼久都不上車,搖下車窗,冷冷的吐出一句:“發什麼呆,是不是不想上車,再不上,我就走了。”

我真害怕夏未真的走了,這個討厭鬼可是說到做到,趕緊拉開車門上了車,上了車我就立刻把安全帶給繫上了,生怕下爲你再趕我下去,我可是死都不下去。

我轉過頭,今天夏未穿了一件阿迪達斯的運動裝,這個裝束雖然跟他平常優雅高冷的風格有點不搭,但是,運動裝的夏未也別有一種味道。

我目不轉睛的看着夏未,夏未突然轉過頭來,我對上了夏未眸子的那一瞬間,我渾身一震,隨後低下了頭,爲什麼夏未的眸子裏有我看不清的意味,在這種視線的注視下,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逃避。

夏未戴上眼鏡:冷冷的吐出一句,“你去哪?”

我微笑着着討好這個冷酷的男子,生怕他喊我下車:“你在X大的西門把我放下來就行。”

夏未沒有理會我,一腳踩下了油門,車子就像離弦的箭似得衝出去了。我在心裏腹辯着,真是沒有禮貌,要不是你要載我去學校,我早就和你翻臉了。

雖然在心裏這麼想着,但是面部表情還是保持着微笑的模式,萬一,讓他看出來我在罵他,以他變態的性格肯定會把我從車窗裏面,毫不留情的扔出去的。

忽然,專心致志開車的夏未看了我一眼,我很好奇他爲什麼看我,想甩給他一句,看什麼看,滾一邊去。可是我不敢畢竟現在我還在賊船上,還要藉助賊船去彼岸。

夏未嗤笑了一聲:“我又不會把你怎麼樣,沒必要一直保持微笑,我很好奇,你的臉是不是僵了?”

我想發火,但一想,我還在夏未的車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一切等到了學校再說,那時候新賬舊賬一起算。

我臉上的表情,緊接着就由微笑變成了面無表情,我盯着前面的道路,一點餘光也不留給夏未,因爲我知道,這時候他不是在嘲笑我,就是在嘲笑我,沒什麼好看的。

不出意外的,我聽到了夏未那討厭的笑聲。我心裏想着,就讓你先笑一會兒吧,好戲還在後頭呢。

等車子穩穩地停在X大西門的時候,我飛快的下了車,臨走時,還不忘和夏未說了聲謝謝,只是夏未沒有搭理我罷了。但這次我也沒有受他的影響,邁起步子,甩開我的兩條大長腿如一陣風一般的火速奔向教室。

這時校園裏的人都駐足,原因是,一位美豔的女子穿着綠色長裙,腳上還穿着一雙十公分的鞋子,無視掉行人的目光,自顧自的跑着。

不錯,那個女生就是我,我一手扯着裙子,一邊瘋狂的跑着,又一方面擔心自己的會不會崴到腳。

等我氣喘吁吁的跑進教室的時候,我往講臺上一看,幸好宋老頭還沒有來,要不然我就白跑了一趟。

隨後我就感到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看着我,我瞬間就有點蒙。我擡起頭,看着滿滿的教室座無虛席,我頓時慌亂了,我不會這麼倒黴吧。

沒有座位了? 第3508章

第四層有幾百個,第三層的人最多,第二層的人也不少,第一層人最少!

墨九狸深深覺得的,如果沒有時間限制的話,估計得幾個月所有人才能都出來吧!

看起來自己還有的等了,還是繼續修鍊好了!

納蘭尚雲也順著墨九狸的視線看向試練塔,心中之前一個入塔的疑問,也瞬間明了了,看到墨九狸在這裡等著,他都不用去問兩個長老,就知道必須所有人都出來,才能被傳送回去!

納蘭尚雲收回視線,看了看墨九狸,最後還是一咬牙走到墨九狸身邊的位置,拿出一個墊子,坐了下來!

時不時的用眼神偷瞄墨九狸,因為他心裡實在對墨九狸太好奇了,而他這個人向來有個毛病,一旦對什麼好奇,不弄清楚原因和答案,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現在,眼前的墨九狸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讓納蘭尚雲好奇,所以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總是去偷看墨九狸!

大概是因為墨九狸也沒說什麼,讓納蘭尚雲慢慢適應了過來,然後心裡似乎下了很大決心一般!

轉頭盯著墨九狸看了一會兒語氣有些僵硬的說道:「哪個,你好,我叫納蘭尚雲,是納蘭家族的少主,我今年……」

納蘭尚雲給墨九狸來了一個非常正式的自我介紹!

