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易看着我說道:“這是夫妻碑,也就是風水位的陣眼!”

“東邊四十五度角,西邊四十五度角,南邊四十五度角,北邊四十五度角,而陣眼則是正北方的夫妻位!”劉易說到這的時候擡起頭看了我一眼“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看看,這位置不會超過五十米,如果超過五十米,這風水位的效果就會減少了很多。”

我聽見劉易的這句話以後,有些不相信,隨即我跟着四處看了看,果然,像劉易說的那樣一字不差,我跟着開口問道:“那你說這六個人是怎麼死的?”

“死於非命!”劉易說到這的時候頓了一下看着我一臉認真的樣子說道:“如果不是你朋友弄錯了地方尿尿,估計也不會出現那陰魂。”

“死於非命?那你這麼說,這六個人都是被人殺害的?”我有些不相信的樣子看着劉易,而我的背後卻忍不住的冒出了一身冷汗,沒準那個殺人兇手此時就在四處觀望着我們呢。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很有可能,因爲正常死亡的人沒有怨氣,沒有怨念,所以做不成這五鬼聚陰之地。”說到這的時候劉易衝着我聳了聳肩,說道:“而你看到的那個藍衣鬼,恐怕就是這五鬼聚陰之地其中的一個鬼!”

我沒有說話,心裏總是感覺怪怪的,隨着劉易見我不說話以後,跟着苦笑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咱們兩個這次恐怕是碰上大麻煩了!”

“那有沒有什麼辦法解決這五鬼聚陰之地呢?”我緊跟着問了一句。

劉易聳了聳肩,有氣無力的說道:“可能,沒有,因爲能布五鬼聚陰之地的人,道法一定在我之上,這種邪門招財的陣法,恐怕我師傅都很難做出來。” 042 聚陰地

我聽完劉易這麼一說,心裏頓時有些不舒服了,如果劉易說的這些都是真的話,那麼這個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了,我倆這麼瞎鼓搗,會不會在引出來什麼我們壓根得罪不起的人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問道:“那咱們怎麼辦?”

劉易歪着腦袋想了半天以後,從嘴裏吐出來三個字“不!知!道!”

我頓時有種想吐血的衝動,那眼前的情況我倆如果把那陰魂收了的話,勢必會影響到這五鬼聚陰之地的,如果不收的話,那那個鬼不禍害我們了,而是選擇去禍害別人了怎麼辦?這樣終究不是個事情,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也有些爲難了起來。

而劉易這個時候在這墓碑前開始轉悠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麼呢,我腦子裏突然冒出來一個奇怪的想法,我緊跟着開口說道:“要是實在不行咱們報警吧!”

我也不知道當時怎麼說出來這麼愚蠢一個想法,說完之後我就後悔了,劉易在邊上白了我一眼以後開口說道:“報警?神經病吧?”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下“且不說警察會不會相信咱們,就是這裏面的屍骨真的挖出來了,真的檢查出來了,是死於非命的,咱們怎麼解釋?警察憑什麼相信咱們?”

我聽見劉易這麼一說以後想想確實是這麼回事,隨即我稍稍的思索了一下以後開口說道:“那咱們怎麼辦?”

“把那陰魂在封印到這陣法裏面,一切恢復原貌。”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眉頭緊鎖的樣子看了我一眼說道:“要不然那陰魂死了或者魂飛魄散了,那麼背後的人一定會察覺到的,到時候咱們兩個就怕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我聽完劉易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隨後劉易從自己的黑色布包裏面拿出來幾塊石頭依次擺在了這裏,看着劉易擺出來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以後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弄的這玩意是做什麼的?”

“這個石頭叫封魂法,咱們等晚上他從這裏出來了以後,然後一下就在將他封印回去,然後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到時候咱們也不會得罪一些沒必要得罪的人咯。”

劉易這麼一說,我想了想倒是也行,現在也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按照劉易這樣說的去做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就按照你說的這樣去做吧!”

