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還在有意逗他,電話很快換成了崇元的聲音,我說:“崇元師傅,稍微等一下,我在公交上,說話不方便,我馬上下車。”

公交挺穩,我走下車後立刻就把劉少公司的事情說給崇元。

崇元道:“崇武現在在裏面是嗎?”

“嗯,他一個人留在裏面了,而且那裏都是鬼界的人,還有一隻食人鬼。我現在去找小莫,您看看能不能也過來一趟,我擔心崇武師傅。”

“我明白了,這兩天看到新聞的時候就奇怪,原來是這樣,我馬上過去,你彆着急。”

大利伸手攔了一輛出租,剛好是在電話掛斷的時候,我坐在車上心裏都是擔憂。大利看看我,斟酌着說:“我也很擔心自己同事的安全,如果可以拜託給你,小童,救救他們。”

我注視着大利的眼睛,點頭道:“當然,只要有一點點可能性在,我都不會放棄他們。”

司機師傅自然是一頭霧水:“你們這是說什麼呢?還以爲你們是要去炸碉堡。”

可我一點也笑不出來,大利和師傅扯到了其他事情,我才能夠不用去費腦筋想怎麼說。

一到甜品店,我第一時間衝下車,店裏客人很多,三個人幾乎都要忙不過來,小莫看到我的神色就發覺有事情:“怎麼了?過來說。”

他拉着我要去二樓,我一掙脫:“來不及了,拿上鑰匙跟我來吧。”

“大利?”林宇看到我身後緊接着進來的葛利,不無驚訝地問。

小莫看了一眼大利,又看看我,立刻說:“出事了?”

我點頭,低聲說:“那邊出事了,崇武師傅一個人留在那裏,我們只能先把大利帶回來。”

小莫瞭然

,回頭對林宇和白子晗說:“我出去一趟,這裏交給你們了。林宇,你和大利今晚先別回自己的住處,在樓上湊合幾天,反正都是裝修好的房子,設施齊全。”

說完,小莫就和我重新出了門,坐在小莫的車上,我纔有時間得以喘/息,慢慢把事情說給他聽。

“我們剛到那個公司,一切就變了,先是看到食人鬼吃了一個鬼界的兵,接着就是它出現在了人最多的辦公室。鬼界的人不知道爲什麼不讓這些普通人離開,反而把他們都關在了屋子裏,崇武留在辦公室,以防出事的時候可以保護他們,我現在真的好擔心,崇武師傅一個人,既要面對鬼界又要面對鬼域,還有食人鬼,普通人就算得到了幫助也會好奇他的能力。不管是哪一樣,崇武師傅一個人應對還是會很吃力。”

小莫說:“我明白,你不是也給崇元打過電話了嗎?放心吧,崇元到的一定比我們快。”

我捏緊拳頭,感覺自己的手心也都是冷汗。

包子重新變成狐狸的形態待在我腿上,我忽然想起包子還沒有說他的天賦能力是什麼,便在這時候問他:“小包子,你的天賦是什麼?”

包子在我腿上選了個更舒適的姿勢,說道:“我啊是能夠分辨對方的虛情假意,能看透謊言的。”

我有些不理解,這就像是一個心理學家做的事情,看穿人心。

小莫說:“他的能力確實如此,你在他面前是說不了假話的,這傢伙能看得一清二楚。”

包子揚起笑臉:“所以一開始我就很喜歡你,這並不完全是因爲你身上有和狐狸相連的血咒,更多的還是因爲我知道你的心善,會對我很好。”

我在神話世界跑龍套 小莫無情地打擊他:“你小子根本就是隻想找個可以能被你欺負的人吧!要不是蕭晟的出現,估計就要被你得逞了。”

我愣愣地問他:“真是這樣?”

包子羞赧地撓撓鼻子:“我就是想找人和我一起玩嘛,而且那個人一定要,要好欺負。”

我無奈:“我看起來就那麼好欺負嗎?”

