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時後。

葉東開車來到江南市市區,驅車來到市中心醫院。

王子涵劃破的手腕需要處理一下,順便檢查一下,畢竟被三個殺手綁架,身上多多少少會有點暗傷,所以做個檢查安全點。

當葉東把車子停到醫院門口,目送王子涵走進醫院,葉東這次開車離開前往海景別墅區。

王子涵很是鬱悶,這麼好的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葉東居然沒來,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一般人要是遇到這種情況,那還不都是送她去進醫院,給她掛號,陪她診治,然後在病房看護的嗎?

可是葉東,居然只把她送到醫院門口,然後就走了,這讓她不得不懷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又或是葉東不懂風情,不知道該怎麼追女孩子。

不過,也正是因爲這樣,葉東這個名字在王子涵心裏就越發清晰,要是葉東和其他男人一樣,對她獻媚呵護,她只會謝葉東,而不會感謝葉東。

雖然只是相差一個字,但區別可就大咯,前一個是口頭的謝,後一個可是記在心裏的謝,區別之大可想而知……

晚上九點,葉東回到住處。

一樓林蓉蓉房間依舊燈火通明,她還是怕黑,不敢關燈睡覺,或許是已經習慣了。

除了林蓉蓉房間,三樓王素素的房間和劉倩倩的房間也都亮着燈。

出於好奇,葉東走了上去。

首先,葉東搓手搓腳來到王素素房間,悄悄來到她身後,然後一把抱住了她。

“哎呀,東哥,你想嚇死我啊!”王素素嬌嗔一聲,興奮地依偎在葉東懷裏,她很享受這樣的擁抱,因爲很溫暖。

“我怎麼捨得嚇死你呢?”葉東笑了笑,問道:“對了,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怎麼還在做功課呢?”


“唉,你以爲我想啊!可學校就佈置了這麼多功課,我不做不行啊!”說到這,王素素就一個頭兩個大,對於做不完的功課,她也會埋怨。

“也就那麼點功課,看我幫你搞定去……”

葉東隨手拿起王素素課桌上的作業,原本輕鬆加愉快的表情,瞬間凝固。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各種公式,各種理論,葉東看一眼,就頭大了。

愣了一會,葉東把課本放回課桌,一本正經道:“這個功顆嗎?還得自己做,這樣答出來的題纔會徹底記在腦海,所以我不打算幫你,一切都要靠自己,知道嗎?”

“呵呵,東哥你這個樣子好好玩,明明就是不會,還要裝作一本正經,好像很懂似的……”王素素毫不顧忌,直接拆穿葉東的小伎倆。

……………………

葉東和王素素纏綿了一會,兩人便雙雙睡下。

直到第二天早上,柳如雲上來叫兩人吃早餐,這才醒來。

吃過早餐,葉東馱着甜甜,和柳如雲一起去景田幼兒園。

阿大應葉東吩咐,這幾天一直都在暗中保護甜甜,這也變成他必須任務,他答應給葉東做三年跟班,照這樣下去,至少有兩年半是在暗中保護小丫頭甜甜。

這份跟班工作,可謂是相當輕鬆啊!

所以阿大沒有任何怨言,畢竟他這跟班,可比在蜀山給王蒼鷹當跟班好的太多。

在這裏,阿大得到從來沒有過的友情和關懷,他很慶幸能夠在葉東手下做事,不然跟着王蒼鷹,他遲早會變成冷血無情的殺手,根本就體會不到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和友情,以及他即將得到的愛情。

葉東把甜甜送進幼兒園,便和柳如雲兩人往回走,留下阿大一人在這看守着……

當兩人回到別墅時,虞姬伸着懶腰,剛剛從樓上走下來,早上她沒有下來吃早餐,叫了她幾次也不應,只能讓她繼續睡着懶覺。

“你們這麼快就把甜甜送去幼兒園啦?”虞姬一邊打着哈欠,一邊開口問道。


“呵呵,哪裏是我們快,而是你睡的太晚了,現在都快九點了,上午都過去一半了。”葉東笑了笑,無所事事的他,坐在沙發上便打開電視。

“下面播放一條爆炸性新聞:昨晚位於長江中旬的江中地帶,考古學家在一墓地發現一條龍骨,龍骨長三十多米……” 在墓地挖掘出幾乎完整的巨龍骨架?

