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現在薛易才知道自己原先想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這個世界上的神器法寶並不比前世的弱小,詭異之處也不少。

就拿着血色骨杖就比得上傳說中的魔道法寶,用生人之血煉製,詭異莫測,吸人生魂增加法寶的威力。

黑紅色的能量不停的和三毛劈出的黑色能量相撞。

“轟”“轟”

巨響聲不停的在谷內迴盪。

“是誰在谷裏生事,難道無視我亡靈谷主的存在嗎?哼。”也不知是從哪裏傳來的一聲冷哼,直震得三毛摔到了地上,五個骷髏帝王更是趴在了地上,匍匐在地上好像對這個聲音的主人很畏懼。

“誰,你是誰?有膽量就出來和我打上一架?”三毛突然變得很煩躁,對着谷內大喊。

一股莫名的恐懼充斥在三毛的內心,他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

“這個聲音的主人太可怕了,自己在他手裏恐怕支撐不了一招。”三毛也不知道爲什麼會突然冒出這種想法。

三毛突然感到有一雙眼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而自己全身好像全都被這雙眼看了個通透,就是自己的心中所想也被對方瞭解的一清二楚。

現在三毛感到自己渾身都在冒汗,一股強大的氣勢把三毛的全身都包裹了起來,這股氣勢讓三毛全身都不能動一下。

這時那個飄渺陰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不過並沒有發怒,只是充滿好奇“嘖嘖嘖,好奇怪的一個小傢伙啊,我感到你很奇怪,骨骼的強度能達到上位神的頂峯,甚至是神往的初級,可是你的心神修爲低的可以。”

神祕的聲音充滿了不信,“看在你也是一個骷髏修煉者,我就放過你,希望你能好自爲之,這個世界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以你如今的修爲,如果碰到真正的強者你連一塊骨頭都留不下。哈哈哈。”

“你···你到底是誰?爲何告訴我這些?你有什麼目的?”三毛艱難的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嘿嘿嘿。”從谷內的深處傳來了一陣嘿嘿聲,“我爲什麼不能告訴你?嘿嘿,也許以後我們還能站在同一戰線上呢?我對你的期望很大啊,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三毛感到全身一震,身上粘稠的污血全都被震飛回到了那五根血色骨杖上,“你們五個臭小子,不知道好好修煉,就知道投機取巧吸食別人的魔力,你們早晚會自食其果。”

“是。”五人答應了一聲,迅速的向谷內飛去。

“你也走吧,小傢伙,不要輕易來這裏,不然你會有麻煩的。”


三毛感到渾身一輕,就感到又恢復了自由,“那就謝謝了,在下告辭。”

三毛架起滾滾的魔雲就向谷外飛去,心中想道:“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是個地方就藏着個大傢伙,還讓自己活嗎?這個世界沒法混了。”

“不過,你們都給我等着,等我達到大羅金仙,我非得把你們一個個給揪出來,竟然給我擺譜。”三毛憤憤的想道。

三毛迅速的飛出來亡靈谷,駕着滾滾的魔雲向玄黃宗的山頭飛去。

(第三更,求花。) 魔獸之城。

城主別院裏。院子裏坐着幾個人,其中有布萊恩、麥蒂娜、尤里克斯,另外還有一個趴在石桌上肆無忌憚的吃喝的小傢伙龍兒。

旁邊的空地上,玄黃正在打着一套拳法,這是薛易在度過天劫後根據對大道的理解,並總結了前世的武學後參悟出來的拳法。

這套拳法打出來後普普通通,沒有絲毫出奇之處,但是卻能吸收天地間的靈氣轉化爲體內的真元,而且隨着功力的提高吸收轉化的速度也會提高。

到了最後就能以武入道,是套極其高明的拳法。

可是這需要有很高的修爲才能看得出來,布萊恩兄妹的修爲在人類當中也只能算作爲中等,如何能看得出來。

看了一會兒後,就再也沒有興趣了,於是開始和尤里克斯聊了起來。

尤里克斯不愧爲做管家的人才,口才相當的好,只聊了句話就和布萊恩和麥蒂娜熟識了起來,幾人聊得熱火朝天。

小傢伙可沒有時間和他們多說話,他現在恨不得多長上幾張嘴,桌子上的食物不停地被小傢伙扔到肚子裏。

而院子裏不停的進來一個個侍女把食物端到小傢伙的桌子上,小傢伙在城主別院很受歡迎,所有的人都很喜歡他,小傢伙得意無比。

日上三竿,玄黃仍是在那兒不停的打着拳。

尤里克斯和布萊恩不停的談論着,麥蒂娜不時的插上一句話,引的兩人大笑。

“我說布萊恩,你的老師是誰啊?我看以你的資質不應該只能達到人類的武士中級啊?”尤里克斯和布萊恩已經混的很熟了,隨口問道。

“請不要說我老師的不是,這隻能怪我平時不勤奮。如果你在說我老師的不是我可就不高興了。”布萊恩臉色嚴肅了起來。

在人類社會,老師是十分受到歡迎的,如果學生不尊敬老師讓別人知道了會讓世人唾棄的,所以布萊恩才如此嚴肅。

“哦,生氣了?好了,不談論這個了。”尤里克斯笑嘻嘻的道歉。

“大管家,玄黃真人是在跳舞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麥蒂娜疑惑的問道。

尤里克斯看了一眼正在練拳的玄黃才道:“哦,那可不是什麼舞蹈,那是主人自創的很厲害的一種武學,我自學了一點,頓時讓我的實力提高了很多。”