墨九狸睜開眼睛看了納蘭尚雲一眼道:「墨九狸!」

「然後呢?」納蘭尚雲蹙眉問道。

「什麼然後呢?」墨九狸無語的看著納蘭尚雲問道。

「你來自哪裡?你今年多大了?你什麼實力?」納蘭尚雲問道。

他覺得自己一次性說的那麼清楚了,墨九狸也應該說清楚的,為什麼就說了名字啊,名字不用說他也知道好吧!

「一個男人問女人年齡是不禮貌的!」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納蘭尚雲已經近四百多歲了,她擔心自己報出年齡的話會嚇死對方!

「好吧,那你是哪裡人?也是八荒王朝的嗎?你在哪個城池或者是哪個宗門的?」納蘭尚雲第一次聽說問女人年紀不禮貌的時候,於是也沒糾結,轉而繼續問別的了。

墨九狸聞言挑眉看了看身邊的納蘭尚雲,對方不說話的時候,一副高冷公子范,但是這一開口怎麼有點話癆呢?問題這麼多?

「我是散修,來自四海王朝!」墨九狸簡單的回答道。

墨九狸倒是想高冷的不理會納蘭尚雲的提問來著,但是想想對方的實力和天賦不差,自己沒必要樹敵被人詬病,這才會跟納蘭尚雲說話!

「什麼?四海王朝?怎麼可能?來自那麼小的王朝,你怎麼可能這麼厲害?」納蘭尚雲聞言震驚的下意識說道。

說完又覺得有些失禮了,於是有些尷尬的看著墨九狸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意外了!」

「沒什麼,你不是第一次如此意外的,我不僅來自四海王朝,還是來自四海王朝中的九等小國……」墨九狸笑著解釋道。 什麼情況啊?滿座?

我以前也沒記得我們班有這麼多人啊,怎麼今天就來了這麼多人呢?這讓我這個從不逃課的學生情何以堪。我快速的轉動眼珠從門口往教室掃視了兩遍,終於發現一個空位,我欣喜若狂的奔了過去,上天還是眷顧我的。

奔到那個空位面前的時候,我卻呆住了,遲疑着,我到底坐還是不坐,因爲這個空位的同桌有點奇怪,我實在是不想和他在一起呆着。他就是討厭鬼夏未。

爲什麼會是他?夏未微笑着來了個神補刀:“你不想坐在這裏,那就請你儘早離開,我也不想有個腦殘的同桌。影響心情,壞了心態呢!”

我聞言,乾脆無所謂的賭氣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撇了撇嘴:“你以爲我想坐在這裏啊,這裏如果還有別的位置我立馬早就離開了。”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你可以儘早離開。”真是氣人,老子忍着他,他還蹬鼻子上臉了。要不是今天是宋老頭的課,堂堂課都毫無例外的必查考勤,我早就毫不留戀的輕輕的離開了,不帶走一片雲彩。怎麼可能還在這老老實實的受着夏未的氣呢?

我昨天晚上噩夢連連壓根兒就沒有睡好,呵欠不斷。眼皮子在頑強的打架呢。我是睡呢還是不睡呢?心裏有種害怕的預感,從宋老頭一開始講課,我慢慢的一陣陣睡意襲來,完全的不可控制的昏昏欲睡起來,我偷偷的朝四周看去,後排也有那麼幾個男同學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呢!我應該不至於運氣那麼差的,法不責衆,即使要責罰應該也不會落在我這等弱女子身上,好歹,也要懂得憐香惜玉吧?等宋老頭講的慷慨激昂、唾沫橫飛的時候,我一邊爲前排的同志默哀,一邊安心的跟周公約會去了。

宋老頭推了推鼻樑上的老花鏡,貓着腰向我們這邊瞅了瞅,居然有人在他的課堂上公然的睡覺?毫無忌憚的與周公去約會了,他那張有些皺紋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看着老宋怒氣衝衝的朝着一個方向死死的盯着,大家都順着視線望去,很多人倒是幸災樂禍起來。誰敢在老學究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地呼呼大睡?瞬間,整整一間大教室裏,在老宋的憤怒氣壓下,所有人大氣也不敢出,生怕一個不小心連帶着受罰,幾位睡覺的同學,也在旁邊同學的輕輕提醒之下,醒來了,唯有我還在安穩的呼呼大睡,夏未居然不叫我,仍憑我在衆目睽睽之下睡大覺。如果,不是後來有同學調侃我,戲謔之下無意說出來,我還不知道這麼一回事情呢!

