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玄眼神更冷,「你應當知道,我不會要你的命!」

「但你的做法比起要我的命,更加的讓我萬劫不復!」

踩着她帶來的人和她的名聲,這樣的事情千夜玄竟然覺得是對她的恩賜?誰給他的自信?

她忍住心裏的鈍痛,深吸一口氣,轉過頭來,已經是面無表情,「千少主,你的側夫人位置,我一個小小的仙君高攀不上,就此別過……哦對了,離開之前我提醒你一句,如果自己真的能從明少主的手裏得到一柄上古神器,那你覺得,我會用上古神器換一個側夫人的位置?你以為我腦子有包嗎?不對,我腦子確實有包!」因為喜歡你!

這是她眼睛最瞎的時候。

說完這一段話,她帶着人徹底的離開了。

留下了千夜玄一行人,臉色各式各樣,特別是千夜玄,奚淺覺得他此刻就要炸了。

奚淺眼裏流露着笑意,「千少主,你要過來搶上古神器嗎?」

千夜玄一滯,他很想動手,但是!洛雲音是他心裏最恐怖的存在,他從小對洛雲音就有陰影!

那女人就是個魔鬼,從來也看不起他,哪怕那魔鬼和他姐千韻芝是至交,但對他和妹妹,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更甚至會變本加厲!

「哥!」千嫚衝動得很,她看着對面嘲笑他們的女子,恨不能衝上去直接抓花她的臉。

千夜玄拉着自己的妹妹,深深地看了奚淺一眼,「我們走!」

他帶着人,很快消失在奚淺的面前。

被迫看了一場戲的奚淺並沒有不開心,相反,覺得有趣極了。

她慢悠悠的甩着手裏不知道何時薅過來的草,有一搭沒一搭的哼著歌謠!

陌顏屁顛屁顛的追了上去,想了又想,最終在奚淺不耐煩的時候來,說道,「那個,你手裏的這個封魔草可以給我嗎?」

他覺得,明奚淺明晃晃的拿着這一棵封魔草,就是為了警告他。

可是他什麼都沒做啊,不對,他就是說了一句報仇而已,這都還沒行動……

「啊?你說啥?!這是封魔草?」聽到陌顏的話,奚淺懵逼了一瞬,她把手裏的東西舉到面前,「!!」

真的是封魔草!

她看着陌顏,「那個,我說是剛才隨後薅的你信不信?」

陌顏沒說話,但是奚淺領會了他的意思,你看我信不信!

所謂的封魔草,就是專門克制魔族的存在,如今已經很稀有了,不止是稀有,甚至是滅絕了。

她隨手都能薅到,奚淺都佩服自己的運氣。

後面的九御看到,說道,「這樣的氣運不搞事情都對不起她自己!」

饕餮,「你管得真寬!」

九御妖嬈一笑,沒說話。

奚淺歉然的看着陌顏,「抱歉,這個我不能給你,等我培育出多的來再給你!」

陌顏:「???」培育!出!多的來?所以那時候他拿來還有什麼用?自殺么?

奚淺沒多解釋,她把封魔草甩進了手鐲,然後哼著歌謠繼續往前走。

啊,隨手都能薅到好東西,她再繼續試一試!

結果證明,『路邊的野花不要采』!

