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夫唱完,大家一起鼓掌,他很興奮地走下臺來,拿着啤酒挨個敬酒。他的女伴小白從抽屜裏拿出兩套骰蠱和10個骰子來,詢問勒夫要不要玩搖骰子游戲。勒夫春風滿面,點了點頭。起先是他們兩人玩,一人各拿5個骰子用骰蠱搖,接着輪流說幾個幾,越說越大,後來不信的一方就開牌,輸者喝酒,勒夫先輸了3把,接着卻連連得勝,小白被罰酒喝得面色通紅,方可看到她偷偷地倒掉一些酒,看來如果不是耍賴皮就是有些力不從心了。或許這是她的第二場,方可心想。

搖骰子的遊戲讓他印象深刻的還是周潤發主演的《賭神》,片中他與紋身女人菊子大戰,他們的道具和今天方可所看到的並沒有什麼不同。方可細心觀察了一下,搖完一次骰子,本方偷偷看一下自己的牌面,然後一方開始叫牌,一般從2個1點叫起,也可以把1點作爲任何數,那就從2個2點叫起,接牌一方要往上加,起碼要叫2個3點,若一方覺得所有牌面中不會有這麼多的某點點數,他就可以叫開牌,然後大家拿掉骰蠱,數點數,如果叫開的一方勝利,那麼輸方喝酒,反之叫開方喝。看懂了以後,方可也想與勒夫這位“高手”比一比,他拉着露西也從抽屜裏拿了兩副骰子,加入了遊戲,不一會兒,王小波覺得有趣,也加入了。六個人喝酒猜點,玩得不亦樂乎,桌上的酒很快一掃而空。這時客戶起身告辭,時候不早,他們還要驅車趕回宜興。大家禮貌告別,留下了繼續狂歡的十位性情男女。

此時的勒夫,因爲輸了幾局,像一位戰場上殺紅了眼的猛將,他嫌啤酒度數低,讓少爺全部拿上雞尾酒來。接下來方可輸了兩次,他喝了兩杯雞尾酒,果然這個酒精濃度更高,最慘的還是勒夫的公主小白,她的運氣特別背,6個人比賽她還是經常輸。方可發現她的臉色已漸漸由紅泛白,他心裏默默叫聲不好。果不其然,不一會兒,這位美女起身去洗手間,裏面傳來痛苦的嘔吐聲,座位上大概有一位美女跟她關係比較好,也跟着進去,好半天,才扶着她走出來。勒夫也有5分醉意了,他微斜着頭,問女人:“Are you OK?”美女吃力地點點頭,方可看一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了,老闆也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手錶,仍然是禮貌不失風度地詢問大家:“Shall we finish?(我們可以結束嗎?)”

“OK!”大家紛紛站起來,迴應說。

走出KTV,大家一一道別,方可也已經半醉,他感覺渾身輕盈,酒色聲香讓他很享受。剛纔王小波似乎對他的女伴動了些手腳,這種事方可做不出來。有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是君子,總有謙謙之風,但那種對女人不知是與生俱來還是後天形成的親切感,又讓他喜歡往女人堆裏鑽,真是矛盾啊。

總的來說,這次經歷,讓方可對KTV有了一種新的認識和好感。

伴隨着如火如荼的行業發展。5月份,方可又被勒夫安排來到了洛陽。洛陽,是地位僅次於西安的中國古都。東漢光武帝劉秀就曾在此建都,不期到了東漢末年,因爲一句“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董卓一把火把這座帝都變成了焦土。這是日本遊戲公司光榮株式會社出品的三國志11大地圖中洛陽城以及其周邊地貌。

可以看到,洛陽北阻黃河、南連羣山、西拱函谷、東輔虎牢。虎牢關下,有“三英戰呂布”的演義小說;函谷關邊,是老子遇尹喜寫下洋洋五千言的傳奇故事。往大方向看,洛陽東連陳留,西近長安,北抵河內,處中原之中心,戰略地位極高,其地理位置亦十分險要,南北有山河天險,東西有二關護衛,易守難攻,確實是皇闕之所。

