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腰雲霧繚繞,仙氣瀰漫。

穿過半山腰的雲層,山頂,一座宮殿赫然出現在葉知秋的眼前!

葉知秋一呆,停止了前進,默默仰望。

這座宮殿太熟悉了,在夢裏,葉知秋見過無數次!

當年下山,葉知秋來到港州雙樓裏,在夢裏見到了這座宮殿,見到了雪兒。

曾經無數次,葉知秋和雪兒一起向着宮殿飛昇,都被驚雷劈落!

雲頂天宮!

這是九天玄女的宮殿,只不過,後來被西王母霸佔了。

而且,西王母霸佔了整個日月神山,霸佔了九天玄女的所有地盤。

葉知秋仰望着雲頂天宮,心激動不已,忽然叫道:“雪兒,今天我幫你奪回宮殿,趕走那個老妖婆!”(7.25日,第三更。) 書接回。!

葉知秋看見雲頂天宮,激動不已,嗷地一嗓子,發誓要幫雪兒奪回宮殿!

那不僅僅是雪兒的宮殿,也是自己的宮殿啊,因爲自己和雪兒是兩口子嘛。

那宮殿如此雄偉廣大,誰不想要?

本來是自家的產業,葉知秋更是要奪回來!

一嗓子吼出去,葉知秋豪情倍增,直撲山頂的宮殿。

漸漸逼近。

葉知秋看見山頂無數金甲神將現身,刀槍明亮,對準了自己。

看來,西王母並沒有放棄日月神山和雲頂天宮,依舊留下了大量的防守力量。

葉知秋站定,冷眼打量,和山頭的金甲神將對視。

山頭,一個身材魁梧的神將,手長槍指向葉知秋,喝道:“下界小民,強闖天宮,找死嗎?”

葉知秋冷笑:

“斗轉星移,六道大亂,靈界洞天福地,有能者居之。什麼下界界,拿本事說話吧!而且,這日月神山和雲頂天宮,本來是九天玄女的地盤。你們鳩佔鵲巢幾千年,今天可以滾蛋了!”

山頭,神將冷笑:“算是九天玄女的地盤,與你何干?”

葉知秋哈哈大笑,取出乾坤膽在手:“與我干係大了!九天玄女是我妻子,我今天來,代表她收房租!”

“好,看你的本事了!”長槍將一抖手裏的大槍,如離弦之箭,撲向葉知秋。

“乾坤殺氣,放!”

葉知秋也不客氣,直接催動乾坤殺氣,劈向來將。

對方並不畏懼,槍頭橫擺,鐺地一聲響,撞了葉知秋的乾坤殺氣。

無堅不摧的乾坤殺氣,竟然被對方的槍頭撥開了,嗖地射向山頂。

山頂,數十個兵將措手不及,被殺氣切過,血雨沖天!

而對方也受到猛烈衝擊,身不由己地轉動起來,陀螺一般停不下來。

“好厲害!”葉知秋吃了一驚,取出混沌法天圖,向着那個金甲神將撲去。

此人如此道行,一定是西王母手下的第一猛將,葉知秋不能放過他。

可是在這時候,山頭萬箭齊射,抵住了葉知秋。

葉知秋畢竟孤身一人,難以抵擋對方萬箭齊發的強大威壓,身不由己地向後退去。

那個使槍的金甲神將,終於停止轉動,藉機迴歸山頭,喝道:“佈陣,嚴防死守!”

跟葉知秋一招交手,這傢伙也知道厲害了,不敢再次出擊,只能被動防守了。

雲頂天宮四周,立刻升起一層淡淡的金光,將整個山頭籠罩。

堅不可摧的結界,瞬間形成。

“無恥小賊,有種的滾下來,決一死戰!”葉知秋破口大罵,催動五雷天師令,轟擊對方的結界。

可是對方結界堅固,根本不在乎。

還了天師印,同樣無效,被直接頂回來。

葉知秋再換乾坤膽,希望強行撕開結界。但是乾坤殺氣射出,也只能勉強透入結界,轉眼間,人家的結界可以自動回恢復。

而且這座山頭非常龐大,對方打死不出來,葉知秋的混沌法天圖,也無從下手。

對方只守不攻,任憑葉知秋百般神通,是打不進去。

葉知秋廝殺得累了,站在山坡休息,罵道:“有種的一輩子別出來,做一輩子縮頭烏龜!”

對方的兵將都躲在結界裏,對葉知秋的話充耳不聞。

甚至,對方的兵將還面帶無恥的得意——我躲在結界裏,做一輩子縮頭烏龜,你有本事來咬我呀!

葉知秋站在山坡,有些進退兩難。

此退去吧,心有不甘;

繼續攻城吧,寸步難行。

忽然間,一道細細的風悠悠刮來,有個幾不可聞的聲音,說道:“阿彌陀佛,葉施主,先放過雲頂天宮吧,人間道已經大亂,雪兒姑娘處境危急……”

地藏王?