那是會扎手的,因為隨手薅東西,她給自己薅了一個神獸對手出來。

二話不說直接開打,奚淺……

對了,還有學校里的期末考試,顧笙也顧不上了,反正她都學完了,就和學校商量,等孩子生了,一次性去畢業考試,到時候要不要讀研再說。

學校也知道她的情況,爽快的同意了。

倒是她宿舍里的幾個朋友聽到這件事,都來看了她。

還有徐京墨等人也都來了幾次,特別巧,白一寧也懷孕了,月份比顧笙的還大,她幾乎是結婚之後就懷上的。

知道顧笙懷孕,白一寧懷孕,韓雲崢被催婚催飛起來,嚇得他天天都呆在部隊,不敢回家。

而八月中旬的時候,南省的陸家終於進京了,他們打算七月底,等幾個孩子都放假就過來的,誰知道中間出事,耽擱了。

到的那天,是陸今棠和陸明淮去接她們的,他們來了十二個人,兩輛車不夠坐,陸今棠又叫了有空的季斯昂幫忙。

原本是傅書珩的,但是傅書珩自己去滬上考察了,昨天走的。

知道她們要來,傅明秀幾人早早的就去了老宅,該準備的準備。

顧建軍去上班,夏秋月也來幫忙。

兩家人雖然說是親家,但是和一家人沒什麼區別。

傅舒彥和蘇美馨也來得很早,除此之外,就沒其他人了,畢竟是認親,和其他人也沒關係。

三輛車進了大院,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陸家什麼時候來這麼多親戚了,難不成是顧家的親戚?

不過看着下車的人又不像,顧家是鄉下的,他們的親戚都應該是鄉下人。

下來的一個個,看着都是城裏人啊,氣質上城,渾身一股書香之氣撲面而來!

「二伯!怎麼能勞煩您在外面等?!」陸明清看着門口的老爺子,趕緊走了過去。

。 看着葯園子裏面的草藥,胡小飛開始挑挑撿撿。

雖然他沒有任何藥理知識,也不會辨別藥材年份和種類。

但是在空間裏面的所有草藥,他都能準確無誤的說出年份和名字,甚至連藥性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像是是那種與生俱來的本領,只要看到一株草藥,它的所有信息就會出現在腦海之中,當然,這個能力只能在他的空間才有用。

挑了兩根看起來品相不錯的人蔘,雙手插進土裏,開始挖了起來。

空間的土地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硬實,兩根人蔘很容易就被他完整的挖了出來。

「品相完好,沒有損傷,不錯,很好,手藝很是老道啊。」

暗戳戳的誇了自己一句,然後滿意的出了葯園子空間。

再次出現在房間里的胡小飛用一塊破布包起兩根人蔘,看了看九叔和文才他們的房門緊閉,看來是還沒有起來,就匆匆的出了道觀,來到大街上。

夏天的6點天已經大亮,街面上已經有很多行人小販。

胡小飛輕輕的抱着懷裏的破布包,小心翼翼向著街面上那家最大的藥材鋪子走去。

藥店大堂里,坐診的醫師正在埋頭寫着什麼,兩個夥計則是在一旁用藥斗稱著草藥,然後包好。

胡小飛默默的走進藥鋪,敲了敲醫師坐着的櫃枱。

「請問你們這裏收不收藥材。」

醫師抬起頭,看到一個小年輕,隨口說了一個字。

「收。」

胡小飛從破布包裹里拿出一根人蔘,隨後道。

「你看看這個60年的靈參值多少錢。」

其實就是60年份的老山參,不過說成靈參,不過是為了提價。

醫師拿起人蔘,仔細觀察起來,嘴中念念有詞。

「5根5兩小黃魚。小兄弟可以去其它店裏問問,我這裏絕對是最高價。」

醫師看了一會,報出了心裏的價格。

「您再仔細看看,我這裏還有一根和您手中的品相一般無二,這根我要送給九叔的。九叔你認識吧。」

雖然對於這個年代的金錢沒啥概念,但是5根5兩的金條肯定是價值不菲,至於人蔘的價值他也不清楚,不過有九叔這塊金字招牌在,胡小飛感覺應該不會吃太大的虧。

醫師在看了看另一根人蔘,的確是品相差不多,再聽到要送給九叔,知道這次的報價不能太過離譜。

「我仔細看了看,8根5兩的小黃魚,你考慮下要不要出手。」

聽到醫師再一次報價,胡小飛感覺應該不會吃太大的虧,索性點頭道。

「成交,我要7根小黃魚,剩下的一根,用大洋結算。沒問題吧。」

醫師熟練的拿起算盤,開始算了起來。

「一兩金換35大洋,五兩共計175塊大洋,您稍等,我這就去給你取錢。」

醫師算完之後,就急匆匆的跑進裏屋,不大一會,拿着一個小箱子走了出來。

「這裏是7根小黃魚和175塊大洋,您仔細點點。咱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錢貨兩清,過後不悔。」