隋末大亂之際,李密曾與王世充大戰於洛陽城下。王世充狡詐,用假“李密”亂瓦崗軍心,一戰大敗之。自此李密做出人生第二個錯誤選擇——率衆降唐。央視百家講壇《梅毅話英雄之隋唐英雄志》中,梅老師說,李密是英雄,是那個時代最璀璨的一顆流星。可是,他殺翟讓已是第一大錯誤,戰敗不去投靠王伯當、徐世勣以圖東山再起又是第二個錯誤抉擇,在那種朝不保夕、你死我活的亂世,犯下兩個重大抉擇的錯誤,其悲劇下場已經註定。有人說,李密缺少赤壁之戰魯肅之於孫權捐一己之私而成君王之美的人才,然而對於一個合格的領導者來說,本身就應該具備不受限於下屬的魄力。當那大敗之際,他已制定北阻黃河、東連黎陽、依靠王伯當的策略,可見衆人默默不語,他就以“衆君必不失富貴”無奈選擇率衆歸唐。當時他也可以北渡黃河投靠徐世勣(即李勣,降唐後被賜姓李),然而有屬下說:當初您殺翟讓的時候,徐世勣是極力反對的,現在您勢急去投靠他,不怕他對您不利嗎?所以李密也不敢去黎陽,這就是第一次錯誤帶來的後遺症。事實上,當李密歸唐後,徐世勣只把黎陽獻給李密,而不是李唐。李密叛唐爲盛彥師所殺之後,徐世勣感其知遇之恩,自往收其屍骨、痛哭弔唁。我們的老祖宗以實際行動踐行了“忠義”二字,直到今天,它依然能夠盪滌我們的心靈。

洛陽是武周時期的實際都城。武則天偏愛洛陽,也留下了許多與洛陽牡丹相關的趣聞。洛陽既是漢唐時期偉大的東都,又是北宋時期的西京,歷史遺蹟衆多,其在兩朝的重要性,與明清二代的南京,可一較高下。地圖的黃河邊有孟津港,津,是渡口,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川》中有“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照這樣看,天津也是渡口。 正值牡丹花開季,一年一度的洛陽牡丹節也恰在此時舉行,這個時期洛陽的酒店價格奇高。方可跟德國人多米尼克住在澗西區的洛陽大酒店,最便宜的房間也要500多元一晚,比正常價格貴了50%以上。酒店離客戶很近,每天打的起步價就能來回。客戶也非常友善好客,每天吃完午飯,幾個人聊聊天,繞着客戶公司後山轉一轉,非常愜意。客戶的負責人40歲左右,洛陽本地人,大家都稱呼他“強哥”,非常隨和健談。

這天吃完午飯,大家邊走邊聊,不由自主走出了廠門,只見門外兩旁的花圃裏開滿了鮮花。“強哥,這是什麼花呀?”方可問。

“這就是牡丹花呀!”強哥笑着說。

“哈,這還是第一次見呢。”方可停下腳步,仔細觀察起來。眼前的牡丹花,千姿百態,正契合了汪峯的那首《怒放的生命》,襯托牡丹花的綠葉繁茂且修長,像美人的手指。有的花朵含苞欲開,有的嬌豔欲滴,有的縱情綻放,都是紫紅色。方可掏出手機,選一個開得最飽滿的花朵拍了好幾張。“好美!”他讚歎道。

“是啊,當年武則天就最愛牡丹,洛陽作行宮的時候她從長安移植了很多珍貴品種過來。現在路邊上的這種牡丹是最稀鬆平常的。”強哥說。

“哦,這樣。印象中武則天和牡丹有很多故事啊。”方可努力想回憶些片段,可想不起來。

“是這樣的。”強哥說:“傳說武則天在一個隆冬大雪紛飛的日子飲酒作詩。她乘酒興醉筆寫下詔書,要求百花明日一齊開放。第二天一早,百花竟然真的在一夜之間綻開,只有牡丹抗旨不開。武則天勃然大怒,將牡丹貶至洛陽。沒想到牡丹一到洛陽就昂首怒放,這更激怒了武則天,便又下令燒死牡丹。牡丹的枝幹雖被燒焦,但到第二年春,她反而開的更盛。”

“當然了,這個傳說明顯是假的,因爲武則天稱帝時人已經在洛陽。不存在把牡丹再貶到洛陽的說法。”強哥繼續補充道,“到了北宋靖康年間,金軍攻破北宋京城開封,牡丹從此就衰落了。但自從洛陽牡丹因武則天而享譽之後,各地慕名者紛紛前來求購,這就出現了洛陽牡丹甲天下的局面。”

方可點點頭。這段歷史他並不清楚,雖然一直對文史感興趣,但很明顯,他讀的書還遠遠不夠。爲了不丟人現眼,也爲了表現自己對武則天的瞭解,他接着說:“武則天也是個出色的政治家呀。”

“是啊,當年她爲了挑選繼承人,徵求狄仁傑的意見。狄仁傑知道她的本意,卻耿直地告訴她,古往今來只有兒子在宗廟裏祭祀父母,從來沒有聽說過侄子祭祀姑姑的,況且母子的親情,又怎麼是姑侄能比呢?於是武則天放棄了傳位給侄子的想法,召回了兒子廬陵王。”強哥感慨地說道。

“不錯。”方可附和道:“所以大唐纔會有之後的開元之治!”

