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妖族有個傳統,妖族的女孩絕對不能嫁給人類。

狐小仙拉了拉狐小媚的胳膊,狐小媚轉過頭向姐姐看來,眼中滿是疑問。

她不明白姐姐爲什麼要拉她。

“小媚,我想問你一件事情!”狐小仙開門見山地說。

“姐姐,什麼事?”狐小媚睜大了清澈的眼睛,滿臉純真地問。

“小媚,你是不是喜歡上秦巖了?”

狐小媚睜大了眼睛,她沒有想到她姐姐會問她這種話。

她害羞的點了點頭,然後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不敢和狐小仙對視。

看到狐小媚承認了,狐小仙立即擰起了眉頭:“小媚,你怎麼能喜歡一個人類呢?是不是他欺負了你,然後你們日久生情?”

狐小媚立即搖頭:“沒有,哥哥怎麼會欺負我呢!哥哥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如果沒有他,我們早就被那窩蛇精霸佔了。說不定現在已經被蛇精吃掉消化了。”

聽到狐小媚這樣說,狐小仙立即猜到她們這些年肯定受了很多苦,否則小小的荒野蛇精怎麼敢欺負她們。

不過狐小仙覺得即便秦巖對她們有大恩,狐小媚也不應該以身相許。

“我的傻妹妹,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妖族有規定嗎?我們是不容許和人類結親的。”

狐小媚嘆了口氣說:“姐姐,我知道,但是規定是死的,人是活得,我們不能因爲規定不對,還一直遵循它。我覺得妖族的這個規定只適合大部分妖,但是並不適合我。”

重生之甜蜜日記 原來在很久以前,人族與妖族也通婚,只不過人族很多的道士根本不把妖妻當回事,他們娶到妖妻後,在蜜月期雖然和妖妻很恩愛,但是一過了蜜月期,就會把妖妻殺掉,甚至是吃掉。

有時候他們的妖妻甚至是比身邊的鬼僕還慘。

就因爲經常發生這種事情,妖族後來爲了避免妖類被殘殺,所以就定下了這個規矩。

“難道你覺得秦巖足以託付嗎?我剛纔發現他不但有人妻,而且還有鬼妾,難道這些你都不在乎嗎?”

對於妖族中的狐類,他們一直奉行一夫一妻的制度,他們無法接受一個男人擁有三妻四妾。

狐小媚笑着說:“我不去管那些,我只要哥哥對我好就可以了。”

在狐小媚看來,秦巖對其他女人好那是秦巖的事情,和她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她只需要秦巖對她好就可以了。

這就像一個人和甲是好朋友,而甲又和丙丁是好朋友,但是這個人不能因爲甲的好朋友太多,就和他絕交。

聽到狐小媚的話,狐小仙驚訝無比,她沒有想到狐小媚的思想這麼前衛,反正她是無法接受這種事情。

坐在一邊的狐媚娘,這時也聽到了狐小媚姐妹倆的話,她嘆了口氣對狐小仙說:“女兒啊,你是妖族的大祭司,你自然不知道我們娘來這些年的苦,如果不是秦巖幫我們,我們就不可能坐在這裏和你談天說地了。人啊總是要心懷感恩的。”

停頓了一下,狐媚娘接着說:“其實當初小媚只是把秦巖當成哥哥一樣看待,是我想將他們撮合在一起,因爲我們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必須要有一個靠山,而秦巖的人品那麼好,所以我們就只能依靠秦巖了。”

聽到狐媚娘這麼說,狐小仙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在狐小仙看來,這絕對是把自己的親閨女往火坑裏面推。

不過事已至此,狐小仙也不能再說什麼了。

“小仙,我覺得秦巖人不錯,你雖然是妖族的大祭司,但是總有一天也要結婚生子,我覺得你可以效仿娥皇女英,同時嫁給秦巖。”

就在這時,狐媚娘開始勸諫狐小仙。

遠古時期,因爲舜帝爲人正直,品德高尚,再加上能力出衆,堯帝的女兒娥皇和女英同時嫁給了舜帝。

聽到狐媚孃的話,狐小仙的臉都綠了,她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這麼豪放,不但要將小媚嫁給秦巖,還要將自己也嫁給秦巖。

