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

李更新猛然踩了下地面,身形如同炮彈朝面具男衝去,他擡起右拳,怒目圓睜,大喝:“這條命!”

面具男微微一怔,他不明白,在絕對實力的碾壓前提下,在對方早已害怕的前提下,在根本不可能獲勝的前提下,對方在堅持什麼?

面具男搖了搖頭。

“可悲。”

轟!

面具男擡起右手,輕而易舉接住了李更新的拳頭,以他們兩人爲中心,向着周圍爆發出了陣能量風暴,捲起許多沙土。


“真是可悲。”

“明知道是死路,你還偏偏要走,小丑,雖然我搞不懂你的心態,但我很佩服你這種勇氣。”

面具男用力一捏,李更新拳頭髮出了陣咯嘣聲,他痛的呲牙咧嘴,面色蒼白,立刻擡起右腿,朝着對方的腰部踢來。

面具男瞳孔緊縮,朝後猛然退去,同時鬆開了李更新的手。

李更新甩了下胳膊,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似乎發現了什麼,同時,他的內心深處,生出一絲激動。

李更新猛踩地面,再次衝去,他擡起腿朝着面具男的胸部踹去,面具男側身躲過,伸手去抱李更新的大腿。

李更新似乎早料到他會這樣,左腳用力踩了下地面,增加底盤的紮實性後,橫着朝他的臉上踢去高鞭腿。

面具男立刻向後弓腰,躲過了這下攻擊,但這也更加驗證了李更新的猜測!

雖然對方的攻擊力很可怕,但是在抗擊打能力上,確有待商榷。

至少以目前的形勢來看,他根本不敢正面去受李更新任何一次進攻。

是誘敵深入的戰術?

還是確有其事?

必須要切切實實的去驗證一下才好。

因爲面具男開始躲避起來,所以李更新有了喘息之機,他收回來腳,朝後躍去了三五米距離。

面具男再次站直身體,平靜的看着李更新。

李更新的心裏,已經萌生了個可怕的,幾乎是自殺式的計劃,成功,他將踏碎這張面具,失敗,他將萬劫不復。

正如他所講的。

若是一個女人爲你付出過所有,你不爲她的快樂戰鬥,根本不配做個人,不配做個男人。

所以他,視死如歸。 面具男被李更新連續進攻後,不停躲避,心中已經有了股怒氣,他握緊拳頭,眼睛眯成一條縫。

濃重的殺氣從他身上迸射出來,他咬着牙,惡狠狠的說:“找死。”

轟!

宛如一顆黑色的zha彈,面具男朝着李更新急速而去,眨眼之間變到了跟前,他掄起右拳,狠狠砸向對方臉龐。

李更新咬着牙,努力躲過,面具男收回右拳,又打出左拳,跟着又是右拳,交替出手,絲毫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李更新極力擺動着身軀,躲避着對方的進攻,忽然,李更新瞅準機會,一記直拳打出,直接朝着面具男的胸腔而去。

面具男反應遠遠高出普通人,他原本身體前傾,打算甩出重重的一拳,發現對方忽然出手,竟然硬是在零點零一秒之間控制住身形,然後腳尖用力,猛點地面,朝後躍去。

李更新一拳打空,本可以稍微緩緩,但他沒有,他已經紅了雙眼,大喝着朝面具男撲去。

此刻的他,宛如一頭兇猛憤怒的野獸!

面具男穩住身形後,瞅準機會,忽然甩出一條鞭腿,朝着李更新的左邊大腿狠狠踢了過去。

啪!

這一腿,竟然重重打在了李更新的左側大腿之上。

只是瞬間,李更新就感覺到左邊整條腿都沒了知覺,然後,是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全身。

“啊!”

李更新發出了一聲慘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他能感覺到,左腿的整個大骨,已經徹底碎裂。

他臉色蒼白,渾身是汗,但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他並沒有表現出痛苦的神色,相反,他的嘴角,竟然微微上揚,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彭。”

幾乎是在挨下這一腿的瞬間,李更新忽然用左臂死死抱住了對方的右腿,面具男陡然一驚,用力往後抽腿,卻根本拿不出來!