兩個聊得投入投機的人彷彿進入了那個時代。

“對了,強哥,當年隋唐東都洛陽的城牆,至今還有留存嗎?”方可問。

“很可惜,早沒了。在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前,洛陽城牆已經是年久失修。1939年年底,隨着時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的一聲令下,在洛陽城周邊屹立的城牆全被剷平了。”

“民國時期爲什麼也要像解放後一樣大拆城牆?”方可不解。

“主要是戰時爲了方便羣衆疏散。”

“又是毀於自己人手中呀!我們國傢什麼時候纔會再有強盛的時代出現呀?”方可憶古撫今。

“還是要變革體制,”強哥一針見血地說:“我們洛陽現在流行一句話:寧修十條路,不造一座橋。”

“爲什麼?”

“很簡單啊。修路容易,壞了可以修修補補,不會有大問題。而造橋就不一樣了,一出問題那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故,各級領導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們寧可修路撈錢。”強哥苦笑着說。

方可無語。


當地方執政者唯利是圖、罔顧城市的歷史印記、不顧一切拆舊換新。那麼,其本身就已經是無底線、無道德的始作俑者。民心不古,不正是因爲這些“害羣之馬”的“上樑不正”嗎?往更深層次去說,“上樑不正”的根本原因在哪裏?還是在於漏洞百出的體制。連方可這樣的FMer都知道利用遊戲Bug玩西甲聯賽無限外援,何況是在一個並不善於建立並完善體制的國家?在這方面,英國是值得我國學習的楷模。美國、日本、新加坡的富強,其背後都有英國體制的身影。與中國同爲東方古國,文化若即若離的日本,明治維新後學習英國的君主立憲制,天皇仍然在國家內部擁有巨大的影響力。而幾十年後的5000年封建中國,卻導演出溥儀被驅逐出皇宮,最後做日本人傀儡的鬧劇。泱泱古帝國,封建歷史世界第一,在現代卻沒有一個形式上的傳承皇帝,這種斷代,讓人欷歔、感慨、扼腕、嘆息!

三天後,方可和多米尼克把工作做完了,準備第二天回去。這時強哥過來告訴方可,晚上他們設備經理在市區某特色飯店請客吃飯,方可和多米尼克愉快地答應了。

下班後方可與多米尼克準時到了飯店。飯店的內飾比較古樸。賓主8人包括其他設備供應商的兩位德國人和一名中國人,還有強哥、強哥的領導、強哥的小弟,大家按照次序坐下。由於菜和包廂都是預先已經訂好的,人一落座服務員就開始上菜,只見都是湯湯水水的菜餚。這時強哥介紹,這一頓就是有名的“洛陽水席”,每一道菜都要有湯水。方可暗想,又長見識了。大家開啤酒暢飲,氣氛開始熱烈。這時一位古代公公模樣打扮的人,頭戴宮監帽,身穿唐代內侍服,左手手臂掛着個拂塵,並不多的鬍子颳得十分清爽,滿臉堆笑地走了進來:“各位客人,非常歡迎光臨本店。喲,還有外國的朋友!有失遠迎有失遠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咱家敬各位一杯。”說罷從隨行的服務員手中拿起一小杯白酒,酒桌上的諸位也立刻端起酒杯,迎着公公的笑臉,大家一飲而盡。看來這個小插曲也是這家飯店的特色。公公敬完酒,朝衆人作揖,說一句“諸位慢用”,就離開了。


由於有德國朋友在,洛陽方面的東道主也是十分好客,大家推杯換盞,不知不覺,兩大箱啤酒都已空空見底。經理還要求服務員上酒,方可考慮到不能太失態,與德國人商量後,德國人決定finish並邀請客戶去酒吧一探。強哥與經理都是有家室、穩重的人,於是剩下的6個人又一道殺奔酒吧,他們直喝到凌晨1點,才相互道別。