“娘,你這胡說八道什麼呢?”狐小仙堅決不同意。

“小仙,我知道你心裏面在想什麼,不過我相信隨着時間的推移,當你慢慢發現秦巖的好後,你就會情不自禁的喜歡上他。”狐媚娘非常堅信用不了多長時間狐小仙就會被秦巖俘虜。

因爲秦巖是她見過的最優秀的男人。

而狐小仙同樣是非常優秀的女妖。

像狐小仙這樣的極品女妖,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委曲求全喜歡那些不如她的男妖。

從目前來看,能比得上狐小仙的男妖還沒有一個,也就是說狐小仙最好的歸宿就是秦巖。

狐小仙不願意再聽狐媚孃的話了,她覺得狐媚孃的思想實在是太令人難以接受了。

“娘,你不要說了,我是不可能喜歡上秦巖的,除非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滅絕了。”

雖然狐小仙的話說的非常絕對,但是狐媚娘卻知道狐小仙絕對過不了秦巖這道坎。

狐媚娘笑了笑:“小仙,那就讓時間來證明一切吧!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上仙抱得美男歸 晚宴結束之後已經是十一點了,秦巖來到了葉曉倩的房間裏,秦傲天看到秦巖後,立即跳起來坐到了秦巖的肩膀上。

他伸出雙手抱住秦巖的脖子,並且用臉蹭着秦巖說:“爸爸,你最近去哪了?我聽說你晉升了,咱們倆要不要比劃比劃?”

聽到秦傲天的話,秦巖有些哭笑不得。

他想不到秦傲天這麼小就知道打架了,可想而知這小傢伙在秦家沒少欺負其他小朋友。

葉曉倩瞪了秦傲天一眼,抓住他的胳膊將秦傲天從秦巖的肩膀上提下來。

“哎呦,好痛,好痛!媽媽你輕點行不行?人家還沒有長大,哪能受得了你這樣的摧殘。”秦傲天裝出疼痛難忍的樣子說。

其實別說是葉曉倩這麼抓他,就是葉曉倩拼盡全力攻擊秦傲天,秦傲天也不一定會疼。

秦傲天可是一出生就是金剛鐵骨,再加上這傢伙吃了秦巖不少靈藥,所以更是結實無比。

“你這個小淘氣,每天都出來禍害人,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都變成咱們秦家的一大禍害。”

秦巖走了後,沒有人能管得了秦傲天,他到處惡作劇。

比如說秦家一對小兩口正在“咔咔咔”,他跑到人家屋裏面仔細的臨摹觀察,最後抱住柱子也“咔咔咔”。

沒有想到柱子禁不住小傢伙“咔咔咔”,幾下就被小傢伙撞斷了,房間頓時倒了。

不但驚到了秦傲天自己,就連正在“咔咔咔”的小兩口也受到了驚嚇。

現在那個男的心裏面產生了陰影,至今無法“立正”。

爲了這個事,那個女的鬧到了長老會,讓秦傲天賠償他男人那方面的能力。

後來秦昌齡沒有辦法,賠償了他們一部秦家的高級道術外加一件超級法器纔將這件事情壓下來。

當然了,秦昌齡也用藥治好了男人的那個。

一時間,這件事情在整個秦家變成了笑談。

而且有些人看到能得到好處,也紛紛效仿小兩口,想讓秦傲天去觀摩效仿。

只是秦傲天喜歡一些新鮮事情,再也沒有興趣學他們“咔咔咔”了。

除了這件事,秦傲天還幹出了其他一些荒唐事。

好在都是一些小事,人們也都沒有再計較,畢竟秦傲天是掌教的兒子,大家都給秦巖一個面子。

聽完葉曉倩的話,秦巖腦門上冒出一頭冷汗。

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傲天這麼頑皮,居然給他闖下了這麼大的禍。

“秦巖,你下次出去把傲天帶上吧!讓他去禍害敵人,不要再留在秦家了,你不在沒有人能管得了他。”

葉曉倩雖然心疼秦傲天,但是秦傲天做出來的事實在是太讓人鬱悶了。

秦巖想了想也對,現在的秦傲天就像是哪吒三太子太頑皮了,除了他恐怕沒有人能管得了了。

“好的,我過兩天去收服邪靈殿,就把這個小傢伙帶上,讓他去邪靈殿好好的大鬧一場。”

秦巖準備先對付邪靈殿,再對付鬼域,畢竟鬼域的勢力比邪靈殿大多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葉曉倩又有些擔心:“秦巖,你把傲天帶去邪靈殿不會出事吧!”