劉易跟着點頭,看了我一眼,又四處打量了一下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對了,在給我拿幾張符紙,我先做個封魂法的模型!”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轉身走到了後面拿起來劉易黑色的揹包以後,跟着我翻了一下劉易的包袱以後,看見裏面有着幾張符紙,隨後我將裏面的符紙拿了出來以後,走過去遞給了劉易,劉易看着我說道:“將這符紙貼在地上,然後七個角度就行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按照劉易說的方法將符紙貼了下去,弄完了手裏這一切以後,劉易站起來拍打了一下手上的土以後,衝着我點點頭說道:“行了,今天可以了,咱們晚上再出來,如果那陰魂晚上老老實實的不出來最好,如果他破陣而出的話,我就將他在封印進去!”

我聽見這句話以後點點頭說道:“聽你說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滾犢子,本來就很厲害好不好?”劉易說完這句話以後順手將自己的揹包拎了起來。

隨後我和劉易便轉身離開了這裏,跟着我和劉易走了以後,我倆人並沒有直接回旅店,我尋思是等他們吃完飯以後在帶劉易回去,要不然帶着劉易回去,在同學面前多少有些不合適。

到了中午一點多的時候,劉易看着我,有氣無力的說道:“小道,咱們回去吧?我餓了!”

我聽見劉易這句話的時候感覺有些尷尬,我肚子也餓了,隨後我給張少聰打了個電話,好在張少聰已經給我倆打好飯了,就放在我房間裏了,我一聽有飯吃以後,跟着掛斷了電話帶着劉易一起回去了。

而我回去以後我們班的同學也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反正我和劉易一看沒什麼人倒是也落個清淨,隨後我倆進了房間以後,跟着劉易看着我說道:“可算是能吃點東西了,餓死我了!”

這個時候門被人推開了,我看了一眼,是張少聰,張少聰手裏還拿着兩瓶礦泉水,看着我倆說道:“喏,這是我買的礦泉水,你倆別光幹吃,順便喝點水!”

我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張少聰,我第一次感覺我是個窮鬼,想到這以後我心裏還有點不好意思呢,倒是劉易毫不客氣的就把張少聰手裏的礦泉水接了過去。

我跟着看着張少聰笑了笑說道:“謝謝你了,還這麼麻煩你!”

劉易跟着吃着蓋飯喝着礦泉水,張少聰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客氣什麼,咱們是朋友的。”說完以後張少聰還衝着我笑了笑。

我聽見張少聰的話以後笑了笑,沒有應聲,趕忙坐下來開始吃飯了,確實是有些餓了,早上就沒吃飯,中午餓到了現在,張少聰也跟着坐下來跟着我們一通閒聊。

吃完飯以後我擦了擦嘴巴,跟着開口問道:“對了,咱們班的同學都去哪兒了?”我這個時候纔想起來旅店裏幾乎沒什麼人了。

張少聰聳了聳肩以後看着我說道:“今天不是最後一天了麼,明天就走了,大家都說是去登山頂了,說是去山頂看風景去了。”

我笑了笑以後緊跟着問道:“那你怎麼沒去呢?”

“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所以就沒去了,而且昨天晚上的事情整的我都不敢出門了。”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一臉後怕的樣子看着我。

我也沒有說話,隨後和劉易也都吃完飯了,跟着大家也都是年輕人,什麼都聊得來,也就沒什麼了,隨後我們聊着聊着,我們三個人就開始坐在一起打鬥地主了。

反正不賭錢不賭啥的,我也跟着一起玩了起來,玩到了下午五點多的時候,那會夕陽已經快落山了,我們班同學也都回來了,外面也逐漸的熱鬧了起來,隨後張少聰看着大家回來了也就沒有繼續陪着我和劉易鬥地主,我呢也沒出房間,怕劉易一個人沒什麼意思。