包子瞄了瞄我,還點頭。

我頓時苦笑不得,精神稍微舒緩了一些,轉念又想:這和能幫上這次的忙似乎沒有關聯啊。“包子,就算你可以看穿人心,這次也不能因爲看穿人心,就把食人鬼給抓住啊。”

包子說:“你們不是一直拿不準對方的合作意圖嘛?我可以幫你啊,他到底是真心想合作還是騙騙你們,我統統都可以看出來。”

小莫說:“無所謂了,帶上他吧,就算有事情,這小子個矮身體小,怎麼樣都能逃出來。”

我們接近創業園,小莫把車停到路邊,蕭晟也在這個時候出現,將我用他的結界包裹,那邊就成了小莫和包子一隊。

蕭晟說:“現在進去,可能會打一場硬仗,也可能不會有多少交手,總之支援崇武,把那棟樓離的人放出來纔是當務之急。”

小莫看了一眼這個高高的樓層:“除非

能夠把整個樓棟清空,否則即使出來了一個辦公室的人,還有樓上那些。”

蕭晟說:“樓上已經沒有人了,換句話說真正被軟禁起來的人只有劉少那個公司。”

“啊說起來,你們剛纔一直都沒有提劉少的事情啊,劉少呢?”

“劉少已經死了,現在不過是被附身的行屍走肉。”

蕭晟的話直接,小莫都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那個劉少就這麼死了?這麼虧。”

“我懷疑,在這個食人鬼的計劃實施之初就被掉了包,現在還不清楚鬼界的人要這個多活的人質做什麼,總不至於是要看着這些人喂進食人鬼的嘴裏吧。”

小莫說:“說不定啊,要是洛餘風和對方有合作,賣一整個樓裏的人也是小case,現在麻煩就麻煩在這裏,幾個勢力聚集在一起了,所以我們必須低調。”

我們在各自結界的保護下走進大樓,這次蕭晟在我臉上帶了一個口罩,然後爲了節省時間速戰速決,他用結界直接將我漂浮起來,我們從那層辦公司的樓層外穿牆而過。

這裏的情形和我們剛纔離開時一樣,唯一變化的就是人們安靜地多了,紛紛坐在大門口,擠在一起,緊張兮兮地盯着天花板看,彷彿要將它看穿。

我釋放出精神力的一個角尋找崇武師傅的位置,崇武師傅也很快捕捉到,我們接頭見面,崇武的身邊還有風塵僕僕的崇元。

我心中驚喜,看來崇元果真是比我先到一步。

“我來到這裏之後,就和崇武匯合,這邊暫時沒有動靜了,天花板的食人鬼也不見了,倒是門口看守的鬼界人換了兩撥。”崇元說。

崇武道:“我們剛纔就有所懷疑,會不會對於鬼界而言,他們真的是在保護這裏,可是爲什麼一定要這些人在這裏呢。”

蕭晟道:“利用。既把他們圈定在這裏保護起來,又能利用這些活人把食人鬼吸引過來。”

我皺眉:“這樣做太過分了,完全不顧這些普通人的生死安全。”

“鬼界人做事一向這樣,習慣就好。”

“怎麼能習慣。”我苦笑,“那洛餘風呢?如果要抓這麼大一隻鬼,難道他不應該出面嗎?”

蕭晟道:“還有那隻A鬼,至今沒有露面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小莫聳聳肩:“可能躲到哪裏想對策了,或者忙着壓制食人鬼想吃人的欲/望。食人鬼那傢伙智商欠奉,爲了食物即使有多麼明顯的陷阱擺在面前,他也會義無反顧跳下去。”

“這裏如果暫時安全的話,我們就去找A鬼。”蕭晟說。

大家都沒有異議,下邊分組,還是這個陣營,崇武與崇元,我與蕭晟,小莫與包子。我遲疑地看看他倆:“包子不能算作戰鬥力吧,要不我們三個人一組,也好有個照應。”

於是爲了均衡特點和能力,崇武和小莫包子一起,崇元與我和蕭晟一起。這麼一來,剛好每一組都有能用精神力和靈力的人了。

(本章完) 我最後看了一眼辦公室裏的衆人,還是毅然決定離開。只要解決食人鬼,那這些人就會安全了,我是這麼想的。我們兵分兩路,崇元走在前邊,蕭晟和我並排,這棟樓幾十層高,一層一層檢查根本不可能。

“我可以用精神力。”我說,“上一次在林宇的小區就是這樣的找法。”