宋老頭強制自己壓着快要冒出來的火氣,用盡量平靜的口氣說:“旁邊的同學叫一叫那位正在睡覺的同學。”這時候,夏未很配合的推了推我的胳膊,我沒動,依然睡意濃濃,毫無知覺。尷尬極了的夏未又推了推我的胳膊,低低的喊着“白綾啊白綾,你還不快點醒來,你就會死的很慘很慘,你信不信?還不知道快點醒來,別睡啦!”如此嘈雜,就像有幾萬只鴨子在耳邊嘰嘰喳喳一般,我睡覺是最不喜歡別人老吵吵鬧鬧的了,睜開我睡意朦朧的眼睛,我不滿的衝着夏未大聲的咆哮道:“你到底是有沒有完,沒看見我正在睡覺嗎?”

教室中,不知是誰倒吸了一口氣,嗤嗤的冷哼聲讓我瞬間清醒過來,才意識到,周圍是如此的安靜?氣壓不對勁啊,宋老頭怎麼不講課了呢?我擡起頭,往周圍看了看,發現自己在所有的視線包圍之下,有同情,有幸災樂禍,有哀悼。心裏頓時發麻,接下來我很不幸的看着夏未,那個死傢伙,壞夏未居然還可以裝作很無辜的樣子,貌似好心的朝講臺方向指了指,示意我宋老頭要跟我進行友好的講課。

我呆呆的轉過頭,目光呆滯的看着宋老頭那黑的跟鍋底似得臉,嚴肅的低氣壓之下我瞬間感覺大事不妙,我的天,現在成典型了!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旁邊的夏未,怪他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害得我現在被抓了現形,完全沒有一點同情心嘛!這下子可讓我怎麼辦,宋老頭可是出了名的變態。

我擺出自認爲很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討好的看着老宋,衝着宋老頭傻笑着:“那個,宋老師,您繼續講課就行,您不用管我。呵呵……”

宋老頭還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我,冷冷的對我說:“這位同學看來是都會了,不用聽我講了吧。我辛辛苦苦的在講臺上給你們傳授着知識,而你卻在這裏肆無忌憚的睡覺。知識點都掌握的很好了麼?那我來提問幾個簡單的問題吧,回答出來,那我就放你一馬,但是如果答不上,那以後我的課你都不用來上了,期末考試當然也就不要考了,直接跟着下一級重修吧。”

宋老頭這個可惡的傢伙真跟我來這一手。我心裏大急,這可怎麼辦?我可是什麼也不會。心頭一震,訕訕的笑着,僵坐在了那裏。我真是流年不利,這麼多睡覺的同學,老宋偏偏抓到了我。現在,還被這樣威脅,我是要英勇就義與此地了麼?不要啊!啊啊啊!不要這樣對我嘛,我本來最近就夠慘的了,還來個雪上加霜,我承受不起呢!可是周圍同學冒出的那些同情及幸災樂禍的表情,讓我想着這些,我不禁悲從心來,索性豁出去了。你以爲我會害怕嗎?大不了重修,一年以後,還是一條好漢。我的臉瞬間塌下來,臉色一定難看的很,我自己能夠感覺我的臉,我的手,我的整個身子瀰漫着一股子麻意,彷彿凍僵了一般,其實,講真,事實上我真的害怕。整個人都不好起來,丟人丟大發了!

我還是沒有想到,該來的終究會來的。

宋老頭依然表情嚴肅的看着我,毫不客氣的說:“我就問你幾個最基礎、最簡單的問題,你如果答不上來,可就不要怪我嘍。”我在心裏腹辯着,怎麼不怪你,就是怪你,好歹我也是初犯,面對這麼有顏值,又努力的女學生,就不知道憐香惜玉的放過一馬?

“冠脈循環的特點是什麼?這位同學回答一下。”

我仔細的快速的在我的腦海中思索着,搜尋着特點是什麼,然而我的記憶大腦中並沒有儲存這樣的記憶,我心裏着急的很,慌了神,大顆大顆的冷汗,慢慢的沁了出來。這可怎麼辦呢?我頓時大驚。如果,答不上的話,我就會在衆目睽睽之下慘死於敵人的槍口之下。我纔不要呢!

我大腦一片空白,宋老頭又在臺上不耐煩的催促,綻放出一抹很燦爛的笑容,就讓人感覺如沐春風一般:“這位同學會不會啊?不會就說不會,不要耽誤同學們寶貴的時間。”

我看着老宋那詭異無比的笑容,渾身的冷汗加速似的蹭蹭的往外面冒着。我一邊着急,一邊卻無能爲力,我旁邊座位上還坐着一個夏未,我也沒想太多,下意識的就向他求助。我小聲的衝着夏未說:“特點是什麼?夏未,快點告訴我,快點啊,幫幫我,夏未!”