到了晚上大概八點多的時候我和劉易匆匆忙忙的吃完了晚飯,我記得比較清楚,月亮當時特別的亮,我們班同學都在旅店門口看星星聊天呢,而我和劉易則拎着劉易的包袱,我拿好自己晚上寫好的幾張符紙以後就出發了。

當然,在我們出發的時候便已經和張少聰交代過了,晚上給我們留門的事情,張少聰也是滿口答應了下來。

隨後我和劉易到了那片荒墳的時候,劉易把我拉到了一棵小樹的後面,指着前面的荒墳,看了我一眼說道:“就在這裏吧,等着他出來。”

我看了一眼劉易以後點點頭,但是總感覺這周圍怪怪的,時不時還有幾縷鬼火飄過,一陣陣的陰風吹的我後背都發涼,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倒是臉色很正常,好像一點都不緊張一樣,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一點,畢竟大晚上面對這堆荒墳的時候我估計擱誰誰心裏都不會太舒服的。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感覺劉易就是個變態,我跟着開口問道:“你不害怕麼?”

劉易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說道:“早就習慣了這些鬼啊,山精什麼的。”說完以後劉易依舊是兩眼緊緊的盯着前面的那處荒墳。

我聽見劉易這麼一說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得跟着劉易一起注視着前方,但是我心跳還是非常的快,那天晚上讓我獨自面對陰魂的時候我都沒這麼害怕,但是面對這一處荒墳的時候我確確實實的害怕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着,我的心跳也漸漸的恢復了很多,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大概我都快睡着的時候,劉易拍了拍我的肩膀,兩眼頓時就精神了,看着我說道:“出現了!”

我跟着揉了揉眼睛,並沒有看到什麼,劉易這個時候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樣,跟着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忘了,你沒有明陽眼,離得太遠,你看不到。”

我跟着有些無奈,隨後劉易一拍我的肩膀,拎着包看着我說道:“準備動手,他已經朝着咱們走過來了。”

我這個時候定睛一看,還真實,一個暗藍色的影子幽幽的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雖然當時天很黑,但是月色卻是異常的明亮。

我一看劉易已經走了出去了,我也不墨跡了,趕忙跟上了劉易的腳步,劉易走的速度很快,那陰魂彷彿還沒有注意到我們,而我們和陰魂的距離越來越近,而我和那陰魂快走近的時候,只見那陰魂兩眼兇狠的樣子看着我和劉易,顯然他已經看見了我們。 043 起霧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拍了劉易一下,劉易並沒有搭理我,只是瞥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說話,而那陰魂卻已經停在了原地,彷彿比昨天我見到他的時候更加的兇惡了,只見那陰魂兩眼冒着綠光,看着我和劉易幽幽的說道:“你們都得死!”

我總感覺這個陰魂怪怪的,他和我之前見到的不一樣,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對了,爲什麼我總感覺這些陰魂和其他的不一樣呢?”

劉易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因爲沒有意識,只有怨念!”說到這的時候周圍突然掛起來一陣詭異的陰風。

我整個人都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隨後劉易跟着將自己手裏的符紙祭了出來,跟着嘴裏默默的唸了一句口訣“破鬼符,急急如律令!”只見劉易的這句話念完了以後,劉易手裏的符紙順帶着就飛了出去,衝着那陰魂就打了上去。

那陰魂顯然知道躲開了,跟着飛身一躍,而劉易跟着將自己手裏的另一張符紙拿了出來,衝着那陰魂又是一記符紙,只見那陰魂痛叫了一聲以後衝着我就抓了過來。

我跟着反手將自己的符紙拿了出來,嘴裏跟着默唸道:“掌心符!破!”跟着“嘭”的一聲巨響,那符紙衝着就打在了那陰魂的身上。

只見那陰魂此時渾身上下都被炸出來破洞了,但是他還算詭異的看着我們,而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間劉易跟着唸了一道口訣以後,衝着那陰魂又是一記!