胡小飛數了數大洋拿起幾根金條齊齊咬了一遍,是真的。

「掌柜的說哪裏的話,你的人品我還是信得過的,再說了,就沖九叔的面子,您也不能讓我這小輩吃虧不是。」

九叔再次被胡小飛拎出來,掌柜的只好笑着撇了撇嘴,心中卻暗暗的罵了一句。

「小狐狸」

錢貨兩清之後,胡小飛才拿出九叔開的方子,讓他抓了7天的葯。

掌柜的一看,還真是九叔的字跡,看來沒有耍小心眼還是對的,不然到時候真讓九叔找過來就算是名聲喪盡了。

到時候便宜沒佔到,還惹得一身騷,財名皆損,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就算這樣,這次這人蔘也能讓他賺得盆滿缽滿。必竟60年的老山參也算是藥材中的聖品了,這麼多年的行醫生涯他也是第二次見到。

第一次是在一個省城的大帥府中,那時候城裏的所有名醫都被請去給大帥的老娘看病。

也就是那次,他才第一次看到60年份的老山參,而且那株人蔘的品相和眼下的這個相比,差了不知道多少。

抓好葯,掌柜的也沒有再收胡小飛的錢財,只是安置他,要是以後還能發現珍貴藥材,一定要送過來,到時候他高價收。

胡小飛點了點頭,對於空間里的藥材又有了新的認知。

如果按照以前那個世界的黃金價格,一克400,一根金條5兩,250克,就是10萬,8根金條,換算下來就是80萬。

一根人蔘換80萬,不管怎麼想,都感覺很賺。

一路上抱着錢匣子,提着人蔘和買來的藥材,胡小飛快步走進九叔居住的道觀。

回到道觀,這時候九叔已經在和文才秋生吃早飯了。

看到胡小飛走了進來,文才開始大聲說到。

「我還以為你小子不告而別了,算你還有點良心。」

九叔橫了文才一眼,笑着對胡小飛說到。

「胡小兄弟還沒早餐吧,一起吃點。」

胡小飛也沒和九叔客氣,到了聲謝謝,隨後坐下來開始大口吃着早餐。

吃完飯,文才秋生收拾碗筷,胡小飛則是拿出布包,遞給九叔。

「九叔,這就是我昨天說的藥材,您看看合適用不。」

九叔打開布包,看到裏面的人蔘,臉色變得鄭重起來。

人蔘很新鮮,是剛挖出來沒多久,參須飽滿,已經有了模糊的五官,是一株極品山參。

小小的折了一點參須,裏面竟然有靈氣流動。

雖然對着人蔘很是渴望,但是九叔從來不是挾恩圖報之人,這人蔘的價值遠遠超過他消滅的那隻鬼怪。

如果按照平時,只要不是大奸大惡之人,驅鬼逐邪之後,富貴之家最多也就收個10塊大洋,遇到窮苦人家,他還要倒貼符紙。

「這人蔘太過珍貴,我不能收。」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九叔真的是很想要這人蔘,但想想自己的小金庫,買不起,只能忍痛拒絕了。

要知道這個年代一頭耕牛也就5塊大洋,這人蔘能買對少頭牛,反正他是一時間算不出來。

看到九叔那想要有忍痛拒絕的樣子,胡小飛總感覺有種莫名的喜感。

「對了九叔,其實這人蔘我一共挖到兩根,一根已經賣給了祥和醫館,作價8根5兩重的小黃魚。」

九叔聽到這裏滿臉的無奈。

「這是暴殄天物,這麼富有靈氣的人蔘,跑到藥鋪老闆的手裏,真是……糟蹋了。不過價錢雖然吃了點虧,但也不算太離譜。我要有錢,就算15根小黃魚我也買得。」

「其實這人蔘最有價值的是其中的靈氣,藥店一般會把人蔘陰乾保存,這樣其中靈氣也就跑了九成九,只會留下一點點在人蔘中,不過就算這樣,也要比一般的人蔘藥用價值更高。」

聽完九叔的話,胡小飛再次把人蔘推到九叔的面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