“放心吧,有我在,咱兒子絕對沒有問題。”秦巖非常自信的說。

現在秦巖已經是天尊巔峯高手了,進入邪靈殿猶如入無人之境。

但是葉曉倩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在邪靈殿面對的都是敵人。

秦傲天雖然實力不錯,但他只是一個小孩,心智發育不成熟,一旦被人算計了,肯定很難全身而退。

“不管怎麼樣,你還是要多留意一下咱們寶貝兒子,可千萬不能讓他受到傷害。”葉曉倩在旁邊叮囑秦巖。

停頓了一下,葉曉倩改變了主意:“這樣吧,我也和你去吧!”

葉曉倩不放心,她準備和秦巖一起去邪靈殿,這樣也能照看秦傲天。

秦巖想了想,覺得這樣也不錯,當即點了點頭說:“行,咱們一家三口一起去邪靈殿。”

聽說能出去玩,秦傲天特別高興,他“嗖”的一聲沖天而起,撞破了房頂,跳到了半空中,手足舞蹈的說:“真好!爸爸媽媽要帶我出去玩了。”

看着房頂上的大洞,秦巖和葉曉倩對視了一眼,眼中露出了深深的無奈。

人們都希望自己能有一個妖孽一般的孩子,但是秦巖和葉曉倩卻爲此痛苦無比。

秦傲天雖然什麼都會,但是這個傢伙太能搗亂了,也太能闖禍了。一不小心就給你把房頂撞破,一不小心就把家裏面的傢俱全拆成了玩具。

像這樣的孩子誰也沒轍。

房子破了洞,秦巖他們肯定不能在這裏睡覺了,他們於是又找了一間房。

而且在睡覺的時候,秦傲天不讓秦巖和葉曉倩挨着誰,他要睡在秦巖和葉曉倩中間。

半夜的時候,秦巖以爲秦傲天睡着了,他剛準備爬到葉曉倩的身上,秦傲天突然睜開了眼睛,用一種極爲古怪的語氣說:“爸,做那種事情就那麼有意思嗎?我怎麼覺得索然無味啊!”

聽到秦傲天的話,再看到小傢伙的眼神,秦巖在瞬間興趣全無。

就這樣,原本是久別勝新婚的一場相距,被秦傲天這小傢伙鬧得沒有做成。

第二天一早,秦巖將他準備攻打邪靈殿的事情告訴了秦昌齡,並且徵詢秦昌齡他們的意見。

秦昌齡非常贊同秦巖的做法,不過他覺得做這件事需要考慮的周全一些。

俗話說的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仗這種事情必須要做好準備。

“爺爺,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辦?”秦巖徵詢秦昌齡的意見。

“你現在既是各大道派的盟主,又是各大世家的盟主,我覺得你立即發出號召令,讓各大道派和各大世家抽調出一定的人手,和你一起去討伐邪靈殿。畢竟人多好辦事!”

“同時,我們還應該預留出一些人手,防止鬼域偷襲我們,畢竟鬼域是不可能讓我們那麼輕鬆拿下邪靈殿的,他們肯定也知道脣亡齒寒的道理。”

現在秦巖不用擔心殭屍一族,因爲有唐皇他們坐鎮,也不用擔心妖族,因爲有狐小媚這層關係,狐小仙肯定不會在背後攪局。 秦巖想了想,覺得秦昌齡說的非常對,做任何事情不光要想到這一件事情,還要想到和這件事情關聯的其他事情。

只有這樣才能做到萬無一失。

“那好,我現在就發出盟主令,把各大道派和各大世家的人都叫來。”

說罷,秦巖站起來從身上拿出幾十張通信符向半空中撒去。

這些通信符升入半空後,立即化作一道道流光消失在空氣中。

幾分鐘後,一張張通信符接連出現在秦巖的手上。

這些通信符都是各大道派和各大世家給秦巖發來的通信符,他們在上面說馬上來秦家接受號令。

三天後,各大道派和各大世家的人陸陸續續的都來齊了。

這些道派的掌教和世家的家主比上一次在全真派的時候實力更高了,這主要歸功於秦巖給他們的靈藥。

爲了這一次的盛會,各個掌教和家主都帶來了教中和家中的精銳。

他們這樣做一是爲了能以最快的速度配合秦巖滅掉邪靈殿,二是爲了在秦巖面前爭功,這樣的話秦巖就會賞給他們一些靈藥。

其中衆閣派的高長老帶的人最多,他見到秦巖後,立即單膝跪下:“掌教,我們衆閣派前來聽候調遣。”