天漸漸熱了,方可所從事的這個行業也是熱度依然。做實體經濟既累又不賺錢,許多有錢人寧願把錢緊攥在自己手中。當發現某個行業利潤豐厚的時候,他們就快速投資、急迫投產,以期掙快錢使財富增值。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過得並不幸福。除了成天提心吊膽手裏的鈔票縮水貶值之外,他們總是速戰速決,在浮躁心態的影響下渾身充滿着焦慮。一個幸福的企業家,應當是像華爲的任正非那樣,有遠大的理想和目標,有克服萬難的決心和意志,用股權利益激勵的方式聚集一個強大的整體和團隊,在自己感興趣的某一領域長久鑽研和發展,並最終取得成就,享譽海內外。

江陰又有一家公司準備要投產。勒夫就安排方可過來,鑑於他已經獨當一面,這次他需要帶一個叫吳奇的新同事。江陰,北挨長江,與對岸的靖江遙遙相望。這個地方,經濟極爲發達。在華西村老書記吳仁寶的帶領下,江陰一直雄踞全國百強縣榜首。新建的五星級酒店,純黃金打造的“金牛”熠熠生輝,吸引着朝鮮的女大學生們來此做服務員。據說,每年華西村會定時挨家挨戶發黃金,重量在半斤至一斤不等。

方可與吳奇來到了客戶現場,這裏有四臺新式設備需要定位安裝。方可打算帶着吳奇做兩臺定位,待吳奇學會之後再讓他去定位剩餘的兩臺。定位的工作雖簡單,但要做細卻並不容易。德國人一般會用工具箱裏的細線拉出一條中線來,作爲機器的中心線,接下來會在分段的機器上再畫中心點,然後用鉛錘沿着機器的中心點去比較他那根細線。這樣的精度能控制在毫米以內。對於寬敞的車間來說,誤差偏大一些其實肉眼也看不出來,但深受德國人影響的方可,似乎已形成一種偏執,眼裏不能容進砂子。兩天時間,他帶着吳奇,定位完了兩臺設備,結束後用尺一量,兩臺幾十米長的設備,前後間距只差2毫米。

吳奇很遺憾地沒有與德國人共事過,他看着測量結果,又望一望諾大的車間,不解地問:“需要這麼精確嗎?”

“德國人就是這麼做的呀!我們又沒有時間限制,總歸精益求精一些吧。”方可誠懇地說。

吳奇呵呵一笑,不置可否。他與方可同齡,之前在美國公司待過。

“我們以前用眼睛看看就行了。”


方可沒有接話,他不知道說什麼。不過他又一次想到了中國與德國軟實力的差距。

晚上吃飯,兩人都洗完澡下樓。吳奇穿了一身阿森納隊服。

“你是槍手球迷?”方可問。

“是啊,你呢?”

“我也是。我非常欣賞溫格花小錢辦大事的經營風格。”

“我喜歡他的技術流。那你從什麼時候喜歡阿森納的?”吳奇驚喜地問。

“大概08年以後吧。0304那會兒反而不喜歡阿森納,那套442的固定陣容簡直就是碾壓英超呀。自從玩了***007和2008以後,看到阿森納預備隊有大批牛人,而且都是低價買入的,遊戲中經常可以免費租借,也非常好用,加上現實中阿森納總是最賺錢,既鍛鍊大量年輕人,又追求最高性價比。因爲我個人也喜歡追求高性價比,所以我就開始佩服溫格並逐漸喜歡上現實中的阿森納了。”

“還有。”方可繼續補充道,“當你在現實中也看到那些小牛成長挑大樑了,你就更能體驗那種遊戲與現實契合的樂趣。”

吳奇呵呵一笑:“我大學裏也常玩FM的,與室友聯機玩那種感覺太棒了!”

“現在還玩嗎?我們可以聯機啊!”方可興奮地問。

“不玩了,以前玩得廢寢忘食,不辨晝夜,經常餓着肚子不去吃飯,身體吃不消的。”吳奇心有餘悸地說。

方可默然。吳奇說的這些,他也經歷過。2004年時,他也曾想戒掉FM和三國志遊戲,可是戒除了以後業餘生活做什麼呢?似乎參加工作以後的閒暇時間也與大學裏一脈相承。儘管他把舊電腦賣掉,但沒過一個月,手癢難耐的他,又去電腦城整了臺新電腦回來。

“你現在還玩嗎?”見方可不說話,吳奇又問。

“嗯,它每年升級一次數據庫和引擎,感覺很棒的。”

“那你還是沉迷進去了,那也是“毒”啊!要小心了。”

