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想着逃跑,你現在身上有傷,跑也跑不快,我村裏野狗多,小心被野狗咬死。”

說完這番話,趙二寶就回自己屋睡覺去了。

“趙二寶,你收的這人寵,咋這麼難看呢,你最起碼收個美女啊。”

趙二寶剛躺到牀上,莎莎突然開口說道。

“啥,啥是人寵?”

趙二寶一臉驚奇的問道。

“人寵就是人寵啊,人形寵物懂不懂。就跟你們人類養寵物狗一樣,神仙也養人當人寵,反正你養的這人寵不咋地。”

莎莎說道。

“嗨,這小子欠我錢了,暫時扣押一晚上,明早紀嫣然過來給了錢就帶走了,不是啥人寵。”

趙二寶打了個哈欠道:

“行了,我先睡了,你給我看着點,別叫這小子半夜跑了。”

“放心吧,本座晚上特別精神,他小子要能從本座眼前跑了,本座以後不做神仙了。”

莎莎無比自信的說道。

夜淒涼。

正如紀勇此刻心情。

身上哪裏都疼,心裏更是苦的不行。

想他紀勇,自小天賦異稟,被譽爲武學奇才,二十不到的年齡就成了紀家年青一代的領軍人物,要不然紀小姐出門也不會帶他出來。

誰料想。

在小河村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栽了這麼大一個跟頭。


不但趙二寶欺負自己,是個人都能欺負自己。

今夜所受之打擊折辱,恐怕這輩子都忘不了了。

“趙二寶,你這個畜生!”

紀勇咬牙切齒低吼一聲,想要爬起來看看趙二寶睡熟沒有。

如果睡熟了,就捅兩刀,直接捅死拉倒。

不料,卻是牽扯了傷口,疼的齜牙咧嘴,哎呦一聲又躺了回去。

完了!

我是不是廢了!

紀勇心想,這才發覺今晚輸的實在是怪異,這趙二寶爲何突然間實力大增,莫非跟那葫蘆有關。

這確是天地葫蘆的精妙之處,被傷之人,雖然靈氣盡失,但是傷者卻不自知,仍然感覺自己靈氣滿滿。

這時,一陣藥香傳入了紀勇的鼻孔,紀勇回頭一看,發現趙二寶裝靈芝的揹簍,隨意的扔在牆角,頓時心頭一跳。

夜黑風高。

如果我把這靈芝給偷了,明天小姐必定能高看我一眼。

至少,今夜受辱之事,也能功過抵消。

一念至此,紀勇立即掙扎着往那揹簍爬去,掀開一看,裏邊果真躺着二十顆極品“赤玉靈芝王”。

咕嚕嚕!

聞着靈芝香氣,紀勇有些飢腸轆轆。

回頭鬼鬼祟祟看了一眼,發現並無人發現。

紀勇立即抓起一顆靈芝狼吞虎嚥起來,連皮都來不及剝。

他知道這“赤玉靈芝王”是大補之物。

正好自己現在被趙二寶打的重傷。

吃了這靈芝王,說不定自己元氣大增,到時候,趙二寶也未必是自己的對手。

“哎,紀勇,你在那幹啥呢!”

就在這時,紀勇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大喝。

“啊,我沒幹啥!”

紀勇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就回了一句,一轉頭,發現趙二寶不知啥時候站在門口了,手裏正拿着葫蘆衝自己冷笑。


嗖!

紀勇猛地打個寒顫,剛補充的靈氣瞬間被吸。

“還沒幹啥?你剛是不是偷吃我靈芝了?”

趙二寶冷笑着走了過去,笑容陰森。

“你,你想幹啥?”


紀勇做賊心虛,結結巴巴問道。

“滾蛋!”

趙二寶一巴掌就把紀勇扇到一邊去了,抱着自己的藥簍仔細數了一遍。

“一,二,三,四,五……”

“臥槽,真的少了一顆靈芝!”

趙二寶怒了,照着紀勇臉上就是一拳。

“你個狗東西,小爺好心收留你過夜,你居然敢偷吃小爺靈芝,早知道把你綁村口槐樹上喂蚊子好了。”

“等着,明天紀嫣然過來,她得賠我兩顆靈芝的錢,價錢還得翻倍!”

趙二寶說着找來一根粗壯麻繩把紀勇五花大綁起來,又用一塊破布堵住他的嘴,一臉不屑道:

“你個賊娃子,給我老實點,再敢偷我家東西,腿給你打斷,明天拉你去村裏遊村,叫你小子好好露個大臉。” 嗚嗚嗚!

紀勇一臉絕望,拼命搖頭。

他寧願死,也不願被趙二寶拉去遊村。

更何況這件事還要告訴紀小姐。

天呀……

趙二寶沒理他,抱着自己的靈芝簍子回屋睡回籠覺去了。

第二天,趙二寶伸着懶腰出來了,發現紀勇已經趴院子裏睡着了,嘴角一攤口水,跟個狗子似的。


趙二寶也沒叫醒他,直接端個凳子去外邊曬太陽。

他琢磨着,待會紀嫣然肯定會過來。

自己是該要多少錢呢?

一百萬?

太少。

三百萬?

太多。

紀勇這廝也不值這麼多錢。

最後想了想,趙二寶就把這價錢定在了二百五十萬,這個價格對紀勇來說,剛剛合適。

再說紀學兵。

一把年紀,深受重傷,汽車也沒了,跌跌撞撞跑回酒店,已是太陽高懸。

“小姐,不好了,紀勇被趙二寶抓了,你快去救救他吧。”

“去晚了,他就被趙二寶活活折磨死了。”

“趙二寶是惡霸,身邊跟着一羣小痞子當孫子,壞的不得了!”

紀學兵一闖進酒店就大呼小叫起來。

“紀叔,你這是怎麼了?”

“紀叔,你怎麼弄的如此狼狽,“赤玉靈芝王”買來了嗎?”

“紀叔,你先喝口水,有什麼事慢慢說。”

紀家的人紛紛圍了上來,又是關心,又是好奇。

紀叔在紀家一直以沉穩老辣聞名,這是遇到什麼大事了,居然如此慌張。

“快,快去請小姐,晚了來不及了。”

紀學兵連水都顧不得喝一口,大聲疾呼。


立即有人過去稟報。

不一會,紀嫣然出現在紀學兵面前,見他如此狼狽,眉頭一皺,不悅道:

“紀叔,怎麼弄的這麼狼狽,靈芝呢,買回來沒有?”

“紀勇人呢,爲啥沒跟你一起回來?”

“哎,別提了,小河村的人都是土匪,那趙二寶更是惡霸中的惡霸……”

紀叔長吁短嘆,絮絮叨叨把昨晚的事說了一遍,最後一臉憤怒的說道:

“小姐,這次不是咱們紀家欺人,而是趙二寶那小子欺人太甚!”

“咱們現在就帶人去踏平小河村吧。”

“對,我們現在就去殺了趙二寶這狗賊,給紀叔報仇!”

“還有那幾個打我們勇哥的傢伙,必須打斷手腳,以儆效尤!”

“一把火燒了小河村,把趙二寶的赤玉靈芝王全部搶回來!”

除了幾個老持重成的長輩之外,紀家的年輕小輩幾乎全部站了出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