尤里克斯已經隱隱的猜到了玄黃的意圖,不然也不會接受一個人類的邀請,雖然這個人類很有勢力。

尤里克斯大有深意的看了布萊恩一眼,小聲的道:“我說小兄弟,我家主人的實力強着呢,這只是我家主人隨便自創的一套武學,厲害的還多着呢?小兄弟,這可是一個天大的機會了。”說完就舒服的躺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隨手拿起旁邊桌子上的一個奇異的紅果子慢慢的吃了一口,邊吃邊道:“機會是要靠自己把握的,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布萊恩疑惑的看了尤里克斯一眼,又看向了玄黃,玄黃現在也打完了一整套拳,吐氣收拳。

走到小傢伙旁邊坐了下來。

布萊恩急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來到玄黃面前,“玄黃真人,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指點,如果您能提高我的實力,任何代價我都願意付出。”

玄黃擡頭看了布萊恩一眼,緩緩的道:“我從不指點別人,只有我的弟子才能得到我的指點。”說完從桌子上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弟子?”布萊恩有點猶豫,習慣性的回頭看了尤里克斯一眼。

只看到尤里克斯正用手在向他暗暗示意,看尤里克斯的表情是叫他答應。

布萊恩稍一猶豫便向着玄黃跪了下去,“請真人收我爲弟子。”

玄黃作爲強者當然不能求着別人當自己的徒弟,只是沒有想到尤里克斯這麼有顏色,竟然知道自己想什麼,不愧是當管家的料。

尤里克斯急忙從椅子上站起來,來到玄黃面前,“主人,您就收下這個徒弟吧。通過這幾天和布萊恩公子的交流,我知道布萊恩公子是一個品德、實力都很好的人,絕不會丟我們玄黃宗的人的。”



停了停,尤里克斯又接着道:“再說了,主人,我們首次來到人類社會,對這裏的一切都很不熟悉,有了一個熟悉人類情況的人做徒弟也省了我們很多事。”

布萊恩擡起頭感激的看了尤里克斯一眼,有恭敬地低下頭跪在玄黃面前。

“另外,布萊恩作爲神龍帝國丞相的大公子,還可以幫我們找一塊清靜之地作爲我們的落腳之地。”

鬼手畫師︰帝尊,寵上癮 :“對、對,我可以買一座很大的別院送給老師,老師可以在裏面修煉,而小師弟龍兒也就不用怕沒有東西吃了。”

一聽到吃,小傢伙從一隻巨大的烤全魔豬的肚子裏探出頭,用舌頭舔了一下自己嘴邊的油,仔細的瞄了布萊恩幾眼。“嗯,長相還可以,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我就答應了,你可以做我的師弟,好,我要吃東西了,老爸,這是我的意思,剩下的你自己看着辦吧。”

麥蒂娜聽了咯咯咯地笑着走了過來,“玄黃叔叔,你很聽小龍哥哥的話嗎?我怎麼感覺小龍哥哥纔像當家的。”

尤里克斯早就見慣了,用力的繃着臉站在旁邊再也不說話了。

布萊恩聽了卻急了,他怕玄黃一不高興就把自己給踹開了,厲聲叱道:“麥蒂娜,不要說話沒大沒小,快給玄黃前輩道歉。”

麥蒂娜小嘴一撅,馬上就變得不高興了,低着頭又走近了一些。正想開口道歉,小傢伙的頭又從魔豬肚子裏鑽出來,笑了笑,對着幾人道:“小事我當家,小丫頭不用道歉,過來跟我一起吃東西,那些拜師的規矩很麻煩的,我看了就頭疼。”

玄黃對着麥蒂娜擺了擺手,讓她去找小傢伙去了。

對着地上扔在跪着的布萊恩道:“好吧,我就先收你爲記名弟子,如果你今後表現得好我會收你爲正式弟子的。”

“謝謝前輩,哦,不是,謝謝老師。”