“毒?”方可第一次從一個FM玩家口中聽到了這樣的評價,他無法理解這個字的意義。因爲大多數晚上,FM都讓他過得充實。

吃完晚飯,吳奇去看電影了。方可不愛看,就回房間繼續玩FM。上個利茲聯存檔已經英超奪冠且拿了歐聯杯,雙前腰4321陣型大放異彩。於是再用個老牌強隊諾丁漢森林吧,這麼多年在英冠打拼也一直不能出頭,力爭用三個賽季打入歐冠,第四個賽季拿歐冠冠軍。


這一晚,時光又像愛因斯坦對工人們解釋的通俗相對論一般,飛速流逝。當方可哈欠連天,極不情願地離開椅子上牀時,時針已過1點。

最近一段時間,方可總會在白天感到疲乏,可是隻要到了下班,吃過晚飯,他的大腦似乎就會分泌一種興奮劑。全身在打了雞血的狀態下精神抖擻,與機共舞,其樂無窮。曲黎敏曾說,電腦是大惡魔,攝人魂魄。當一個上了癮的人,坐在電腦邊狂玩不睡覺,何嘗不是這樣呢?現在的手機低頭族也是如此吧?

彈指又是一月,吳奇跟着方可在江陰學習了不少技能。如方可所計劃的,剩餘兩臺機器由吳奇來定位和安裝。當他喜滋滋看着自己的傑作時,方可拿尺把前後間距測量一下,兩人同時看到,測量值相差兩釐米。

“再移動一些吧。”方可建議。吳奇默不作聲地拆掉機件,動了幾下。

“多動一些。”測量值只少了幾毫米,方可再次建議。吳奇苦笑一下,又象徵性動作一次,見方可還要說話,他先發制人:“呵呵,就這樣吧,差不多就行了。”

正好這時勒夫給方可打電話詢問進度。勒夫要求方可去廣東佛山,把江陰留給吳奇和王小波,這兩人是之前美國那家公司的同事。

“請順便把電話交給奇。”勒夫說。方可連忙遞給站在一旁的吳奇。

“你好,勒夫。”

“你好,奇。你學習得怎麼樣了?”

“哦,很好啊,現在我都學會了。”吳奇得意洋洋地說道。

“好,那接下來你也要獨立去工作了。”

“好的,沒問題!”

“好一個沒問題(No problem)!”方可心想。他對吳奇的工作態度和能力有些嗤之以鼻。看着他的大言不慚,他又感嘆中國這個現代社會是否真的需要像吳奇這樣爲人處世。你有二分能力,便要說八分,這樣纔有機會?真的應該是這樣嗎?他困惑起來,等吳奇掛斷電話把手機還給他時纔回過神。

其實,吳奇有缺點,也有優點。方可也是這樣。

第二天華燈初上的時候,方可已經與吳奇告別,飛抵了廣州。他坐機場大巴來到佛山三水,又打車到了酒店。

這是方可第一次來到佛山,對佛山的唯一印象是來自李連杰主演的《黃飛鴻》電影,“佛山無影腳”當年也是名震天下,在《黃飛鴻之鐵雞鬥蜈蚣》裏,方可非常喜歡陳百祥飾演的黃獅虎一角。實際上,佛山就是著名的武術之鄉,中國歷史上有“北滄州,南佛山”的說法。兩地自古都打鐵造兵器,所以武術流行。另外,佛山又別稱禪城,簡稱禪。唐貞觀年間,在城內挖掘出三尊佛像,因唐朝皇親貴族都極其信佛,所以這挖出的佛像自然是被認爲非常祥瑞的,故此有佛山和禪城的說法。方可記得三國志10地圖裏,華南有南海郡,從佛山有南海區來看,當是此區域無疑。

讓方可意外的是,在酒店的對面,竟然赫然挺立着曾經名震一時的“健力寶”工廠。1984年,三水酒廠廠長李經緯,創造性地以“健力寶”命名他所開發出的介於飲料和***之間的“鹼性電解質飲料”。在當年的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健力寶與中國體操健兒一起,見證了東方古國金牌零的突破。在女排決賽中,中國姑娘們氣勢如虹,以3:0完勝美國女排拿到三連冠的金牌。有日本記者發現,女排姑娘們在比賽間歇中一直在喝一種橙黃色的飲料,他將之稱爲“中國魔水”,猜測這種魔水對於中國女排以及參賽的中國體育健兒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此事經華南媒體轉發報道,健力寶便一炮走紅,成爲國人心目中的驕傲。

