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陰酆都大帝曾想過將曼珠殺死,讓她和尚雲索做一對鬼夫妻,尚雲索又能接替他的位置,這算是兩全其美的方法。

可惜曼珠的身份太特殊,曾以詭嬰之體造了很多殺業、並與諸神對抗過,她不適合和尚雲索一同站在冥府的高處。

北陰酆都大帝在沒有更好的辦法的情況下,就安排了鬼擡轎這一出,讓曼珠嫁給司卿。

冥府有一則不成文的規定,一旦一鬼一人結了冥婚,除非另一方魂飛魄散,否則永不得解除冥婚關係。

北陰酆都大帝是料想尚雲索不會爲了曼珠殺了親手足,纔想讓曼珠嫁給司卿,可還是失敗了。

這一切,尚雲索是藉由逆天球知道的,可他怎麼都不明白北陰酆都大帝這麼做的原因,現在聽北陰酆都大帝親口說出來,心裏複雜而苦澀。

“你難道不知道,傷害曼珠就是在傷害我嗎?我不管你有什麼苦衷,也不能抹去你傷害曼珠、算計我們的事實。”尚雲索的聲音已經冷到了極點。

“若你沒有看逆天球,也許就能拖到我想到真正兩全其美的辦法,說到底是你連累了小鬼。”北陰酆都大帝語中有些淡淡的痛心,彷彿傷害小鬼不是他真正所想的。

“你害人猶不知悔悟,還想推到我頭上,真是可笑至極!”尚雲索死瞪着北陰酆都大帝,就像瞪着不共戴天的死敵一樣。

躺在他懷裏的曼珠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每聽一句,她的頭就多痛一分,那些破碎的畫面在不斷的移形換位,最後組成了一副副無比清晰、完整的畫面。

就是在那五股不同的力量壓擠下,刺激得她恢復記憶,這些記憶居然包含了前世、她與尚雲索所有、所有的愛戀糾纏,這樣的結果出乎北陰酆都大帝意料之外。

曼珠的淚水滾滾流涌而出,心裏五味雜陳,她竟將他遺忘了這麼多年,特別是回想這一年來她不認識他、一開始還因爲他是鬼,而排斥他,她心裏就悔恨不已。

尚雲索和北陰酆都大帝對峙着,並沒有發現懷中曼珠的異樣。

“帝君伯伯,你是不是活不長了?所以纔想讓阿索繼位?”曼珠擡起一張佈滿淚水的臉,說出了這句驚人的話

“曼珠,你、你恢復記憶了?”尚雲索非常震撼,猛然低下頭對上曼珠那雙溢滿濃濃愛意的眼,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得顫動。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就這樣恢復記憶?你又如何知道我的事?”遇事向來穩如泰山的北陰酆都大帝這時竟無法維持平靜的心態。

沒錯!曼珠說對了,早在二十年前,他就算到自己的大限將至,如果尚雲索沒有出現,那司凰就是他的繼定之選。

但尚雲索這個、他最愛的女人所生的兒子出現了,那其他的兒子又如何能與尚雲索相比?