爲了顯示衆閣派的實力,高長老轉過頭指着張長老等人說:“掌教,咱們衆閣派因爲吃了你的靈藥,最近又晉升了十一位長老,目前我們衆閣派的長老人數高達三十八名,可謂是各大道派中長老人數最多的。”

聽到高長老的話,無論是其他掌教還是其他家主,全都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要知道,晉升長老是一件非常嚴格的事情,不但要達到天尊後期,還要闖過一些陣法。所有的考驗都過關後才能晉升爲長老。

其他的道派幾年甚至是十幾年才能晉升一兩位長老,但是衆閣派在這最近的一年中居然接連兩次晉升了兩批長老,而且每一次都多達十幾位。

這讓其他掌教和家主既羨慕又嫉妒。

當然了,大家也知道衆閣派能這麼快的晉升二十多名長老主要是秦巖的功勞。

如果沒有秦巖的靈藥,衆閣派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秦巖點了點頭,非常高興的說:“太好了,你做的非常好。”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向其他道門和世家望去:“你們門派和世家中最近有人晉升成長老嗎?”

其中最早追隨秦巖的四個掌教立即站出來。

劉掌教對秦巖大聲說:“盟主,我們門派晉升了十一位長老,而且他們的實力絕對都是上乘。”

“盟主,我們門派晉升了九位長老,他們的實力同樣處於上乘。”

“盟主,我們門派晉升了十三位長老,不過我們上乘的長老只有八個,其中五個處於下乘。”

“盟主,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門派人員愚鈍,只晉升了七位長老。”

其實最後這個掌教故意少報了數目,他是怕其他道派和世家嫉妒。

聽說這四個小道派一年內居然都晉升了這麼多長老,各大世家和道派紛紛羨慕又嫉妒的議論起來:

“真想不到,盟主的實力這麼強,居然就連這四個小道派現在都這麼厲害。”

“唉,早知道當初我也投奔盟主了,我們道派可比他們四個強大多了。”

“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嗎?我們道派如果在最早的時候投奔了盟主,現在第二道派的交椅就是我們的了。”

聽到這些掌教和家主的議論聲,高長老和秦昌齡非常高興。

雖然他們說的不是自己,但是他們說的是秦巖,在他們心中秦巖比他們的生命都要重要。

秦巖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示意大家不要說話了。

大廳中嘈雜的聲音立即停下來,所有的人都擡起頭向秦巖望去,想知道秦巖要說什麼。

秦巖乾咳了一聲,對其他家主和掌教說:“他們都報完了,你們也都報一報。”

衆多家主和掌教當即報出了自己門派中晉升長老的人數。

這些道派和世家中最多的只是晉升了三個長老,最少的甚至連一個都沒有。

其中大部分晉升的長老人數都在一個到兩個。

不過這相對於整個道門來說也是非常可觀的數目。

畢竟各大道派有三十多個,就算每家晉升一個長老也有三十多個長老。

各大世家有一百多個,同樣他們每家出一個長老那也是一百多個長老。

帶着這一百多個長老,再加上道門中其他的長老,秦巖覺得完全消滅邪靈殿是不成問題的。

聽完大家的回報,秦巖非常高興:“非常好!大家這兩天就在我秦家好好休息休息,我們兩天後就出發直搗邪靈殿。”

但是高長老卻有些不太認同秦巖的話:“掌教,我們爲什麼不馬上出發呢?要知道我們拖得時間越長,我們被發現的概率就越高。”

秦巖笑着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我給你們發通信符的那一天,邪靈殿的人恐怕就已經知道我們要對付他們了。”

邪靈殿畢竟是一個龐大的組織,他們分佈在全國各地的邪靈無處不在。

秦巖他們的一舉一動絕對逃不過邪靈殿的眼線。

上一次秦巖帶着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祕密回到保市,居然都被鬼域發現了,而這一次他們的動靜這麼大,邪靈殿絕對知道。

說不定邪靈殿此刻也正在部署,準備應對秦巖他們的進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