與熟悉健力寶的70後和80後一樣,方可少年時代非常愛喝這種飲料。當時在中國的大街小巷,健力寶無處不在,如日中天。然而,在1998年前後那場“國退民進”的浪潮中,健力寶終因實際歸屬者**和實際經營者李經緯團隊的不可調協的矛盾,被三水**以後來四處可見的“一刀切”的方式,殘忍地從李經緯團隊中剝離,從此便一落千丈、虎落平陽。“內訌”從來不是一件好事!現在的“健力寶”工廠,“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一派蕭條、毫無生機。方可感慨不已,不住欷歔、心酸、落淚。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與日本明治維新後創立至今仍健在的百年企業相比,中國近代辦企業的失敗例子實在太多。和日本**“扶上馬、送一程、任獨立、不干涉”相比,中國的近代企業總少不了**自作主張的影子,從曾國藩、李鴻章的“江南製造總局”到解放後的“企業國營化”再到世紀之交的“國退民進”,中國企業在體制不斷變更的大背景下,苟延殘喘、不能自主,其最終的敗局,實在是命中註定!

愛玩的孟勇已經先一天到了佛山。待方可入住畢,兩位好基友來到某蓮花超市買一些吃的。兩個人推着一個購物車買了一些飲料和食品,不覺逛到一個低價處理的書攤,豎起的牌子上,“十元一本”、“十元三本”等字樣特別顯眼。現在的中國,最便宜的莫過於書了,四處可見論斤而稱的書籍。在超市裏,它也似乎處於一個尷尬又不掙錢的附屬地位。普羅大衆不住發問:讀書究竟有什麼用?

對此,作家馬未都有過一番精彩的講述:“讀書有什麼用?這是一名大學生向我的提問。在有書以來的文明史上這本不是個問題,但進入知識碎片化的時代,這個問題的確成爲他或她心底的發問,雖不振聾發聵,卻也發人深思。信息改革的今天,任何一個簡單的知識都可以通過網絡解決,谷歌與百度隨時能幫助你解決你遇到的難題,簡單有效而無須辛苦讀書。淺嘗輒止形容網絡上的學習再貼切不過。不求甚解成爲了今日大多數人讀書的常態,於是,‘讀書有什麼用’就真的成爲了問題。我做了如下回答:讀書可以讓你與衆不同,腹有詩書氣自華(蘇軾語)即是貼切的一種表達。學校所讀之書可不視爲書,故有“課本”之謂。此讀書則是文史子集外加科學一類,讀之與不讀有天壤之別。書多讀之士,知恐懼,知羞恥,知艱難,古人以爲有此三知方可成人。無此三知僅有人之軀殼而已,惜今天這類軀殼充斥視野。讀書的作用爲了不成爲軀殼而已。讀科學書,讓你多一分理智,多一分邏輯,繼而讓你的分析更準確;讀文學書,讓你多一分情感,多一分形象,繼而讓你的情感更細膩;讀哲學書,讓你多一分思辨,讓你多一分智慧,繼而讓你的思想更深刻;至於其他學科的著作,讀史學書生髮史觀,無史觀則無力以觀滄海,讀玄學書進入深邃,不進入則不知天外有天……朱熹說:‘爲學之道,莫先於窮理;窮理之要,必在於讀書。’先賢之語仍是至理名言,不因網絡的出現而改變。”

當然,對於讀書人來說,在超市買這些打折書是很划算的,因爲既能買到正版,也能只花白菜價。這時候,一本日記本大小厚薄的書映入方可眼簾,只見書上印着三個字“道德經”,作者是道家祖師爺——老子。方可最近腦海裏總是在糾結一些時常遇到的社會道德問題,比如小三現象、食品安全問題、各種無底線無敬畏、城市裏曖昧的足浴店按摩店等,每次聽到或見到這些,他的心裏總會泛起一些漣漪,他感覺心中缺少衡量是非的標準。還有啊,剛纔和孟勇恰好談到這些時,孟勇說:“肉體可以出軌,精神不能出軌。”說是電影《手機》裏說的,那麼,道德真的就是像孟勇說的這樣嗎?也許這本《道德經》可以給我一些提示,方可心想。(後來方可才知道,《道德經》雖有道德二字,卻並不是今天的道德之意。道德經,其實是上篇道經和下篇德經,從長沙馬王堆出土的早期版本看,是德經在前,道經在後。上篇的道是非常虛無抽象的概念,所謂道可道,非常道,我們很難解釋道是什麼,只瞭解道能產生萬物和支配萬物的平衡。下篇的德,倒是有一些道德的影子。)