於是,北陰酆都大帝在尚雲索留在冥府養傷就開始着手爲他鋪路。

鬼帝本鬼壽綿長不絕,但因爲當年北陰酆都大帝爲了救尚雲索的母親,逆天改命,耗費了近八成的修爲,最後失敗了,不但人救不活,還折損了鬼壽。

這數千年來雖然恢復了五成修爲、依舊難就有鬼能敵,可還是無法改變鬼壽折損的事實。

這事只有北陰酆都大帝自己知道,可曼珠、剛恢復記憶的曼珠又怎麼會知道?那時曼珠可還未現世,也未和尚雲索相戀。

“你怎麼會知道?”北陰酆都大帝見曼珠久久都不回答他,反而與尚雲索深情對視,這一次他真正的對曼珠動了殺機,這事絕對不能泄露出去,不然陰間將大亂。

“救我!幫我散去五行之力,我就告訴你。”曼珠勾起一抹諷笑,原本她一恢復記憶,就能自行壓制亂竄的五行之力。

可惜爲時已晚,只有將五行之力化散去,才能保住她的性命。現在能救她的只有北陰酆都大帝,可她又怎麼會傻傻地以爲他會出手救她?沒有立即殺了她,都是不錯的。

尚雲索聽到曼珠說北陰酆都大帝大限將至,被震住了,怎麼會這樣?北陰酆都大帝不同於一般的鬼,他若是大限將至,那就是要魂體徹底湮滅、永不超生的。

可是看北陰酆都大帝的反應,說明這事是真的,由不得尚雲索不信,不管北陰酆都大帝怎麼算計他和曼珠,對他卻是真心疼愛,勝過其他兒子。

“放心,他還有好幾年活頭,只不過是提前爲你鋪路,我就成了你的絆腳石。”曼珠擡起綿軟無力的手輕輕撫過尚雲索的眉目如畫的臉,自嘲一笑。

“胡說!你怎麼可能是我的絆腳石?他那個位置,我一點都不稀罕!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其他的我什麼都不想要。”尚雲索緊緊握着曼珠的手堅定道。

“要怎樣,你才肯救她?”尚雲索定定地看着北陰酆都大帝,他知道話都說到這份上,北陰酆都大帝怎麼可能會放過知道這重大祕密的曼珠?何況是救她?曼珠只不過是在放手一搏。 [番外]執子之情共美滿 曼珠篇 爲什麼要逼迫他們

“你接替我的位置,從此不再見她!”北陰酆都大帝緩聲道,瞥了曼珠一眼,竟沒有繼續追問曼珠怎麼知道他將逝的事。

“不可能!”尚雲索和曼珠異口同聲道,北陰酆都大帝這個要求,他們怎麼可能答應?深愛着彼此卻要生離,這比死別還要痛苦千百倍。

“難道你要把我們逼上絕路才甘心?你兒子不少,何必非要我?”尚雲索恨恨道,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等到曼珠記起他,怎就不能讓他們廝守?

“最入我眼的兒子只有你!”和最愛的女人所生的兒子只有尚雲索一個,其他女人生的又怎麼能和他相提並論?這是北陰酆都大帝的想法。

“哈哈!你的厚愛,我承受不起!我除了曼珠,什麼都不想要!你不要強行加諸給我,別讓我恨你!”尚雲索咬牙道,他從來都沒想到北陰酆都大帝會逼迫他離開曼珠。

北陰酆都大帝的身形一晃,臉色煞得更白,望着尚雲索,心裏一陣苦澀,呵呵!他只不過想將最好的東西留給阿索,這個位置是多麼至高無上?多少鬼連想都不敢想,阿索卻棄如敝履,到頭來還是怨上他?

“沒辦法了!非你不可!”北陰酆都大帝搖頭,他一切的準備都只爲尚雲索,還如何能更改?

“別求他了,大不了一死!”曼珠知道再求也無用,烈性一起,乾脆不再求北陰酆都大帝了。

“你不救曼珠,我也不會獨活!”尚雲索握緊曼珠的手,決然冷視着北陰酆都大帝。

“因爲你曾連喝五年陰靈菇湯,你的魂體穩固程度已經到了永生不滅,你死了還可以投胎轉世,而且記憶永不消褪。至於小鬼,五行之力本就源於自然,會把她的魂體摧毀不剩、化於自然,從此消失於六界之中。”

北陰酆都大帝的意思很明白,尚雲索的魂體永生不滅,可以再轉世爲人,並且是帶着記憶。而曼珠的魂體一旦被摧毀,那就是真正的不復存了。

活着的尚雲索纔是最痛苦的一個,生生世世帶着對曼珠的愛,卻永遠都無法再見她一面,只能飽受噬骨錐心之痛、永無止境………

“好殘忍!”曼珠悽悽一笑,最後痛苦的是尚雲索、而她湮滅了,卻什麼都不知道。

“你寧願我永生永世痛苦,也不願意成全我們嗎?”尚雲索此時恨極了北陰酆都大帝,明明可以救曼珠,成全他們,卻苦苦相逼,這就是他所謂的父愛?