眼見着夏未並沒有搭理我,冷靜無比,神色自若的看都不看我一眼,莫非,他爲了在宋老頭面前表現自己,絲毫不管我的死活?我氣的狠狠的瞪着夏未,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着急,彷徨,無助。

夏未直接選擇忽略了我惡毒的眼光,自顧自的在紙上寫着什麼東西,我一看他的這個態度,悲從心來,看來今天真的死慘了。神啊,救救我吧! 承恩妃 老宋向來就是說到就會做到的,不然哪裏來的鐵面閻王的稱號呢?他的課,掛科率在我們院裏都是最高的。

我瞬間在腦海裏,腦補出我在重修考場上和下一級的同學一起考試的情景。無助的情況之下,總會讓人覺得時間過的是那麼那麼的慢,我都覺得自己在老宋的詭異目光之下,站立了一個世紀之久。

“給你!”耳邊出來了兩個字,我驚喜又意外的看着夏未,生怕會錯了意,空歡喜一場,直到夏未碰了碰我的胳膊,悄然的遞給我一張紙條。是寫着安慰我的話,還是幸災樂禍的字?我迷惑的接了過來,仔細一看,心情那個倍爽,真的纔像如沐春風一般的活了。我非常高興,原來是答案,夏未還算是是有點良心的。

我神清氣爽的按着紙條上的答案,大聲的將答案說出來:“血壓高、流速快、血流量大、攝氧率高。”看着我居然唸完答案後,臺上,宋老頭的臉又黑了幾分,看得我毛骨悚然。

宋老頭笑着繼續問:“原來你是真的學會了啊,所以纔敢在我的課上這麼明目張膽的睡覺。那就讓我再考考你吧。當冠裝動脈突然阻塞時,不易很快建立側支循環,常常可導致什麼?”

剛纔宋老頭雖然在笑,但是我感覺,他笑比哭還難看。有種想致我於死地我感覺,我真的算是領教了,幹嘛還揪着我不放啊!陰森森的人果然有一顆黑暗的心啊!

不過,我並不太擔心,因爲我的旁邊有一位夏未,既然剛剛他能夠幫助我,現在也一樣會幫助我第二次,不是麼?看來什麼問題問他就好了。我又小聲的對夏未:“可導致什麼?快點告訴我啊,夏未同學。”

這個沒眼力價的傢伙,不會主動告訴我嗎?還得我每次眼巴巴的去問。夏未沉默着,什麼都不說,只是輕輕的遞給我一張紙條,我鄭重的接過來,不出意外的上面寫着這次的答案,我暗自欣喜,看這次宋老頭還有什麼話說!

我大聲的讀出紙條上面的字:“常常可導致心跳驟停、心律失常、心肌梗塞、心跳減慢等症狀。”

宋老頭的臉完全黑下來,冷冷的說:“學會了是好事,但是注意不要在我上課的時候睡覺,下一次再犯,那你就不會這麼好運了,好吧,你坐下。”

我瞬間癱軟了下來,後背早已經被汗溼了,好險好險…… 第3509章

這下納蘭尚雲的震驚,已經無法形容了,看著墨九狸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他實在太震驚了,單是四海王朝哪樣的小王朝,就已經足夠讓他震驚了!

而墨九狸又說自己來自四海王朝中的九等小國!

這對納蘭家族的少主納蘭尚雲來說太震驚了,他從小就被當成納蘭家族的少主培養,因此他的知識量也比同輩中人豐富!

因此,別人或許不知道九等小國代表什麼,但是納蘭尚雲卻知道,四海王朝哪樣的小王朝中的九等小國代表著資源匱乏修鍊困難啊!

可是,現在墨九狸卻告訴他自己來自哪樣一個資源匱乏的地方,如何能讓納蘭尚雲不震驚啊!

震驚過後,納蘭尚雲就是對墨九狸忍不住更加好奇了,到底是擁有怎樣彪悍天賦的女子,才能從哪樣的小王朝中的九等小國,走到八荒大比,並且奪得第一名啊!

墨九狸這個女人,到底經歷了什麼?

顯然對方能參加八荒大比,代表年紀不到500歲!

這一切只能說明對方的天賦太高了!

「那你現在的實力是?」納蘭尚雲依舊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