簡單翻開這小日記本,看到這樣一個片段: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爲腹不爲目,故去彼取此。“爲腹不爲目?”好高尚的情操和追求啊。這本書有些意思!翻到末尾封面,一張小標籤貼着“3.8元”,不過是一瓶王老吉的價格啊。方可拿着這本小冊子一般的書,對着孟勇晃了晃:“買本《道德經》來參考下這個社會。”

“好啊。”一旁的孟勇笑了。

從超市回到酒店,方可迫不及待地打開《道德經》看了起來。這是他畢業後看的第二本書。忽然,他感覺這本書很熟悉,好像最近就見過,想來想去,他打開電腦裏的三國志遊戲,臥槽,這不就是加10點智力的寶物“老子”嗎?他樂了。看看這本仙書能不能給我加點智力呀!他認真看着,但也許是好久未開卷,不到半個小時,方可就哈欠連天。他不得不放下書本,洗漱睡覺。今晚沒有打開電腦那隻“大惡魔”,他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佛山這家四星級酒店的牀很不錯,軟硬適中,方可熟睡後破天荒做了一個夢:只見他站在一片空曠的野外,舉目四顧,身旁空無一物,忽然眼睛瞥到遠處,見一位古裝模樣老者,倒騎青牛,飄飄然有仙道風,往他這裏過來。待老者近前,方可看得真切,但見其人鬚髮皆白、雙耳垂肩、雙眼緊閉、長臉、慈眉善目樣,方可心以爲奇,忙上前彎腰點頭:“請問老仙何人?我爲何會在此與您相見?”老仙緩緩睜開雙眼,喝停青牛,看着方可,哈哈大笑:“原來是方可大人,極好極好!老朽何人,他日你自能明白。今日出行,我本不欲點化凡人,然你既與我有緣,可見你已有道心,我問你,你現今可有任何疑慮?老朽將勉力爲你化解。”

“疑慮?老仙真乃神人,我現在確有疑慮。最深的就是現今社會中的道德亂象——笑貧不笑娼,而且,有人說‘肉體可以出軌,只要精神不出軌就可以。’這是正確的嗎?爲此我還買了一部《道德經》,希望能從中領悟一些道理。”

“嗯,笑貧不笑娼,實乃現今我朝一大巨症。方可啊,你可知道,人心不古了,此亦是老朽最爲痛心疾首的。我朝開國以來,雖有坎坷,但自第二代領導人撥亂反正後,逐步走入正軌。千禧年左右,國家再次上樑不正下樑歪,各種社會毒瘤發展到今天,令人痛心也!”

“是的,老仙所言極是。國人現在就是熱衷一個‘錢’字,併爲此不擇手段。知識分子,尤其是投身於科學技術行業的,由於收入太少,紛紛轉型,累不堪言!天天放口號尊重科技和知識分子,卻沒有行之有效的實際行動,當然也就引導不了那些對金錢趨之若鶩的人們。那麼,此種情況帶來的影響會是什麼樣的呢?”方可憂心忡忡地問道。

“極爲嚴重,極其嚴重!《琵琶行》曰:‘商人重利輕別離’,在商而言,絕大多數是追求物質利益,於精神追求者,非其所重也。雖說‘大道廢,有仁義,’但是,在大道沒有真正到來的時候,‘仁義禮智信’這五常還是社會大家庭的精神基石。縱觀中國歷史,沒有哪個王朝會因逐‘利’而強大的。賺錢本身並沒有錯,但只有內心淡泊名利,纔會獲得長久的精神滿足。否則,就是賺再多的錢,精神世界空虛,最終只會墮落!另外,‘士’地位的下降,也是對於一個國家的前途影響至巨的。‘士’是知識分子,是引領國家走向富強的主要力量,尤其在近代和當代,科技軍事的強大對一個國家的富強幾乎是起決定性作用的。科技的進步,只有‘士’能夠做到,如果不把重視‘士’落實到實處,國家就沒有前途。”老仙不無憂慮地說道。

“您說得不錯。我想,這就是爲什麼某個橫跨歐亞的大國,敢於挑戰頭號世界強國的霸權,敢於豪取倭人的小島,沒有軍事科技的強大後盾支持,他怎會有如此底氣呢?我覺得,這個國家雖然目前沒有我國富裕,但國民受教育程度高,因爲不斷重視科技,纔會在近現代誕生那麼多的科學家吧。”

