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在三千年前,鬼界裏還有着六宮的所在,那六宮分別是紂絕陰天宮、泰煞諒事宗天宮、明晨耐犯武城天宮、恬昭罪氣天宮、宗靈七非天宮和敢司連宛屢天宮,但是三千年前經魔尊那麼一折騰,六宮就不復存在了,那六宮的守護神也就只剩下陰天鬼神一個了。

張衡聽嵇康這麼一說,然後點了點頭道:“哦,那我們在第一層地獄就要追上他們,一定要阻止魔頭們下毒手。”

蕭長風立刻道:“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嵇康點頭道:“那好,我們走。”說完他就帶頭跳進了進入地獄的大洞裏。

楚酒等人也急急的跳了下去,小狐狸道:“等等我啊。”只見她帶着晨兒也飛了過來。

蕭長風忙道:“絮葉,你不要去可不可以?”

小狐狸氣鼓鼓的道:“你是不是想撇開我去找你的魅姬?哼,想得美!”小狐狸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之中充滿了醋意。

蕭長風又好氣又好笑的道:“你到底在想什麼?”

小狐狸立刻就一撇嘴道:“哼,被我說中了吧,看你那表情我就知道了。”

蕭長風忙道:“好,好,好,帶你去行了吧,但是晨兒也要帶去?”

小狐狸道:“那當然了,我父王叫我到哪裏都要帶着晨兒的。”

蕭長風奇道:“那我怎麼會不知道?”

小狐狸嬉笑道:“父王只對我說了,又沒對你說,你當然就不知道嘍。”她此時開心的笑了起來,與她剛剛充滿醋意的樣子一點都不一樣。

蕭長風又道:“那你父王有沒有說過別的什麼話?”

小狐狸搖了搖頭,道:“那倒沒有。”

蕭長風尋思道:難道妖王大人在晨兒的身上發現了什麼了?他感覺就是想也想不出來,於是就搖了搖頭,清醒了一下思路,道:“那好,我們一起走吧,但是你要聽話,千萬不要亂跑哦。”

“知道,知道啦。”小狐狸嘀咕道:“比我父王還要囉嗦。”

蕭長風捏了一下小狐狸的鼻子,然後背起晨兒,拉着小狐狸的手跳進了那大洞裏。

跳進去以後蕭長風才發現,上面與下面有着好長的一段距離,而且下面還有點黑,小狐狸興奮的道:“哦,我們都下地獄了。”

蕭長風氣笑道:“不要亂說話。”

小狐狸朝蕭長風做了一個鬼臉,道:“知道了。”然後她也就不說話了,剛過了一會兒她又道:“長風,你快看那裏。”

蕭長風順着小狐狸手指的方向望去,發現下面是黑氣沖天,而那黑氣裏不時的有怒喝聲傳來,蕭長風細細一聽就已經知道,在那黑色的氣體裏有人在作生死大戰。


小狐狸眼尖,她很快就發現了楚酒他們,蕭長風也發現了,他帶着小狐狸急忙飛了過去。

他們剛一落下,蕭長風立刻就向嵇康道:“前輩,現在怎麼樣了?”

嵇康道:“魔界的實力果然不可小視,他們居然只動用了魍魎就牽制住了秦廣王和陰天鬼神,其餘的人可能已經到第二層地獄了。”

蕭長風道:“那我們是否要先劫殺魍魎呢?”這裏是地獄,所以什麼事他都要問一下嵇康的意見,因爲他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會惹鬼界的人不高興。

嵇康搖了搖頭,道:“反正秦廣王和陰天鬼神聯手正好與魍魎是勢均力敵,那我們就趕快到第二層地獄去,一定要攔住那些魔頭。”

蕭長風道:“那好,我們快走。”蕭長風在走之前又看了看陰天鬼神,此時他終於知道爲什麼嵇康等人會如此的重視那陰天鬼神了,因爲這陰天鬼神的確是一位高手,要是這陰天鬼神有什麼閃失的話,對鬼界來說的確是個不小的損失。