只見那陰魂躲都不躲衝着我就飛衝了過來,而陰魂還沒到我身旁的時候,劉易將自己黑色布袋裏的石頭拿了出來,看着那陰魂默唸道:“神武真君破殺陣!破!”

跟着一把石頭扔了出去,噼裏啪啦一陣巨響,這聲音非常的大,震得我的耳朵都有些生疼的感覺,我回過頭看着劉易,劉易臉色依舊是那麼嚴肅,如臨大敵一般。

而跟着一陣煙霧過去以後,我卻發現那陰魂消失了,難道魂飛魄散了?我忍不住想到這裏,跟着周圍開始起霧了,霧氣很濃,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以後,劉易看着我說道:“那陰魂肯定沒有消失,他應該在咱們的周圍躲着呢,咱們要小心!”

我跟着想到了剛剛劉易扔出來的那一把石頭跟鞭炮似的,那麼厲害,突然感覺劉易很厲害,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沒事,待會他出來了,你就再給他過個年!”我有些興奮的說道。

劉易看着我這個興奮的狀態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問道:“過個年?什麼意思?”

“你剛剛那堆石頭啊,就跟放鞭炮似的,噼裏啪啦的給他一頓炸的,”說到這的時候我確確實實感覺到劉易那堆石頭的厲害了。

劉易靠在我的邊上看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真當那是鞭炮想怎麼放就怎麼放了?”

我跟着有些疑惑的問道:“難道不是?”

“廢話,那堆石頭是我自己做出來的,都是通過加持的,你懂麼?要加持一堆那樣的石頭沒有三兩個月根本不行,當然可以多使用幾次。”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我一眼“可以回收利用,但是誰去撿回來?”

聽見劉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搖了搖頭說道:“那還是算了吧,太危險了,你去撿吧!”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誰知道那個陰魂會什麼時候出來呢,而且這周圍的霧氣也越來越大了。

而我正在一臉迷茫思考着那陰魂會從什麼地方出來的時候,劉易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出來一個羅盤,緊跟着劉易看了我一眼說道:“在咱們正前方呢,小心點!”劉易的聲音非常的小,可能也只有我們兩個人可以聽見吧。

誰知道我剛剛準備點頭的時候,那陰魂突然就衝了出來,一張噁心至極的大臉出現在了我的實現裏面,我跟着還沒準備出手的時候,那陰魂一把就掐着了我的脖子,我感覺自己又不能呼吸了,其實我現在想想我也好他媽倒黴,每次碰見鬼都會被鬼恰到脖子,難道我這脖子上面有什麼好吃的東西麼?

不過此時不是想這個事情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跟着伸出手把自己手裏的符紙拿了出來,貼在了那陰魂的身上,跟着嘴裏默默的唸叨了一句“破!破!破!”一連三個破字以後,我便聽到了三聲“砰砰砰”的巨響,聲音非常的大。

我整個人也被那陰魂鬆開了,抓住我的手的力量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是周圍的霧氣也越來越濃了,我回過頭感激的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待會小心點!”

我衝着劉易感激的點點頭,跟着劉易衝着我壓低了聲音說道:“還記得貼的那個符紙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你是說咱們上午貼的那個?”

劉易點點頭,一臉肯定的樣子說道:“對,就是那個符紙,待會你就往那邊跑,然後我來動手封印了他,怎麼樣?”

我心裏還是有些害怕,誰知道那陰魂會不會在我沒跑到之前就殺死我呢?而且這霧氣這麼大,我哪兒還能分得清方向呢?想到這以後我搖了搖頭說道:“不行,這霧這麼大,我哪兒裏知道在哪呢?”

劉易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你就往前跑就是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好想知道我害怕一樣,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放心吧,他現在已經受了重傷了,我不相信他還會有多厲害,你只管跑,到了地方以後你就什麼都不用管了!”

我跟着稍微猶豫了一下,狠狠的點點頭說道:“那行,我幹!”我跟着心一狠便同意了。

隨後劉易衝着我點點頭以後,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喊321,你就跑,明白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就是往前跑對吧?”

