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就算有改動,隨便拎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來改改就成了。

再加上裝修費不低,正時候楊三他們操作!

最最最重要的是……這裝修競標是在三天後!

這裏面留給了鄒小北不少的操作空間不說。

他到是要看看,這莊牧到底在裏面耍了什麼花招!

而這邊,楊三聽到鄒小北的話後也是微微沉思了片刻。

看了看一旁埋頭啃着牛排的大炮和千兒一眼後,楊三不由滿頭黑線了起來。

“吃吃吃,一個個的沒吃過飯是不是?!這邊我們正在討論事情呢!

我問你們,你們認爲這活我們能不能幹!”

聽到楊三的呵斥,一旁的大炮二人頓時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嚥了咽自己的口水後,大炮不由撓了撓頭說道。

“三哥,你讓我打人還行,但是讓我動腦子這就有點……”

“沒問你,老實吃你的牛排去!”

“誒!”

無語地看着自己的小弟,這邊楊三又不由將目光轉向了千兒那邊。

而千兒,此刻正在沉思。

思考了片刻後,千兒這才說道。

“三哥我覺着這事可行!一方面,這年頭收保護費是越來越難了。

我們也應該找一個副職做做,我爸就是做木匠的,村裏還有不少的老師傅。

找人來不難,而且還能讓兄弟們學一門手藝,我們要做的,無非是找一個裝修公司買下來。

到時候憑我們的三寸不爛之舌,應該不難拿下。”

聽到面前千兒的話,鄒小北也不由點了點頭。

看着面前的楊三似乎還有一些猶豫,鄒小北不由說道。

“三哥,什麼時候你也變得這麼前怕狼後怕虎了?瞻前顧後可不是你的性格。

再說了,我其實就是想讓兄弟們賺一筆快錢,保證你們一創業就有至少20家單子能做!

而且三哥你要是怕後面沒什麼生意的話,我其實還給力留了一條後路!”

“哦?什麼後路?”

聽到鄒小北的話,楊三的臉上不由閃過了一絲驚奇問道。

看着楊三好奇的目光,鄒小北的臉上不由閃過了一絲得意。

“三哥……你聽說過合同轉讓協議嗎?

若是有第三方願意接受你的合同,再經過華來士的同意的話,你的合同就能夠轉讓給他人!

只要你先完成開頭的幾筆單子做出成績了,同行們能不眼熱嗎?


到時候你再放出消息,說家裏出事了需要錢急用,再將合同給轉讓出去!

而華來士那邊,不就是兄弟我的地盤?我想讓誰接手,就能夠讓誰接手!”

聽到鄒小北的話,楊三的眼中瞬間閃過了一絲亮色!

直接他用力的用右拳錘向了他的左手喜道。

“對啊!這不還是有小北你在嗎?我怎麼忘了這事!

不過……小北你確定你是華來士項目的負責人嗎?”

見楊三還不相信,鄒小北也不由一陣無語。

“那三哥你看這樣成不成,你買家裝修公司想必也要不了多少錢。

無論多少我出一半!到時候分成也算我一半你看如何?

這樣的話,我們風險分擔,你也不怕我騙你的不是?”

聽到鄒小北的話,楊三當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重生七零養蛙記 ,你三哥我是這樣的人嗎?


我也不用你付一半的錢,三成就可以了!若是真像你說的那般有賺頭,弟兄們也多了條生路不是?

明天我就去看房,到時候多少錢我發給你啊!”

鄒小北:“……”

看着面前哈哈大笑的楊三,鄒小北也不由有些無語。

三哥你變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兄弟你自信嗎?出的狙擊裝,對狙法要求很高啊。”

“自信即巔峯兄弟,這把你就看我發揮好了。”

劉峯這把走的是四無盡路線,這種路線在於一個狙字,能夠讓守約於亂世之中取敵將首級!

其實之前也沒少這樣出裝,畢竟能夠百發百中的他不好好打幾槍都對不起這神祕力量帶給他的好處。

一槍一個小朋友,那對視覺上的衝擊,讓人直呼爽快!

而劉峯的這種打法就讓元哥非常頭疼,他根本摸不到守約,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自己又不敢出去清兵,只能放出傀儡探探風聲。於是乎,兩人對線許久,地圖上未曾見過對方的真身。

雙方打野看了,都不怎麼來下,索性放養,去別的地方打團。

砰砰!

兩顆子帶走一波兵後,守約便去遊走,自己的線上打不開局面那就去幫隊友擴大優勢。

尤其是…劉峯還得報剛纔干將穿心之仇!

紅buff牆外的草叢,這裏,守約足矣狙到中路,然而干將也是個手長的主,在視野外四劍帶走一波兵後便又不知道其去向,不得不說,這意識很好。

就在守約這波蹲不到人,準備再次回線上時,自家輔助大喬匆匆趕來,試圖幫百里處理元哥。

“哼,雕蟲小技!”

砰!

然而,在大喬靠近自己的一瞬間,守約毫不猶豫給她來了個二三連招。

中了!

大喬立馬現出原形,那是元哥的傀儡!

在中槍後立馬迴歸元哥的本體,並讓其在原地罰站。

“臥槽!主播這波怎麼意識到的!怎麼就知道她是個假大喬!”

“這要是我的話,恐怕早就被元哥單吃了吧!”

直播間內,諸多水友瘋狂對劉峯發666,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除了看地圖,還能有什麼辦法能識破元哥的傀儡。

“很簡單啊,那大喬靠近我們的時候少了一根線。”

細節,滿滿的細節!

要是碰上這樣的主播,就嫁了吧!

“臥槽牛逼!這我是屬實沒想到的,這nm是打了多少元哥才擁有的意識!”

“是哦,大喬tm還有根線,給人提速,本以爲這沒什麼卵用,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等關鍵作用!是我錯了。”

“哈哈哈,那元哥估計也想矇混過關,可他不知道主播擁有一雙銳利的眼…”

將元哥打跑之後,路上耽擱了點時間,當守約再次回到線上時,干將來了。

“又來了!”

守約被上波干將打出了陰影,這次看到干將的身影,立馬又往後稍稍。

雖然此前也是一直在塔下,可這次又後退了幾步。

干將之威,霸氣側漏!

砰!

干將要走, 軍婚撩人:腹黑軍長求放過

“我要你來!”

砰!

又是一槍,那干將似乎察覺到什麼,想用一技能位移一下,卻沒想正中靶心。

預判反被預判誤!

此時的干將已是大殘,只要再來一顆子必死無疑!

可他也走出了守約的視野外,到了視野外,能不能百發百中就是個未知數了。

就在守約打算放棄追擊干將上前挪幾步清理進入塔下的兵線時,元哥來了。

看他氣勢洶洶的樣子,他想越塔!

這根本不是一個碳基生物能擁有的想法!

劉峯也經常在視頻裏看到那些會玩的元哥把對面秀死在敵方塔下,最後安然離去,留給對面的是一代人的思考:這元哥傷害爲什麼會這麼高?

而現在,劉峯也快要思考這個問題了。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元哥的傀儡恢復好,已經進塔了!

怎麼辦!此刻守約的槍裏只有一顆子彈,儘管手裏還有一個大招和一個閃現,但只要被傀儡控制,這些都按不出來!

不管了,就這麼辦!

死到盡頭只好絕地求生!

劉峯雙眼一眯,已有定奪,在傀儡即將靠近自己時趕緊反向三技能,拉開與傀儡距離的同時離元哥近了一步。

刻骨之愛 ,沒想到後者還敢反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