“嗯,起來吧,入我玄黃宗,就要守我玄黃宗的規矩,先讓尤里克斯給你講講拜師的規矩,明天再行拜師之禮,行了你們出去吧。”玄黃仍是不緊不慢的說着。

尤里克斯領着布萊恩走出了這個小別院。

······

玄黃仙境。

中央的神山之上。

薛易靜靜地盤坐在玄黃蒲團之上,玄黃塔在薛易的頭頂慢慢地旋轉着。

現在的薛易把自己全部的心神沉入到自己的識海里,識海里現在亂成了一團,大量的信息涌入到了薛易的識海里,每一點信息都像是一顆明亮的小星星。

薛易的識海里佈滿了無數的小星星,這些星星毫無規律的排列着。

薛易在識海里幻化出自己的身形,慢慢地整理着這些繁雜無比的信息,最後這些星星都按着一定的順序排列了起來。

其中只有少量的爆開融入到了薛易的識海里。

薛易的腦子裏頓時多了很多的信息。

“玄黃蒲團”、“玲瓏玄黃塔”。

玄黃蒲團是由整個天地產生的七成玄黃之氣凝結而成,攻防一體。

防,玄黃蒲團會放出玄黃之氣抵擋攻擊,能夠天地間的大部分攻擊,和天地玄黃塔有的一比,防禦之強無物可比。

攻,玄黃蒲團放出的玄黃之氣就像絞肉機一眼,玄、黃二氣一挫可以開天裂地,威力無窮。但是這也得看使用者的發力強弱。

玲瓏玄黃塔卻是來自前世,是薛易從前世帶過來的。

原本是託塔李天王手中的七竅玲瓏塔,這塔也是一件先天靈寶,是燃燈古佛送給託塔李天王的,只是他們都沒有發現這其中的奧妙,因爲只有在吸收足夠的玄黃之氣才能發揮出他最大的功用。

而這次正好讓它吸足了玄黃之氣,變成了頂級的先天靈寶玲瓏玄黃塔。

塔內共有九層,每層都自成一界,獨立於任何空間之外,可收萬物。這些也都是一些基本的功能。

其他的功能卻在其他的星星內,現在的薛易還不夠知道的資格。

另外薛易還知道了這個世界的一些情況,使薛易對這個世界的瞭解更多了一層。

(去一個公司參觀,上傳晚了,請大家原諒。) 薛易從這些信息裏得知,這個世界和自己原先的世界卻還有着一點相似的,原先的世界按照修道者劃分分爲三界:天界、人間界和幽冥界。

另外還有很多其他空間,那些空間並不比三界中的任何一界小多少,只是其他的空間相對三界來說就貧瘠的多了,因此即使有仙神也不多,如果猜測的不錯,另外的那些空間應該被那些自稱是神傢伙佔有,三界中除了人間界,另外兩界可從來沒有傳說出現過其他的神仙,只有仙、妖。佛。魔、鬼、巫和封神所封的那些神。

而這個世界也分爲三界,分別爲天界、幽冥界和人間界。另外也有很多其他的空間,這些空間大多都是被一些強者以大法力截取一部分人間界的空間,再布上結界,形成一個獨立的空間。

但是也有一些天然就存在的其他空間,不過那些空間大多是一些死寂空間,空間裏只是虛空沒有任何生靈,這些空間只有一些大法力者才能撕開空間出入。

更讓薛易吃驚的是,這個世界上也存在着許多的先天靈寶,也就是開天時,混沌之氣受到外裏的影響凝結而成了很多法寶,在這個世界這樣的法寶被成爲超神器,每一件都有莫大的威能。

幸好這樣的超神器並不多,而薛易現在已經得到了一個半,一個是玄黃蒲團,另外半個是河圖(河圖和洛書合在一起才能稱之爲一件完整的先天靈寶)。

薛易得到的信息還有一些其他的零散信息,這些信息對現在的薛易沒有太大的作用。

薛易從意識海里退出了自己的神識,睜開雙眼時尺許長的精光從雙眼裏射了出來,精光所過之處空間震盪,瞬間精光消失,薛易的雙眼又變成了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一雙眼。

玄黃蒲團在沒有薛易指揮的情況下緩緩的飛到了原先的地方,蒲團剛剛落到原先的地方,薛易就感到自己好像落到了一個陣勢之中,而自己就是整個大陣的陣眼。

薛易感到這個大陣絕不是一個簡單的陣勢,這個陣勢還沒有發動薛易就感到了極大的威勢。他還感到這個陣勢和自己身下的蒲團有莫大的關係,玄黃蒲團好像是整個大陣的關鍵所在。

玄黃蒲團攜載着薛易緩緩的轉動了起來,隨着玄黃蒲團的轉動,整個大陣也開始發動了,蒲團上散發出一陣陣玄黃之光,這些光芒順着一定的一定的路線向外散發,最後在那道無形的氣牆之處消失,好像融入到了那道無形的氣牆之中。

在玄黃之氣融入到氣牆之後,無形的氣牆開始散發出淡淡的玄黃之氣,慢慢地玄黃之氣大盛,和玄黃蒲團遙相呼應,玄黃之氣開始沖天而起,把天空中靈氣凝結而成的五彩雲都給衝散了。

傾盆的靈雨從天空中潑了下來。

地上凡是被靈雨澆灌的地方全都開始慢慢地長出了無數的嫩芽,那些嫩芽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着,這些用靈雨澆灌出來的植物可不是普通的花草樹木可比,這些剛剛生長的草木全都散發着寶光。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