“對!”說完以後劉易拿着自己手裏的羅盤不知道在擺弄什麼呢,跟着劉易開口說道:“1!跑!”

我聽見1以後下意識的就已經跑出去了,但是跑到一半的時候我覺得我被劉易這二貨給玩了,他他媽的連3和2都沒喊就讓我跑了,但是此時心裏罵歸罵,但是還是得往前跑。

而我跑到了一半的時候就聽見劉易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糙!小道,救我!”聲音非常的焦急。

我聽見了劉易的聲音的時候,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四周,霧氣太大了,我根本看不見劉易,但是那個陰魂也沒有出現?難道那個陰魂抓住劉易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心裏暗暗得意了一下,但是我也知道,這情況很危急,跟着我循着剛剛聽到聲音的地方跑了過去,只見劉易手裏拿着羅盤,整個人被的舉得高高的,像是被什麼力量給抓住了一樣。

隨後我跟着將自己手裏的符紙祭了出去,也不知道大概在哪兒,只能衝着劉易對面的方向打了上去,果然“嘭”的一聲巨響以後,我知道打中了,隨後劉易跟着“噗通”一下子從半空中摔了下來!

跟着劉易一臉痛苦的樣子揉着自己的屁股,一邊看着我說道:“我糙,這特麼鬼,點子實在是太多了,失策了!”

我跟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有說話,因爲我心裏清楚,劉易是想讓我做誘餌,然後將這鬼引過去,卻沒有想到我剛剛跑開以後,這陰魂衝着劉易就下手了,而我這個時候已經跑了出去,劉易準備跟上去的時候卻被這陰魂抓到了,也就是我來的及時,要不然劉易得被這陰魂掐死了。

但是我看着劉易這一臉痛苦的樣子,我心裏就感覺特別的解氣,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感覺挺爽的,可能是因爲之前劉易坑了我一次的原因,而這個時候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咱們兩個一起往那個聚陰之地走過去,我就不信他不跟過來,他受了這麼重的傷,想要報仇,就一定會悄悄的跟着咱們,然後找機會下手的。”

我聽見劉易的話以後覺得他說的倒是也挺有道理的,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吧,那咱們兩個一起過去吧!”

“嗯”,劉易嗯完了這一聲以後將自己的羅盤撿了起來。

我倆人一邊往前走還一邊四處的望着點,因爲不知道這陰魂什麼時候會出來的,萬一冷不丁的出來了,在嚇我倆一跳,指不定命就沒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把將我推開了,我跟着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只見那陰魂衝着我倆的中間就俯衝了過去,我這個時候才明白劉易爲什麼推我,如果不是劉易剛剛將我推開,估計我和劉易就得被那陰魂鋒利的指甲穿腸而過了就,想到這以後我的額頭冷不丁的冒出了冷汗。

跟着我打了一個寒顫以後就已經站了起來,只是感覺身體有些痠痛,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沒事吧?” 044 回學校了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事情!”而我低下頭的時候才注意到劉易的胳膊上已經開始流血了。

劉易跟着用自己的衣袖將自己的傷口擋住了,我跟着開口問道:“你這怎麼回事?”

劉易跟着有些無奈的說道:“沒辦法,剛剛被那玩意給撓了一下子。”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現在小心點了,馬上到了地方了,這陰魂恐怕不知道咱們想做什麼,但是他一定想報仇,所以咱們現在必須找到封魂法那裏!”

我跟着一臉堅定的衝着劉易點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都明白。”說到這的時候我仍然有些不放心的問了一句“你身上的傷口真的沒事嗎?”

“顧不上那麼多了,先別管我了,跟着我往前走就是了!”劉易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既然劉易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不好在多說什麼,緊緊的跟在劉易的身後,而這個時候那個陰魂卻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擋住了我們的路。

劉易跟着嘴角抹過一絲詭異的笑容說道:“就是這裏!”