葉知秋吃了一驚,急忙扭頭四看,卻不見這老和尚的身影。

地藏王的聲音再度飄來,說道:“我此刻與你通靈,葉施主,你找不到我的……”

葉知秋焦急,急忙問道:“雪兒現在怎麼樣了?”

“你回來看看,不知道了?”地藏王說道。

葉知秋心急如焚,說道:“請菩薩指引,讓我回歸人間道!”

迴歸人間道,還是要通過虛空結界的。

可是葉知秋自己,沒辦法確定虛空結界的方位。如果盲目衝擊,說不定會誤入歧途。

次闖進日月神山,是雪兒推算方位,然後衝入虛空結界的。

這次從瑤臺山過來,是無崖山界大耳護法幫的忙。

地藏王的聲音說道:“以雲頂天宮爲九宮之,震三兌七方位,都有虛空結界。從震三方位,可以抵達人間道的崑崙山;從兌七方位,可以抵達巫山……”

“你長話短說,雪兒現在何處?我從什麼方位,可以儘快會合雪兒?”葉知秋打斷了地藏王的話。

“雪兒姑娘在巫山……”地藏王說道。

話音未落,葉知秋一道縱地金光,消失在原地,直衝兌七方位而去。

雲頂天宮面,那些金甲神將看見葉知秋離去,也各自鬆了一口氣。

要知道,假如葉知秋不走,一直攻擊的話,也未必不能打破護山結界!葉知秋剛纔的連番攻擊,也給雲頂天宮的結界,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只要結界一破,雲頂天宮會失守。雲頂天宮失守,護山神將們,沒辦法對西王母交代。

不過,葉知秋爲什麼突然離去,雲頂天宮的護山神將們,並不知曉。

……

葉知秋飛遁而去,從兌七方位衝進虛空結界。

天雷如影隨形,在葉知秋的前後左右爆開。

葉知秋想都沒想,直接打開混沌法天圖,將裏面的妖獸俘虜,一個個丟出來,替自己擋雷。

在無崖山界一場大戰,在瑤臺山又是一場大戰,葉知秋抓了無數妖獸,所以俘虜衆多,可以說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可憐的妖獸俘虜們,一個接一個,在虛空結界的雷劫灰飛煙滅。

而葉知秋多次經歷虛空雷暴,早已經輕車熟路,閒庭信步。

也許是歸心似箭,這次強沖虛空結界的過程,葉知秋覺得很快。

似乎只是一炷香的時間,葉知秋已經避過九雷連珠和天罡雷陣,從虛空裏衝了出來。(7.26日,第一更。)

b 衝出虛空,葉知秋覺得身外壓力驟然一輕,呼吸隨之一暢。

這是人間道的風水氣息,葉知秋不用看都知道。

一邊向下墜落,一邊開天眼向下查看,葉知秋髮現,下方羣峯連綿,大江咆哮,雲霧繚繞水汽朦朧。

看山形地勢,這裏正是巫峽一帶。

“雪兒!”葉知秋心激動,急忙墜落身形,站在江一座山峯之。

這時候正是黃昏,薄霧渺渺,江水奔騰,四野不見一人。

“雪兒,你在哪裏!?”葉知秋環視四周,放聲大叫。

江水翻滾,嘩啦啦地響,一條白色大蟒躍出水面,化作人形,撲向葉知秋,口大叫:“師公——”

“蘇珍?”葉知秋大喜過望,急忙迎,凌空接住了蘇珍,將她帶回山峯,問道:“蘇珍你怎麼在這裏,你師父在哪裏?”

既然蘇珍在這裏,那麼,雪兒應該在附近!

蘇珍抱住葉知秋,驚喜交集,叫道:“師公你怎麼纔回來?我師父……她正在江底,大戰西王母的十二個徒弟!形勢很危急,師父快要頂不住了!”

“在什麼位置,快帶我去!”葉知秋叫道。

“跟我來!”蘇珍鬆開葉知秋,飛身向東飛去。

葉知秋後發先至,空一扯蘇珍的手,向前急遁。

轉眼之間,向下遊遁出三四里地,蘇珍向下一指:“師公,我師父在下面!”

嗖地一聲,蘇珍的話音還沒落地,葉知秋已經鑽進了水裏。

“師公,你等等我呀!”蘇珍一愣,隨即現出妖身,鑽進了江水裏。

葉知秋一落水,立刻施展神通,運起天罡紫氣,在身邊闢出一個無水空間來,向着江底沉落,四處查看。

蘇珍隨後追來,被天罡紫氣阻擋在外,叫道:“師公,等我一道啊,我帶你去找師父!”