“我一開始就將你定爲我的繼位者,已經沒有退路,你的幸福和——”

“別拿我的幸福和任何東西比較,你也沒有資格決定我的未來。”尚雲索暴戾的打斷北陰酆都大帝的話。

北陰酆都大帝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他心裏也很爲難,其實他明白自己錯了。

如果他不是一開始就執意認定只有尚雲索有資格承接他的一切,早早就開始佈置,以導致沒有回頭路,現在也不用如此逼迫尚雲索了。

北陰酆都大帝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他自以爲最好的東西,卻是尚雲索最不屑的。

他早就應該知道尚雲索和曼珠的愛情已經深得不可撼動,他早該知道的,不然也不會有當年勇對諸神那一幕。

“好!我答應你!”就在北陰酆都大帝懊悔之時,曼珠居然答應了。

“曼珠!”尚雲索啞着聲,卻說不了別的,是啊!他要怎麼說?怎麼做?對他來說對都是絕路了。

尚雲索深知曼珠的意思,曼珠是不想讓他飽受永世的痛苦,可一個在陽間、一個在陰間,卻永不得相見、不能在一起。

曼珠偷偷在尚雲索掌中劃寫幾個字,緩兵之計!

是的!曼珠突然想通了,只要兩人都不死,日後再想辦法在一起就是了。還有,她又不覺得自己是君子,對於算計他們的人又何必信守承諾。呵呵,等北陰酆都大帝救了她,她再賴賬。

北陰酆都大帝想看破她的想法一般,冷聲道:“答應了便好,沒有我的允許,你們是逃不出陰間。因爲阿索是我兒,我才費口舌說這麼多。”

曼珠怒!北陰酆都大帝說得沒錯,他要是動用武力,別說她了,就連十個尚雲索都不夠看的。

“小鬼,你就坐下來吧!”走來走去晃得她頭都暈了,季筱筱無奈道。

曼珠回到陽間已經快兩個月了,那天北陰酆都大帝出手化散了她體內的五行之力後,就立即讓鬼把她送出陰間。

還下了陰令,讓她有生之年不得再擅自踏入陰間一步、不得再和尚雲索相見。

就連季筱筱早年得到的陰陽令都作廢,斬斷了一切曼珠有可能下陰間、和尚雲索有可能上陽間的途徑。

“太狠了!我真想把陰間炸了。”曼珠咬牙切齒道。

季筱筱和靳夙瑄面面相覷,看出了彼此心裏的想法:陰間有那麼好炸?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炸不了。

季筱筱吁了口氣,雖然心疼曼珠,可她還是感到慶幸,慶幸曼珠還活着,活着就還有希望。也好在曼珠恢復記憶,記起她和靳夙瑄了。

那天可把她和靳夙瑄嚇慘了,好怕再一次失去曼珠,將王、趙兩家人處理後,就坐立不安地等着曼珠的消息。

等來的卻是失魂落魄、痛苦萬分的曼珠,那時一向堅強的曼珠哭得撕心裂肺,久久都不停,什麼都不說,整整沉默了半個月

最後還是季筱筱的一席話敲醒了沉浸在痛苦中的曼珠:

短暫的離別是爲了更好的重逢!爲了永久的廝守,就算現在沒有辦法見到尚雲索,不是說北陰酆都大帝大限將至嗎?大不了等他死!

