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頌抱着平板查看工作郵件,見顧衡一副氣憤不已的樣子,輕笑道:「又不是你的媳婦,你氣什麼?」

「我看着就生氣!」

顧衡在南頌身邊待久了,鑒婊的能力修鍊得早已爐火純青,定睛一瞧就能認出來是哪條路子的小妖精。

卓月和卓萱這兩個,千年的狐狸算不上,頂多也就是修鍊了幾百年的小狐精。

「卓家祖上確實是書香門第,還出過不少金科狀元,舉人、秀才,只是後代子孫沒好好修身養性,一門心思往官場和生意場上扎,將祖宗留下來的家業也都敗光了。」

南頌揉了揉眉心,淡淡道:「到了卓萱父親這一代,就只剩下個空殼子了,偏偏他不善經營,欠了一屁股債,勉強維持着書香門第的人設,妄圖能攀上有能耐的親家。」

豪門聯姻實屬正常,越是大戶人家越重視對子孫的培養,因此有權有勢的家庭不一定非要結親權貴,更屬意能娶到書香門第出身的賢妻,好培育下一代。

卓萱的父親卓鼎豐,將家族振興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妹妹卓月和女兒卓萱的終身大事上。

他把她們養得如花似玉,從小學習各種名媛課程,培養藝術情操,就是忘了教給她們一技之長,以及好好做人的道理,才養出了這樣徒有其表的兩個女人。

古代的揚州瘦馬,差不多就是卓月和卓萱這樣了。

殊不知,誰家要娶了這樣的女人回家當老婆,家風還不知道要歪成什麼樣子。

——

南頌去醫院接老爺子,老遠便見南琳坐在病房門口靠牆的長椅上,好像在發獃。

見到南頌,她忙擦了下眼睛,然後站起來,迎上去,「姐姐,你們回來了。」

又將視線落在了顧衡身上,笑着喚了聲,「師兄。」

顧衡的笑容剛提到唇角,就看到了南琳左頰不太正常的一片紅,臉色頓時一沉,上前捏住她的下巴,「臉怎麼了?」

南琳躲了下,「沒什麼……」

南頌也蹙了下眉,病房裏突然傳來一陣抽噎和哭泣聲。

雖然難聽,但很熟悉。

顧衡認出了聲音,臉又是一沉,「你爸打的?」

南琳沒有說話,只是垂著通紅的眼圈,點了點頭,怕南頌生氣,抬頭急急道:「我想躲來着,沒躲開……」

南頌擰眉,往病房前又邁了幾步。

門口的保鏢齊齊鞠躬跟南頌問好,見大小姐臉色不善,又忙道:「您別擔心,K哥在裏面呢,三爺在醫院鬧了半天,是老爺子讓他進去的……」

病房的門關着,可能是為了防止那丟人的聲音傳出來,畢竟家醜不可外揚。

隔着玻璃窗,南頌瞧見南寧竹跪在老爺子跟前,那難聽的嚎啕聲,就是從他那大粗嗓子裏傳出來的。

老K就守在老爺子身側,高大硬朗的身形如關二爺一般佇立在那,牢牢地盯着南寧竹,盯得他不敢妄動,只能跪在那裏乾嚎。

「爸,您可憐可憐您小兒子吧,您那大孫女,南頌……她是存心想讓我死啊,我的資產都被她凍結了,成了老賴,別說飛機,就連火車我都坐不了,還怎麼出去啊?」

「我二哥,那兩條腿生生被她打斷了,醫生說再也接不上了,下半輩子他就只能坐在輪椅上了,太慘了!我不想走我二哥的老路啊,您救救我吧!」

南寧竹哭嚎著,就要上前去拉老爺子的手,被老K怒瞪一眼,又怕怕地將手縮了回來。

見老爺子滿目哀傷,卻始終不發一眼,他不禁慌了神,膝行着又走了兩步。

「爸,您就算不心疼我和二哥,也該心疼心疼南雅吧,她可是您的親孫女啊!二哥不敢來見您,他求我,一定要求您救救南雅,南雅現在被秦家關了起來,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二哥就南雅這麼一個女兒,後半輩子還要靠她照顧呢,虎毒不食子,您也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對不對……」

南寧竹說的口乾舌燥,眼淚都幹了,見老爺子還是沒有半分表示,心一橫,索性跪直了身子。

「我不管,今天您要是不答應,那兒子就跪死在這裏,再也不起來了!」

沒等南三財說話,病房的門推開,一道冰冷的聲音傳進來。

「不想起來,那你就跪死在這,我替你收屍。」

。 “一會送你祖宗下去團聚。”

陸謙的身影從傳送法陣飛出來,手中的太陰寶鏡微微一晃。

咔嚓!

林家聲以及不遠處城池中的林家衆人當場凍成冰雕。

幻形法寶擁有超乎常人的靈智,所以能在百萬人中精準鎖定敵人。

伽藍和邀月等人姍姍來遲。

“你們維持秩序,我去去就來。”

陸謙目光深邃望着遠方,那個不知名的傢伙看起來有點強大,虛天意危險了。

嘩啦!