看到這條新聞,葉東、虞姬、柳如雲和林蓉蓉四人都驚呆了!

這太匪夷所思了……

唯一的解釋,只能用一個詞來斷定,純屬巧合。

除了巧合,葉東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原因來解釋這一切,因爲巨龍骨架是在棺下五六米的地方發現,從而進行挖掘。

也就是說,古人埋棺時,那巨龍骨架就在地下深處。

如今考古隊在地進行開採考古,這次意外發現這具幾乎完整的巨龍骨架,至於這具骨架屬於什麼龍,這個就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這不是恐龍,到很像是神話故事裏描寫的真龍,鹿角、馬頭、蛇身、獸腿、鷹爪……

這些都需要進一步研究,但這一則消息出現,立即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造成轟動,因爲這是一個新發現,古老物種的發現,很有研究價值。

同樣,這則消息也在修真界傳開了,許多有見識的高人,紛紛肯定這具龍骨就是真龍,並且準備動身去考古地觀察龍骨。

龍,算是華夏的圖騰,在修真界中,龍更是至高神獸,受修者景仰,如今發現龍骨,可謂是在修真界掀起一番小狼,動身前往江中的修者絡繹不絕。

原本,葉東對着並沒有多大興趣,虞姬倒是有點興趣,可是葉東不去,她一人也不願去。

可幾天後,又一則消息傳出:龍骨將運至江南市,放置江南博物館展覽七天,然後送去京都博物館收藏。


得到這則消息,虞姬欣喜若狂,這下不用專門趕去江中看龍骨了,直接在家等待就行。

葉東看到這則消息卻沒什麼表情波動,他可是見過龍魂的人,龍骨只是死物在電視裏看兩眼也就夠了,何必專程過去看,不過現在龍骨要遠到江南市做展覽,那麼葉東還是不介意帶上衆女去看看。

現在,葉東要做的事,就是去購買門票。

由於龍骨罕見,華夏又是龍的傳人,所以想要觀看龍骨的人很多很多,所以這個消息一放出,江南博物館立即開始預售七天觀光票。

當葉東帶着虞姬兩人來到江南市博物館之時,頓時嚇了一跳,購買預售觀光票的人,已經從博物館內排到馬路上來了。

“虞姐,我先去排隊,你去給買瓶水,這麼多人肯定要排幾個小時才能買到票。”

葉東說完,便加入排隊長龍之中,虞姬則去到附近商店給葉東買水。

葉東前面是個瘦瘦高高的婦人,一雙黑絲包裹着性感大長腿,上身則穿着一件黑色小西裝,看的出來,她很喜歡黑色。

沒過多久,虞姬拿着兩瓶純淨水走了過來,開口說道:“東子,我知道你性子急,要不你出來,讓我來排隊吧!”

“虞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葉東說道:“去車裏等我,照着速度下去,大概還要一個小時,可以在車裏睡一會,我買好票就過來。”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排隊。”

虞姬抱着葉東手臂,賣了個萌!

這一霎那,頓時迷死一大片,許多人牲口一樣的男性,紛紛幻想着虞姬抱着他們的手臂,給他們撒嬌。

更有人直接對葉東怒目而視,心裏暗想道:“他那麼醜,我這麼帥,爲什麼他能得到如此美人,而我沒有呢,天道不公啊!”

不去理會旁人目光和嫉妒,虞姬判若無人地摟着葉東手臂,和葉東一起排隊。

走走停停,一個小時後。

葉東和虞姬兩人已經從馬路上,排到挺進博物館門口,前面還有十幾人,便能輪到他們。

又過了幾分鐘。

一名長髮青年,在兩名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直接來到售票處,把正在購票的青年給推開,說道:“給我兩張展覽第一天的票。”

“不好意思,領導有規定,插隊的一律不給票,你想要票,還是去排隊吧!”博物館售票員態度很堅硬,這是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可能長期在博物館工作,很少和外人打交道,面對紈絝說話語氣都不知道婉轉一點。

這不,他對面的紈絝立即動怒了,反手就給了售票員一個耳光,怒罵道:“你媽的,眼睛也睜大點,老子買票還用排隊,趁老子還不是很生氣,趕緊給老子兩張票!”