只見劉易這個時候將那羅盤拋在了半空中,突然之間那羅盤開始冒着金光,這金光異常的扎眼,我被這金光照的都有些睜不開眼了。

只見劉易這個是雙手合十,很快兩隻手不斷的變換着手訣“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誅邪!封魂!”說完以後那陰魂好像是被什麼東西閃到了一般,動彈不得!

跟着劉易深呼了口氣,手裏還在不斷的變換這手訣,當劉易手裏的這套手訣捏完了以後,拿出來一張符紙衝着那陰魂的面門就貼了上去“封鬼令!破!”

跟着那陰魂放佛知道了什麼一樣,開始強烈的掙扎了,只見那陰魂周圍的符紙此時光芒大盛,泛着黃色的光芒,那陰魂一臉痛苦的樣子,飄渺虛無的身體逐漸的在下沉,一點點的沉入了土中了。

而劉易嘴裏還在念念有詞的說着什麼,當時我已經一句都沒聽清楚了,反正就知道當時劉易像是入定了一般,許久那陰魂才徹底的陷入了土中。

而周圍的光芒此時逐漸的也都變得暗淡了許多,最後直到那些光芒徹底的消失了。

而劉易嘴裏的口訣彷彿也已經唸完了,跟着像是虛了一般,整個人朝着後面直直的倒了過去,我趕忙一把扶住了劉易。

劉易這個時候臉色有些蒼白,顯然這口訣不是劉易能駕馭的住的,好在這陰魂已經被封印了回去了,我跟着看着劉易問道:“你沒事吧?”

劉易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傷口以後,衝着我有些虛弱的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晚上回去睡一覺就好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已經站了起來。

“小道,你去把那些符紙全部用土埋起來!”說完之後劉易從自己那個黑色的袋子裏拿出來一把鐵鍬遞給了我。

我看了一眼這鐵鍬,還是摺疊的那種,心裏不禁有些好奇劉易這黑色袋子裏還裝了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了?隨即也沒多想我便拿着鐵鍬去淹埋那些符紙了,弄完以後,我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我看着劉易問道:“行不?”

劉易臉色有些蒼白的衝着我點點頭說道:“行了,咱們走吧!”自己一個人在拿着紗布包紮自己手臂上的傷口呢。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收拾好了鐵鍬以後就走了過去,劉易的臉色還是有些蒼白。

我看了一眼劉易手臂上的傷口以後,心裏也有些不放心,便攙扶着劉易往回走,一邊走我還一邊問劉易“對了,那個藍衣鬼被封印進去了吧?”

劉易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已經封印了,我今天晚上得好好睡一覺了,這法陣太耗費體力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指了指前面,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幫我把前面的石頭都撿起來吧,小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轉身走了過去,看着眼前這五顏六色的石頭順手都撿了起來,撿起來以後,劉易把自己的黑色袋子遞給了我,我將這石頭收進了布袋子以後,將這黑色的布袋子遞給了劉易,劉易看了看手錶以後說道:“趕緊回去吧,現在已經兩點多了。”

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時間真的很快了,明天我們就要離開石景山了,想到這以後心裏也稍稍放鬆了,至少可以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隨後我攙扶着劉易回到了旅店,到了旅店的時候我給張少聰打了一個電話,這小子還沒睡覺呢,接了電話以後張少聰便匆匆忙忙的下來給我倆開門了。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大家都睡了?”