就在衆人都要離開的時候,骷髏突然道:“你們走,我留下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嵇康指着骷髏道:“這是……”

張衡立刻道:“沒事的,我們走吧。”

嵇康見張衡都這麼說了,就只好再次的飛向通往下層地獄的大洞裏,楚酒等人也急忙尾隨而去,蕭長風在走之前向骷髏道:“加油。”

骷髏齜牙咧嘴的笑了笑,道:“珍重。”

蕭長風朝骷髏點了點頭,就帶着小狐狸以及晨兒,腳踏着神龍鑽進了下一層地獄,臨走時骷髏對神龍傳言道:“一切都拜託你了。”

神龍道:“放心。”然後揹着蕭長風和小狐狸去追趕楚酒等人。 “我願意說,我願意說,求你別再折磨我了,給我個痛快吧。”強盜頭目哀求道。

“晚了,本來看你是條漢子,不想折磨你的,但是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所以我不能給你高強的待遇,動手吧。”雲飛依然雲淡風輕,在場的人頭一次發現,雲飛原來也是這麼狠的一個人,跟平時的形象大爲不同啊。

手筋腳筋被挑斷了,這次強盜頭目幸福地昏迷了,但是,這可不行,雲飛還沒問完話呢。秦陽打來一桶水潑了上去。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強盜估計昏迷的時候也在想着這句話。

“你這是何苦呢,早這麼配合不就完了麼,你貴姓啊?”雲飛問道。

“我姓劉,排行第四,大家都叫我劉老四。”劉老四回答得很詳盡,他可不想再招惹這個人了,說話之間就下狠手啊,根本不給你前兆。

“劉老四?你是城東兩百里外的強盜首領?”雲飛問道。

“不不是,我只是四頭領,上面還有三個大哥。”劉老四說道這裏,想到自己帶來的兩百來人全軍覆沒,回去也沒好果子吃,只能認命了。

“你們怎麼會跟吳家勾結的?因爲不會爲了銀子將趙家上下滅族的吧?”雲飛問道。

“其實,我們就是吳家在背後支持的,專門幹些明面上不方便乾的事。”劉老四交待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知道吳家是在哪裏走私的私鹽麼?”雲飛再次問道。

“走私你也知道?哦,他們是從出雲國走私的,出雲國東面和南面靠海,所以很容易弄到鹽。”劉老四說道。

“吳傢俬鑄銅錢的事你知道不?”雲飛問道。

劉老四沒有說話,而是搖了搖頭,表情痛苦不堪,雲飛覺得也問不出什麼了,就讓趙無傷把人帶走了。

“秦嶽,你明天一早帶人趕到兩百里外的強盜老巢,將剩餘的人全部消滅,如果有可能,最好將幾個頭領活捉,如果麻煩就直接殺了,必要時,可以用手槍射殺。外面安排人手埋伏,活捉去報信的人,你應該知道怎麼做。”雲飛說道。

“是!可是,我們走了,別院這裏怎麼辦?”秦嶽問道。

“沒事,他們不敢來了,何況廷鋒還在這裏,我們也有槍,沒事的,你們先去休息吧。”雲飛說道。

••••••

“兩個照面就殺了兩百多人?這•••這是開玩笑嗎?” 不能被標記的歐米伽 ,癱坐在椅子上。


“家主,當時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城主家的人也在的。”那個下人說道。

“這要是殺到我們吳家,有誰能夠抵擋?不行,我得去錢府,快去給我備馬!”吳熊對下人喊道。

••••••

“看看你養的人,全都是廢物!你還好意思來我這?”城主錢進咆哮道。

“城主大人,我也沒想到他們這麼沒用啊,現在咱們該怎麼辦啊?如果這幫人殺到吳家,我們可就要被滅族啦,城主大人求您幫幫忙啊。”吳熊哀求道。

“我怎麼幫?難道要我帶着城防軍殺上門去?要不是你當初斬草不除根,哪會有現在這些爛事?!”錢進怒斥道。

“都怪我,可是事情到了這一步,埋怨也不是辦法啊,城主大人您一定有辦法的,請您指條明路。”吳熊低聲下氣地說道。

“我能有什麼辦法?人家在自己家殺的人,我總不能上門興師問罪吧?人家不來問我這些強盜是怎麼進城的就不錯了,他們是來找你報仇的,不是找我,我犯不着爲了這點小事,冒着被上面調查的危險,動用城防軍吧?你好自爲之吧。”錢進說道。