葉知秋一伸手,將蘇珍扯到自己身邊,問道:“你師父在哪裏?”

“前面是巫峽十二峯的間位置,師父被那些妖靈困住了,不能出來!”蘇珍指引方向,帶着葉知秋前進。

“妖靈,是什麼東西?”葉知秋問道。

“是西王母的十二個徒弟,她們在幾千年前,身死在這裏,元靈不滅,和巫峽十二峯相結合。這次斗轉星移,她們全部醒了過來,對付我師父!”蘇珍說道。

急切之間,葉知秋也不多問,只管向前。

沒走幾步,啵地一聲輕響,葉知秋和蘇珍被擋住了。

前方一道透明的冰牆,橫亙在葉知秋的身前。

“師公,打破障礙,師父在裏面!”蘇珍叫道。

葉知秋點點頭,奮起精神,一道天雷破劈出。

嘭地一聲響,冰牆被震碎。

可是同一時刻,前方卻有紅黃藍三色劍氣,向着葉知秋射到。

葉知秋不躲不閃,運起天罡紫氣護身,帶着蘇珍,迎着劍氣而去。

劍氣射來,遇天罡紫氣,自然而然地偏了方向,從葉知秋的身邊擦過。

“什麼妖孽,躲在背後暗箭傷人!?”葉知秋大喝,扭頭打量,尋找藏在暗處的敵人。

可是身外都是茫茫的江水,不見人影。

蘇珍叫道:“師公,先去會合師父,別管這些!”

“你師父在哪裏?帶路!”葉知秋說道。

“我只知道師父在這一塊,不知道具體位置,我們一起找!”蘇珍左右扭頭,放聲大叫:“師父,我是蘇珍,我帶着師公來找你了!師父……”

葉知秋冷靜下來,定定神,施展遊神御氣之術,搜查雪兒的所在。

忽然間,雪兒的聲音遙遙傳來:“知秋,蘇珍,我在這裏……”

這聲音,恍如天籟。

“雪兒!”葉知秋激動不已,伸手摟住蘇珍的腰,瞬間遁去!

……

柳雪一襲白裙,站在江底的亂石之,看着撲來的葉知秋,喜極而泣。

“雪兒!”葉知秋丟開蘇珍,將柳雪摟在懷裏,千言萬語,竟然一時凝噎。

“知秋,我知道你沒死,我終於等到你了!”柳雪撲在葉知秋的懷裏,兩行清淚滴落。

蘇珍傻傻地看着師父師公,流着淚,帶着笑,瘋瘋癲癲。

良久,葉知秋才鬆開雪兒,下打量着,問道:“雪兒,你有沒有受傷?被困在這裏多久了?”

柳雪擡起衣袖,拭去了眼角的淚水,微笑道:

“我沒事……巫山十二神女,傷不了我。只是這地方,是人間道和日月神山的通道所在,我不敢離開。我一旦離開,十二神女會打開通道,接引我師姐下來。那時候,人間道的形勢必定失控。”

“原來如此,那十二神女在什麼地方?我去滅了她們!”葉知秋說道。

“不着急,坐下慢慢說。”柳雪拉着葉知秋,在石頭坐下,又招呼蘇珍過來坐。

蘇珍點點頭,坐在了師父師公的斜對面。

柳雪看着葉知秋的臉,問道:“那天在鴉鳴聻國,你和大羿決戰,爲什麼突然失蹤,還去了無崖山界?”

“大羿一心與我同歸於盡,引動殺破狼三星雷劫,我是被雷劫劈無崖山界的。幸好有混沌法天圖,否則,我當時也完了。”葉知秋將自己的經歷,大致說了一下。

柳雪聽完,蹙眉思索,沉吟不語。

蘇珍說道:“師父師公,斗轉星移已經開始,我看那個西王母,是一定會下來的!不如我們解決了十二神女,主動出擊,先下手爲強,衝日月神山,和西王母決一死戰吧!”

葉知秋點頭:“沒錯,日月神山和雲頂天宮,本來是雪兒的,我們也該拿回來了!”

柳雪想了想,搖頭道:“我和師姐的恩怨,的確要做個了斷。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爲什麼?”葉知秋問道。

“因爲人間道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我們目前,只能守住這個通道,不讓我師姐下來,然後平定人間道的事。”柳雪說道。

“人間道還有什麼事?難道又是冥界搞事?”葉知秋不解。

“是紅山老魔出世了,所向無敵,把大家都逼在青丘狐國,不敢露頭!”蘇珍說道。

“紅山老魔?”葉知秋更是一愣。(7.26日,第二更。)

b “紅山老魔?”葉知秋更是一愣。

上次混沌魔君說過,他不算厲害,更厲害的魔頭在後面。

後來根據雪兒的推測,更厲害的老魔,就是紅山老魔。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