“是啊你們沒事吧?”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頓了一下,顯然他看見了劉易手臂上的傷口,隨後繼續說道:“對了,小道,導員說明天早上咱們就要返回學校了,後天就要放假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回學校還能繼續休息。”不過我已經想好了,明天回了學校,到後天便和劉易一起回村子裏看看,我想去看看我師傅現在怎麼樣了。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卻忍不住想起來我師傅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就死了,這是我心裏最遺憾的事情,我現在也只是懷疑我師傅是被人續命了,因爲我師傅臨死前告訴我說,他也是無根水命。

隨後我和劉易還張少聰我們便回房間了,到了房間以後,劉易躺在chuang上便睡着了,睡着還特別香,我也有些疲倦了,隨便洗了把臉以後,也躺在chuang開始睡覺了。

睡到早晨八點多的時候一陣猛烈的敲門聲,這讓我有些無奈,我困的有些睜不開眼,昨天晚上睡覺誰的實在是太晚了,但是敲門聲還是不斷的響着,我跟着拖着疲倦的身體去開門了,打開門以後,我揉了揉眼睛一看是張少聰。

張少聰看着我說道:“小道,導員說讓咱們下去吃飯呢,待會集合就準備回學校了,校車已經在山下等着咱們了。”

我跟着打了個哈欠以後,衝着張少聰點點頭說道:“那行吧,你等着,我這就穿衣服去。”說完以後我便轉身回房間穿衣服去了,收拾好了以後,我看着劉易還在呼呼大睡呢。

便走上前跟劉易叮囑了幾句,大致意思是我要跟着學校先回去了,他願意什麼時候回去就什麼時候回去,後天跟着我一起回村裏看看去,看看我師傅的事情,劉易也是迷迷糊糊的同意了。

我見着劉易同意了以後,就跟着下樓了,和同學們一起吃早飯了,早飯吃完以後,我們這些人都按照導員的安排跟着導員一起下山了。

而下山的時候,李菲菲從邊上看着我問道:“對了,那個劉易呢?”

我跟着苦笑了一下說道:“他還沒睡醒呢,我得回學校,所以就沒叫醒他。”

“噢噢。”李菲菲聽完以後若有所思的樣子看着我問道:“他真的是你表哥?”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你見過我什麼時候有表哥了?”說到這的時候我輕輕的咳嗽一下“其實他是我表弟,他就是長得太老了,所以看起來比我大,知道不?”

“原來如此,他是表弟的話,不過看樣子長得確實是有些着急了。”李菲菲說道。

李菲菲一說完以後我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長得有點着急了,哈哈,確實,劉易長得確實有點着急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一臉堅定的樣子點點頭說道:“對,你說的沒錯,他確實是長得有些着急了!”

隨後下山的一路上我和李菲菲有說有笑的下了山,到了山下的時候,我們上了學校的公交車,導員點了一邊名字以後,確認了人數以後便吩咐司機可以開車了。

而石景山的一次遊玩卻也成爲了我人生中比較難忘的一段時光,有歡笑,有快樂,大家彼此都開開心心的,就連回去的路上,我們都在車上一起唱着那首好妹妹樂隊的《不說再見》。

隨後到了學校的時候,我便直接回到了寢室裏面,我進去寢室的時候,寢室裏面是空無一人,想來陳浩偉應該是回家了,經過那麼一折騰,他身體得難受兩天了。

我坐在chuang上以後給陳浩偉打了個電話,他告訴我今天身體纔好點,現在還在醫院輸液呢,但是他說問我之前發生了什麼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只告訴他說,你當時發燒了,燒的迷迷糊糊的肯定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是陳浩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什麼,這件事情便不在繼續問下去了。

我正在寢室收拾東西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李菲菲的號碼,她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幹嘛?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隨後我便按了一下屏幕上的接聽鍵。

“小道,下來吧,中午一起去吃頓飯去,我和高薇薇一直想感謝你,都沒來得及好好感謝你一次呢。”電話裏的李菲菲嬉笑着說道。 045 模糊的黑影

我跟着笑了笑,無所謂的語氣說道:“沒事了,什麼謝謝不謝謝的,都是朋友,沒必要的。”

跟着這句話剛說完,電話裏的人便變了個聲音“什麼沒必要的,不行,你快點下來,我倆好不容易請你吃頓飯你還磨磨唧唧的。”

Wшw✿ Tтka n✿ ¢ 〇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