“大人,您不能這樣啊,當初您也是收了好處的,真要查起來,您也脫不了干係啊。”吳熊要挾道。

“哦?你這是要挾我咯?你信不信,不能那個姓趙的殺你,我先把你給辦了?!”錢進很生氣,後果很嚴重的,吳熊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不是不是,小的哪敢啊,小的被殺、被滅族不要緊啊,萬一他們要是找到了什麼把柄,到上面‘誣告’大人,大人也有麻煩不是?還不如趁早將他們解決了。”吳熊建議道。

“這個••••••先看看吧,放心,他們不敢殺到你家的,我倒巴不得他們這麼做呢,只要他們做了,我就有理由調動城防軍了。”錢進說道。

聽了這話,吳熊也覺得內心稍安,也不想跟錢進多說了,直接告辭回家。

這一夜, 重生黑客嬌妻:戰少,慢點撩! ,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天的功夫,趙府別院裏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擔心的人有之,但是更多的是拍手稱快,雲飛他們不但滅了強盜,而且還狠狠地打了城主府一個耳光,如果大梁城有賣煙花爆竹的話,肯定會有人買的,雖然做不了什麼,但是發泄一下的權利還是有的。

天剛矇矇亮,城門剛剛開啓,秦嶽就帶着破軍小隊所有成員出城而去,守城門的士兵也沒敢問,昨夜他們可是知情的,本來要待命準備行動的,結果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他們的行動也取消了,今天看着這幫兇神惡煞出城,誰還敢上前詢問?!

早上出發,下午纔到強盜窩,秦嶽沒有立即上山,而是找到在這裏盯梢的士兵,詢問了情況,最後秦嶽決定過了子時以後上山。

子時剛過,秦嶽命人將馬匹留下,徒步上山,手中提着刀,腰裏彆着槍,悄摸悄聲地上山了,下午的時候已經將這裏的地形問明白了,所以上了山後,秦嶽安排人在外圍守着幾個出口,防止強盜逃脫,自己帶人找了一面牆,翻牆而過,開始實施暗殺行動。

強盜也是有崗哨的,但是長期以來的安定生活,讓他們麻痹了,過了午夜就開始打盹睡覺了,這些強盜在秦嶽等人面前,就是隻綿羊,何況還是睡着了的羊,衆人分散開逐個房間搜索,見人就殺。

一樣吃五穀雜糧,卻養不出一樣的人,總有人腎不好,晚上要起夜的,結果,暗殺就改爲明殺了,一時間亮子油松,燈球火把,亮如白晝。

“你們是什麼人?居然敢搶劫到我們山寨來了,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嗎?!”大頭領想到自己作爲強盜居然被人搶到老巢來了,氣就不打一處來!

“殺!”秦嶽本來就不怎麼愛說話,何況是對這些強盜。

虎入羊羣是什麼樣的,很少有人看到,最多能在電視上看看,而且基本還是一隻虎入羊羣,現在是羣虎進入了還沒虎數量多的羊羣,就像兩個相同磁極對到一起一樣,一觸即潰,但是幾個首領沒有跑,全部被活捉了,留下兩個人看管這幾個首領,剩餘的人開始追殺潰逃的強盜,但是強盜最基本的逃跑技能在這些虎狼之師面前也是孱弱無力,沒有留下活口,全部滅殺,沒有放槍,沒有人員受哪怕重一點的傷,這個強盜窩已經被蕩平。

秦嶽安排人站崗,剩餘的人開始搜查,結果發現還有人在房間裏,不過是女人,士兵們沒有下殺手,秦嶽審問後得知,這些女人都是被強盜擄來的,又在山後的洞穴中找到幾名羈押的婦女,每個人都衣衫不整,面黃肌瘦,秦嶽給每個人分發了一些銀子,讓她們天亮後自行離去。