話說現在曼珠是日日都盼着北陰酆都大帝死了,這想法雖然聽起來歹毒,卻也怪不得她。

“小鬼,你既然能知道北陰酆都大帝要死的事,呵呵!”季筱筱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了曼珠說過她如何得知北陰酆都大帝鬼壽要盡的事,心下有了主意。

“娘子,你笑得好陰險。”靳夙瑄見了自家娘子的笑容,感覺涼颼颼的。 [番外]執子之情共美滿 曼珠篇 這個主意好

話說曼珠怎麼會知道北陰酆都大帝大限將至的事,這個問題北陰酆都大帝一開始也沒有想到。

其實是因爲北陰酆都大帝把五行之力傳授給曼珠,相當於曼珠得到他一小部分修爲,本來平時是無法藉由這力量感應到他的魂體狀態。

但是當時由於曼珠體內的五行之力突然突破封印,到處亂竄、無法壓制,隨時都有爆破魂體的可能。

驟然間,北陰酆都大帝又突然出現,不受控制的五行之力卻感應到他的到來,其中木之力乃生命之源力一旦流泄就能感應到他的魂體狀態,並且傳達給曼珠。

總的來說,曼珠頂多也只是知道北陰酆都大帝鬼壽嚴重摺損的事,至於原因,她無從知曉。

“媽咪,我除了知道這事之外,其他的都不知道啊!要是知道北陰酆都大帝的弱點,我也不會等到現在。”曼珠不知道季筱筱想打什麼主意,無力道。

其實曼珠最愧疚的人就是自己的父母,靳夙瑄和季筱筱,他們爲她操了這麼多年的心,再度重逢,她卻不認得他們。

現在,卻還要爲她的事操心,曼珠暗下決定,等事情平定後,她一定會好好孝敬他們。

“你傻啊!那老混蛋最怕的是什麼?不就是怕這件事泄露出去,而引起陰間大亂嘛!你變笨了,當時的情況你本來就可以利用這件事威脅他救你,而不是屈服於他要你和尚雲索分離的條件。”

咳咳!季筱筱也是剛剛纔想到這個問題的,事隔了這麼久,她自己也一時沒想到。

“媽咪,如果當時我真的用這件事威脅他的話,你覺得他會放過我?不會當場殺了我滅口?”曼珠怎會沒想到,就是明白她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是必死無疑了。

北陰酆都大帝肯定會爲了維護陰間,而犧牲她,揹負尚雲索的恨。

“也是啊!”季筱筱乾笑道,哎!卻是她糊塗了,沒想到這一點。

“娘子,還是把你的辦法說出來吧!”最瞭解季筱筱的人莫過於靳夙瑄了,知道季筱筱並沒有真的將辦法說出來。

“辦法嘛!自然是有,哦呵呵!”季筱筱誇張地大笑起來。

“媽咪,快、快告訴我,要怎麼做。”曼珠一見自家媽咪笑成這樣,心知她一定有辦法,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辦法我不是說了嗎?擾亂陰間!”季筱筱揚脣笑得非常得意。

“媽咪,這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擾亂陰間只會讓北陰酆都大帝更加憤怒,又怎麼可能放了阿索?”曼珠一聽,垮下肩頭,鬆開季筱筱的手。

“這就是你媽咪我的高明之處了。”季筱筱揉了揉曼珠的頭髮,將她的計劃說了出來。

原來季筱筱的辦法是調虎離山之計,第十九層地獄少爲人知,其重要性超過其他層地獄,要是發生連掌管第十九層的冥官都無法壓制的動亂,那麼肯定會迫使北陰酆都大帝親自出馬。

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去救尚雲索了,但尚雲索肯定被很多鬼衛看守,不用說,他們是人,打不過鬼衛。

不過,別以爲這兩個月季筱筱就閒着,她當然日日苦思救出尚雲索的辦法了,加上這些年經常去陰間,對陰間非常熟悉。

“娘子,要怎麼處理看守尚雲索的鬼?尚雲索本身修爲不弱,被派去看守他的鬼,定不是等閒之輩。而且,我們要是在冥府開打,就算北陰酆都大帝身處第十九層地獄,他也會感應到,他的鬼識、感應力可是非常強悍的。”

靳夙瑄忍不住打斷季筱筱的話,當即提出這最實際的問題,陰間的任何動靜都逃不過北陰酆都大帝的眼。

“你們一定不知道這鐵盒子的用處。”季筱筱沒有馬上回答靳夙瑄的問題,而是拿出一隻鐵盒子。

靳夙瑄看到季筱筱手中,不由大吃一驚,這不是那個可以開啓陰獄之門的鐵盒子嗎?