見售票員被打,先前那名被囂張男子推開的青年,把張開的嘴給閉了起來,當然他可不是怕囂張男子,而是怕他身後的兩名魁梧保鏢。

博物館維護秩序的人員見同事被打,紛紛裝作沒看到,出門帶保鏢的人,無一不是公子哥,這樣的人物,他們惹不起。

視線轉回售票員身上,這人好像一根筋,也不知道忍讓,被囂張男子煽了一個耳光,依舊沒有鬆口,也沒有要還手的意思,只是怒瞪着囂張男子,喝道:“我不管你是誰,規定就是規定,想要觀看龍骨,就去給我老老實實排隊去……”

啪啪啪~~~

囂張男子氣得連煽了售票員好幾個耳光,那人不躲閃,也不還手,咬着牙在那硬挺着……

“這人是傻子嗎?”

葉東搖了搖頭,身形一閃,悄無聲息地來到囂張男子身後,抓住他的手臂。

“你給老子排隊去……”

話音一落,囂張男子嘴巴剛張開,頓時一股巨力從他腹部開始蔓延,整個人直直的往門口階梯下飛去。

他的兩名保鏢,伸手去攔,也被帶下階梯,使三人滾了下去。

“好樣的……”一名早就看不下去的中年,率先鼓起掌來。

緊接着,啪啪啪掌聲一片,衆人紛紛也跟着鼓掌。

這年頭,看不慣別人囂張做法,想要阻止的心思大家都有,可是真正出手卻是寥寥無幾,所以這回見到葉東出手,衆人表面上鼓掌興奮,心裏卻是在爲葉東感到悲哀,出門帶倆保鏢的人,是好惹的嗎?

顯然不是,所以葉東惹麻煩了,儘管他身手很好,一腳就能踢翻三人。

可這年頭誰還用武功,都是動刀子,要麼動槍,所以在場各位沒有一人看到葉東。

不管在場衆人的想法,葉東踢翻囂張紈絝,回頭對着售票員說了句“繼續賣票!”,便回到他原先的位置。

葉東是個有良好素質的人,雖然他現在完全可以先行買票,但他卻沒有這麼做,因爲他前面只有不到十人,接着站隊,等兩分鐘,也能輪到他買票,所以犯不着插隊。

“小夥子,你還是先買票走吧,被人踢下階梯的人在打電話叫人了,再不走一會你就走不了了,你先前買票,我們不會怪你插隊的……”

“是啊是啊,我們讓你先買,買了票趕緊走。”

“……”

站在葉東前面的幾人,紛紛開口勸說,看着門口階梯下的囂張少年,正在張牙舞爪打電話叫人,他們覺得有必要讓葉東先去,不然一會該出命案了。

不過,葉東彷彿沒看到似的,根本不在意,衝着前面叫他先買票的人微微一笑,道:“謝謝各位的好意,但是我都排了這麼久的隊,不在乎這幾分鐘,你們繼續吧,很快就輪到我了。”

“唉,你這人咋那麼不知好歹呢?”前面的一名老者嘆了聲氣,隨即看着售票員,說道:“給我三張18號的票。”

“好的。”

隨着前面的人陸續買完票,終於輪到葉東了。

“我要十五張18號的票……”

“對不起,一人限購五張,我只能賣你五張。”售票員抱歉道,這個規定是爲了防止有人倒票,是個硬性規定,售票員也沒有辦法。

“好,那就五張。”

葉東買了五張票,然後虞姬也去買了五張票,十張票已經夠別墅中所有人去參觀展覽了,還能多出三張,這三張葉東打算給住在隔壁的阿木叔侄。

當兩人買好票時,排成長龍的隊伍出現一絲騷亂……

原來是那名囂張青年,帶着一羣穿着黑衣正規保鏢或混混正往門口走來,目標正是剛剛買好票的葉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