強盜的老窩怎麼可能沒有寶藏?這個必須得有,在士兵們仔細、反覆的搜查下,還是找到了一處“寶藏”,就在大頭領的牀底下,發現一個地窖,嚯,藉着火把的火光,金銀成堆,反射着火光,讓習慣了黑夜的士兵感到刺眼,秦嶽大略看了幾眼,然後命令所有人退出地窖,並將入口封上,等候雲飛處置。

出來後,秦嶽派人回去向雲飛彙報這裏的情況,秦嶽開始佈置崗哨、巡邏和埋伏任務,最近幾天他們要在這裏駐紮了。

“幹得漂亮!我開始迷上打劫了,無傷,咱們也去看看吧?”雲飛得到消息後喜不自已。

雲飛和趙無傷在太陽還沒落山之前就趕到強盜山寨,開車的速度比馬快多了。來到山上,雲飛沒急着去看金銀財寶,而是提審幾個首領。

“幾位老大,大家好,幸會幸會。”雲飛以勝利者的姿態跟幾個強盜首領打着招呼。

嗯,如果有人回答那就真的見鬼了,最多是哼哼幾句,雲飛也沒在意。

“劉老四已經被我幹掉了,如果你們不想遭罪就配合點,爲了體現我的誠意,就先把你們幾個人的手指都剁了吧。”雲飛很有誠意地說道。

幾個強盜首領頓時驚呆了,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有你這樣的?你話都沒問,先表示你的“誠意”?!

秦嶽已經習慣了雲飛的審問風格,這次沒有遲疑,直接照辦!

“嗯,現在咱們好好談談吧,你們中誰是大頭領?”雲飛問道。

“我是,有種衝我來,不要難爲我兄弟!”大頭領頗有義氣地說道。

“夠義氣!”雲飛一挑大拇指說道,然後又對秦陽說:“秦陽,把那兩個人拖出去殺了,老大說了,別難爲他們了,給他們個痛快。”

“你~~!!!你!!!”大頭領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到底是哪裏來的混人啊?還懂不懂規矩啊?!

“別那麼激動,這是我應該做的,作爲大頭領你應該知道很多吧,你跟吳家是什麼關係?”雲飛問道。

大頭領無聲抵抗中。

“真麻煩,對不起了秦嶽,勞駕,再做一次獸醫吧。”雲飛抱歉地對秦嶽說道。 地獄第二層的結構和第一層裏基本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就是在這裏讓人感到自身的修爲被壓制了許多,不過經過嵇康的解說,蕭長風等人也終於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這是當年周乞鬼帝佈下的陣法,每下一層裏面的陣法就會加強一些,換句話說,每下一層人的修爲就會被壓制下一點,要是到了十八層地獄,修爲高的話還可以,修爲低的恐怕就和普通人已經沒什麼分別了,但是隻要出了十八層地獄,自身的修爲就又可以恢復了。

不過也幸好這裏有着這樣的限制,要不然的話,絕對壓制不了那些凶神惡煞,所以,在十八層地獄裏關押了無數凶神惡鬼們,也許真是因爲如此,這十八層地獄成了好多惡鬼們終身噩夢的地方。

不過,當蕭長風帶着小狐狸落下的時候,就看見地上倒着一個受了傷的帝王模樣的人物在那裏,而嵇康正在爲他療傷。

蕭長風立刻向張衡道:“前輩,這是怎麼回事?”

張衡擔憂的道:“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楚江王已經受傷了,那麼就說明魔界的魔頭們已經安然的穿過了這裏,到了下一層地獄了。”

“啊,是楚江王啊。”蕭長風頓時驚道:“堂堂十大閻羅之一的楚江王竟然受傷了,那就說明魔界的高手是不容小覷。”

張衡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一切等楚江王醒來再說吧。”

不大功夫,楚江王就醒了過來,他睜眼就看到了張衡,只見他驚訝的道:“原來是北方鬼帝張衡大人,你怎麼會在這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