陸謙身形消失在原地。

另一邊,白虎精神領域被打破,成千上萬陰兵圍着中間的虛天意。

“怎麼會……”虛天意不敢置信。

她連人的邊都沒有摸到,硬生生被陰兵消耗到死。

在對方的領域之內,陰兵彷彿無法死亡,每次消滅都完好無損出現。

虛天意就這樣被人打敗。

林元手持龍槍,寒氣直透虛天意眉心。

正要結果了她時。

撲通!

虛空飛過來一個事物,直直砸落林元面前。

這竟然是一顆頭顱。

頭顱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

再一看樣貌,竟然是當代家主林家聲。

看到死者是自己的子孫,林元眼睛一下子紅了。

“誰?是誰殺我子嗣!站出來!”

他和林家聲並沒有太多感情,但對方這種行爲明顯是在打自己的臉。

唳!

虛空傳來一聲尖嘯!

天空暗淡下來,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幽綠色。

林元下意識擡起頭,只見一隻白骨鳳凰飛來,雙翼遮天蔽日。

呼!

幽冥冷火洶涌如潮,一股寒意彷彿連空氣都能凍結。

“大人?”虛天意百分百確定這是陸謙,在這個世界,也只有陸謙有這種能力。

趁着林元愣神之際,虛天意飛快逃離這個戰場。

下一息,火焰吞沒林元。

嗡!

一道金光從火中飛來,洞穿白骨鳳凰的頭骨,兩個眼眶內的幽綠火焰隨之熄滅。

轟!

還沒等林元高興,白骨鳳凰又在下一秒浴火重生。

“浴火重生,這是真鳳凰?”林元倒是來了性質,當然,他不認爲一個小小的元神能傷到自己。

轟轟轟!

龍槍連續揮出,白骨鳳凰死了又活,往復數百次,沒有半點虛弱,反而是林元消耗了不少力量。

“必須速戰速決才行。”林元心中暗道。

如果是巔峰時期的自己,可以跟此人打到地老天荒,現在確實不行了。

轟!

林元再次一槍揮出。

剎那間,天地變幻。

兩人來到一處幽暗漆黑的空間。

整個空間大部分被灰綠霧氣籠罩,隱隱可見霧氣內部一個個面色煞白,猶如冰雕一動不動之人。

這是林元的體內洞天,用大乾的話來說就是陰土。

陰土內部的人是林元的部將以及族人。

進入陰土的條件很苛刻,除了有功績,還要有實力。

十幾萬年的積累,也有十萬人左右。

只要林元不死,陰兵永不滅亡。

由於缺失信仰,大部分人都陷入了沉睡,只有數千人得到自由,即便如此,依然是非常恐怖的力量。

陸謙來到此界,頓時感覺一座巨山壓在肩上,骨骼與內臟不堪重負,若不是元神領域抵消了大部分力量,恐怕早已身死當場。

即便是這樣,陸謙在別人的洞天中難以

這時,眼角餘光捕捉到一點寒光,寒光好似星辰閃爍。

“死!”

林元用出了絕招——無定飛星。

此招完全擺脫了尋常招式的束縛。

有的招式方位要麼左右前後,要麼上下飄忽。

終究是有個方位,而無定飛星沒有方位這個說法,出招就是必中,直擊靈魂。

鐺!

正要刺中白骨鳳凰的魂火之時,一柄黑白雙色的寶劍擋住龍槍,與此同時,太陰寶鏡凍住槍桿,完美化解了此次危機。

林元廢了老大的力氣,才抽出龍槍。

望着兩個幻形法寶,他不驚反喜,兩個幻形法寶,這下賺大了。

他辛辛苦苦一輩子,也不過一件幻形,這下一次來兩件。

“兒郎們,給我上!”

幽綠霧氣中飛出數千騎兵。

爲首的將領是林家第八百零六代家主,是個威猛無雙的猛將,後來戰死沙場,被林元招進來當陰兵統帥。

一羣陰兵圍攻陸謙,而林元時不時出手偷襲一下,儘可能耗光白骨鳳凰的力量。

他不着急,慢慢磨死對方,到時候都是他的。

活了十幾萬年,這點利害關係還是懂的。

“哈哈,我這陰兵如何?”林元一邊出手,一邊用言語挑撥敵人的心智。

殺也殺不死,這會應該很氣急敗壞吧。

白骨鳳凰略有深意打量了下方的陰兵,饒有興趣一笑,說:“不錯,非常不錯。”

轟!

話音剛落,一個小陸地從掌心飛出。

陸地迎風而漲,很快變爲一座山峰。

無數陰兵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入酆都山,經過奈何金橋,鎮壓身上的戾氣,然後投入各個刑罰之中折磨致死,化爲最精純的力量滋補整座山。

不僅是數千陰兵,還有沉睡的數萬陰兵也被吸上去。

地獄第八層逐漸完善。

隨着酆都山的擴大,整個洞天有種裝不住的跡象。

萬丈、兩萬丈、三萬丈……

三萬丈之時,到了洞天容納的極限。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