“我倒要看看…”

李更新咬着被血染紅的牙齒,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辦到的,竟然用骨頭已經粉碎的左腿做支撐,猛然扭腰,甩出一記鞭腿,狠狠踢向面具男的腹部。

面具男想要躲避,但腿被抱着,竟然無法後退,在他愣神功夫,左側腹部已經狠狠捱了一下。

彭。

李更新幾乎是用盡全力,面具男身體朝着另一個方向飛去,巨大的慣力令李更新無法再抱住他,不覺鬆開了左手。

嘩啦啦。

面具男摔倒在地上,痛苦的扭動身軀,雖然隔着面具無法看到他的表情,但從聲音判斷,他並不好過。

也幾乎是在同時,憑藉意志力支撐着自己的李更新,左側腿部的巨大創傷帶來的弊端表現出來,他身體傾斜,摔倒在地。


如果不是這條腿受傷的原因,李更新完全有信心,只剛纔那一擊,要面具男再也站不起來。

血與汗在李更新那小丑妝容的臉上爬着,令他看上去更加猙獰可怖,他渾身發顫,道:“你會不會受傷?”

他翻過身,手臂用力,艱難的爬了起來。

“答案已經很明顯。”

即便左腿已經完全殘廢,李更新也依然不能倒下,因爲面具男還沒有被打敗,因爲那個女人,她還在受苦。

李更新身體發出劇烈的顫抖,他單腿撐地,左腿不停的哆嗦,鮮血順着皮肉染紅了褲子。

李更新搖搖晃晃,彷彿隨時都會倒下。

但是,他的眼神卻那麼的堅定,又彷彿永遠也不會敗北。

“無論力量,速度,還是反應,我都不及你,但是我曾經說過一番話,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東西,是要用最珍貴的東西去捍衛,所以…”

李更新伸出右拳,指向面具男,眼神逐漸冰冷。

“現在起,我與你拼的不是什麼所謂格鬥技巧,而是我這條命。”

面具男晃了晃腦袋,他慢慢爬起來,看了下自己的左側腹部,拍了下沾在衣服的灰塵,發出陣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錯,很不錯。”

面具男活動了下脖子,手腕。

都市修魔强少 。”

“小子,恭喜你。”

“讓一個你惹不起的怪物生氣了。”

嗯?


李更新忽然有些奇怪,這聲音…這語氣…怎麼那般耳熟?

而且,從一開始進到這間屋子,他就有種特別奇怪的感覺,現在聽到這番話,變的更加強烈。

戰錘神座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卻又感覺什麼都沒想到,只差一點,就差一點他便可以想通某些很重要的事!

可是,根本容不得他仔細去想,面具男已經撲到了跟前,左右出擊,瞬間打出了好幾拳。

李更新左腿不僅無力,還因爲吃痛,成爲了累贅,他單獨用右腿跳來跳去,努力躲避着對方的進攻。

原本他的反應就不及面具男,這麼一來,更是很快就拉開了差距,沒多久,他就捱了很多下,身上傷口變的更多。

但是,可能面具男也受了傷的原因,攻擊力有着明顯下降,加上他的速度很快,力量上自然要打折扣。

也得益於此,李更新捱了幾下後依然可以站在那裏。

面具男也意識到這一點,瞅準機會,忽然攢足了勁兒到右拳之上,發出一聲大喝,朝着李更新的左肩打去。

李更新瞳孔緊縮,因爲面具男把重點放在了力量上,所以這一拳的軌跡很容易被捕捉到了。

李更新扭動腰桿,可以輕鬆躲過。

面具男也意識到了這點,已經在腦子裏想着如何銜接第二個進攻動作。


可是接下來,卻發生了件令他匪夷所思的事情。

彭!

面具男感到右手遇到了股阻力,他定睛看去,竟發現李更新硬生生吃下這一拳的傷害!

他明明可以躲過,爲什麼…

還不等他驚訝,就感覺自己的左肩也受到了很重的攻擊!

兩個人朝着不同方向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後滾出很遠的距離。

面具男感到左肩骨似乎是裂開了,老實講,他沒有防備,因爲他不曾想到,有人敢硬着頭皮去抗自己的一次進攻!

那個人,真是在拼命。

面具男咬着牙,擡起頭看向前方。

一個渾身是血,臉上妝容凌亂的男人,正顫顫巍巍的站立起來,他的左腿,左臂,看上去被抽走了所有力氣,垂落在身體一側,他用右腿艱難的支撐着整個身體重量,而右拳,則緊緊握着,放於身子一側。

他大口喘氣,搖曳不定,卻依然屹立不倒。

他遍體鱗傷,站都困難,卻依然沒有放棄。

他實力不濟,差距明顯,卻堅持到了現在!

若有一個女人爲自己付出所有,那就要爲守護她而付出一切。

他做到了!

面具男看到如此不要命的李更新,竟然從內心深處,涌現出了股敬佩之情,他慢慢起身,任由左臂垂在身側,平靜的望着面前這個男人。

“可以把我打傷的人並不算多,做到現在這種地步,已經很不容易,夠了,小丑,那個女人,她應該知足。”

面具男淡淡的開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