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實、凝重。

充滿著如大地般雄厚的氣息,卻又如此溫暖。

「轟!」震然的聲音,如開天闢地。

眼前彷彿出現一個巨人,難以言喻的巨人強者。頂天立地,他的出現宛如一座巨大高塔,將整片天地都撐了起來,一手頂天,一手撐地,有著狂然的霸氣,讓人仰望不可及。

「呼!~」「呼!~~」林風呼吸急促起來。

感覺中,自己與巨人強者是如此的親近,望著他彷彿與自己有著同樣的血脈,相融其中。

如自己親人一般,尤其是——

那雙眼瞳!

「嘩!~」精光閃動,巨人強者的眼瞳中散發著孑然不同光芒色彩。難以想像,左右雙眼會有這樣感覺,不同卻又有著相同氣息。但,這對自己來說卻是半點不陌生,因為……

自己,很相似!

「星蒼瞳,星穹瞳!?」林風怔住了。

此時此刻,腦海中隱約浮現出另一幅畫面。卻是當日自己仍在釋羅郡時曾出現過。

那雙眼瞳與現在,何其的相似!

「是他!?」林風眼眸亮起。

同樣的巨人強者,自己已是第二次見到。

雖不知他是誰,來自何方。但顯然必然同這『光器』,天之異寶有著極大關係,和自己…同樣數不清,道不明。若不然,為何自己會來到這裡,會和這件『光器』如此契合?

心之悸動感覺,又怎會如此震心!


冥冥中,早有註定。




陣外。

嗖!咻!兩道身影疾馳前行。

儘管都受了不輕的傷,但奎屠和古笙卻要比闖陣時的林風強的多。石壁之陣雖玄妙,卻限制不住他們。但出於對對方的『不信任』,兩者顯然都留了一手。

雖然如此,依然快速前行中。

尤其是古笙,心之悸動感覺急促不安,額頭冷汗虛弱。

這種感覺。他並非第一次經歷,當日與牛魔王戰鬥時,便曾有過同樣的感覺,那是……

天之異寶被人捷足先登!

「啪!」緊握住雙拳,古笙心急如焚。

恨不得立刻闖陣而出,直指天之異寶,此刻心中後悔萬分。卻是沒早一步醒來。甚至,想起之前為幻霧所阻擋,為心態失衡感到深深屈辱,自尊心受挫。

這一次,他吃虧太多!

倘若自己連一件天之異寶都未取得,那麼此次巫族境之行。他可謂丟盡臉面。

還有何臉面返回族群!

相比起古笙,奎屠的想法無疑簡單許多。一雙寒徹的眼瞳精光閃爍,緊跟在古笙背後,一則安全,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二則有古笙帶路,無疑事半功倍。就算出什麼事,也是古笙先承受!

不過……

「到底是誰!」奎屠殺意凜凜。

心中戰意已是凝成,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只要是他能對付得了的,他決不會吝嗇出手,無論誰佔有天之異寶,他都要奪過來!這次機會倘若能把握,以他的實力,屆時完全能和巫皇帝江扳一扳手腕,對他一統斗靈世界有大利!

「等著瞧。」

「笑到最後的,一定是我!」

奎屠面色猙獰。



「蓬!」腦海一片巨震。

四個大字,如烙印般深深印刻在自己腦海之中,林風瞳孔放大。

真實之盾!

陣之力的能量,異常清晰。

如磅礴大雨傾泄而下,又如颶風狂旋,將自己深深包裹其中。那是最純粹的能量,和外界幻霧能量,陣中之陣金銀身影氣息無比相似,系出同脈,好似一道清泉般直落自己靈魂深處。

「滋!滋滋!~」心之契合,林風緩緩閉上眼。

契動的感覺如此熟悉,太清晰。

血脈相融,不需要自己做什麼,也不需要自己刻意去尋求什麼。只需放鬆身體,放鬆一切,以心感悟它的存在,以身體迎接這片能量的到來,和自己親密接觸。

真實之盾!

「果然是『盾』。」林風心中暗忖。

自己第一眼見到這『光器』,便覺得它像盾一般的形狀,如今完全確定。

儘管是如此不起眼的防禦系寶物,然它畢竟是天之異寶,無論哪一種類型都有其特殊能力所在,並不能因為是『防禦系』而將其忽視。就算是防禦系,天之異寶也擁有『攻擊』能力。

何為『真實之盾』?