雖然我和崇武可能會找到同一個地方,我們走出那間大辦公室,我就釋放出精神力的黑線把他們擴散出去,原本以爲要等上一會,結果沒多少秒,一個小線條就回歸,我對蕭晟和崇元說:“有一個就在這附近,好像是休閒區的位置。”

蕭晟先猜測了一下:“不可能是食人鬼大搖大擺的在那,八成是那隻A鬼秦海吧。”

我說:“其他的線條在周圍可以隨時探知附近的鬼,我們過去吧。”

短短的距離並沒有出什麼幺蛾子,我們順利走到休閒區的位置,剛一進門就看到休閒吧坐着一個人,看背影和監控裏那個有些像。

蕭晟說:“之前我粗略的看過這裏,沒有發現他,小心一點,這裏可能有什麼密道或者暗室之類的地方。”

靈力是一個很容易被高靈力者察覺的能力存在,這次也不例外。秦海幾乎是在我們進門時就察覺到了我們,因爲他直接說:“來了就現身吧,你不是洛餘風,那就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對手,總是神神祕祕的藏起來可不行啊。”

崇元和蕭晟對視一眼,蕭晟看向我:“你自己用屏障罩住自己,可以在旁邊插手幫忙,但是絕對不能露臉現身,我們還不清楚這裏有多少鬼域的人存在,也不能排除他們會在這裏裝什麼特殊的裝置。”

我點點頭。

崇元看着我淡笑:“你就是我們的祕密武器,我們和崇武他們之間的聯絡也要靠你了。”

我在蕭晟的結界中,用屏障將自己圈定起來,蕭晟確認看不到我的影子了,才接觸結界,直接和崇元面對秦海。

秦海轉身正面着我們的方向,看到蕭晟時,略微遲疑似乎是思考了一會,眼中慢慢集聚了詫異:“你是蕭晟?”

蕭晟哼笑:“不錯。”

他又看向崇元:“你是誰?”

崇元雙手合十:“不足道。”

秦海哈哈大笑起來:“你們倒是惜字如金,還很客氣。初次見面,可以叫我秦海,反正這副皮囊就是秦海的身體。我用了好多年,有點感情,所以一會如果打起來了,還請別太過分。”

我忍不住吐槽:這是打定主意要開戰嗎,就不能換個別的方式。

秦海觀察了一下週圍:“我沒有感覺都這裏有其他的靈力存在,但就我所知,蕭晟你必須要和辛梓童同時出現,怎麼,她不在這?”

秦海的聲音在最後變得很低沉,我還真擔心被他看出來。沒想到他真的在一張笑臉下,從身體向周圍擴散靈力,我隱隱覺得不好,蕭晟上前一步,釋放出自己的靈力將他的逼退。

我忽然間明白,屏障就像是一個固體,就算不會被靈力探測出來,也會被人爲的看出來,因爲靈力遇到屏障就像是遇到了阻力,如果像剛纔那樣靈力擴散,那麼在對方的眼裏,就像是靈力隔空遇到障礙,那麼不用我站出來都會被他發現了。

秦海一挑眉:“喲,看來果然在這。不過我今天對她沒什麼興趣,老闆也沒要求我們這麼早抓她……”

這麼說,秦海不會爲難我?

“可我心情好,還是抓過來玩一玩吧。”秦海一句話說完,釋放出比原先更爲驚人的靈力。

蕭晟也從原先的一隻手抵擋,改爲了兩隻手,可如此一來我的屏障就毫無作用啊!而且這一次,絕對不能讓蕭晟一個人。

我剛要用精神力出手,崇元就動了,他這一動,倒是讓秦海的動作暫停了片刻。

“你們兩個人?那我就不客氣了。”

忽然房間裏多出了好幾只鬼,可是這些鬼個個都長相嚇人,身上血跡斑斑,而且肢體殘破。我瞬間想到這些人就是之前在電梯裏被食人鬼吃掉的,他們的怨氣果然被鬼域的傢伙集聚成了厲鬼!