“言之有理。”老仙學着仙鶴的動作,轉了一圈脖子,繼續說道,“至於你所說的道德問題,歷史上就有曹操的例子。曹操第一次征討張繡,張繡在賈詡的建議下,投降曹操,可是當晚曹操耐不住寂寞,打聽到張繡死去的叔父張濟有一美妻曰鄒氏,於是命人取來一見,果然貌美驚人,大喜過望後連續幾晚寵幸。終於紙包不住火,張繡知曉此事後大怒,與賈詡密謀,夜襲曹操。由於事發突然,曹操沒有防備,倉皇出逃中,若沒有典韋的以死相抵和長子曹昂的舍馬相救,他幾乎就丟掉了性命。偷情的代價,是他幾乎喪命,而且損失了虎將典韋和自己的兒子,也換來之後張繡的作亂。非正常的男女關係,猶如刀口舔蜜,雖然一時甜滋滋,卻免不了傷人害己。慎之戒之!”

方可聽完這些後默默不語。想了想又問:“老仙,對於我朝的現狀,您覺得國家應該怎麼做才能走向真正的富強呢?”

“無他,人心要古!”老仙說罷,閉上雙眼,驅動青牛,就要離去。方可腑中尚有千言萬語要說,急忙喊道:“老仙留步,小可仍有疑慮。”

“哈哈,年輕人,來日方長,來日方長。”神祕老仙說完,一陣風離去,正如他一陣風來。

老子在《道德經》裏不止一次地談到,要保持自己的心靈像剛出生的嬰兒那樣,認爲只有這樣,纔是最接近於道,最利於修身養性、建功立業的。清晨,方可醒來,夢中老仙所言仍然歷歷在目。

在佛山購買的這本《道德經》讓方可如獲至寶,不斷研讀。待佛山的工作結束,他已將全書通讀一遍。雖然只有短短5000字,但全書通篇都是用先秦時代的古文寫成,字意艱澀難懂,思想哲學卻極其深邃。如果沒有後面的註釋和新解,《道德經》幾近天書。

告別佛山以後,整個8、9月份,方可不斷往返於平湖和無錫兩地。他時而思考一下《道德經》中的錦句,感覺就像嚼不起眼的菜根那樣,愈咀愈香。過完十一,勒夫安排方可去江西新餘出差。而就在這個月底,勒夫獲得了高升,無錫辦事處解散,他被任命爲亞太區服務經理,辦公地點到了上海,與總經理在一起。一個叫周志堅的人,被公司HR招聘來,接替勒夫留下的職位。周志堅在德國留過學,會說流利的德語,之前在某德資的汽車公司工作。德國人以硬件設備和軟件工程師服務,笑傲中國市場。

秦以偉來公司最早,資歷深,工作表現也是可圈可點,所以也被提升做了助理,負責安排工程師的schedule。當然,這一系列人事變動對方可並無太大影響,他仍然不停地奔波出差、無牽無掛,工作之餘,總有消磨時間的遊戲和偶爾涌上心頭的空虛做伴。有時,他覺得自己麻木不仁,機械地任由時光飛速穿梭。儘管在靈魂深處,他並不想這樣。

每年年底,FM的發行商SI都會出下一年的Demo版本,這一年也不例外。儘管出差桐鄉,白天工作很忙,但各種新引擎、新面孔、新妖人、新小牛和無合同老將,都強烈吸引着方可晚上奮戰在電腦一線。最近半月,他幾乎每天都要戰鬥到凌晨2點,正如南京奧體中心東看臺大書的“舜天戰鬥”一樣。當極不情願躺倒牀上時,他的大腦仍然處於興奮狀態,得花很長時間調整才能入睡。如果不調鬧鐘,睡到第二天中午是必然。有一天,他忘了調鬧鐘,睡到上午10點被電話叫醒,是桐鄉客戶打來的。他立刻起牀,早飯都沒吃就奔過去了。幸好客戶經理是他的老朋友,並沒有計較。

有一天晚上,方可忽然很厭煩FM,便打開看那本3.8元買的《道德經》調劑一下。這是他畢業後看的第二本書。

方可看到第三十和三十一章,老子對戰爭的看法: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爲上。前半句的解釋是,遵循“道”的原則去輔佐君主的人,不憑藉武力在天下逞強。武力?霸權?方可忽然想到世界上的某個國家,它經常對其他國家頤指氣使,炫耀肌肉,動輒兵戎相見,以武力逼迫其他國家就範。伊拉克、蘇丹、阿富汗,都慘遭其荼毒,由它引起的無休止的戰爭到最後傷害的都是平民。那麼,這種霸權主義究竟對不對?自然界弱肉強食的法則是否也適用在人類身上?到底是該以霸權服人還是以道德服人?方可不禁陷入了沉思……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