當初他們用完後,被季筱筱收起來,隨着她一起回到陰間,之後靳夙瑄也忘記這個鐵盒子的存在,沒想到這麼多年,季筱筱還收着。

曼珠卻不認得這鐵盒子,那時她被圓空擄走了,但見靳夙瑄的表情,她心裏不由燃起了希望之光。

“娘子,原來你還收着這鐵盒子啊!不就是能用來開啓陰獄之門的嗎?還有其他用處?”靳夙瑄不解道。

不過卻是知道既然北陰酆都大帝下令廢除他們手中陰陽令的作用,那他們可以效仿當年,利用鐵盒子開啓陰獄之門,直接到達陰間。

“當初我嫂子的地魂就是被這隻鐵盒子吸走的,後來有一回我閒着沒事就在冥府的書庫看陰書,無意中看到一本關於鬼器的陰書中記載了這個鐵盒子。這鐵盒子名叫‘陰冥盒’,除了可以開始陰獄之門,還可以吸納鬼魂。”

季筱筱笑說道,她本意是用鐵盒子來吸納看守尚雲索的鬼衛,無聲無息,也不會驚動北陰酆都大帝。

季筱筱本來也是突然想到這鐵盒子,當初沒有想到有一天還能派上作用,就沒放在心上,又過了這麼多年。昨天翻遍了屋裏每個角落,才找到的。

“好!還是我娘子聰明!”靳夙瑄大笑道,想到解救尚雲索的方法,自然是心情舒暢了。

“打個電話叫酸罐子和穎兒過來,擾亂第十九層地獄的事還得靠他們。對了,讓他們多帶點鬼霧迷彈。”季筱筱讓靳夙瑄打電話給殷祈夫妻。

想當初在異空間時,季筱筱就心心念念着要做滅鬼炸彈,當時讓李耀暉做,卻被慈韻調包了。

後來,有一次幾個人聚在一起,她無意中提到滅鬼炸彈,引起了唐穎兒的興趣。唐穎兒心思也巧妙,居然按照滅鬼炸彈的原理,改成鬼霧迷彈。

鬼霧迷彈一扔,就能釋放出類似於迷煙的氣霧,卻只是針對鬼類。這些年殷祈捉鬼,也半也靠鬼霧迷彈的輔助,效果非常好。

“媽咪,讓殷叔叔和唐姨到第十九層地獄,會不會——”曼珠雖然極想救尚雲索,卻不想連累了他人。 曼珠篇 把門拆了再說

“放心,北陰酆都大帝不會殺他們的。”季筱筱篤定道,呵呵!頂多對他們不滿。

不過,前提之下是沒有真正滅殺第十九層地獄裏的鬼,但要是一下子大多數鬼府被炸暈。肯定會大亂。

殷祈這幾年頗負盛名。表面上只是單純的捉鬼,實際上因爲季筱筱夫妻的關係搭上冥府這條線,和冥府合作。

要是有鬼差不方便,無法捉的鬼,就由殷祈出手,捉了押到陰間。但因這次曼珠的關係,北陰酆都大帝已經解除了和殷祈的合作關係,同時下令他也不得踏入陰間一步,爲防曼珠隨着他一起混進陰間。扔邊何號。

季筱筱會這麼肯定北陰酆都大帝不會殺殷祈,更多是因爲殷祈平時除的都是大惡之鬼。

沒多久,殷祈和唐穎兒都來了。而來的人居然還有李耀暉夫妻。

他們來做什麼?季筱筱和靳夙瑄都無語了,李耀暉做事還如當年那樣不靠譜,慕子吟的脾氣也有些火爆。

當曼珠聽到李耀暉夫妻也要去,極力反對,都是普通人,到了陰間能頂什麼用?