林風目光粼粼,微然一笑。

想起外邊的重重幻霧,便是明了。

雖然此刻自己還未與其相契合,單從剛才一次又一次的考驗,陣法布置來看,便知這『真實之盾』決然不簡單。防禦中帶著各種攻擊,更能從中擴展許多,又豈容小覷?

再者……

「我最差的,不正是防禦?」林風淡然一笑。

契合真實之盾,剛好能將自己最弱的一項彌補,填平空白一處。

無論如何,自己也是知足常樂。那畢竟是天之異寶的存在,能得其一,自己的緣份已是相當之佳。之前,自己怎麼都沒想到會真正得到天之異寶,運氣可以說是再好不過。

其它的。無謂再苛求。



陣外。

石壁之陣,一層層被破開。

古笙自不用說,才華橫溢,天資聰穎。對陣法之道早有涉及;惡魔奎屠更是經歷無盡歲月,有著相當閱歷和經驗,對陣法之道也頗有幾分了解,兩者造詣比起林風只強不弱。

破陣,自是水到渠成。

再者,眼下石壁之陣的阻攔,更是少了絕對的『陣之力』。

天之異寶,已經開始契合。

「嗖!」「嗖!」身如箭,幻如影。

古笙和奎屠暫止干戈,在古笙帶路下。很快便是穿透一層又一層的石壁,漸漸深入陣中。此刻陣的防禦力再沒有之前那麼強,區區阻攔對位於斗靈世界頂峰的兩者來說,不過揮揮手的事。

哪怕是更強的幻像,亦無法阻擋他們的腳步。

尤其是古笙。前方幻像一尊尊如爆裂般破散,足見其心中『憤怒』。


當日,他曾被這些幻像所『羞辱』。


「啪!」「啪!」星源力璀璨,兩大強者長驅直入,面對第二重的幻像無懼無畏。短短時間,大陣巨震便是停落下來,空間亦是漸漸平坦。此刻。前方畫面終於清晰!

踏!踏!

恐怖直播間 ,相隔並不遠。

然,兩者瞬時間面色劇變,抬起頭望著上空,波濤巨浪難以形容此刻心中的滋味。百般感覺直上心頭,足足一百零八層的台階。璀璨光亮籠罩著一道朦朧身影,將其完全覆蓋。

極為強大的能量!

更是與陣之力的感應,一模一樣!

「怦!怦!怦!」心跳感覺急劇強烈,古笙握著拳,身體輕顫。

那光器所在。絕對是第三件天之異寶!

如今,就在眼前。

但……

此刻,偏偏已是他人之物。

就在他與奎屠拚死相鬥間,卻已是被人捷足先登。

晚了一步!

「聯手吧。」低沉的聲音傳來,並非妖族語言,而是正統的古族語言。那是惡魔奎屠的聲音,精光粼粼的聲音望著古笙,閃動妖異。然古笙卻連頭也沒回,更是不會作答。

同意?

天方夜譚!

要他堂堂古族天之驕子,和一個妖族同流合污,就是死都不願!

「蓬!」以行動表明態度,古笙雙手急劇變幻,連理都不理會奎屠。經過一段時間的恢復,他的實力已是有點起色,濃郁星源力集合而起,古笙的眼瞳閃動著精亮色彩,他,已然做出決定。

奪!

最後一件天之異寶,他志在必得!

錯過此次,再無機會。

「哼!」鄙夷的聲音,自出自惡魔奎屠。

陰冷的神情帶著幾分藐視,似是不屑古笙這無謂的自尊。既然聯手不成,奎屠自也不甘落後,以其強橫的身體和實力,又怎肯讓古笙獨美於前,幾乎剎那間便是彈射而出,直襲高空光器所在,星源力粼粼生輝。

先下手為強!

「嘩~」眼眸閃動,古笙微一猶豫,並未動手而是選擇了觀望。

或許被奎屠先動手有利,但眼下在光器包裹中的氣息焉無,完全不知這第三者的實力如何,直接出手太冒險!而且,望著那如『盾』狀光器,古笙隱隱間感到一分不妙。

心之忖間,奎屠的攻擊已是綻現。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