蕭晟掃了一眼,兵不他們放在眼裏:“你這些蝦兵蟹將,未免太小看我。怎麼不把小寵物叫出來,你的食人鬼現在一定餓了吧。”

秦海說:“他永遠都是飢餓狀態,還真有點不好控制,不過沒關係,這裏到處都是他的食物,要不是這段時間他做的太過分,你們也不會發現。”

我眉頭一皺,蕭晟立刻聽到我心中所說,於是便替我問了出來:“食人鬼從以前就在這裏了?”

“是啊,這地方多好,每一層樓都有那麼多人,一個月失蹤一個辭職一個,沒什麼好主意的。這就像一個魚塘,水裏都是魚。”

我雙手緊握,怎麼可以這樣,把人命當成自己手中的玩具嗎!

蕭晟道:“你一定不會說你的老闆是誰,那劉麗麗呢,她怎麼沒有來?”

“我的地盤,憑什麼要找她過來。”

蕭晟在心底與我說:看來,摸清了對方的模式,他們A鬼,都是單獨行動,而且自尊心極強,周圍就算在有鬼域的鬼現身,也不用擔心了。

接下來沒有更多的說話時間,在秦海的指揮下,那些厲鬼開始於房間中游蕩,並且進行着沒什麼目標的攻擊,我有些費力的躲避來來回回的陰氣,得虧平常一直有訓練,我的速度真的快了不少,而且反應力也完全能跟得上,直到除了厲鬼以外,連秦海也在和蕭晟崇元的顫抖中,有意放大範圍。

我凝神用精神力來讓身體做出自然反應,連續十分鐘沒有被陰氣和靈力沾到一下,秦海的疑惑增大,看起來有些不耐煩。

與此同時,主要負責用佛法超度厲鬼亡魂的崇元也很快解決了一部分,眼看着就剩下了兩隻,秦海忍不住了。

“辛梓童在哪?”

“你說呢。”蕭晟玩味地一笑。

“你們要

想清楚,這次直接和我作對就是和我們老闆正式宣戰了,我們一直知道辛梓童住的位置,始終沒有下手不過是老闆沒下令。”

“那你們遲早都是要動手的,我在你們動手之前,把你們一個一個全部捏死,你說,最後還能有誰來動手呢?”

“大言不慚!”秦海怒道,“你以爲就憑你們幾個能鬥得過我們老闆?別做夢了,你一個人的話,連我都打不過。”

“是嗎?我看未必吧。”

雖說蕭晟沒有處處壓制住秦海,但短時間內兩人也算勢均力敵。我不禁有些擔心,同時也在想這裏的動靜這麼大,外邊難道會一點都發現不了?

崇元解決完那些厲鬼便沒有出手,蕭晟不喜歡自己在和別人對峙時有人插手。

他的動作非常流暢,而且很好看,我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出神,不知道曾經在戰場上的蕭晟是什麼樣子,可惜一直沒有見過。

格魯賽亞的平靜 “你見過。”蕭晟忽然在心底說道。

我看到他依舊在和秦海纏鬥,再一定睛,發現了端倪,蕭晟似乎摸清了秦海的路數,漸漸地動作幅度變小,沒有再浪費一絲靈力。而秦海已經氣喘了,動作顯得凌亂許多。

這張勝負已定了,我想。

可我們誰都沒想到,洛餘風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他打破了一層結界闖進來,我才猛然發覺這裏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安置了結界。

崇元看到洛餘風後,默默往我的方向退了兩步,洛餘風應該是沒有過多注意到我們的位置,他直接來到蕭晟和秦海的附近,蕭晟停手,秦海得以藉機喘/息。

洛餘風道:“蕭晟,真是哪哪都有你。怎麼,迫不及待的來做英雄嗎?”

蕭晟說:“我碰巧給某些失職的人擦屁股而已。這是你們鬼界的工作,卻放任這些厲鬼橫行人界,濫殺無辜。我雖不是什麼聖人,也忍不住出手管一管了。”

洛餘風冷道:“那些只是生死簿上命數將近的人。”

蕭晟微微眯起眼睛:“如此集中的死亡,你自己對生死簿動過手腳了吧。”

秦海調整了呼吸,看着現在洛餘風與蕭晟對立的局面,有些幸災樂禍:“這些人都是專門集中過來的,就算不被我的小寵物吃掉,也會因爲各種原因死亡,我不過是在這裏面加了一些調味料。所以你們鬼界是沒理由抓我的,至於蕭晟你,多管閒事。”

洛餘風看向秦海:“我找你很久了,你們這次做的太過分。”

秦海雙手一攤:“不是我,是小寵物,你們要是想有個交代,就去抓他好了,到我這裏幹什麼?”