“好啊!人多好製造混亂。”季筱筱不顧女兒的反對。竟同意了。

“媽咪,你當去旅遊啊?”曼珠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對,就是旅遊,就當做‘陰間一日遊’,而且我打賭大家都會全身而退。”季筱筱笑嘻嘻道。

“走!走!出發嘍!”李耀暉得到季筱筱的同意,很興奮地嚷道。

“娘子,有事瞞着我,可不好哦!”突然靳夙瑄湊近季筱筱的耳邊。柔聲說道,還衝她呵了一口曖昧之氣。

季筱筱身體一顫,對着靳夙瑄笑得很心虛,踮起腳尖,對準他的性感的薄脣一咬,壓低聲音道:“夙瑄、老公,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不該——”

“喂!你們快點!”季筱筱的話還沒有說完,唐穎兒就不耐煩的催促道。

“來了!”靳夙瑄大聲應道,轉而又對季筱筱笑道:“你是我娘子。我當然瞭解,前兩天那個誰來找你討債,被我看到了。”

“噓!不準泄露我的王牌,不然我扒了你的皮。”季筱筱故意惡聲道。

“好好好!我最怕娘子了。”靳夙瑄舉手做投降狀,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被外人稱爲妻管嚴,他都不介意。

還有,知道自家娘子胸有成竹,他的心情也特別好,她想什麼,他多少都猜得到,更樂意配合。

李耀暉夫妻和殷祈夫妻負責到第十九層地獄製造混亂,不等陰兵出手,一見到鬼就扔出手中的鬼霧迷彈。

哈哈!所以,造成的局面就是鬼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炸暈了。而且,北陰酆都大帝一聽到是他們這幾個、全是老熟人的傢伙跑來搗亂,更是無視他所下的陰令、私闖陰間,心裏那個怒啊!

不出季筱筱所料,北陰酆都大帝親自前往第十九層地獄‘平亂’。

季筱筱和靳夙瑄、曼珠就潛入北陰酆都大帝的宮殿,要是被鬼發現,就直接用鐵盒子把鬼吸納了進去。

這鐵盒子用來收鬼效果真是不錯,不聲不響,也不會產生一絲波動。

按照季筱筱的推算,北陰酆都大帝就算暫時囚禁了尚雲索,也不可能會虧待他,最直接的可能是關在自己的寢殿,親自看管、更方便給他洗腦。

季筱筱猜得也沒錯,尚雲索確實是被關在北陰酆都大帝的寢殿裏,他們躲在暗處,見其中一個房間守衛最森嚴,就猜到尚雲索是關在裏面。

“大膽!你們竟敢闖入帝君的寢殿,來鬼!把他們拿下!”他們還沒靠近關着尚雲索的房間,就被巡邏的鬼衛統領發現了。

“娘子,要不是鬼霧迷彈會發出聲響,我真想炸了它們。”靳夙瑄口氣很差、很差。

想想他曾做了那麼多年鬼,鬼力高深,去哪裏都是暢通無阻,現在來個陰間都要這樣偷偷摸摸、像做賊一樣。事實是,被發現了,也被鬼當賊一樣大喝,確實很不爽。

“少廢話!”季筱筱白了他一眼,快速打開鐵盒子,唸了一聲:吸!

那些個鬼衛就化成一股黑色煙霧被吸入鐵盒子裏,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曼珠更是趁機往那個房間跑去,但是那門上了鎖,鎖頭非常大。

“媽咪,怎麼打不開?”曼珠很氣惱,對於這種陰鎖根本就無可奈何,砸不得、撬不掉,急得她滿頭大汗。

“阿索!阿索!”曼珠急歸急,卻想着先叫尚雲索,聽到他的聲音,確定他在裏面。

“曼珠?”從裏面傳出尚雲索的聲音,竟有些微弱,還帶着喜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