我皺着眉,聽他們這兩個人的意思,似乎不完全算是洛餘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倒像是鬼域的人鑽了空子,我猛然想到,之前鬼域的那些做法,是不是也利用了某種方式鑽了空子,才導致鬼界那邊都不積極動手的。

這麼說,鬼域背後的老闆是一個對鬼界和人界都很瞭解的傢伙了。

(本章完) “你們這齣戲演得不錯,洛餘風你早就和這些傢伙有合作的吧,現在事情敗露,反而要不承認了嗎?”蕭晟道。

“我堂堂鬼界,怎麼可能和這些人合作!”

“你的話毫無說服力,不論是之前的事情,還是現在的事,你都絕不是無辜者,你是同謀。”

洛餘風的表情稍稍變化了一下,我靠近了洛餘風放出精神力感受他的情緒,這從某種意義上相當於一個不太嚴謹的測謊吧。

洛餘風看向周圍:“你在這,那個女人一定也在,可我居然沒有看到她。”

我腳步一頓。

“之前在醫院的太平間發生過一件事,我當時就猜到是你們做的,但你做的還真是乾淨,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洛餘風說,“連一個活口都不剩,可是——”

我精神頓時緊張,蕭晟的神色也沒有那麼輕鬆了。

“沒有痕跡反而是最大的痕跡,我那個時候就開始想,開始查,到底是什麼能力,能在殺過我鬼界的部下後一點痕跡都不留,靈力嗎?不是,佛法?有一點。但最關鍵的是什麼呢?”

洛餘風看了一眼秦海,秦海挑眉:“還有前不久小區裏的那件事,惡煞莫名其妙的就死了,雖然是被靈力殺死的,可總不至於都是靈力所做,你們那一次做的也很徹底,老闆幾乎要以爲是出現了什麼厲害的角色。”

我的手心開始出汗,他們真的知道了什麼吧。

洛餘風說:“真是很費力啊,查起來廢了我不少功夫,我這段時間沒有出現也是因爲這個,終於還是被我找到了。”

秦海問道:“你查出來了?”

“當然,有什麼東西能不被靈力察覺到?有一個東西,看到你我才最終確定,一定是那個。”洛餘風的目光轉向崇元,“你的師門,很不巧,我手下有人是從那裏出來的,可能說出來你也認識,罷了,他已經被調到其他區域了。你是崇元,你們師門有一個離經叛道的人,叫崇武。”

我心中大驚,洛餘風知道了!

“崇武當時修煉的能力與你們都不相同,據稱他是幾百年來第一人,你是他的師兄,不可能不知道他,換句話說,你們很可能都和蕭晟合作了。那麼那項能力也很可能被用在了辛梓童的身上,這屋子裏看起來只有我們四個人,其實,還有兩個吧?”洛餘風說。

我吞嚥了一下唾液,洛餘風現在是以爲我和崇武師傅都在這裏,他不知道我會精神力,這樣的話,我必須儘快離開。

蕭晟也在同時對我說:“你站到我身後三尺的位置,我一會會用靈力罩住你,送你離開這個房間,然後你就去找崇武,不要暴露身份。”

洛餘風說:“精神力,這個從未出現在過任何典籍記載中的特殊能力,蕭晟,你們還真是不簡單,竟然找到了這麼厲害的人物。”

秦海不着痕跡地往旁邊退了幾步,我一眼看到,立刻告訴蕭晟:“蕭晟!秦海要跑。”

他是要把這個事情告訴他的老闆,蕭晟聽到

我的提醒立刻出手,可洛餘風竟然阻擋了他,崇元緊跟着出手阻攔秦海,但終究是慢了一步,我情急之下,一道精神力的屏障就甩了出去,準確的在秦海消失的位置罩住屏障,在他們的眼中秦海是從牆邊穿過離開了。

只有我看到,秦海被我的精神力屏障牢牢鎖住,正在掙扎個不停。

我欣喜地告訴蕭晟:“我把秦海抓住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